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孤独的中国女儿 – 邓丽君 一 -- 萨苏

2007-05-11 00:21:33财迷心窍
偶像的黄昏

岁月不饶人啊。

崔健当年多牛,2000年前后在深圳开演唱会,我一个朋友去了,形容如跳梁小丑.

罗大佑如何?2001左右,我去参加了一个他的访问,伤心啊.

当时写的一小段文字,google就是好,居然能被我搜到。

最近一直懒的写字,就算上班的时候也是经常写几行字后请秘书小姐去打了。可能是为人连着赶过两篇稿子的原因吧,总算是知道职业写手的痛苦,明明脑子里是空空如野,却还要熬着夜写下去。怪不得现在的报纸杂志上有如此之多的废话。

但既然答应了,那就还是写几个字吧,不然是真的没法混了。其实无论什么东西都是原汁原味的最好,,反刍以后的东西仅适合牛这类动物。

当朋友邀我去参加这个追星活动的时候,当时的心情简直就无法形容,证据就是曾经打着长途刺激过某些人。这样的心情在等待中达到了高潮,整整2个小时,才盼星星般的把偶像给盼来了,幸亏演播室里面有朋友照应。当然,偶像是可以迟到的,解释也是一贯的有道理——北京的交通。随后又要等他补装,30min。

应该说整个活动的气氛还是不错的,钢琴一直是谈到那首就弹哪首。开场有个全场的《闪亮的日子》,结尾是围在偶像的身边一起唱《光阴的故事》。嘉宾的阵容很强,成方圆又重温了一下她的那个版本的那首歌。一个叫清醒的乐队唱了摇滚版的恋曲90,乐队水准相当不错。很仔细的端详一下许蔚,因为有人曾经很郑重的推荐我去听他的歌,可惜一直也没能爱上。现在喜欢的是jazz[现在要再加上古典了],摇滚是很遥远的事情。看来许蔚的名气可能也还不算最大,因为在我入场的时候他已经在练歌了,一遍又一遍,十分敬业的一个人。倒是我们这些人不务正业,白白浪费了n个小时的光阴。一群号称扇子的家伙,居然连光阴的故事的歌词都记不完整。

请真的不要怪我已经忘记了主持人是谁,记忆中这个人除了破坏气氛外好像啥也没做。张立宪——就是那本之乎者也的编者,再一次上去送书,但偶像好像已经忘记了他。张的外号叫老六,可以仔细看看之乎者也的最后一两篇的样子,你就会知道这是个啥样子的人。“麦田守望者你应该是看过的吧,台湾译名是麦田捕手,那个题目更加贴切

?”——他这个问题是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还有一个就是那个著名的扇子网站的代表上台宣读他们评选的十大,可数来数去还是不够10个——就算这样,也还是犯了忌讳。

[忘了是缺了那个。可能是亚细亚的孤儿,这歌是很有台独心态的。很冤枉,原来的歌词是描写中国赴缅远征军的。

[这期节目最终播出是2~3年后的事情,不过我没看到。通知我的时候,正好我在外地出差]

去的fans很多,按照某种理论,信仰这种东西的成分多了,理智的成分既要变少。所以现场的问题大多很无聊,但回答多数却颇为精彩。说实话,偶像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简单地就是两个字——戏子。不过这个词在现代汉语里已经不是一个贬义词了吧。他的谈吐的确相当不俗,是不是做戏就又当别论了。有几次我已经听得走神了,关于

爱情,关于家庭,关于故乡。。。

煽情的高潮是几个北大同窗因为这次活动而再度的重逢,以后就越来越差了。首先的罪人就是那一群袒胸露臂的纯情少女了。他们在旁边候场的时候我就在捉摸,等会那首歌不幸要被这一群粉红色的诱惑上来糟蹋。最后居然是在唱《未来主人翁》——比我能想到的还要糟糕,本以为不过是伴舞而已。不知道和她们谈起这首歌是不是在对牛弹琴。

你走过林立的高楼大厦穿过那些拥挤的人

望着一个现代化的都市泛起一片水银灯

突然想起了遥远的过去未曾实现的梦

曾经一度人们告诉你说你是未来的主人翁

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已经有点[现在可以把有点二字直接去掉了]不是“你”而快成了“人们”了,我们就是这样一代代的被这样的歌声所诅咒着。

然后就是时间的紧张,早已准备好的节目也就只能匆匆收场。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在紧接着的下一个活动又会是如何的开始?估计又是道歉堵车之类的东西吧。

站在舞台之上,面对这几万瓦的灯光,这种光辉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所以需要戴上墨镜保护自己的眼睛。无论做什么样的职业,生活总是第一位的;无论收入多少,赚钱都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是我的曲解加断章,原问题是针对于去了香港后作品的商业化。

既然选择了当一名艺人,那做秀也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无论是谁要是成天被如此多的媒体和fans包围着奉为偶像,总会多多少少会迷失一点自我的。

在做秀行将结束的时候,突然有了个奇怪的想法,这样的活动究竟有什么样的意义?或者推而广之,我每天看到的听到的东西究竟又有多少是有意义的?最后的偶像在这样一个时刻离我远去了,谈不上什么梦醒时分,基本上就是最后的激情在这样的一个下午突然的耗尽了。这和爱情类似,多年的恋人在某个下午平平淡淡的分手。今后也许还

会是朋友,但已不会再有那样的感觉。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藏着一些难忘的东西,在某个机缘巧合的时候会不经意的突然的流露出来。也许就是在酒醉之后,用着跑调的喉咙再次唱起罗大佑。

唯一和承诺这样的词汇听上去都比较可怕,其实不过是因缘而起,缘尽则散吧。所以会有1、2年的朋友,有3、5年的朋友,能做一辈子的朋友很少。多数情况下,酒桌上和生意场中的朋友会维持的更长久一些。

BTW,活动中偶像拒绝唱歌,理由是现在唱了谁还去看演唱会——当然这还是我的断章加曲解。最后只弹了一首钢琴曲,据说是早期写的练习曲,第一次拿出来。曲调有点肖邦,想来应该是和爱情有关吧,不过弹错了不少地方。

  •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在帖内工具中实现)
  • 回帖
帖:1055252 复 105325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