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受益匪浅 -- 荆棘探兴

2008-03-07 00:39:48荆棘探兴
【原创】受益匪浅

北京三月的凌晨四点,夜色依然浓重。睡眼朦胧的走出家门,令我惊喜的一件事情是小区门口竟然有一辆出租车在爬活,真是天佑中华,赶紧行动!

“师傅,去北新妇”

出租车司机大约四十中旬,顿时来了精神。一踩油门,车嗖的绝尘而出。

常路漫漫,实在无聊。

“没想到这点小区还有爬活的”

“不敢在路上拉活啊!”

“为什么呢”(我特意加了个“呢”)

“小区的人保险些,这点在路上碰到的人,要么是喝醉的,要么就是嫖客”

“喝醉的人喝好了也就罢了,喝的不痛快,就砸你车,真的”

“嫖客玩顺心了也好,玩得不爽,就找我麻烦了,真的”

司机师傅的这几句“真的”话,顿时让我睡意全无,感觉收益匪浅。

四点半到了医院,走进院门,透过敞亮的挂号大厅玻璃窗是黑压压一片。我的视觉神经和脑神经猛地被撞击了一下,太阳!这么早就这么多人排队挂号,真是没有最早,只有更早!

数了数,一共五排,每排已经有大约三十、四十个人。“男怕入错行”,中间的不容易插队,赶忙选择了最中间一排占了个坑。七点半才放号,三个小时呢,打个盹先。

琢磨着刚才司机那话,笑容在心里绽放。我想对那位司机师傅说,这点在路上碰到的还有另外一种人,那就是走着去医院挂号的人。

“需要代挂号吗,产科专家号有120,有100的,普通号50”

好似梅超风的声音,低沉而沙哑,但很有穿透力。

睁开眼睛,是位中年妇女,手里拿着印有代挂号电话的一叠名片,正挨着人一个一个不厌其烦的询问。

“不要,你们这些人就是欠抽”,一位内里雄厚的男士吼道。

接下来两个人就开始过招,大约一百回合左右的对骂后以平局收场,两人招式一点不怪异,无非就是一些京骂,毫无创意。

我终于弄明白了,这位女士就是传说中的票贩子,这位中年男士看不惯他们倒票,就吵吵起来了。这样一来,周围的一些人也开始抱怨票贩子了,我又从中受益了。原来每队的前20个左右都是票贩子(不算放个矿泉水瓶占位的),他们一般晚上十点钟就开始排队,所以像我们这些人无论是凌晨几点来都已经靠后。比较好的专家号医院会提前留出一些,剩下的被前面排队的票贩子拿走,像我排这种位置的要挂有名的专家号肯定是没戏,拿一般的专家号还要靠运气。

其实,现在情况已经有很大改观了。在实行实名制挂号之前,自己排队就别想挂到号,因为票贩子一个人可以随便挂很多,现在必须要和身份证对应,票贩子也不就不能随意挂号了。但他们可以找到些适龄妇女的身份证来挂号(只要有号,看病的名字不和这个一样也可),或者代在医院建立档案的,但没有精力和时间排队的人挂号,是啊,有几个人有精力有时间这么早来挂号?

一个专家号14块,票贩子会卖到200,150或者100左右;普通好5块,他们可以卖到50或者更多,够暴利吧。但这不是医院票贩子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如果能彻底的改观僧多肉少,号少患者多的状况,这种情况才能根本扭转。春运期间火车票很难买,客流量大,票贩子就猖獗,平时票贩子哪有这种生意?但好医院好的医生相对总是很少!慕名的患者总会很多!这种奇货可居的局面不能改变,就难免有票贩子;就算票贩子被杜绝,哄抢的情况也不可避免,至少这种半夜排队的情况不可避免。

六点钟的时候,看到排我后面的人比前面多,居然有一种莫名的喜悦。排队的幸福感不因为前面的人少,而是因为后面排的人多。有不少是夫妻两一起的,男的拿着早餐,女的正在吃,看得我肚子直响;一些是座着小马扎的老太太,老大爷,或在和周围人说话或在看书看报;还有不少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也在排队,可真够辛苦的。

快到七点半放号的时候,我们那排的队伍都打了两个折,成Z字形。到放号的时候,我不出意外的拿到了普通专家号,“28”,已经靠后,但吉利。没多久就听到有人骂怎么就没专家号了呢。又过了会就有票贩子开始询问是否有人要专家号了。

这时候排队的人没少反多,咳,这时候来的人基本连普通号也拿不到,想要号只能从票贩子那里买,我上次就是这样的。

老婆这时候来了,赶紧抓紧时间开始了检查,一个专家上午要看50来人,下午一般不出诊,不抓紧的话拖到下午就只能由专家徒弟看了。可苦了老婆,看医生还得排队,去化验还得排队,化验结果出来再看医生还得排队,再化验又的排队。

下午2点半检查终于结束了,我问疲惫的老婆,一共和专家说了多长时间话,老婆想了想,“五分钟吧,很多还是专家的助手说的”。

最后诊断结果老婆含糖量这项没有通过,医生要求三天后来做OGTT,医生也会玩挖坑!而且还放了个雷在里面!

离开医院的时候,虽然因为睡眠少,紧张了一上午已经头晕眼花胸闷迟钝的我居然没有忘记一件事情,拿了好几个票贩子的代挂号电话卡。

3点半到了单位,同事问干什么去了,我努力的睁着眼睛,答“收益匪浅去了!”

关键词(Tags): #挂号#医院#受益匪浅#北新妇
主题:146686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