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6317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3-19 06:10:46
146912 复 142152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九)乱雪大旗 11

点看全图

日本九州岛地图

下面是西乡决意起兵后各方反应:

西乡方面, 私学校总部立刻被改为“萨摩军本营”, 并开始编制兵员。 第二日下午, 又召开了战前会议, 决定战略方针。 西乡小兵卫进言: 以三艘汽船载军, 偷袭长崎港, 从那里再抢得更多汽船, 接着载西乡并全军约万人直驶东京。 此计实在是过于有想象力了,日本海军虽然初建, 但总排水量已在万吨左右, 即便萨摩军抢得船只, 也绝不可能从长崎直驶东京而不受到海军攻击。 于是野村进言: 兵分三路。 一军习小兵卫之策, 为奇兵, 偷袭长崎, 旋以所得船只分二路, 一路远出东京、 一路近取四国, 取道土佐, 与当地士族联手自海路直取大阪, 将日本拦腰截断, 另以一队出陆路为正兵, 北进熊本, 或围或攻, 相机占领九州全岛再东出本州岛与第二路会合。 应该说, 这一战略相对小兵卫的战略来说要有把握得多了, 进可攻退可守, 不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也有利于团结发动土佐和其它更多地区的士族力量。 可是偏西乡由于戊辰战争中的旧嫌, 并不愿意更多地与土佐合作, 又加实际指挥萨摩军队的桐野和筱原等崇尚以“堂堂之阵”正面进攻, 所以也被否决。 因此最后通过的方针竟是: 全军约万人尽数攻往熊本, 克后占九州全岛东出本州。 由于桐野曾任熊本第一任镇台兵司令官, 再加不久前“神风连之乱”时几百叛军就轻易攻夺熊本城, 众武士都非常相信桐野有关熊本镇台兵不堪一击的描述。 萨摩军队历来被称为日本第一强军, 又加确实戊辰一战横扫日本, 所以大多数人都认为: 以天下第一强军万人去夺取区区几百人便可攻下的熊本城, 必是易如反掌。 桐野更是信心满满:“熊本百姓之兵, 必可一蹴驱之”。 所以, 虽然这一战略完全建立在熊本可以迅速攻克的假设基础之上, 依然是被认为最有把握的。 西乡甚至估计: 半月后即可攻至大阪。

夹在政府和鹿儿岛士族中间的是鹿儿岛县令大山纲良。 他本也是萨摩勇将, 曾带兵参与伏见鸟羽一战, 又曾转战日本东北, 也因功受俸禄八百石, 而且在内政方面很有能力, 心中偏向萨摩武士。 但由于他这个县令名义上是政府任命的, 所以武士们又不把他完全看作自己人。 在听知西乡将要举兵的消息后, 他跑去拜会西乡, 问及战略, 西乡只说:“身为大将, 统全国之兵以讨不臣, 何虑之有, 便是镇台兵, 也可相机统领”。 显然, 西乡对于他自己起兵的正义性和合法性, 是完全不抱怀疑的, 也没有真正仔细考虑过会遭遇政府军进攻的困难。 大山纲良暗自叫苦, 又问倘九州压制完毕, 没有海军, 该如何从马关(本州和九州之间的海峡)渡往本州? 大山是在戊辰战争中领过一队萨摩军疾进直出本州中部的勇将, 自然知道其中艰难。 然而侍立西乡身边的筱原只轻描淡写地说, 可搭船桥。 大山知多说无益, 遂不复言, 但他还是尽他的可能去踏踏实实地为西乡军准备后勤、 医药等等。 其中, 有位居住鹿儿岛, 在戊辰战争中出任过萨摩军军医的英国人也上书西乡, 要求以个人身份加入, 被西乡婉言谢绝, 只带走了他的日本学生们作为随军军医。 这个医生, 或许是“最后的武士”电影里的汤帅哥的原型儿吧。

点看全图

大山纲良

日本政府方面, 2月3日就得知私学校学生夺取弹药、 西乡有可能起兵一事。 搬运弹药、 侦察离间等行动原只起警戒作用, 防患于未然, 大久保并没有真的想到要这么快激为兵变, 闻讯愕然, 他和木户几次做势要亲自去鹿儿岛说明缘由, 说服西乡, 都被众人拦下。 最后决定, 由海军大辅, 西乡的表妹夫川村纯义为特使, 渡往鹿儿岛, 说服西乡。 然而为时已晚, 鹿儿岛已经一县若狂, 川村被认为是萨摩的叛徒, 连西乡的面都没能见到, 只见到了大山纲良。 两人各有无奈, 川村问大山, 可否请西乡与在下一同乘船进京向天皇进言? 大山言, 可惜从人太多。 川村问, 不知有多少? 大山答, 少说也有一万。 川村知事已不可挽回, 更何况, 大山实际上也无法做西乡的主, 西乡实际上也无法作武士们的主。 大山还劝川村, 倘萨摩军进至马关, 海军请网开一面, 莫要攻击, 川村苦笑点头, 随即只得乘船回返, 然后迅速向大久保报告, 并以电报通知熊本镇台及各地政府军警做好准备。 得知西乡必要举兵的消息, 大久保下定了决心:“事情曲直分明,正正堂堂,宣布罪状,鸣鼓而讨之。” 木户也主动请缨, 欲亲领军与西乡一决高下, 但因病体难支, 无法成行。

至此, 双方都已进入积极的备战状态。

西乡军方面, 自2月6日开始招兵,将总部改为萨军本营,分部为分营,当天就集结3000人。其后兵力逐渐加增, 2月15日至17日,全军13000余人分七队举兵,目标直指熊本城。筱原国干、 村田新八、 永山弥一郎、 桐野利秋、 池上四郎、 别府晋介(桐野的表弟)等分为各大队队长, 每大队约两千人, 筱原实际上是前敌总指挥, 桐野实际上做的是参谋长的工作。 时正值九州南部多年罕见的大雪, 15日,西乡隆盛驰马阅兵, 鼓舞士气, 以“新政大总督征伐大元帅西乡吉之助”的名义,高举“新政厚德”的大旗发兵。 日本历史上迄今最后一次大规模内战 -- 西南战争就此爆发。

政府方面, 2月19日发布征讨鹿儿岛叛徒诏书,任命有栖川宫亲王为征讨总督、 陆军中将山县有朋(实际上的总指挥)、海军中将川村纯义、 陆军中将黑田清隆分别为陆海军征讨参军。20日征讨总督率陆军50000余人从东京向九州进发。 海军11艘军舰也投入战争。

萨摩的武士们, 历来被认为是忠贞勇猛的典型。 他们为战而生, 为战而死, 虽很少使用骑兵, 仅凭双脚走路, 却有着惊人的机动力。 每当听到要打仗的消息, 他们便就近拿起火枪、 挂好长刀, 如细流汇向大河般奔向战场。 近三百年前, 他们就是这样跟着他们的领袖, 奔往丰后、 奔往关原, 去挑战时代的最强者丰臣、 德川; 此时, 他们又踩着积雪, 与他们的最后一个不离不弃的守护者 -- 西乡隆盛一起踏上漫漫征途, 奔往熊本, 向这个由他们浴血奋战开拓出来却背叛了他们的时代, 向这个由他们亲手建立却不属于他们的日本帝国, 发起进攻。


  • 本帖 1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3/21/2004 5:11:39 PM编辑过
2004-03-19 06:10:4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