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 报告文学】中虎步兵之印缘(1) -- 齐若散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05 阅 14180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7-07-09 19:17:24
1126789 复 1107498
齐若散
齐若散`727`http://www.imagestation.com/picture/sraid82/p76618ce2fe38849666a1a0e9550088fe/faee16c0.jpg`70`1214`1391`45828`从五品下:朝散大夫|游击将军`2003-06-25 20:30:11`
【原创 报告文学】中虎步兵之印缘(6)(完) 18

尽管每枚印的每个字展开都是一个个故事,但本文不准备再一一列举了,这里仅以虎步为“齐若散”治印为例简述一下他整个治印过程。

自答应为齐若散治印后,虽然有近两年的时间没有拿出成果来,但虎步心里总在琢磨这件事。如果齐若散急着要用,他会用小篆或汉印类文字,规规矩矩地刻好,不过平淡无奇。见事主表示不着急,他也就按自己的大致思路来策划了,把精力花在构思章法上,因为章法不好,全印失败,再怎么弥补也改不好了。正因如此,虎步前后共写过二十多稿,不过都推翻了,搁置了几回,都是拿起又放下。

让虎步这么难以定夺的原因是:篆字“齐”的上部就是三个斜方格,无论变化多端(圆、方、菱形和三角),都是上部三个独立的色环;篆字“若”上的草头,两个相同的图案,下边的“右”变化很少(变形也有规矩的,不可臆造);篆字“散”基本没有多大变化,平淡无奇。三个字放在一起,让他看了就头疼,太难处理了。

真是人从书里乖啊,虎步最后终于带着问题在书里找到答案。今年3月中旬时候,虎步从书架上翻出一本古籀资料,见《散氏盘》中“若”字和“散”字古朴中透出奇趣,故选取大篆文字写下数稿,完后觉得其中一稿颇为有趣,遂决定用它了。

“散氏盘”是西周厉王时期约公元前850年前后所铸造,被誉为晚清四大国宝(大盂鼎、毛公鼎、虢季子白盘、散氏盘)之一,曾轰动一时。下面第一图就是散氏盘实物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第二图是它底部铸有铭文的拓样,铭文全部共有357个字,而其中“若”字和“散”字(黄色框起部分)加起来竟出现11次之多,不能不说这么远古的东东确实与齐若散有缘。

点看全图

点看全图

散氏盘的铭文结构奇古,线条圆润而凝炼,字迹草率字形扁平,体势欹侧,显得奇古生动,它开了“草篆”之先河。因取横势而重心偏低,故愈显朴厚。其“浇铸”感很强烈,表现了浓重的“金味”,因此在碑学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既然印稿确定了,雕刻就不是难事了。晚饭过后,虎步快速地洗完了锅碗瓢盆,在门口抽完一支烟后就赶紧钻进自己的工作室开工。

虎步先找出一方满意的印石,然后用粗、细、细三张水砂纸研磨起来:印石持平,先在粗砂纸上作圆周或8字运动,6圈后印石转一面继续,几面转完,基本已经磨平。再用细砂纸如是操作一番,最后才用磨秃的600号细砂纸抛光,至此,印石准备工作完毕。虎步平时都差不多这样个过程,不过这次在把几面都磨好后,很慎重地将印面立在玻璃上,用手指按着顶端朝八个方向轻轻推动,没发现有哪怕是轻微的晃动现象,这才开始下一个工序,将印稿搬到印石上去。

虎步在家时用毛笔写稿,外出就用水笔画稿。开始学治印时,虎步采用的是水印上石方法,也就是十几年前,他先将印稿用笔写在纸上后(此时是正字),然后将着墨的一面覆在印石上,在其底部用蘸湿的手巾将其润湿再用干纸巾轻轻按遍,片刻之后将印稿揭下,纸上的字就染到印石上了(此时的字是反的),等刻好盖印时,所看到的就又是正字了;再后来,虎步就直接在石上写字了,不过,起初是对着镜子写,每勾勒好一笔一划,都对着镜子检查一下是否满意(在印石上的是反字,在镜子就正过来了);现在的很多时候虎步都不用镜子,直接在印石上写印稿,更有时不用墨笔,而是直接用刀开始刻起来。

印稿已经上石,接下来就是动刀了。晓晨有三把刻刀,一把刀是朋友听说他重操旧业时特地赠送的,合金刀,异常锋利。另两把是自制的,自己亲手扎的刀绳虽然不那么漂亮,但用起来十分顺手。这两把中的一把大的仿昌硕刀,刃长9MM;小的刃长7MM,开刃角度,小刻工细印及边款用。

看了看印稿,又看了看刻刀,稍许的权衡后,虎步拿起了自制的仿昌硕刀,然后调整了一下台灯位置,用左手扶了扶眼镜便坐下开始动刀了。

虎步的捉刀方式与写字执笔方式相同,以拇指、食指、中指三指相对,撮住刀干,以无名指抵住中指,小指抵住无名指,自内向前刻。无名指在刻制时紧贴印石边缘,使力量容易由拇、食、中三指贯注于刀锋。而小指则在每一笔划刻好后将石粉扫于已刻的空隙间,这样,印面上始终保持字迹黑白分明。

由于终于可以为齐若散开刻的原因,不经意间在刚开始刻时使劲猛了点,竟然觉得食指的指甲盖和肉有分离的感觉,很疼,和初学时或者长久不操刀时的感觉差不多。不过,虎步很快就又恢复了镇定,刻得越来越顺,行云流水一般,约20分钟时间就刻好了。虎步拿着刻好的印稍稍眯起眼睛瞅了一阵,左看右看都感觉不错,尔后郑重地拿到小镜子前对着看,也很满意,遂轻轻地舒了口气,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印已刻好,下来就是留印了。想到齐若散平时的为人,再根据印面风格,虎步决定用仿古印泥,将齐若散亦庄亦谐的特征表现出来,于是打开那盒褐色印泥,小心地将刚治好的印压了上去,轻轻晃动让印面沾上的印泥更充分些,再拿起盖在早就铺在平整厚书上的一张专用纸上。右手拇、食、中指稳稳捉住印石,用食指根部顶着印石上端,左手再搭在右手上,片刻才松手。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检查留印效果时,相当满意。

虎步满意地笑了笑,拿过那本变天帐,在齐若散名字后面又盖上一印,以示该帐一笔勾销。虎步高兴时总喜欢抽支烟放松一下,这时也习惯性地叼起一支香烟来,还没点燃,就看到在旁边做功课的女儿盯着自己,只好将烟从嘴里拿出,放到鼻下贪婪地嗅了几下,才恋恋不舍地放到桌子上。

虎步左手摘下眼镜,右手在上鼻梁处轻轻揉了揉缓解稍微有点涩的眼睛,再移到脖子后面捏了捏风池穴,直到感觉脖子不再酸才停手。然后将给齐若散刻的以及近几天做好的印都上传到西西河图床,并集中发了一帖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行家看了此印,并不急着给与评论,而是对着它静气凝神一分钟,直到感觉到它线条之优美,神态之传神,这才不急不忙地给出评论:用笔凝炼和沉健,大气磅礴,把书法中的“巧”与“拙”、经验与激情以及人物性格结合得天衣无缝,极有个性,是一款不可多得的好印。

齐若散知道得晚,紧赶慢赶一来就扎进看热闹的一堆人里了,对此印的第一感觉也自然而然地门外得很:那“齐”字看着就像一铁锚,曲里拐弯又折又挠;“若”字看着总是在笑,几颗金牙争辉闪耀;“散”字就像玩杂耍,手拿簸箕还扭头转腰。

(完)


关键词(Tags): #报告文学#中虎步兵#生日#印缘
2007-07-09 19: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