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6928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3-05 01:42:27
140668 复 140279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七)青萍之末 8

西乡隆盛从下野隐居到起事, 中间有四年的时间。 这四年里, 他一直在鹿儿岛通过办私学校的方法, 培养武士, 积聚力量。 那么, 他认为何时才是适当的跟政府摊牌的时机呢? 他研判: 日本迟早要对外扩张, 那么一定会跟俄罗斯发生冲突, 由于俄罗斯是列强中最靠近日本也是最有扩张野心的国家, 这场冲突必将非常激烈。 届时, 以平民组成的日本政府军无论如何无法抵挡沙俄军队, 日本将面临又一次危机。 这样政府就不得不再次依赖武士们来抵御外侮并对内扫清障碍, 他所培训的武士们将大显身手, 成为力挽狂澜挽救国家的中流砥柱。 因此, 在这之前, 非到不得已, 他不会轻易树起反旗与政府直接对立。 西乡所谓“忧虑贻误志士方向,故欲施以相当之教育,磨练节义,以期他日大成”的办学意图中, 所期的“大成”就是这样的大成。

然而这只是一厢情愿, 形势不会完全按照西乡的意愿来发展。 我们来谈谈以大久保为首的政府方面。

通常大家都知道明治维新是日本富强的转折点。 但这个转折过程也还是蛮复杂的。 倒幕战争也仅仅是这一过程的发端而已。 到明治二十二(1889)年帝国宪法真正颁行时, 日本才进入宪政时代(姑且不论日本的宪政是否真正的宪政吧)。 那么中间这段呢? 中间这段可说采取的是中央集权的独裁政体。 大久保就是倒幕后维护巩固新的中央集权体制的重要人物。 他对自己的政治方略订下的目标是: 十年训政, 十年大修内政军备, 十年致宪政付后来贤者 (以后受日本影响颇深的孙中山, 也提出中国应行军政、 训政、 宪政三个阶段)。 在大久保执政的十年里, 他主要的工作就是进一步扫清保守势力, 维护中央集权, 为今后实行宪政打好基础。 在开篇我们说过日本在幕末的大的阶级状况依上而下是天皇、 幕府、 诸侯、 武士、 平民, 各级之间关系错综复杂。 而训政时期要建立起的架构是: 天皇、 太政官(中央官员)、 各级地方官吏、 平民。 太政官由当初倒幕有功的武士们中的精英担任, 太政官任命各级地方官吏, 平民接受地方官吏领导。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 幕末的幕府、 诸侯、 武士这三个阶层都必须被扫清。 其中幕府势力和诸侯势力都已经分别通过倒幕和废藩置县被消灭。 只剩下倒幕中表现积极的武士阶层, 他们拥有特权, 试图独立于司法行政体系之外, 又在意识上认为他们高平民一等, 这些都将是未来实行宪政的阻碍。 因此针对武士们, 大久保为首的政府采取了强硬的手段, 从政治权利、 经济、 意识各方面取缔武士特权。

其一, 废藩置县后不久,政府就改革等级制度。废除诸侯和公卿的称号,改称“华族”,各级武士全部统称“士族”,农工商宗教界人士一律为“平民”。允许华族、士族和平民之间通婚, 名义上各身份平等。加上前面说的军制改革, 实行征兵制, 平民兵也一样训练、 出战, 武士的政治特权被剥夺。 这自然引起武士们的强烈不满, 导致了前面说的西乡出走。 另方面, 平民也对很多具体措施有误解和不满。 征兵令上文诌诌地说:“凡日本国民皆有保卫国家之义务, 西人谓之‘血税’, 言国民当抛头颅洒热血为国尽忠也。” 可是很多平民从没有接受过当兵的权利和义务教育, 以讹传讹, 居然认为政府要把他们拉去征“血税”, 就是抽血作税, 自然也很不满。 其二, 武士阶级当时还保留着重要经济特权,他们有世袭或终身的俸禄,这笔钱有时竟然相当于政府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 而士族们又不事生产, 这是很大的社会财政负担。于是政府逐渐采用削减家俸、 用产业资金换俸禄(现金加公债, 感觉多少有点儿像公私合营)、 用货币换俸禄米(原来都是多少多少石, 后来变成多少多少元)等办法逐步取消武士俸禄。然而这过程中也有很多弊端, 由于日本还处在农业社会末期, 商业基础还没有完善, 大量公债脱离武士之手, 转入高利贷商人的手里成为他们的原始积累资本, 他们成为后来的资本家, 而大批下级武士却破产。 除了武艺外, 武士们又没别的技能, 转去作农民和小生产者, 也很困难, 心理也很不平衡。 让农民交货币作为租税替代米给武士发俸, 对于无处以米换钱的农民来说, 也非常不方便。 其三, 意识形态方面, 政府两次下“废刀令”, 不许武士带刀。 但言辞激烈, 甚至称“佩双刀, 称武士, 不事生产, 厚颜不知羞耻; 任意杀人官府不敢究其罪”, 这当然引起的武士们的极大反感。 “最后的武士”电影里也有对剪发、 不许配刀情形的描述。此外, 政府还建立起了近代警察制度。萨摩藩出身的川路利良成为警察总长。 此人曾在前面说过的“禁门之变”和伏见、 鸟羽战中挥兵勇战, 倒幕成功后出洋考察各国警察制度。 强调“国乃一家,政府为父母,人民为子女,警察为保姆”,建立起近代化的警察和谍报体系。 执法不留情面。 很多时候武士和平民甚至认为这一时期比幕末的高压统治还要黑暗。

这样, 在明治初年的日本, 一股股士族反抗的暗流都在地下涌动着, 而在地面之上的, 更有那个辞官还乡, 在朝野有极大声誉, 有心也有能力造反的西乡隆盛。 在他控制的鹿儿岛境内, 用县里的租税培养着大批不满现制度的武士。 在大久保为首的政府眼里, 一场大的风暴迟早会到来, 而这场风暴, 显然不是西乡所预期的俄罗斯的南下。

面对明的暗的阻力, 大久保该如何应对呢? 他平生最是羡慕德国的铁血宰相俾斯麦(这也难怪, 那个时候全世界有多少人想当俾斯麦啊, 可惜, 俾斯麦毕竟只有一个), 即便遇到反抗, 他也坚决实行。 宣称“兴一善不如除一恶”, 表明他的坚定立场, 采取激烈手段推行他的政策。 这样, 新旧, 朝野两大对立势力之间的斗争, 当然是无法避免了。

点看全图

日本地图

在九州的佐贺率先爆发了叛乱,就是前面提到的明治七年(1874年)以江藤新平为首的“佐贺之乱”。 江藤本人并非守旧势力的代表, 他是确立日本近代法律制度基础的功勋重臣。 他的很多政见, 甚至是要超前于那个时代的很多“太政官”的。 然而他所依恃的团体, 却只能是有力量也有心推倒政府的士族们。 而士族也同时利用江藤的声望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他们纠集了3千多士族军,误以为西乡会在鹿儿岛举兵响应,因而起事, 然而迅速被捕处斩。 这次镇压成功, 显然也更坚定了政府继续推行政策的决心。于是在1876年,政府发出废刀令和废除武士俸禄。士族更为不满。九州熊本旧士族二百余人,组织敬神党(又称神风连),宣扬神道政治,袭击县政府和兵营, 甚至直接冲入熊本镇台, 打死县令和镇台司令长官, 是为“神风连之乱”, 但起义很快被重新组织起来的镇台兵镇压。 同时, 在“神风连”的影响下, 九州福冈士族4百人组成秋月党响应, 本州北部荻(山口)士族也都群起响应, 是为“秋月之乱”和“荻之乱”。 这两次起义也非常快地被镇压了。

讲到熊本镇台, 必须插句话了, 因为熊本这个词将在以后的西南战争中反复出现。 日本政府于1871年设置东山道、西海道两个镇台。后来又设东京、大坂、仙台、 熊本四个镇台, 各有兵约两千, 作为弹压各地的军事力量。 选旧藩兵改编为政府军队。 熊本镇台就是用来警戒九州的, 第一任的熊本镇台司令官, 不是别人, 正是西乡手下勇将, 大名鼎鼎的桐野利秋。 再后来又撤销四镇台,设立六镇台,熊本依然是其中一个重镇。 改征募平民军作为主力。 兵力依然是两千多。 为何熊本城一直都作为镇台驻在地呢? 这熊本可了不得, 是与大阪、名古屋齐名的三大名城之一啊。它是当年丰臣秀吉手下大将加藤清正建立的据点,用了7年时间才得以完成, 建成后到幕府末年一直都作为警戒、 抑制九州诸侯特别是萨摩岛津家扩张的重要堡垒。 然而镇台兵由于是平民组成, 一向被人看不起, 这次“神风连”之乱又变起突然, 熊本轻易就被攻下, 虽然后来镇台兵的反攻奏效, 可是还是给人留下了“政府军无能”、“熊本可以轻易攻下”的印象。 这一点, 将在后面进行的西南战争中, 极大地影响西乡军的战略方针的决策。

点看全图

熊本城(此图每小时自动更新一次, 您可以看看不同时刻的熊本城)

虽然这几次小的叛乱, 西乡通通没有参与, 但只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武士也没有训练完备, 并非他真的不想响应。 他曾在听知“神风连”起事后对部下说:“四方蜂起可待, 一旦行动, 必当震惊天下。” 显然, 即便没有与俄国的战端, 只要国内统治情况恶化, 西乡也一定会相时而动的。

大久保一边, 一方面通过镇压这几次叛乱锻炼了政府军官兵。 另一方面也确确实实加强了军备警备, 做好迎接更大挑战的准备。 为防止西乡起事, 在熊本增添兵力(依然只有2600余军队, 还有几百警察, 但九州再往北的军警和日本海军都进入戒备状态), 警察方面, 派出了后来被萨摩人称为“东京狮子”的间谍队。 这支间谍队, 二十三名警员, 全部是支持政府的旧萨摩武士, 他们准备进入鹿儿岛境内, 获取情报, 离间西乡手下, 甚至采取更进一步的“特别行动”。 这场双方都一直在等待着的大风暴, 即将到来。


  • 本帖 2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3/7/2004 5:36:04 PM编辑过
2004-03-05 01:42:27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