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东北堂友之:粉红篇(中,1) -- 逸云三洲
共:💬22 🌺116新:
家园博客 【原创】东北堂友之:粉红篇(中,1)

东北堂友之:序,兼老速成篇(上)

东北堂友之:老速成篇(下)

东北堂友:粉色篇(上)

张廷枢在抗日战争那会儿,还正经当过一阵子八路的,即:东北新军的司令。

有这么一支部队吗?山西新军吧? 河里老夏写过该部。都知道那是阎董和薄总搞的联营公司了,当然后来两下里散伙,有姓阎姓朱之争。总之当初是山西帽子,没理由叫张廷枢去插一杠子的。东北新军,确是有过这挡子事的,还是周公的创意。只不过后来没叫这个名字罢了。

事实上,当年八路苦于工商登记搞不定,不得不大搞联营,少帅若不是被扣,肯定也要找他牌头借几张执照出来的,并且少帅是爽气的,看着周公顺眼,就是以后讲提成,未必如老西那样扣门。可惜少帅一去不返,东北军被支使得东一块西一块,到处闹精简,自己麻袋都不够用,哪里有多余的执照借出去?不过既然人家下岗人员一大把,就也有机会。于是周公要东北抗日救亡总会出面,希望拉起一支东北新军来。

可惜东北抗日救亡总会的主要领导人,都是书生,搞武装这件事,CEO还是很要紧,人得信你才跟着干不是?都是玩命的事,领导的军事酷胆效不硬不成。只有找到合适的领头人,登高一呼,才能事半功倍。好在东北军重组,出局的高管不少,黄显声、张政枋,以及先已内退的张廷枢,都是东北讲武堂的堂友,又都当过东北军的师长,这时都是保国无门。当然就一拍即合了,说好黄在武汉招聘人才,张廷枢去太原。虽黄显声后来被捕,张廷枢这里还是比较顺利的,在八路军太原办事处的帮助下,很快聚起一、二百多名东北学生和闲散军官。

骨干有了,执照还是有点问题。张廷枢下野之人,哪象阎长官,自己印一下就好;东北工商局的章子也早废了,去南京局嘛,当然不会比八路的面子大多少。周公说了,去找朱总想办法吧,于是张廷枢带上周公的亲笔信,率部往八路军总部所在地进发。八路军的总部,那时在和顺石拐镇,从太原去,得从太谷的地面上过,时不时碰上些溃兵,张廷枢一路招呼着东北老乡加盟,结果碰上孙连仲的手下几百号人,当然口音不对罗,不过搂草打兔子,没人场也帮个物场,一顺手,张公子就缴上他一百支枪。

才一百支枪就出手?此一时彼一时也,张廷枢早就赤手空拳了嘛,虽然出门时把家里现金都卷了出来,只留给太太三千块大洋,可毕竟杯水车薪,要扩大队伍,哪里够呢?这就论着孙铁头倒霉了。不过孙连仲的这支小部队,虽然队伍不整,倒底仍旧保持着组织的,非零星散兵可比,结果张廷枢的队伍前脚进了和顺县,告状的也追来啦。老总一看这事不合适,说了小张几句,不过小张这也是困难着,人溜溜奔八路来的,没捂热的枪给还回去,也不合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总一跺脚,自己把账还上了。

老总虽然出枪补了窟窿,执照问题还是没解决。东北新军总是叫不成的了。其实那时薄总的山西新军也往和顺去了,还有人建议老总股权改造,老总不贪这名义,说了:自带商号带资金还不好?他还是问我要执照要设备才烦呢,山西帽子好,照戴,缺伙计不是吗?八路强就强在人上了,一给八十,一个团框架的干部吧,又把井岗山的老人毕占云,给了山西帽子当参谋长。

张廷枢那里,就弱点,要人要枪也要执照。不过联营还是得搞下去,老总没法子,只好兼一下董事长,出内部执照吧,编组八路军第一游击纵队,算是一二九师领导下的二级分公司,任命张廷枢任司令、张政枋为副司令。八路军方面,则派了时任八路军总政组织部长、日后成为开国上将的周桓,兼了纵队政治部主任,大概因为同是东北人的缘故吧。部队经短暂整训后继续活动,一部在和顺一带,一部进入河北,分别继续召集东北军散兵及同乡,队伍发展到约两千人左右,当然罗,论招来的兵,其实还是数当地老乡多,哪儿找那么多东北人去。

可惜好景不长,张廷枢这支游击部队,干部头寸很大,执照上还是有些软挡的,不象山西新军,有阎董事长在上面罩着,国军不会来找麻烦;便是八路军本队,那会子国军也不好随便碰,偏偏只是个联营的游击纵队,目录上不好找。虽然可以按非独立核算分公司捣浆糊,碰上存心找麻烦的,就不好办。果然就有四川人看不惯,游击纵队是新组的部队,摆开阵仗未必灵光,一家伙突袭上来,更撑不住了,总部在和顺松烟镇一带被打散了架。于是张廷枢跑去武汉,再接再厉啊,第二年又召集了五十多名干部、并一批装备,只是因道路阻隔,去了延安,后来成立了东北干部队。

不过原来的第一游击纵队,也没有全被打掉,既然与张合队不可能了,周公就给山西那边打招呼,不用等着了,将这些余部,拨给了刘邓。比如在河北组建的第一大队,就编入了一二九师三八五旅独立团,这个大队的第三中队中队长兼指导员,叫杜者蘅,原是东北军的文职军官,后来在太行山根据地晋升为专员,解放战争其间回东北担任地方领导工作,参加过四平保卫战时的后勤保障工作,为修铁路的问题,还被肖大将剋过一顿,结果还是他对。也许为这有了名,朝鲜战争时再被点名参战,继续保障,担任了志愿军后勤司令部的副政委。战后担任过辽宁省长。顺便提一下吧。

张廷枢的部下有成了名的,张自己当八路就当得并不成功,一直没能成什么大局面。其实也难怪哈,执照上一早就出问题,不能跟山西新军的条件比了;若是意在挂靠、搞个独门独院呢,东北军的旧资源早靠不上了,少帅坐班房辅帅吃老本剩下老于泥菩萨过河。一味靠党照顾?党这不也困难着嘛,能拿出多少资源来支援?若是为人民服务,就要全心全意,连一个党证都无意去领,党也不好安排去自家队伍里掌盘子不是?当然张廷枢不肯入党,也是有道理的,这不是怕给他老爷子带来麻烦嘛;再一说了,曾经沧海难为水,象他这样的背景经历,若是还带着千军万马,当个特殊党员什么的,未必有心理负担;反而落难的时候,来到党的温暖怀抱,免不了就去按非特殊党员的高标准衡量,出现信心问题,打个退堂鼓什么的,也没啥不好理解。东北新军与山西新军的结果,天壤之别;张廷枢虽然象吕正操一样当起老八路,却没成党的大干部,都是有客观原因的吧。

张廷枢后来生了严重的肝病,延安条件太差,就去了香港治疗,当八路就此告一段落。结果日本人又占了香港,只好与张学铭一起去天津。张廷枢本来在北平自己有房子的,离家抗战去的时候,让汉奸给霸占了,他的太太只好带着孩子去天津投靠老太爷,这下张廷枢回到了天津,总算是一家人团聚,可是他一个重病人,经济上还是只能依靠老太爷了。当时张作相的九个儿子以及两个侄子,都住在他的房子里,当然还不是一处了,没结婚的和老太爷一起住,张廷枢则和成家的兄弟们一样,住外面。胜利后,移回北平,继续养病。南京方面看上他家在东北那点残余的号召力,曾想给他一个中将高参的名义,小安比较财迷,想想好领份工资也好?可张廷枢还是那点硬脾气,因为不满张学良没被放出来,拒绝了。

张作相呢,心里其实跟儿子是一个态度了,可上上下下七十多口吃饭,不好维持,想着去东北收回被日本人没收去的房产,来抵一阵,于是只能出来跟委员长捣把浆糊,拖着一把老骨头去了东北当委员,跟接受委员交涉,图个方便的意思,结果在锦州一役中被俘。好在人家很快搞明白他的身份,赶紧道歉,并取道热河,一路护送到石门车站,再换乘火车回了天津,后于49年5月因心脏病去世了。仅仅两个多月后,张廷枢也因病情恶化,在北平去世,终年四十五岁。

东北堂友之:粉红篇(中,2)

东北堂友之:粉红篇(下)

东北堂友之:义勇篇(上)

资深推荐:MacArthur,
主题:140213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