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闲谈东北讲武堂堂友之:序,兼老速成篇(上)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2 阅 4631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1-18 16:19:13
1394768 复 1391477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原创】闲谈东北讲武堂堂友之粉色篇(上) 41

如前面所提,聊东北讲武堂,得讲究个前后新旧,其各有序列,期号是不通的。新一期里面的招牌人物,大名鼎鼎:小六子张少帅。目下考古党员比较多的了,小六子能不能算到东北讲武堂红色篇里当领军人物呢?要按小安菜见,少帅是时尚领袖,入的党多几个,比较好理解些,到底认真不得。若不是蒋某人手条子辣,关人一辈子,你看赵四小姐还会不会是最后一任张夫人呢?再说了,远眺胜于近观,举凡文树人武学良,虽说是党的大英雄,若真去一锅里吃饭,两下里毕竟都不方便些。

张学良是贵公子不假,却也算苦出身。沙俄入侵东北那会儿,辽沈地区一片混乱,张作霖在元配赵氏的娘家赵家庙,拉起武装维持地方,后扩张到中安堡,也就是张学良继母卢氏的娘家。那年大过年的,张作霖的队伍遭人偷袭,被打得散了架,剩下几个人,张作霖自己提枪断后,汤玉麟背着怀孕的赵氏,一路逃了出来;四个月多后,张学良就出生在马车上了。这段时间里,生活很不安定,张作霖常受人攻击,家人东躲西藏的,生活条件也坏,据说张学良的娘,常以高粱渣子、苣荬菜充饥,小孩子也就缺奶,饿得骨瘦如柴。当然后来好了,辽沈地区的秩序慢慢恢复,张作霖也吃上了皇粮,住进了新民府,不过赵氏也没享到多少福,那种社会里,男人发达起来了,未必是元配的福音吧。

张学良十一岁上死了娘,后来是卢氏照看大的。所以也称卢氏为娘。这已是张作霖进了省城后的事了,老婆尼,也排到第四号。老张官越做越大,当然要替后代种树,之前早就替儿子捐过官的,小屁孩儿一个,一个贴子没发,就成了大清国财政部的司长,五品官滴内,当然只是候补而已,否则大清国的钱粮,还不都得让这家伙买了糖?俗话说,期货风险大(谁讲的?)现在大清朝已然葛辟了,买糖计划也就泡了汤。于是老张就给儿子请了个杨先生教馆,谁知竟还让张学良给气跑了。

张作霖这人虽粗,对文化人还是挺客气的,闻讯气得发昏,就要发飙揍儿子,结果让秘书长给劝了,咋劝的不知道。安有个台湾老哥,其实都是长一辈的了,安不讲规矩乱叫就是,一天老哥饭后高论,话这买了商品可以退货,进了股票可以抛出,儿子则不一样,好听点叫长期投资,表现好当然要增持,叫利润最大化;表现不好一样要增持,叫压低均价,总之进货之后,一路增加投资就好。老张够狠,做爷这事上却没两样,老师跑了,只好自认晦气,再请吧。这次请来的白老师,是前清的拔贡,还当过知府。不过根子原是学生而非老师,白老师当然还是不行的了,只是师生间的关系则比上次好多了。一两年教下来,白老师给大帅说了,您这儿子不是念书的料,别逼他拉,爱干嘛干嘛吧。

文的不行,就去武的罗。可据说老张开初也不愿儿子去讲武堂的,他老人家指着办学堂提高部队素质,怕儿子去出洋相。不过到底是武人,想想还是同意他去了,还先预支了一个卫队营长的头衔,比财政部司长小多罗。那位白老师,没能把张学良培养成合格的文人,自己的儿子竟也一起去了讲武堂学做武人,后来在东北军当团长,古北口对日作战时殉国了。白老师自己呢,在学生当了少帅之后,还做过省议会的议长,日本人来了,拉他出来装门面,被坚决回绝了。这一家还是很有气节的。

张大少爷进了讲武堂,当然不是普通一生,其实学校里小爷也不止他一个,有没有作弊情事尼?传言总还是有,不过据张学良自己说,上峰听到传言,就搞了次突击考核,他照样考得乓乓响,可见人还是聪明的。文凭是不是硬不说,当军官总是走贵宾通道了,听听张自己咋讲吧:张作相是……兼卫队旅旅长,……我在学堂里还没毕业呢,……就当了他卫队旅第二团团长,……不但当了团长,他的旅里有事情,什么参谋出缺了、副官出缺了、旅里还有什么问题了,他都要问我,要我过问……等于我当旅长了一样

军队就是他家的嘛,啥叫军阀?

不过团长归团长,大家其实也只是拿他当大少爷看,他爹的护兵,以前抱他玩,这会子当营长,陪团长少爷出操,时不时还得劝:团长啊,回去玩吧,别站着啦。

张学良的事,就讲到十九岁吧,以后的大事,讲的人多、争的人多,这里省略N字……

上面提了张作相,他是老速成,1911年从东三省讲武堂毕业的,八年后就成了东三省巡阅使署总参谋长兼卫队旅长,并兼了老店新开的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的堂长,第一期学生里面除了顶头上司张作霖的儿子,还有他自己的儿子张廷枢。奉军老将中,张作相恐怕是比较老实的一个了,对张作霖可算是俯首贴耳,一度为奉系集团第二号实权人物,而张学良,则自入讲武堂开始,就是张作相一步接一步领着上路,一路上升到东三省陆军整理处的参谋长,执掌奉系的兵权,当然背后只能是张作霖的意思,否则咋成?但张作霖怕是未出一言,都是张作相心领神会,一手包办的;至于他自己的儿子张廷枢呢,当然就不是他办的了,张作相自己的官职也总是要推三阻四,儿子就要张大帅关照,虽没张学良的威风,但也好算是要风有风、要雨得雨的,讲武堂毕业两三年,就当了团长,随后由张作霖送去日本深造,从步兵学校一直到日本的陆军大学,所以论学历,倒是还高少帅一头。在旧奉系中,最高干到预备军军长。

张作霖死后,张作相保着张学良登上东三省总司令的位置,少帅新老帐一起结利息,当然对辅帅父子更加亲切的。东北军缩编,军、师两级裁减,本来军长一级的人物多拿高薪挂起来了,不过张廷枢地位特殊,加上确也年轻,依旧掌握兵权,出任独立十二旅旅长。那时张作相虽是东北军副司令长官、吉林省主席,掌握的精兵已很少了,亲信又算得上野战军质量的部队,可能就是冯占海的卫队团和族弟张作舟的独立二十五旅,张廷枢部还不在张作相指挥下。日军侵占东北,吉林部队还是打了几下,但张作湘的家底也基本完了,32年随张学良下野后就没有再复出。时退在关内的部队,与张作相拉得上关系的,只有张廷枢的一一二师,以及冯占海部义勇军改成的一个师。

张廷枢的部队,和张学良的卫队一样,后来算是独立师,当然还不好和卫队比,但比起其他师来,还是条件要好些的。前面提到的白团长,就在他的师里牺牲的。张作相下野后,张廷枢就把他老爹原来进口来准备装备卫队的家活什,包括载重卡车和德国新式自动步枪和手枪,通通搬去了112师。跟自家开铺子差不多不是?当时可不就那样嘛。后来何婆婆想插手东北军,张廷枢和黄显声两个一跳老高,告人家没少帅的旨意,门都别想进。所以蒋委员长说指挥非嫡系部队比调动外国部队好不了多少,还真不是乱讲。那时的将领,要讲对私人的忠心,国家的体统就讲不了多少的。便是委员长自己,几次下野,新的领袖去指挥他的部队试试?

不过张廷枢对张学良也还是有意见的,东北军的处境越来越艰难,这师长也当得越来越没味道,终于挂冠而去。据说少帅劝了好半天,连兄弟之间的小道理也讲了,话你老爹在天津当寓公,全家就剩你当官,你这一走,一家大小靠谁去?还是劝不回来。可见少爷脾气也是有些的,换了平民出身的,还得掂量掂量。后来抗战胜利,张作相本不愿与蒋合作,可最后考虑到全家几十口人,还是接了委任状回东北,借以办理前被日伪没收去的房产,可见第一代还是实际些;从另一面看,之前张作相硬顶着日本人不出任伪职,还是不容易的,老头以前过日子就扣,下野了更省了,在自家院子里做大黄酱,还常常自己个出去买菜买煤,买点苞米子还复秤。委员长还要被奸人设局所惑,下令杀他。幸好何婆婆仔细,也不计较人家二少爷以前的态度,让于学忠复查了一下,这才救了老头一命。

待续

闲谈东北讲武堂堂友之:粉红篇(中,1)(中,2)

闲谈东北讲武堂堂友之:粉红篇(下)

粉红篇(补)


最后于2008-02-15 15:58:11改,共2次;
2008-01-18 16: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