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698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1-30 08:05:56
126090 复 126087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三)维新之岚 10

不久后, 在14岁的明治天皇继位时,西乡积极促进强藩联合,又达成“萨土同盟”, 与西南又一强藩土佐结盟, 进一步扩大同盟力量。 西乡、大久保通过开明派公卿做好了以天皇名义发布“讨幕密敕”的准备。 然而正当讨幕密令要下达时,幕府将军德川庆喜却上书要“大政奉还”。 这是幕府的主动在名义上奉还政权给天皇的谋略, 其实是继续维护幕府统治的欺人之举。 可是拥护天皇方面的藩主们可伤了脑筋了, 到底还要不要下达讨幕命令呢? 京都召开会议商讨此事, 土佐藩主临时变卦,提议让德川庆喜也出席会议, 也就等于要求退步和妥协。此时有人附和,有人反对,相持不下,久不能决。 结果又是西乡隆盛当机立断, 扭转形势, 他出示怀中刀,大喝道:“能决今日事者,唯此剑耳!”, 唬得动摇犹豫中的众人不敢再言其它。 “讨幕”诏令才得下达。“王政复古”政变成功,成立了新政府, 在名义上归政于天皇, 剥夺幕府职权。 后来中共创始人之一的陈独秀有诗咏西乡“男子立身唯一剑,不知事败与功成”。 这个“唯此剑”的当机立断勇往无前的气魄, 断非常人所能有, 即便是陈, 也有欠缺。 当然, 不习武的西乡敢于用这样的手段胁迫众人, 就是因为他看清了当时在场想要妥协的人都是些没吃足钙片的家伙, 否则, 要是跳出一两个像袁绍一样的愣头青喊着“君剑利, 我剑未尝不利”冲过来, 那事情还真就麻烦了。 这个诏令的下达, 等于从名义上公开把幕府和天皇对立了起来, 对于进一步争取讨幕势力的加入, 是非常有好处的, 也就是说, 关键时刻, 又是西乡, “挽救了革命挽救了人民”亚。

点看全图

明治天皇

西乡、大久保等掌握了新政府的实权。但由于还有很多公卿大臣藩主在动摇观望(幕府军也不是白给的, 光德川的亲军编制就有所谓“旗本五万骑”, 而且训练, 武装等等可不是大清晚年的腐败八旗子弟能比, 此外还有保幕诸侯的军队未计其内; 倒幕军一时能集结的兵力在两万左右, 仅从数字上看是绝对不敌幕府势力的), 西乡决定一勺儿把他们都拉下贼船, 用谋略挑动幕府先行攻打新政府(他让萨摩藩浪人四处劫掠富商, 传言新政府将攻打幕府, 并在幕府统治的腹地各处袭扰, 诱使幕府分散兵力)。 幕府果然中计, 于1868年(戊辰年)首先发动进攻, 双方以保幕和倒幕为目的的大规模内战“戊辰战争”爆发。 萨长军队联手于京都附近的伏见, 鸟羽大破幕府军(萨长军力只有幕府军力的1/3, 但在训练, 士气, 装备方面都占优)。 促使西部各诸侯, 富商都纷纷加入讨幕阵营, 英国人也愿意更多地为讨幕军提供军火了。 本来嘛, 谁不愿意见风使舵, 把宝压在获胜机率大的一边呢。

随即西乡就任讨幕军“大总督府参谋”,实际是总参谋长的位置, 指挥倜傥, 横扫幕府军队, 取得军事上的巨大胜利。吓得幕府将军都不敢在老巢里待。 讨幕军三路并进,直取江户。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西乡与留守的幕府大臣, 幕府的“陆军总裁”胜海舟举行会谈, 实现江户“无血开城”, 幕府将军取消特权和部份领地, 成为普通诸侯, 基本上就等于当了一流亡地主。 讨幕军接着又于上野大败幕府势力残余彰义队, 扫荡日本东北部支持幕府的一些死硬诸侯的军队后凯旋回京。

点看全图

胜海舟

西乡战绩显赫,受封两千石,授正三位。西乡在取得事业上的辉煌成功后, 旋即辞去中央官职,带一部分亲信回鹿儿岛,推进藩政改革。此时的西乡, 不仅名动日本, 也闻名诸国, 倘称其为“日本的华盛顿”, 却也算不得过份那。

后来朝中大臣央大久保利通同行到鹿儿岛,死岂白列地请西乡出山, 西乡才勉强答应再次出任中央政府官职。他与大久保等维新人物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消除封建割据,建立中央集权, 发布“废藩置县”令, 取消了土地买卖禁令,制定新的军制(从平民中挑选招募政府军, 而由旧武士组成近卫军)。 西乡身兼陆军大将, 近卫都督,参议三职, 对明治的军政改革都有突出贡献, 同大久保、木户一起被誉为“维新三杰”。 这个时候的西乡, 作为维新英雄, 政府高官, 更是荣贵咸集一身, 远近驰名, 拿句相声里的话来说, 真称得上是“高山上点灯名头儿大, 大海里插花儿根基深, 隔着门缝儿吹喇叭--名声在外”啊, 是日本各地武士的楷模, 大姑娘小媳妇眼中的偶像。

点看全图

威武西乡

然而, 或许偶像就该有偶像的悲剧吧。 倒幕成功以前的西乡, 更象一个成功的权谋家, 奉行兵不厌诈信念的统帅, 而战争结束后的西乡, 总认为新的日本已经建立起来, 一切对内的政治军事事务, 当秉公心而行, 不应再使诡谋, 把两句以前在友人屏风上看到的宋代陈龙川的话“推倒一世之智勇, 开拓万古之心胸”作为座右铭。他曾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 为人当学司马温公(司马光), 无一事不可与他人道, 努力要求自己向完全大公无私的方向发展, 可世间之事, 总有其两面性, 是与非, 公与私的界限, 通常不是那样清晰的。

(待续)


  • 本帖 1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2/8/2004 1:05:55 AM编辑过
2004-01-30 08:05:5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