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工业故事:奇瑞的故事(0) -- 碎片与记录
共:💬243 🌺103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我觉得你的话实在是太武断了,难以苟同

仅就英国的私有化而言也还是争议多多。实施的时候确实是颇为坚定,但是后遗症也是不少,私有化的效果也远未到盖棺定论的时候。尤其是航空和铁路领域的管理水平绝对是较私有化之前退步了。你是否知道英国政府在2004年就已经把九十年代私有化的铁路收回交给政府背景的公司托管了?当然,英国政府是打死也绝对不会宣布英国铁路重新“国有化”了的。

至于说到

所有国有企业的通病就是效率低下,因为职业经理人没有承受足够的压力,当然没有动力去提高企业生产效率。政府的溺爱,不会帮助企业成长,反而助长了企业对政府的依赖
,我想在欧洲我可以很容易的找出几个非常成功的国企案例来,所以至少不是“所有国有企业”都象你说的那个样子,更不能说国企经营不好就是产权问题。经济学和管理学上很讲究case study,讲究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由于人类社会的复杂性,任何一个经济学理论和管理方法都有它的局限性,都可以很容易的找到反面例证,所以才讲究case study,要活学活用才行,不能拿了万金油就到处抹。如同索罗斯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四处“狙击”,但是在香港他碰钉子了,于是我会说香港政府干的不错,而不会说索罗斯不该去“狙”;我也不会骂东南亚的国家首脑们是猪头,应该让香港政府接管才对,毕竟香港的背后有中国大陆在。

产权改革只是经济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的方面,在有的case里面它可能是个关键因素,有的case里面就不是,更不能说

产权改革的终点就是私有化
,毕竟有些产业注定是不可能私有化的,或者完全交给企业去经营(不管他是什么产权),比如公共基础设施,比如我们绝对不能把东海油田的事情交给某个商务咨询公司去跟日本谈判,约定四六分成还是五五分成。这里牵扯到公众利益,国家利益和社会责任的问题,绝对无法简单的交给企业股东们去解决。

国有企业的经营管理是个复杂的大课题,如果把这个课题的解决方案给简化为产权改革,并且定义“产权改革的终点就是私有化”,那么“终点”之后又是什么呢?是鲜花和欢腾的人群,然后大家回家睡觉,高枕无忧了么?我想企业的经营管理是永远没有终点的,唯一可能的终点大约就是破产清算了吧!而这个终点和企业的产权没有必然的联系。

再以国企而言,我不认为有必要把经营状况良好的国企私有化。国家作为一个经营良好的企业的“股东”,为什么非要退出一个欣欣向荣的产业,非要卖掉有增长潜力的资产呢?完全不符合股东利益么!

其实我们现在在这里已经是离题万里了,碎片与记录老兄只是给我们讲了一个企业创业和成长的case而已,着重点在创业而不在产权上面。我们却大而广之,上纲上线了。还是让我们回到原本的case和碎片与记录老兄的本意上去吧。就如同英国私有化的case study,重点应当在于评估私有化在不同具体产业和具体企业的可行性与实际效果,而不应当是拿来反证国有企业的必然失败。

总而言之,case study很有用,但是要记住一个case一个study,不能上纲上线,不能以偏概全。

关键词(Tags): #抬杠抬到底#国企私有化
帖:1028701 复 102700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