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663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3-04 01:53:26
140279 复 126583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六)鸥盟醉眼 9

要回答西乡隆盛到底会不会谋反这个问题, 大概可以从这么四个方面来看吧: 一是是否有谋反的动机, 二是西乡本人是否有反意, 三是是否有谋反的行为, 四是是否有谋反的实力。

先来说说谋反的动机。 任何一个神志正常的人都不会随随便便谋反来玩儿的。 大致上想反的人, 无非就是为了以下几个目的吧: 一, 寻求个人的更大利益。 像当年刘邦就问造反的英布: “何苦而反?” 英布就很干脆嘛: “葛格我欲为帝耳。” 西乡也“欲为帝耳”吗? 他是下级武士出身, 以维新英雄的身份出任陆军大将(当时日本军界独一无二的大将啊), 近卫军统领, 参议三项军政要职, 可以很明确地说, 有名有权, 已经是位极人臣, 不可能再有更高位置了。 往上看, 日本的天皇万世一系, 从来就是那一家子人坐在那儿, 常常都是傀儡, 西乡就算疯了也绝对不可能想跑去那个有名无实还扎屁股的椅子上坐着, 他可不会欲为这么一个“帝”。 比西乡位置高的还有太政大臣和右大臣之类虚位, 西乡也绝不会有这样想法, 因为这样的位置传统上都是出身公卿的人坐的, 而且, 同样有名无实, 同样扎屁股。 往下看, 全国贤与不肖, 全都知道西乡的威名。 哪个不存三分敬仰, 何苦非要谋反顶着一个“逆贼”的帽子呢? 说完官就不得不说俸, 西乡的二千石俸禄是高是低呢? 是维新英雄里面最高的, 要知道, 大久保和木户这哥俩也才每人一千八百石啊。 凭二千石的俸禄, 过骄奢淫逸的生活是完全可能的。 所以, 造反以谋取个人更大利益这条基本是不成立的。 那么, 二, 就是生命或者现有利益受到现统治者的威胁, 要谋反才能获得更大权力保证安全保证既得利益, 好比石敬塘的谋反, 再好比英布的谋反其实也透着这么层“刀就要砍到老子头上来了”的味道。 这条对西乡基本也不成立, 当时西乡是很安全的, 至少比幕末要安全得太多了, 大久保等人跟西乡是革命同志, 虽然这一时期在征韩论上跟西乡有矛盾, 但从来也有主动把他搞下去打算, 就算想, 只要西乡赖着那位置不走, 乖乖, 陆军大将, 近卫军统领, 那是开玩笑的嘛, 名义上全国陆军, 他都有权调动, 驻扎东京的近卫军, 也都归西乡统率, 军权在手, 更何况, 陆军和近卫军将校, 也大都是西乡一手提拔(海军将领事实上他也有权任命), 就是再胆大包天的家伙也不敢动西乡半根毫毛啊。 幕末时期, 西乡是非常谨慎的, 常常是带着桐野等一干剑术高手行动, 倒幕成功以后却经常是轻装简从, 可见他也没对自己的个人安全瞎操心过。 三呢, 就是为报家仇国恨, 好比伍子胥, 好比小说里的黄飞虎、 薛刚。 西乡的家仇国恨都记在幕府的账上了, 好友月照被幕府逼死, 二弟也死于讨幕前线, 新政府里的当权者, 都是他曾经亲如兄弟的革命战友, 这笔账无论如何算不到他们头上, 所以三这条也是不成立的。 再说说四吧, 那就是不赞成现有的分配秩序而又无法更改, 要推翻现在占主导地位的人的权威, 推行自己所信奉的理念。 这条, 西乡可就占上了。 按说他已经是掌握政权的人中的一个, 可偏他所坚持的理念, 他所维护的人群利益, 就是跟当时大多数政府中人的理念, 和他们所维护的人群利益格格不入。 西乡的急进“征韩论”在朝议中的失败, 恰恰就很清楚地揭示了这一点, 而他的愤而出走, 也说明了他已经对当时的政府的一些措施彻底失望, 知道自己无法通过正常的渠道, 通过他的“参议”身份来求得改变。 西乡的辞职和出走, 在当时是件震惊朝野的大事, 甚至被称为“ 明治六年(1873年)的政变”, 可见“西乡有谋反动机”这样的认知是实实在在的。 紧接着的明治七年, 为日本奠定法制基础、 曾身为大法官、 司法卿、 因西乡“征韩论”未被采纳、 也因自己的一些法制理念未获接受而与西乡一起下野的江藤新平, 在九州的佐贺(离西乡所在的萨摩鹿儿岛并不远)的三千士族的拥戴下, 起而反叛, 然而旋即被大久保镇压, 并以极刑枭首示众, 是为“佐贺之乱”。 西乡虽然没有响应江藤的反叛, 然而, 他们的下野原因, 拥护人群, 居住地点, 影响力和身份都是相去不远的。 可以说, 当时大多数的日本人都会以“佐贺之乱”作为强化“西乡是有谋反动机的”这一观点的根据的。 而大久保对于江藤断然枭首, 也可以看得出有震摄西乡的作用。

点看全图

江藤新平

再来看看西乡是否本人确有反意。 这个要放在不同时期来看。 在他辞职下野时, 应该还只是对政局的失望,并没有真正想动手, 否则, 以他当时的身份, 以他的影响力, 调集亲信, 在东京展开一次政变, 拿捕不同政见的人, 将是非常容易的。 虽然他所提拔的将校中也有很多, 类似他的弟弟西乡从道, 已经跟他志向不同, 但如果暗中策划, 变起突然, 依然是可以轻易颠覆政府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 并不能因为他当时没有做, 就不能说他以后也不会做。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好像你能因为: 刘备没有在与刘璋初次见面时就派手下将他拿下, 立取成都, 就说刘备根本没有并吞益州的企图吗? 西乡计不出此, 只能说明, 一是他认为时机不合适, 仅仅以“征韩论”不能获得通过就发起政变实在还不能说服自己也不能说服更多的人, 二是他认为这种行为实在不能符合他自己的道德规范, 以阴谋诡计反叛, 跟用刀子从背后捅人一样, 恐怕不是此时信奉“推倒一世智勇, 开阔万古心胸”的西乡隆盛所能为的啊。 前面提到过, 在倒幕时期, 把目的看得比手段更重要时, 西乡是所向无前的, 而这时, 把手段的正确性摆在首位的西乡, 则又是另一个样子了。 不论如何, 西乡虽没有立刻举起反帜, 却没有人会相信他真的能平平静静地老死林泉。 他回到萨摩鹿儿岛后, 每日行猎垂钓, 写下这样的诗句:“老夫游猎度残生, 狂矣病乎踏雪行。 获兔犬儿悠然憩, 寒松翠挺暮云横。” 似乎真要不问世间事, 然而, 就在他还乡的第二年, 曾经在倒幕中也出过力的土佐藩(在四国岛)士族就跑到他那里, 跟他说:“大将何时起事, 我等必厉兵而从, 东出直取大阪, 助君成功。” 西乡在某些问题方面却又很狭隘, 他由于对土佐人在倒幕过程中的动摇颇有不满, 因而回答说:“尔等不如助官军, 随大久保, 山县辈。” 这里很明显, 对政府不满的人都对西乡抱着希望, 而西乡自己也流露出他与政府的敌对立场, 任何人都看得出他反意之强烈。

更何况, 他不光是真的仅仅渔猎而已。 他所做的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他在诗里描绘的那些。 他同时还在经营着私学校。 这不是一般的学校, 它在鹿儿岛市内和县内各乡设有130多处分校。 可以说, 这是一个以西乡为中心的紧密组织。 更严重的是, 鹿儿岛县从来没有上交过日本中央政府税款, 县令大山纲良以下区长等官吏,公然不服从中央政府的调派。各级重要职务都由私学校的干部担任, 甚至警察也多为私学校的人担任。 后世的作家司马辽太郎(这家伙因为跟李登辉胡聊, 很长一段时间里算是在大陆臭遍街了, 然而他的历史小说写得还是很好看的)的<<宛若飞翔>>一书里把西乡的私学校, 描述为日本最早的反对党, 我觉得这个描述是很恰当的。 这是一个以西乡为党魁, 以私学校的校训“道同义协”、 “尊王悯民”为纲领, 以维护旧下级武士阶层利益为己任, 以学校的形式为各级组织, 以西乡私人俸禄、 各学生学费、 以及鹿儿岛县租税为经费的在野党。 而且, 这个政党, 已经掌握了鹿儿岛整个县的行政组织, 又公然不服从政府的法令与人事调配。 这样, 几乎可以说, 西乡明的也好, 暗的也好, 已经有了谋反的行为(谋反这罪名跟别的还不一样, 好比谋杀, 得把人杀死了才算犯了正经谋杀罪, 光拿把菜刀没动手不算谋杀。 可是谋反要是等谋反成功了以后再定罪的话, 嘿嘿。。那就不知道是谁定谁的罪了), 甚至可以说, 完全是“反形已具”的了。 更何况, 西乡隆盛手下的那些私学校骨干, 可也都不是一般人, 他们是一大批经过戊辰讨幕战争洗礼过的武士。 其中的干将有前面提过的桐野利秋, 西乡小兵卫等, 还有另一前陆军少将筱原国干。

点看全图

筱原国干

这筱原也一点不比桐野差, 他在以前萨摩和英国人的战争“萨英战争”中已露头角, 后来在伏见鸟羽战中充任手枪队队长, 也曾艰苦卓绝地大战彰义队, 成为西乡隆盛的爱将。 以严整勇敢著称。 再加上野村忍介(此时是鹿儿岛的县警, 后来的西南战争中表现出相当高的战术素养), 村田新八(曾出使欧美, 在西乡徒中算是思想先进又头脑清醒的人)等等的才干与名望, 私学校在第一年就征得三万学生。 以西乡的威望, 众武士的能力, 众多的学生以及当地士族的支持, 再加上鹿儿岛县的财政支援, 和县内的军火厂, 要说他没有反叛的实力, 那也是没有人信的。

综上所述, 西乡的谋反动机、 意愿、 行动和实力都已具备。 西乡之心, 确已可不必问天。 大久保利通, 山县有朋等人非常清楚这一点, 在西乡下野之后不久, 就增强了在九州的兵力和警力, 也在加紧实行着一系列削弱士族实力措施。 而在鹿儿岛隐居的西乡, 坐在儿时经常游玩的海边、 面对青年时与维新同志月照一同泛舟自沉的锦江湾, 细看涛生云灭的时候, 可曾想过, 他会在何时, 以何种方式, 向着这个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日本帝国, 向着曾经和他并肩战斗过的老友们, 发出震撼四岛的咆哮呢?


  • 本帖 3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3/4/2004 9:47:14 PM编辑过
2004-03-04 01:53: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