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半原创】务虚巴菲特---读信随想 -- 无所不在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40 阅 4122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7-12-17 20:23:21
1358289 复 1356464
老拙
老拙`9089`/bbsIMG/face/0000.gif`70`1316`37594`274422`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5-12-01 00:46:33`
什么是我成为一个价值投资者的根本因素? 66

是教育。

楼主的系列写得很好。我一直认为,所谓好文章,是能够使人去思考一些问题的文章,而不是渲染观点的文章。所以,我愿意跟在楼主的系列后面,说说我的思考。不一定对,思考而已。

楼主说:

性格决定人生。连人生都决定了,还不能决定你能不能成为价值投资者?

我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老拙应该算个价值投资者。那么我成为一个价值投资者,是性格使然吗?如果是,这样的性格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教育。

所谓教育,包括理论上,就是方法论的教育;也包括在实践中检验认知的过程,或者说是实践中成功与失败的教育。

首先,我觉得教育有个“先入为主”的问题。假如你初入投资市场时,接受的是趋势理论的教育,并且在实战中取得了成果,很可能你就会成为一个趋势投资者;反过来,如果你初入投资市场时,接受的是价值投资理论的教育,并且在实战中取得了成果,很可能你就会成为一个价值投资者。我们在这里讨论时,对于趋势投资还是价值投资,并无褒贬之意。

而我在初入投资市场时,接受的是价值投资的理论。

我是从93年转业之后开始关注股市的,94年跌到300多点时觉得大好时机来临了,但是也没有介入,原因就是不明白,自认为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我的教育,就是部队给我的教育。我觉得,部队教育20年,给我的就是两点:

第一,做任何事情之前,必须先找到做这件事情的正确方法。

第二,正确的方法,就是符合事物客观规律的方法。

根据部队给我的方法论,我就先去研究股市,寻找正确的,或者对我而言正确的方法。

找的结果,是发现股市投资有两大类方法。其一是基于公司基本面的价值投资法;其二是基于股票走势的趋势投资法。

恰好,我在部队从事过相当一段时期的“军队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的研发工作。自动化指挥系统又分为几个子系统,其中一个子系统就是情报处理系统。它的原理,就是根据已知的敌情,外推敌情可能的变化。比如,根据敌机航迹的若干点坐标,应用数理统计理论,外推它未来可能的飞行方向。这是军队自动化指挥系统中最复杂的一个子系统,我们在这个方面化的精力,比其他所有子系统加起来还多。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无论你把系统设计得多么高级,都不可能相对精确地求出结果,因为影响敌机未来的飞行方向因素很多很多,其中很多还是我们不可预知的。比如,60年代国土防空作战时期,P2V上装有雷达信号接收机,只要他发现被我雷达跟踪,就会立即改变预定航向逃避,至于逃向哪里,只有飞行员在知道。敌机改变航向后,系统必须在得到4-6个坐标点(1分钟)后,才能平滑外推出敌机的未来航向。而如果这时敌机飞行员再次机动,系统的“预测”就会全错。

这就告诉我们,一个人与人的搏亦系统,实际上是不可能相对准确地预测的。

LD喊吃饭,土鳖先抗会儿。


  • 本帖 7 回复
2007-12-17 20:23: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