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中国皇朝之一 不是人的皇帝(初来,投一篇问问路) -- 沉睡的天空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3 阅 8748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3-11 02:26:01
主题:143105
沉睡的天空沉睡的天空`2460`/bbsIMG/face/0000.gif`70`20`3965`31383`正四品上:正议大夫|忠武将军`2004-03-10 10:08:01`
中国皇朝之一 不是人的皇帝(初来,投一篇问问路) 43

中国自秦始皇之后,皇帝这个被认为至高无上的权威就在中国延续了两千余年,两千多年的历史,这皇帝也有几百吧,这还是指汉晋隋唐宋元明清这些被我们认为是正统的朝代的皇帝数量,要是加上分裂的时期随便占领一个县城就宣布自己是上天授命的皇帝的那就更多了,可惜的是,这几百位皇帝,都不是人啊。

在此我并没有想侮辱皇帝的意思,事实上这些皇帝确实不是人,一直以来,皇帝就被称为“真命天子”,“真龙转世”,“真龙天子”,看吧,皇帝都不是人,要不是前辈子做龙做的不好被贬下来做皇帝,(敢情是竞争下岗的淘汰货,怪不得没几个皇帝遇到风调雨顺日子的,都没后台啊。)要不就是天生下来的,(所以那些皇太后个个都是圣母玛利亚,代天怀孕生天子)自然有些皇帝觉得真龙啊什么不过瘾,还要拿佛来凑凑热闹,比如那位女皇帝武则天,就说自己是弥勒菩萨转世。除了龙,天子,佛,还有称皇帝是天上紫薇星下凡的,不过这就不值钱了,人们还有称状元为文曲星的呢。但是怎么说,皇帝都将自己身上披了一层神圣的外衣,将自己和凡人隔离开,所以说,皇帝从来就没把自己当人。(日本也一样,他们的天皇直接说自己是神的子孙,做得可比中国更赤裸裸了。)

当然,那纯粹是神化皇帝的方式,所谓“君权神授”,假如和天啊神啊佛祖啊扯上点关系,那这个位子总是比较稳固的,否则大家都象陈胜那样说“帝王将相,宁有种乎?”,那这个位子就有点麻烦了,认为自己有种或没种的都来造反,那这皇帝的宝座估计没坐热就要换人了。

神化归神化,皇帝还是凡人,可惜,虽然肉体上是凡人,精神上却不能做人。为什么?要做好皇帝就不能做人啊。凡是人,一般都有七情六欲,都有好坏善恶。但是做皇帝就不能这样了。皇帝的要求是明是非,辨公理,处于中立,不偏不倚,赏罚分明,近君子,远小人,必要的时候还要搞点小权术,显示一下帝王威仪。别看这些看起来容易,实际上做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就拿这个明是非,辨公理来说,看似简单,但是难度很大,须知这种是非公理本来就说不清,往往是今天是是,明天就非,今天还是公理,明天就成谬论了,自古至今,还没一个人做事能保证完全正确。(从来不做事的除外)可是我们对皇帝的要求就是,你做的事必须完全是对的,不许错,你是至高无上的权威,一开金口就决定千千万万的人的生死富裕啊。所以凡是皇帝做决定都要三思而后行,没办法,那些大臣们只管辩论和执行,决策权在皇帝手里,但是压力也在皇帝手里,大臣们的一句“皇上,请慎重啊,这可关系到……”(这个关系到的事也大,凡是交皇帝做决定的,大就是一国之兴亡,小的也是一地的繁华的事)这顶大帽子扣下来,就够你苦思冥想,慎重十天半个月的。这还不行,你还不能拖太久,这些都是大事急事,大臣们总是催着逼着,你再不决定就加你一个优柔寡断的罪名,你做了决定吧,支持的那方自然是得意洋洋,反对的一方虽然嘴里说遵旨,但是心里却是不服,做事也就懒懒散散,磨洋工,说不定还对你皇帝不满。想自古至今有不少皇帝不理朝政,一些确实是享乐贪玩,但是还有一些实在是对这种事怕了,我惹不起你们大臣我还躲的起,所以就钻内宫不出来了,以前有丞相有大将军就下放权力给他们,到了明朝没丞相了,嘉靖感到厌烦了就想做神仙去,而万历早年有张居正万事包揽,到没觉得皇帝难当,等到张居正一死,才觉得皇帝的苦啊,马上拍拍屁股回宫享福去了,就留你们这些大臣瞎折腾去。想崇祯帝够勤政吧,明朝十多个皇帝除朱元璋外恐怕是他最勤政了,万历和他比简单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偏偏他越勤政越麻烦,把满朝文武都得罪了遍,大家都不理会他了,结果闹了个亡国自杀的下场,这样倒不如万历天启他们在宫里睡睡觉做做木工来个幸福些。

可怜那些皇帝,除了几位开国之君外,都是没啥经验的新手,之前做王子太子的时候还只是要求学习,等到了一下做皇帝却要求要一切做的正确,只能做对不能做错,这也太苛刻了些,所以一般皇帝要不就是战战兢兢中过日子,要不是就是练就铁石心肠,或者干脆啥事不管。全因为这些皇帝都只是普通人,却做了不是人的皇帝工作。

再说这个中立,前文也说到,是非公理没一个定论,一般事大家都喜欢分成两派三派争来争去,谁都想争皇帝的支持,而皇帝确实应该以中立的眼光看待问题,问题是皇帝能保持中立吗?大凡是人总是有好恶,总喜欢以熟悉的喜欢的角度看问题,所以当大臣辩论的时候,自己熟悉的,口才好的,甚至长的比较顺眼的。(这个顺眼很重要哦,一般说官有官威官样,大家都喜欢养眼的,自然不会选歪瓜劣枣的那种类型当官,所以凡是你看一般史书演义,说到好人总是相貌堂堂,假如是坏人又长的不好看,那就惨了,一定会加上相貌龌龊,贼眉鼠眼的话,想三国中庞统张松因为自己的相貌还受到歧视呢。皇帝在内宫三千佳丽,小太监也不会选太难看的,一下子看到难看的,自然不会被吸引,厌恶倒是正常。)其实一般人也就决定了,偏偏皇帝的要求是中立,尤其是朋党之争,说起这朋党之争,也就是皇帝自己搞出来的,一来是防止官员大权独揽,二来是集思广益,百花齐放,体现民主精神。可惜这搞搞过了头,慢慢就成了习惯,皇帝总要找些人来吵一番,不管对错,只要吵就行了,而皇帝也是不管对错,中立就行,这个中立倒不是不管,只是这边拉一下,那边也要扶一下,这边打一下,那边也要踢一下,我支持他的决议了,对你就要谈谈心,表明你还是我们的好大臣,我反对他的决议了,对你也谈谈心,告诫你不要得意忘形。所以这皇帝的中立就是抛开人的好恶对错,在大臣们之中走钢丝。所以一般皇帝再笨也知道权术两字,保证平衡最重要,你看明朝阉党够狠吧,就还是留着东林党人,防止做大,

做皇帝搞平衡也是没办法的事,说起来那些大臣是效忠于你,为你做事,但是做到这位置上的人哪个不是超级高手,没点实力在手,说是大臣是臣仆,其实要变脸也快得很,宋太祖赵匡胤最老实,直接对手下大将说,“今天我被黄袍加身,难保你明天不被黄袍加身啊。”宋太祖这还因为是五代那段非常时期说的,而实际上不给皇帝面子的多了,唐朝藩镇割据,哪个给中央朝廷面子了,那是武将,其实文臣也一样,说罢官就不干,皇帝三请四邀才给你点小小面子,更有甚者,再下令也不理,你也不好说他,更不好杀他,须知这样做士人还觉得有骨气有个性呢。所以说说是大臣给皇帝办事,其实皇帝也要求大臣们帮忙,所以要捧捧他,又不能捧的太高,捧出一个权臣曹操就麻烦了,只好压一下,搞搞派系。难为皇帝这样走平衡木,真不是人干的活。

再就是那个近君子,远小人了,这可就很难为了,君子小人都不会在脸上写名字,也不会说自己是小人,皇帝说说是天子,真龙附体,紫薇星转世,但是其实也就是肉眼凡胎,要真让他们猜,也太难为了他们。而且大凡人都喜欢和亲近熟悉的人亲近,那些宦官自然是最熟悉的了,天天和太子啊皇帝啊在一起,熟悉的简单不得了,可以说几十年的老朋友了,皇帝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一清二楚,先不说这些宦官会不会想花样给皇帝玩,单就这几十年的感情都很亲密了,一般人的话,总是很念旧情,只要不犯大错,不惹到自己,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想正德初年,户部尚书韩文帅,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上书要皇帝杀人,杀谁呢?就是一直在正德身边的八个太监,其中就有刘谨。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他们是孝宗皇帝留下的重臣,带有辅佐武宗的味道,武宗对他们也是很尊敬的,假如换其他人杀,正德也就准奏了。但是偏偏要杀的是跟随自己多年的太监好友。正德也就有点犯难,这也是人之常情,不信你试试,自己的老师突然和自己说,你那些多年的朋友都是垃圾坏蛋,快杀了他们,你试试你下得了手吗?正德就下不了手,假如他下得了手,那恭喜,正德就已经成功转型为一个非普通人的皇帝,问题就是正德还是一个普通人,刘谨他们过来一哭,随便把小时侯某天为皇帝赶蚊子的陈年烂谷子一说。正德也就心一软。放过他了,之后直到刘谨有谋反嫌疑才不得不杀。你看中国历代,凡是宦官掌大权的时期皇帝一定是心软的对身边人好的,(当然对身边人好不一定代表对所有人好。)象朱元璋这样不管你熟悉不熟悉只要犯错就杀的皇帝,宦官乱政,门都没啊。宦官能得大全,全是因为和皇帝太亲近的关系,至于外戚掌权,那就是太后的关系了。宦官那是朋友,毕竟还没血缘,但是太后啊,太后的兄弟啊,那些皇帝妈妈辈的亲戚和自己还是有血缘的,俗话说,上阵父子兵,自己父亲是去了,(不去自己还是太子做不了皇帝)但是还有老妈和老妈的亲戚呢。亲人嘛,总是比外人放心,大权就慢慢过渡了。当然这是普通人皇帝的做法,真正的皇帝是不会这样做的,汉武帝死前,把太子的母亲杀了,太子的母亲还希望汉武帝念以前的床第之情,作出媚态,汉武帝怎么说的?“趣行!汝不得活”就是说“快滚!你不要想活命了!”汉武帝这样做确实很没人性,和正德比起来那是人情分是负的,但是他确实也没作错。西汉年间外戚弄权极盛,初年就有吕后夺政,太子年幼,假如太后垂帘听政,那些顾命大臣就等于空置,皇权要被外戚把握了。(清朝咸丰死前肃顺也请效武帝故事,咸丰一个犹豫,就带来之后的几十年慈禧当政。)汉武帝这样做确实是一般人做不来的,之后的几位皇帝都没兴趣效仿这位老祖宗的做法,但是之后外戚就开始掌握着政权了,这样看,还是非普通人的汉武帝做的是好皇帝。

我们现在看历史上的皇帝,那些昏庸,那些英明,都很清楚,但是现在都是事后诸葛亮,假如回到那时,说不定我们现在觉得很昏庸的皇帝却很有人情味,对身边的人却很好。反而我们现在觉得很英明的皇帝却对身边的人很苛刻。我们看历史常看到一些忠臣能臣不遇明君,郁郁不得志的事,常为忠臣报不屈。但是我们要想到,皇帝不是神仙也不会算命,一眼就看出来这位是好人坏人,是忠是奸,我们现在做公司人事主管考察试用都要三个月才知道这人会不会工作而已,对这个人的人品还是不明白,那作为一般人的皇帝怎么可能又明白呢?而且一般人总是先相信身边的人或先认识的人,满朝文武单是中央部长级别的就几十号人,皇帝能记住每个人已经是奇迹了。(一般来说皇帝记住身边太监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一般也就和几个大臣常说话,一般的大臣也就“努力啊,不要负朕所望。”之类的话已经很荣幸了,象这样能选出忠臣能臣倒是奇迹了。象王安石那样由奏章得见圣颜,谈了几天话就委以重任那绝对是奇迹中的奇迹。不过奇迹也不能持久,等多年的老朋友大臣外加自己的老娘一说,变法也就停止了。但是单就这样,神宗也被认为对王安石有知遇之恩,恩宠有加,无数的人还等着王安石这样的奇迹等不到呢。

扯远了。再回到皇帝不是人的问题上来,上面说皇帝不是人,主要是从皇帝本身的能力上来说的,我们再从制度上来说说皇帝不是人这个问题。

我们现在看电视剧,那里面的皇帝可是很爽,想干吗就干吗,想要钱了就要钱,想要女人就要女人,想换换口味,谈谈恋爱收收养女,也成,至于什么微服私访,下江南,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啊。电视剧里的皇帝那可是无所不能了。可惜,皇帝没这么幸福。

先说皇帝的用钱,确实,皇帝用的钱很多,除了朱元璋刘裕萧衍几位很节约外,大多数皇帝都是奢侈浪费的主,何况,就算皇帝节约,那些贵妃宫女宦官们总要工钱吧,维修宫殿要钱吧,所以皇帝的用钱是很多的。问题就是,皇帝不是随便就能用钱的。中国古代的财政是把皇室的开支和国家政府的开支分开的,内廷用钱是另外开支,不能随便从国库拿钱,而内廷的收入主要是依靠皇家田租为主,基本上是固定收入,万一皇帝用钱过度,比如赏赐过多,买的珍宝太多,很容易告急。这时就要向国库伸手了。但是这伸手不是随便能伸的,要有借口,比如,最近要结婚了,册封太子了,这都是好借口,假如你说朕想用钱就用钱。确实,是可以给你,但是规矩就破坏了,群臣对你就有意见,万一你不但要钱,还要人帮你修园子,那更要小心了,你不会想被安上纣王隋炀帝第二的名号吧。还要选时机,国库有钱的话,你只要找个借口,大臣们也就不高兴,万一国库捉襟见肘,你还要钱,那你就等着大臣和你顶牛吧。他一句“国库没钱!”你能怎么办?把他杀了?自己落一个昏君的名头,何况杀了也不一定能拿到钱。大家为什么对慈禧拿海军经费去修园子很是指责?因为修园子这应该属于内廷开支,何况你慈禧还只是太后,却挪用国库的钱,无论情理哪方面都说不通。所以说,皇帝这手不是那么好伸的,何况大多数的皇帝都想做个好皇帝,一般用钱都比较有克制,所以常有些皇帝抱怨自己用的东西还不如一些大臣,其实那些富可敌国的大商人石崇沈万山之流都比皇帝过的有滋有味。

说到商人,再说说皇帝的吃吧,我们常说皇帝每顿吃多少鸡多少羊,其实皇帝有多少嘴,能吃那么多,何况,假如你有钱,完全也可以象皇帝一样吃。自然,有钱是自己赚的,皇帝是被国人养的,但是任何事都有权利和义务,一些普通人可以做的事,皇帝不一定能做。就拿穿衣来说,皇帝做什么事穿什么衣都是有规矩的,不能随便穿衣服,比如你去上朝,穿个便服,那是绝对不行的,甚至你狠点,去穿乞丐服,先不说被外面的言官知道要狠狠的批评你,就连内廷的宦官都会一起跪下来劝奏,他们吃不了让皇帝做乞丐的罪名啊。(当然,你在衣服上打几个补丁是没问题的,不过不要显摆,省得满朝文武学你打补丁。)再说娶老婆,皇帝三宫六院是很多,但是被选进来是有规矩的,不能太高,不能太胖,不能太瘦,家事要清白,不能有隐疾,和某段时期按三围身高标准选美差不多,那样的选法什么模特,个性美女是绝对选不进去的,那些性解放的MM也是没希望的,所以大多数的宫女也就是端庄,万一有一个漏网之鱼,乍一下被皇帝见了,就惊为天人。至于去外面找美女,那绝对别想了,只要你做了皇帝,就老老实实待在皇宫吧,你想出去?可以,我们传令圣驾出宫,闲杂人等回避,这样不好?要与民同乐?皇帝要考虑安全问题啊,要不我安排几个民和你同乐?实在憋闷了,想微服私访?真以为拍电视剧啊,皇宫这么大,进出都有检查,你出了一道门还有一道,你能偷偷溜出去,绝对是奇迹,就算你出去,我解决不了你,还不能解决那些帮你出去的宦官吗?杀了他们看以后谁带你出去。各位别拿正德来做例子,那是几千年一个的宝物,连封自己做“大将军总兵官”还自己给自己改名的事都做得出去,那微服私访对他来算轻的了,问题是,几千年也就出了这位正德。

其实皇帝一直呆在宫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有种意见说,皇帝应该是外面走走,见见民间的甘苦。但是谈何容易?你出去微服私访,那应该带多少人呢?带几十,一百…..那还叫微服私访吗?整一个皇上小出巡嘛,这样能见到民间的甘苦是不可能的,看安排好的国泰民安的戏到是可能。那少点吧,选几个大内高手陪驾出宫吧,问题是这样能保证皇帝安全吗?别说这几个大内高手是不是很神勇,能不能抵挡几十个高手的围杀,就算一地皮流氓拿个西瓜碰了皇帝的边,也是不得了的事,万一再留点血,那就是无数人头落地了。肯尼迪美国总统,他的安全防卫不差吧,不是也被干掉了吗?当然,美国是现代民主国家,肯尼迪被杀追查出凶手绳之于法就行了,但是古代中国不同啊,皇帝死在外面,那是天大的事,是不是宫廷阴谋那是一定要查的,查不查得出来都要查,一批被怀疑的人肯定是要被杀的,就算是意外,那造成意外的几个护卫一定是要株连九族,内廷负责的也有责任,上刑场也是倒不了的,负责地方治安的大臣也要死,至于丞相或内阁官员,也有连带责任,这些人再加上受株连的亲属,死个几千应该是比较正常的,为了一个皇帝的心血来潮掉自己的脑袋,不值得啊。所以皇帝的微服私访的迷梦也是很难很难的了。

那好,朕不微服私访了,出京城玩玩,兜兜风吧,不行,大臣们出来说了,皇帝不宜随便出京,出京可能有变,这是大实话,京城是一国首都,重要性不言而喻,万一你出京,有几个野心家搞鬼怎么办?象刘裕,何等英雄人物,北伐势如破竹,打到长安,眼看要一统天下了,结果留守京城的刘穆之挂了,他惟恐有变,还是要亲自回来,而且之后就再也没回到北方。想必中国皇帝中能力超过刘裕的不多,手下有信的过象刘穆之那样的大臣的也不多吧。再说一个皇帝离京的例子,英宗御驾亲征,威风啊,结果落了个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自己被俘的惨事,这还罢了,留守的于谦还立了自己的弟弟做皇帝,还不愿自己回去了,要发誓保证不抢皇位才能回家,想必在复辟前的那段日子,英宗对自己的出京绝对是很后悔的。

这只是政治理由,还有一个理由就是经济上的了,皇帝出京绝对不会是象我们现在自助旅游,带个小背包拿点几张信用卡就跑的,必定是带一大群近侍护卫,文武大臣,还有大批的军队,要是亲征,那就更多了,为保护皇帝安全嘛,总是多多益善,不过皇帝是不是韩信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皇帝出京的花费就是惊人了,皇帝出去,各地官员要迎接,那食宿自然是皇帝全包,食物嘛,象皇宫那样奢华是不可能的,但是至少也要有点土特产吧,而且也一定要拿得上台面的,假如拿霉干菜烧肉这种去充土特产,不被内侍们踢出来才怪,除了皇帝,还有文武大臣和近侍也要吃饭吧,文武大臣都是中央级别的,近侍也是皇帝身边的人,都是位高权重之人,平时想巴结都没机会,现在还不好好巴结一番,自然吃了又拿。还外加亲卫军,军爷也是得罪不起的,人又多,当然所有的东西自然是从地方财政出,最后还是落到老百姓身上。隋炀帝下扬州,山珍海味吃不完都倒了,但是沿途的老百姓却有饿死的。再说宿,皇帝是出巡不是逃难,自然不能想慈禧两次离开北京那样惨,怎么也要有一番排场,宿嘛,最好是有行宫啦,没行宫那做龙舟也成,这又是一番大支出。所以凡是皇帝出巡,不论是单纯的观光旅游下扬州(隋炀帝下去了就没回来,)下江南,(乾隆下了几次江南就倒霉了几次)泰山封禅,(秦始皇汉武帝宋真宗每次去都是大肆浪费,害的国家财政紧张)还是游猎亲征(这个嘛,还可以套上锻炼军队的帽子,不过文臣总是希望能省就省,最好游猎就在京城近郊打兔子,避暑山庄太远了些。),都是劳民伤财,偏偏许多皇帝为了自由对此乐此不疲,害的无数大臣前赴后继,为皇帝外出的自由献上了口水和头颅。当然,他们也不是白浪费的,皇帝的自由也被他们的英勇表现限制了大半,就连正德这样的顽童皇帝出去也要找个御驾亲征的借口。(虽然御驾亲征也是出京,但是毕竟是为了国家稳定,军队之外的排场也不算太大,所以还是算好的啦,不过正德这次出征完全是瞎胡闹找借口出去玩了,)

说到正德,还要说两件事,第一件就是豹房,也就是供皇帝淫乱的地方,这是备受批评的,不过这也反映了皇帝不是完全自由的,皇帝找老婆是要有选择有规矩的,(皇后的话最好还要有背景。)过性生活也是,不能太夸张,身体要保证,不然宦官会在外面喊“皇上,保重龙体啊!”这样喊三下,你还能坚持倒是挺厉害。所以大凡皇帝想做西门庆的话,一般都不在皇宫,比如圆明园这种地方,就是皇帝做西门庆的好地方。

第二件事就是认谁做父,这很大部分怪正德,好不容易出门一次,结果一个人学划船落水生病挂了,还没留下儿子,结果大臣立正德的堂兄弟做了皇帝,就是嘉靖,大臣们要嘉靖认正德的父亲,也就是孝宗为父亲,而嘉靖的亲生父亲,孝宗的弟弟改叫叔叔,这下好嘛,做皇帝做的连老爸都换了,结果皇帝和大臣们顶牛,仗杀囚禁了几个大臣,又顶了整整七年才把自己的老爸争了回来。也真是天叫可怜,嘉靖敢情这事上也累得要死,干脆一门心事研究成仙术去了。

或许皇帝有一天想通了,他决心向命运挑战,向世间要回自由,准备做一个真正的人,想花多少钱就花多少钱,想任命谁就任命谁,想要多少美女就要多少美女,想去哪就去哪。想唱歌就唱歌,想学书法就学书法,那么很荣幸的通知这位皇帝,他已经向隋炀帝,宋徽宗,南唐后主这几位伟大的昏君看齐了,而且按这种趋势,很有可能成为有世以来最大的昏君。不过历史证明,这几位昏君的下场不是很好,隋炀帝是被勒死的,宋徽宗是囚禁而死,李煜被俘后毒死。最终还是成了鬼,假如你觉得为了做一个真正的人,这些代价都值得,那可以,不过历史上好象这样的皇帝不算太多。

也许你心灰意冷,决定不做皇帝,好好做一个老百姓过日子,那对不起了,什么叫皇帝?假如皇帝能这样轻而易举的辞职,那就不是皇帝,是现代民主社会的总统首相主席总理了,你要辞职,那朝野一定震动,是不是皇帝对我们不满意了?无数大臣就会来哭谏,哭到你留下来为止,要不是皇帝被谁威逼了?那大家就先怀疑太后,再怀疑皇后,再文武大臣,国家上下陷入一片动.乱。实在不行,我说我就是想走……那也可以,做个太上皇吧。不过太上皇也是皇帝啊,也不能算一般人。所以你想辞职是没门了。

辞职不行,我让别人把我搞下台总可以吧,这倒是也行,汉献帝,蜀汉后主阿斗都是被人搞下去的,虽然待遇比以前差了,但是也是有一个公的爵位做做,而且也算普通人。可惜的是,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刘裕之后,大多数末代皇帝都是被砍头做鬼的命,而且刘裕一杀就杀两,晋安帝被缢杀,晋恭帝被废后还不肯死,硬说自己是佛教徒不能自杀,结果被被子掩杀。梁武帝是个仁慈之君,但是还是杀了齐和帝,隋炀帝死后,其孙杨侗被王世充立为皇帝,过不久王世充自己想做皇帝,就把杨侗杀了,杨侗死之前还不相信王世充会杀他。南唐后主李煜,被俘之后开始还逃过一劫,最后还是被毒杀,就算之前,也不是没有皇帝被杀,魏少帝曹芳被废后,他兄弟曹髦做皇帝找个几个人要砍司马昭,反而自己倒霉被杀,结果追究杀皇帝罪名的时候,硬是给曹髦按了许多罪名,贬为平民,而且只杀了直接杀曹髦的成济,主谋贾充都放过了。(可怜啊,堂堂皇帝,莫名其妙就被这样处理了,随便说一下,这也是皇帝不能随便出宫的好例子。)两千多年来,皇帝被废之后杀的多,活的少。须知你做过皇帝就是资本,你不想造反别人还可以用你的名号造反,怎么看都是不安全,不如杀你干脆。也难怪崇祯帝对自己女儿说“谁叫你生在帝王家呢!”别人看的风光,一旦出事就完光,崇祯自杀,还得到厚葬,南明的那些小皇帝们被清兵抓了不都是杀了吗?(这样看溥仪下台后的待遇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利欲熏心,做个真正的人也很不错啊,须知前几代想做也做不了呢。)所以当初宋太祖上台也是战战兢兢,今日我上台,也就是上了贼船了,自己不做也要为子孙着想啊。

于是皇帝不得不还要继续做这个不是人的皇帝,而他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自己的文武大臣。

皇帝不是孙悟空会分身,要控制朝政自然要通过代理人,代理人自然就是文武大臣们,照理说,大臣们都应该遵纪守法,为皇帝服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惜这样的大臣太少,不然诸葛亮也不会被作为典型来夸奖了。其实就算有诸葛亮在面前,皇帝也不一定认识,他们总是提防着手下的群臣们,生怕他们有意或无意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那可就真是不能做人了。

要先防的自然就是武将,武将有兵啊,当年老祖宗皇帝就是靠兵上台的,不防怎么行?于是就夜防日防,找个机会就杀,但是就这样防来防去,武将篡位的也不少。而且防的太厉害就怕没人守边疆,那也是亡9国,两边都是死,怎么办?凑合呗,一方面用一方面监视牵制,而牵制自然用文臣方便。

文臣手中没兵,不能直接威胁皇权,但是这些文臣也烦,敢情是小时圣贤书读多了,想把皇帝变成一个圣人,皇帝心里自然不愿意,我想做个普通人就行了,他们还非推我做圣人,累不累啊。而且别看文臣没兵,都好死理,犟起来比武将还狠,动不动就跪下死谏,还都不怕砍头,明朝皇权够狠吧,还喜欢动不动打板子,偏偏明朝不怕死的忠臣就特别多,前赴后继,真是死而后已。别看文臣没兵,但是都是管事的,万一铁板一块,那皇帝也吃不消。象张居正,虽然明朝取消了丞相,但是他这个首辅权威比丞相还重,皇帝对他也是惧怕万分,生怕自己就被废了,居然达到了这样的地步,须知除了朝代末年曹操这样确实有篡夺之心的权臣外,在和平时期也就象霍光这样的大将军能换皇帝,而张居正居然有这样的势力,(当然还要有冯保和太后支持)可见文臣也不可小视。

怎么办?一手用特务,监视惩罚大臣,不过这手公愤太多,不然滥用,另一手比较好,在群臣中寻找代理人,制造派别,这样就可以利用代理人制造有利自己的舆论,使自己的行为得到保护,此外还有一大好处,皇帝有些事受限制不能随便做,就可以找代理人去做,转移罪名,比如宋高宗杀岳飞,他不亲自杀,找秦桧动手,也不给什么圣旨,只是暗示。这样好啊,以后大家恨杀岳飞的人就恨秦桧,对皇帝还是忠心耿耿,而且留条后路,为岳飞平反也方便。崇祯就没这么聪明了,杀袁崇焕居然亲自出马,生怕别人不知道袁崇焕是他杀的,假如聪明点,派个人杀袁崇焕,自己睁着眼闭着眼,那大家的恨意也就转移了。

不过这也不能说崇祯的问题,毕竟宋明两朝不同,宋朝相权很重,丞相有时可以自作主张,而明朝君权重,就算是找了代理人,杀袁崇焕这样的大事崇祯不可能装不知道。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弊病,原来处于皇帝和大臣之间的防火墙丞相被卸除了,很多责任就必须皇帝自己来背。

不过另一件事就可见崇祯找代理人的失败之处了,找清议和,但是好找不找找了个不会把风的兵部尚书陈新甲,不单向外界漏了议和之事,还把崇祯主张议和的事也捅出来,比起秦桧那可是天差地别啊。

皇帝这样对大臣,大臣也自然有武器对付,消极怠工日拖夜拖是一种,不过比较少,毕竟万一来一个玩忽职守罪就不好了。所以大臣有三大武器对付皇帝。

一是清议:也就是舆论啦,大家别以为舆论没用,须知这不是一般的舆论,是士大夫统治阶级的舆论啊,古代皇帝没报纸看,但是小道消息挺多,何况士大夫嘴上说,奏章也写,一天送几十份上来,看看你屈服不屈服,而且这些舆论都是有根据的,小到皇宫安定,大到天象变化,凡是有理由的都能编进去,你不是要做人吗?没那么简单。

二是祖制:中国儒家讲究“孝”,这个祖制就不好随便违背了,违背是要冒风险的,前文不是说皇帝要守很多规矩吗?这规矩就是老祖宗皇帝定下来的。(说起来老祖宗皇帝也知道民主重要性,特地留一个尚方宝剑给大臣用。)这些规矩说起来大都挺有道理,是为了保证皇帝的权威,随便也抹杀一些皇帝的人性。一般来说,清议加祖制皇帝已经吃不消了,不过也有不信邪的。

三是天象:世间确实有不信邪的皇帝,比如神宗,王安石说“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神宗吓是吓了一大跳,但是也默认了,但是对于王安石说的第一句“天变不足畏,”他就有点怕了,于是舆论没击倒王安石,但是奇异的天象天灾却把王安石击倒了。

没办法,皇帝心里还是有点认为自己是天子,和平民有点距离的,所以大臣的话可以不听,老天的话非听不可了。

假如这三个都不听的话……那皇帝倒是可以做个真正的人了,但是这样的皇帝已经丧失了做皇帝的资格了,也许可以做昏君,但是不适合做皇帝了。


  • 本帖 11 回复
2004-03-11 02:26:0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