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工业故事:奇瑞的故事(8) -- 碎片与记录
共:💬126 🌺620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工业故事:奇瑞的故事(9)

奇瑞的故事(9):独臂前锋

这一节故事讲的是奇瑞海外市场的拓展。

既然讲海外市场的拓展,那我们就有必要交代一下我在写这篇故事时所想到的一些背景。提起“南美模式”,估计大多数朋友都会有所耳闻。在数十年前,南美凭借着与北美以及欧洲国家在文化上、地缘上或者政治上的关系,走上了快速工业化的快班车。然而从1960年代末期时,学者们就开始发现,尽管在过去20多年的经济增长模式是可以持续的,但却无法看到有多少希望能够使它们这些国家摆脱对先进国家在产业链上“依赖性”,基本上看不到什么能在他们当地产生重要工业创新、从而改变工业相对格局的希望。而在后来,这甚至一度被认为是一种发展观中的“历史的终结”(end-of-history)。

事实上,广义来说,除了后来被成为NIC(Newly Industrialised Countries)这些国家外,大部分曾经走上工业化发展道路的发展中国家都面临了类似的境界;而狭义上说,上世纪中叶之后的大多数发展案例(不是全部),都是发展国家被纳入了发达国家的产业链,成为这个链条中末端的一环;而不是能在主要的复杂工业品上能与他们相竞争。

当然,纳入全球的产业链是必要的,竞争是相对的;但依赖与自主,能拥有多少高附加值部分,或者自己有没有能力去逐步争取高附加值部分,以改变相对的国际收入水平,则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发展问题。

罗嗦完了。

Y(不是上一节的那个老Y)现在只有一只胳膊,Y来自一汽。实际上,奇瑞来自一汽的工程师很多,如发动机厂的老F,管生产线的老K,当初做奇瑞第一台白车身的….等等,初步估计,约莫有100多名原一汽的工程师在奇瑞的发展中起到骨干的作用。

Y是一汽的子弟,Y爹当年是53年第一批入厂的老工程师。而Y还是尹同耀以及老K在美国受训时候的同班:当初一汽和大众达成合作,把大众在匹兹堡的一个工厂拆回来,并接受训练,当时Y和尹同耀以及老K他们都是同一期的,尹是轿车组,而老K是油漆组。

后来尹到了芜湖,回头找老K他们的时候,也曾经跑来问过Y。Y正在犹豫,恰好一汽在广东顺德和广东方要办一个工厂,于是便把Y派到了广东。过两年,Y出了车祸,断了一只胳膊。尹说你来我这里干吧,你那样子还在外面独撑大局太苦了。于是Y终于投奔了老朋友们。

先是主掌了一阵子配套的冲压件厂,后来尹觉得应该给独臂人士找个更“文”一点的活儿,于是就把Y找来商量:说我这里有一个更苦更累的活儿你愿不愿意干哪?Y说干哈啊?老尹拿来一张地图,这么一比划——

于是,Y去了埃及。

点看全图

老Y,你在埃及过得好吗?

奇瑞的海外战略,以前在好几个贴子里面也提到过了。2001年出口叙利亚,是奇瑞海外进军的开始。而在04年前后,随着出口海外的数量增加,奇瑞等轿车自主企业引起了各国经销商的注意。在那一个时期,来找到奇瑞的海外经销商络绎不绝,嚷嚷着要搞合作,把奇瑞的车卖到欧美主流市场去,甚至连奇瑞最初的车“风云”、QQ等也要。一度奇瑞也曾经头脑发热,VisionaryVehicles就是当时的一个合作项目;而曾经欧洲某技术公司也打算通过自己与奇瑞的合作,利用自己旗下的一个工厂把奇瑞的一款车卖到欧洲去。

幸好后来奇瑞的人都冷静了下来。兄弟们,欧洲和北美主流市场在环保、安全、节能方面的要求高,同时各种不同车型不同细分市场里的竞争也激烈,同时我们更缺乏在国际主流市场给予用户售后服务的能力,所以对国际主流市场的拓展,须得慎之又慎。

而韩国现代进入美国大门后牌子倒掉,一搁就是10年的教训,也深深地影响了奇瑞的决策者们。

但是,第三世界的市场,我们是一定要的!发展中国家市场没有主流市场那么挑剔,而且消费特征与中国市场接近。同时在中国企业这边来看,国内市场竞争也越发激烈,同时奇瑞等自主企业做为这个市场的新进入者,同样面临着残酷的竞争;而把海外市场做大,使得无论是整车部件,也包括零部件的总量做上来,这样能够进一步提高我们的质量的水平,降低平均成本。同时我们的技术、生产能力也只有在不断的扩充中成长起来,在海外发展中国家市场的拓展,还能为奇瑞将来的发展积累国际市场合作以及提供售后技术服务的经验。同时,其他几个国家新兴的轿车工业,如印度、泰国等,也在对虽土层不厚,但面积广袤的新兴市场虎视眈眈;连马来西亚也在中国几个企业的进军之下忽然惊醒,制定了保守的轿车工业政策,企图有所作为。因此对发展中国家市场的争夺,已经成为现今这一轮保留能够成为国际第一阵营企业的希望的关键之处;而且这个机会窗口,一旦过去,就不知道是否还能再有。

快,向海外拓展!

所以奇瑞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开拓,先是中东,叙利亚、伊朗、巴基斯坦….然后是东南亚和俄罗斯,前东欧部分国家,然后是北非,接着是南美。

值得一提的是南美。南美在上一次经济衰退之后,FDI纷纷撤离,大批的汽车合资企业,外方撤离的股份,因此南美,尤其是阿根廷,有不少汽车工厂,处于没有车型可供开工的尴尬境地;而自身又缺乏开发能力,因此只能干耗着。突然有一天看到中国人在国际市场上冒出了几个汽车厂,一问还是他们自己的车型,赶紧贴上来。从2004年前后就开始谈合作。而2007年3月奇瑞和阿根廷SOCMA(索克马)集团联合投资组建“Chery Socma S.A.”公司,计划协议以乌拉圭OFEROL工厂为生产基地,从5月开始组装奇瑞瑞虎。

这是中国,我们一个20多年来没有自主设计轿车的国家第一次在南美洲设立生产基地并生产中国人掌握产权的车型。

除阿根廷项目外,为规避风险,目前奇瑞在海外的合作多以CKD,SKD为主,考虑到风险以及自身的经营能力(主要是人才),优先不考虑以合资的方式。通过出售产品设计、生产许可、设备、工装夹具、人员培训、后续所需CKD件、其他关键零部件等等来获得利益。

打住,说回我们的Y。

Y来到了北非名国埃及。在Y到来之前,奇瑞通过代理的方式已经向埃及出口了1000多台整车;但就CKD合作而言,Y是奇瑞在埃及这里的拓荒者,所以我们姑且称他做“独臂前锋”。

奇瑞在埃及的合作方是DME,埃及当地第二大的汽车厂,也就是大宇当初在埃及的合资厂。DME曾经为大宇在埃及生产三款车型。而大宇被通用收购之后,韩国人就退出了这家工厂,工厂自然就被闲置下来了。

老Y他们到了埃及,双方谈定,DME方当然高兴万分“哈,又有车可以做咯!”。而且当初韩国人给他们的工装夹具还有大量是手动的,而奇瑞这次一上来就是PLC控制的自动化、电动化设备,汽车业的第三世界国家埃及方的DME算开了眼界“乖乖,原来你们水平也很高嘛!”

接着就是其他设备进来,CKD件要进来,还有不少零部件,埃及方无法生产的,奇瑞要把自己的配套厂商也带进来,然后进人对埃及员工进行培训,帮忙调试等等;当然大头的还有技术转让费、商标使用费等等。Y说到这,手平斜向上做了一个劈的动作,“那都是钱啊!当初资本主义怎么赚我们的钱现在我们也怎么赚回来”!

而在06年8月,合作剪彩啦!

新华社、大使馆都前来助兴。尤其是大使,“那可是’海外天子’啊,大使在海外就代表着我们自己的中央政府,那多高的位置啊;不过人家不单来了,还发表了讲话。而且还对我们说,奇瑞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们做得好,我们的工作就好做了!”Y说得神采奕奕。

这次合作剪彩,总共展出了4款车,是A21(国内的A5系列),T11(瑞虎Tiggo),A18(凯瑞多功能车),还有S12。哇塞,当时人哪个多啊,记者们长枪短枪的噼里啪啦,Y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趟,肯定不一般。

开张啦!

奇瑞合作的店面在沿河的街上,一楼是一个4S店,而Y他们的办公室则在楼上。开张第一天,陆陆续续的人就多起来了,把Y那个高兴得,一会儿楼上楼下跑来跑去。只要没事就往楼下跑到大厅里去看,跟个孩子似的。

一会儿下面的人跑上来报告老Y“警察来了!”

警察?!

点看全图

贴错了,这是英国的特警,谁帮我找张埃及警察的图片来啊...

我们中国人都怕事,警察来了,哪还会是小事啊,而且还是在异国他乡,这可怎么才好?!Y急急忙忙跑下去,人怎么这么多,警察呢?嗯,嗯?

人说警察在外面哪!走出大门看,人更多,还有好多车。哇,真的有警察!!!

警察“哇,这不是十八里铺的王先生吗?你今天也来?”

“是啊,听说这家中国公司的车不错;我们想买第二辆车,来瞅瞅。”

“哟,这不是七侠镇的张大掌柜吗?您忙那?”

“忙着来买车哪,俺女儿在那天展台上相中了一个车,非得让我今天来看。对了,您不是另外那个区的吗?今个儿怎么到这条街来了?”

“咳,别说了。这条街从来没堵过车,今儿没想到来的人这么多,一下子把路都给堵了,也算奇闻了。这不,局里让我们过来支援,指挥交通。…咳!您那辆车,悠着点,别往前挤。这家中国企业的车就那么好吗?!”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Y一颗石头落地,转过身来,还差点儿跟里面的顾客碰到了脸。哇,才一会儿,人怎么这么多!

一位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本地老先生,修养很好的样子,打开东方之子车的前盖,非常认真地在看里面的设置,回头看到一个东方人在旁边专注地候着,于是对Y伸起大拇指。这下子把Y乐坏了——

“外国消费者们也喜欢我们的车,是我们做的车,我们的车!”

“你当时没在现场,埃及人在当天就有很多人交钱要下订,交款处都得排老长的队啦~”

事实上,在埃及并不是说轿车行业竞争不激烈。就拿这家DME公司来说,它以前不仅给大宇搞合资CKD生产,还给宝马做。此外,直接进来的车还有日本的、美国的、欧洲的,而韩国车也很把发展中国家当作其国际市场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此外还有二手车市场。

当然,从时代的变迁来说,Y跟我们讲,在这些地方,先是欧美车来,然后是日本车,接着是韩国车,现在中国车来了。当然,我们中国车物美价廉,对中低端的车型冲击很大,很多人就是跑到另外一家厂子退了定,跑来定我们的车。而且就我看,我们稍大型一点儿的车在这里卖得还特别好,不像国内,一开头都是QQ、风云旗云卖得好。这里A5和东方之子卖得快哦,因为油便宜才一块多钱, 300公里高速才4.5元,所以我们东方之子卖15万埃及镑也很抢手啊(1埃镑约等于1.5人民币)。

开业才5天,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楼下的人紧紧张张跑上来说——

“不好啦不好啦——

哈?

卖完啦!没有了,卖完啦!”

原来由于DME的合作8月份时刚刚调试成功,当时预计06年底之前的生产能力只有4000台。而5天内,4000台全都已经定出去了!不行了,奇瑞-DME的4S店高挂免战牌不能再接受下定了!

紧接着跑上来的是DME方的代表,一脸严肃还带着小跑冲上了楼梯,“老Y先生!我有话要说!”

怎么啦?车好卖还不高兴?

走到房间里,还以为他想说什么,原来是——

好卖,我们希望涨价!!!

2006年8月18日,奇瑞副总,奇瑞国际公司的总经理周必仁,由于出口业务卓著而在北京得到国家领导授奖。吴仪副总理在授奖时对周说:“你们做得太苦了,你们做得太好了,国家感谢你们。”

而单单是在埃及这个市场上,DME还有意向把原来停置的和宝马合作的厂也与奇瑞合作,那个厂年能力有5万台;而原来大宇厂估计上手后,希望能达到2-2.5万台的生产能力。除了埃及市场外,由于阿拉伯联盟国家是零关税,以埃及为基地还可以向阿拉伯其他国家出口以避开高关税。其中叙利亚的关税就有45%之高。

而Y呢,Y被委员会叫回了国。生产CKD件的工厂几乎24小时没有歇工日夜加班在生产,他们作为国际部的需要来盯那么一盯。最关键的是,委员会还希望Y能到乌克兰以及俄罗斯去一趟。Y很乐意于继续干这个活,而且他说苏联来指导我们的父亲造车,也为我们,尤其是一汽,培养了大量的人才;现在我们要过去指导他们!此生足矣!

此生足矣。这就是独臂先锋Y的故事,但也是世界汽车工业链条不大不小一个变化中的一个小故事,关于中国汽车工业轻轻的一个转身的故事。

到2007年,奇瑞的汽车已经销往60个国家,在海外拥有10个工厂,正奔着年出口10万辆的目标而去。

【谢绝转载】

关键词(Tags): #中国汽车工业元宝推荐:爱莲, 通宝推:捷克,
帖:1047407 复 104704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