主题:【原创】工业故事:奇瑞的故事(0) -- 碎片与记录
共:💬243 🌺103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工业故事:奇瑞的故事(4)

奇瑞的故事(4):外国八路

奇瑞是100%的国有企业,但奇瑞绝不是一个封闭的企业。相反,从创业之日开始,奇瑞就是一个高度开放,而且是国际化开放的企业。他们在10年中所打交道、合作过的国际企业,或许要比很多嘲讽他们“国有体制”的企业几十年还要多得多。

寻找国际合作伙伴(其实是“雇佣”对方),从伙伴那里学习自己所不具备的技能,心理还想着明儿学会了下个项目就把对方一脚踹开,或者把大佛挪到墙角。这样的策略,在国内的汽车行业里,起自于哈飞汽车,而后来奇瑞、吉利等纷纷赶上、不落人后。一晃快10年,现在的奇瑞已经把大神挪到了墙角。网上说的那台A1,说是意大利博通搞得外型设计。没错,早期是这么一回事儿;但后来中方不满意,自己又折腾了好久;在厂房里我亲眼看到两次造访之间这款车造型上的一些显著变化。强调说是意大利设计,那自然是出于市场的考虑;谁让大多数国内消费者还是有这种偏好呢?——比如央视坐汽车节目的女主持人。但事实上,A1是克莱斯勒看中的第一款车,以后在北美和欧洲市场这款车就会挂上克莱斯勒的牌子去卖了。在第一阶段的合作里,奇瑞将为克莱斯勒生产5款车,其中4款都是像A1这样出自奇瑞自己的军火库。因此说,说这款车是直面第一款全球市场的车,是不为过的。但从早年战略考虑,其实A5当年就已经是针对欧洲市场设计的了,还曾经一度和外方有了合作协议,只不过后来奇瑞自己放慢了进军国际主流市场的步伐。

奇瑞的车型设计,比较偏欧洲化的风格,这自然跟它众多的欧洲合作伙伴相关。欧洲的汽车产业格局,没有美国那样的集中化;且随着这几年欧美整车厂的发展放慢,大量的独立工程技术公司找不到饭吃,于是他们就心甘情愿拉下脸来跟新兴的中国企业合作。而且这种国际合作,随着加入的公司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更苛刻的合作条件,曾经骄傲的他们也都认了。今年年初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英国的几个汽车工程技术公司拼团,把他们的协会会议放到了四川来看。图片上就是三英国大肚腩给一个中国人递名片。虽然说的有些夸张,但的确反映了中国本土的“新拿来主义”和目前国际汽车工业格局的一些变化。

至于本土企业是怎样在合作中成长的,怎样成功地把大神从中间龛位上往边上挪,这中间经验教训也很多,一时难以找到有趣的话题和切入点,以后再来细说。今天要说的故事是奇瑞的外籍员工。以望通过个别人物的故事,反映出奇瑞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这几年跑企业,总能在一些发展势头猛的企业中遇到外籍员工、外籍专家。他们来到中国谋生的原因各不相同、报酬的多少也各不一样。喜不喜欢中国社会,有没有意识形态问题,爱不爱吃中国菜,会说几句中国话,也各不一样。然而有一点是比较共同的,就是这些外籍员工普遍比较简单,他们找到一两件事情或事业,觉得是值得为之一搏的,于是就来了。这些人,老的从我另一个老师的父母阳早、含春,年轻的到今天我们要说的寺田,还有在无锡某所刚拿到了总理奖的外籍专家,大多如此。他们在特定的时代,离开家乡跑到神秘的东方来,跑到特定的组织中去(而没有奉献于其他的组织),或许多多少少是意气相投吧。

奇瑞的外籍员工很不少,而且时间也很早。2003年我第一次到奇瑞去的时候,进了现在已经划归销售公司的那座总部小楼,出电梯碰到的第一个奇瑞人就是一个白人老头。他们当中有尹同耀当年大众受训时的导师,也有长期合作之后干脆跳槽过来的专家。有一位生产线上的德国专家,让中国徒弟抗着摄影机,把自己的操作详详细细全都拍下来,一遍一遍地逼着学徒们看,全部身家算是扔这里了。其中寺田真二,得到过安徽省的黄山奖,是其中一个被媒体报道得比较多的外籍专家。再说他有些对他人不公平,但便宜起见,也就将就吧。

寺田真二,身材不高,宽脸上架一副大框眼镜。在三菱供职超过30年,原来三菱发动机厂的副厂长,2003年加盟奇瑞,属于老八路。现任奇瑞轿车二厂厂长。

点看全图

呀,弄错了,这是特种兵贴的“日本八路”杉本一夫,hoho。

前两年去奇瑞总装厂参观的人,一定会注意到有一条生产线被命名为“寺田真二线”,没错,就是这个寺田。

寺田早年在三菱的一个合作项目中,被奇瑞雇为顾问专家。但尹同耀很快就发现这个老头对于新兴的奇瑞而言有巨大的价值。于是就从男厕所里,把寺田捆了回来。

啊?从厕所里捆了回来?这是怎样的一个情形?

没错,尹同耀的爱好之一,就是在厕所里捆人(招聘)。大凡看到了中意的人才,在对方自然呼唤更衣的时候,尹同学就会也举手要求嘘嘘,然后在厕所里套别人的底,或者开诚布公:来吧,一起拼吧!

谈好了,回头再把对方公司的事儿搞定。

所以,各位有意献身中国本土汽车制造业的人才们,要勤上厕所哦~

据说当初尹要来了寺田的电话号码之后,是这样跟寺田打交道的。

“我们想请你。”

“…”

“什么条件都好说。”

“…”

“你有什么期望吗?”

“…”

“我们奇瑞就是想做中国最好的汽车企业!”

“哦?”

“我们以后就是要在全球跟丰田展开竞争!”

“啊,是吗!”

这些细节是我瞎编的啦,不过大意的确如此。外籍专家普遍非常看重企业的愿景,尤其是企业领导人的愿景,就是我们到底是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的,我们是谁,我们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这一点,以日韩的工程师为最。投奔吉利的原大宇研发总裁沈奉燮,也就是看定了李书福是中国的本田宗一郎,于是扔下家人儿子就跑来了。而寺田则就扔下三菱,跑到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国有企业拼命去了。

寺田是生产线操作与工艺管理领域专家,不知道河里有没有人是做这行的。这项工作琐碎而单调,就是反复地教学徒们操作动作,一遍一遍,要把每一个人的动作习惯培养到最优;当然,操作动作如何设计,那也是专家要干的活。还要让学徒们养成良好的协调与问题解决方案,例如出现了问题应该如何处置,接到下属或生产线上的问题报告之后应当如何处理,流程怎样设计。这些操作说起来简单,但其实是日本精益生产在shop-floor上的精髓,是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废品率,节约原材料的关键。

而稍一有空,现场管理者也不能闲下来,得巡场。看到地上有不该有的小垃圾,眉头一皱,捡起来。工人看到了,马上红着脸跑过来双手捧着来接。这属于好的,如果让厂里的生产管理人员看到了,就该纪录罚款了。看到工人满脸通红的样子,估计他下次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吧。

寺田身边长期都有10-20个学生,成天围着他学习操作和流程中的点点滴滴,看他如何操作,也看他如何把技能交给别人,看他如何处理员工正常生产中出现的问题;什么时候老头觉得谁及格了,到生产线当班组长去,然后公司立马再挑出一批来,把这名额填满。这明摆着就是要把人家每一点儿精力都榨光嘛。

寺田虽然说是老八路,但我是2006年才第一次和他面对面谈一谈。不怪得别的,这份工作太忙了。早上我到生产线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在总装线旁的办公室里低头听训,嗯,这是寺田。工歇时候,看到一群人围着一老头在某个班组的休息处讨论,嗯,这是寺田。还有一次去食堂吃午饭,远远看到一群小年轻围着老头,一边快速奔走一边激烈地讨论什么,嗯,这还是寺田。就是别人干活的时候干活,别人歇着了,自己还得干活的,这种。

去年的谈话,主要是关于中日在车间层面的一些区别和习惯。

“中国人的最大特点就是聪明,比日本人聪明;起码我的学生都比日本人聪明很多。”

“但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怎样遵守规矩。”

“同样的操作,教一个日本学生,可能他20遍之后能学会,但学会之后他就不怎么会犯错误了;但教一个中国学生,他5遍可能就会了。不过,他会在第40遍,或者第50遍的时候出现错误。越没有监督的时候,中国学生越容易出现错误。”

“遵守规矩得形成一种习惯,本能。”

“这就好比红绿灯”

“我想,再过5年,我们就能达到丰田20年前的水平;再过10年,也许我们在生产线上就能和丰田现在一样了。越往后提高越难。”

“不过,如果中国学生能把他们的聪明合适地用到学习这个上面,也许我们还能再加快一些。”

老头一边跟我慢慢地说,一边飞快地在草稿纸上画图,画生产线上的布置,来解释他所说的操作是怎么一回事。旁边一个女孩一边看着一边抄,最后讲完,寺田头也不回,把稿纸塞到学员手里。

由于谈话必须得通过翻译(他能听懂部分中文),所以气氛简单而缓和。临走告别的时候,我们握着手,我由衷地说了一句很感谢你来为中国汽车工业来工作。寺田不经翻译便听懂了,脸色突然泛红变得激动起来,手上的力量加大,最后给我来了一个标准的样板戏式大握手。

“你明年再来!”

2006年是奇瑞生产线上压力最大的一年。国内市场大幅增长、海外CKD件远超预期,所以生产线异常紧张。有一次召开季度员工动员大会,尹同耀讲完,说下面由寺田来讲一讲。趁着这个换人的档儿,大家喝水的喝水,喘气的喘气。

这时候寺田上来了:

“同志们!”(中文)

啥?

寺田看到大家愕然,以为是麦克风有问题,他弹了一下麦克,声音嘹亮,带着明显的尾音——

“同志们哪!”

全场笑倒!

今天就此一篇,谢谢关注。

【谢绝转载】

关键词(Tags): #寺田真二(王树)#奇瑞(王树)#中国汽车工业
帖:1026882 复 102606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