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版发新主题
主题:【原创】中国第一块白话文纪念碑的几个故事片段。(上) -- 燕庐敕
共:💬82 🌺402 新:
家园博客 【原创】中国第一块白话文纪念碑的几个故事片段。(上)

这个是欠老萨的,补上。

上中学的时候,家长为了保证我能考上“好”大学,托关系给我找了一个辅导老师。他家在“北师大”――嗬嗬,是城北的呼和浩特教育学院(内蒙古师范大学在城南)。于是,每到周末,就和一个同学一起骑车去老师家辅导数学。这个同学和我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都是在一所学校,不过大学他考上了北大。当时两个中学男生一起每人骑着一辆加重28自行车,能多快就多块,而且回来的时候肯定不会象去上课那样规矩,一定是到处乱转。这乱转也有收获,还真的发现了一些东西,比如,中国第一块以白话文写碑文的纪念碑。

那是1981年秋天的一个星期日,我俩下课出来,沿着一条平时不怎么有人的土路骑到一个小高坡。上到小高坡,忽然发现,下面有一个纪念碑一样的尖顶建筑。由于平时我们都沿着大路走,虽然一直能看见这个碑尖,却总以为这个是个常见的喇嘛庙的佛塔顶子,没太在意。而且从大路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旧房子的灰砖墙,所以就主观认为我们看到的就是我们想到的。今天来到现场一看,下面的房子,似乎只有几堵墙,而碑的四周,有许多梨树和松树,像是个花园。我们推着车子下去,准备看个究竟。

下到底下的花园,先看见一块破木牌,上写“公主府花园”。咦?这几堵破墙原来还是什么公主的府第残留的?不管那么多,先看石碑去。走近一看,这石碑外形是三棱刮刀型,颇为奇特。石碑是灰黑色玄武岩建的,三面中间都贴的是汉白玉。抬头看去,正面的碑文是黑色的大字“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十月 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 傅作义敬建”。大字下首又是汉白玉的一块碑,写着密密麻麻的红色小字,有不少都掉了漆,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在最后看到了“胡适 文 钱玄同 书”的字样 。

点看全图

虽然我们当是读高中,不过傅作义是何许人也还是知道的。他的故事也听说过不少。我印象深的是原来听过,后来在1985年出版的《傅作义评传》里看到的这个:“傅作义是山西省荣河县(今临猗县)安昌村 人,生于1895年6月27日。祖上世代务农,他的父亲傅庆泰,生有三子一女,长子作仁,三子作良。傅庆泰起先从事背人过黄河(从河叉到渡口)的苦力活, 每背人过河一次得制钱两枚。后被雇为船工,久之稍有积累,同人合伙租船,从河津运煤到潼关。积利渐多,得以买船独家经营运输。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 京,西太后逃往西安,傅庆泰运煤售给皇家,得利甚厚,旋设立了若干商号,成为荣河县有名的富户。傅庆泰因出身贫微,不为邻里所重视,乃决心让作仁、作义二 子投身军界,以提高社会地位。

1912年,他被太原陆军小学保送到北京清 河镇第一陆军中学深造(亦称军官预备学校)放假回家时,告诉父亲因郊游欠了二十两银子的债。傅庆泰未责骂一声,即带他到黄河边,父子二人脱掉鞋袜下水。 时值初冬,水冷刺骨。傅庆泰告诉他:“我的银子是这样挣来的。”回家后,父亲在秤银时手不停颤动,二十两银子,取上放下,秤了约计半小时。从此,傅作义生 活一直简朴,从不多花一文。”很多老人说,傅作义的衬衣,都是打补丁的。老萨在“七路半”里,更是有很多生动的描写。

民国22年?马上算了一下,1933年,这个是哪门子抗战故事?胡适当然也知道,反动文人嘛。钱玄同?知道知道,鲁迅的《呐喊自序》里的“金心异”,核物理学家钱三强的老爸嘛。他们和抗战有啥关系?再仔细看,碑的基座上,很多混凝土剥落,露出青砖,而且很多砖被人拆走了。当时知青返城潮快到尾声,城市里拣砖头该违章小房的很多。至于为什么没有拆得更厉害,恐怕不是爱惜文物,而是怕不定拆到哪块就拆倒了,砸到人就麻烦了。于是先转到背面,看到全部都是红色大字写的名字,边上没有生卒年月,只有小红字写的军衔。最高的是几个上尉,最后面是几个伙夫。越看越觉得有趣,最后我俩还是绕到前头看碑文,一定要知道一个究竟。

碑文上是竖体,从右往左写的: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三月,日本军队侵占了热河,全国大都震动。从三月初旬,我国的军队在长城一带抗敌作战,曾有过几次很光荣的奋战,其间如哲元部在喜峰口的 苦战,如徐廷瑶军关麟征、黄杰两师的中央军队在古北口南天门一带十余日的血战,都是天下皆知的。但这种最悲壮的牺牲终于不能抵抗敌人最新最猛烈的武器。五 月十二日以后,东路我军全退却了,北路我军苦战三昼夜之后,也退到了密云。五月二十一、二两日,北平以北的中央军队,都奉命退到故都附近集中。二十二日 夜,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黄郛开始与敌方商议停战。五月二十三日的早晨四时,当我国代表接受了一个城下之盟的早晨,离北平六十余里的怀柔县附近正开始 一场最壮烈的血战。这一战从上午四时直打到下午七时,一千多个中国健儿用他们的血洗去了那天的城下之盟的部份的耻辱。在怀柔作战的我方军队,是华北军第七 军团第五十九军,总指挥即是民国十六年北伐战争以孤军守涿县八十八日的傅作义军长。他们本奉命守张家口。四月二十九日,他们奉令开到昌平待命增援,令下之 日全军欢呼出发,用每小时二十里的跑步赶赴阵地。五月一日全部到达昌平,仅走了二十四小时。五月十五日,第五十九军奉令开到怀柔以西,在怀柔西北高地经石 厂至高各庄的线上构筑阵地。十七日复奉令用主力在此阵地后方三十余里的半壁店,稷山营的线上构筑主阵地。他们不顾敌军人数两倍的众多,也不顾敌军武器百倍 的精利,他们在敌军飞机的侦察轰炸之下,不分昼夜赶筑他们的阵地,他们决心要在这最后一线的前进阵地上,用他们的血染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页。二十三日天将明 时,敌军用侵华主力的第八十师团的铃木旅团的川田旅团的福田支队,向怀柔正面攻击。又用铃木旅团的早田联队作大规模的迂回,绕道袭击我军的后方。正面敌军 用重野炮三十门,飞机十五架,自晨至午不断的轰炸,我方官兵因工事的坚固,士气的镇定,始终保持着高地的阵地。那绕道来袭的早田联队也被我军拦击,损失很 大。我军所埋的地雷杀敌也不少。我军的隐蔽工事仅留二寸见方的枪孔,必须等到敌人接近,然后伏枪伏炮齐击,用手掷弹投炸。凡敌人的长处到此都失了效用。敌 军无法前进,只能向我高地阵地,作极猛烈的轰炸。有一次敌军笪×中队攻进了我右方的阵地,终被我军大力迎击,把阵地夺回。我军虽无必胜之念,而人人具必死 之心。有全连被敌炮和飞机集中炸死五分之四,而阵地屹然未动的,有袒臂跳出战壕肉搏杀敌的,有携带十几个手掷弹,伏在外壕里一人独立杀敌几十个的。到了下 午,他们接到北平军分会的命令,因停战协定已定局,令他们撤退到高丽营后方,但他们正在酣战中势不能遽行撤退,而那个国耻的消息,又正使他们留恋这一个最 后抗敌的机会,直到下午七时,战势渐入沉寂状态,我军才开始向高丽营撤退,敌军也没有追击。次日,大阪朝日新闻的从军记者观察我军的高地阵地,电传彼国, 曾说:“敌人所筑的俄国式阵地,实有相当的价值,且在坚硬的岩石中掘成良好的战壕,殊令人惊叹!”又云:“看他们战壕中的遗尸,其中有不过十六、七岁的, 也有很象学生的,青年人的热狂可以想见了。”怀柔之一战,第五十九军战死的官和兵共三六七人,受伤的共四八四人(当时查出的)。五月三十一日停战协定在塘 沽签字后,第五十九军开至昌平集结。凡本军战死官兵未及运回的,都由军部雇本地人民就地掩埋,暗树标志。六月全军奉命开回绥远复员。九月怀柔日军撤退后, 傅将军派人备棺木、敛衣,到作战地带寻得官兵遗骸二百零三具,全数运回绥远,绥远人民把他们葬在城北大青山下,建立抗日战死将士公墓,并且闢为公园,垂为 永久的纪念。公墓将成,我因傅作义将军的嘱托,叙述怀柔战役的经过,作为纪念碑文,并作铭曰:

这里长眠的是三百六十七个中国好男子!

他们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他们的祖国,

我们和我们的子孙来这里凭吊敬礼的,

要想想我们应该用什么报答他们的血!

看到这里,震撼了。我们俩久久未发一言。回去问大人们,大人们语焉不详。

下篇:燕庐敕:【原创】中国第一块白话文纪念碑的几个故事片段。(下)

关键词(Tags): #傅作义(嘉英)#长城抗战#白话文#纪念碑资深推荐:海天,逸云三洲,MacArthur,
主题:145248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