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兵坑】长城抗战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7 阅 20238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3-20 13:04:53
1492137 复 14916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散兵坑】甲、榆关方向战斗 57

日军占领东三省、炮制伪满洲国之后,侵略矛头进一步南指,声称长城是满洲国国界,在各点上蓄意制造事端,进而爆发与中国军队之间的大规模战斗,这就是长城之战。

长城之战的第一幕,为榆关方向的战斗。

早于东北军退出东三省之后,根据张学良的命令,成立了临永警备司令部,辖区为临榆、抚宁、昌黎、卢龙、迁安五县及都山设治局,司令部设在榆关,即山海关。山海关号称“天下第一关”,是长城的东端,扼东北地区与华北地区交通之咽喉,如此战略要点,日军必欲占之而后快。

临永警备司令部司令,由东北军系统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独立步兵第九旅旅长何柱国兼任,除指挥本部独立九旅之外,部署在临永警备区地域的独立步兵第二十旅常经武部、独立骑兵第三旅张树森部,及炮、工各一营(均系东北军系统部队),亦受其节制。长城之战开战前夕,独立九旅的626团守榆关城。

何柱国系广西人,日本士官学校毕业,曾任保定军校和东北讲武堂的教官。日本人在战前,出其一贯伎俩,对何柱国软硬兼施、百般拉拢,许诺两百万大元和大批军火,要其出面搞所谓缓冲区,实际上就是在滦东搞一个日本人控制下的区域性汉奸政权。中国当时的外交,糟乱透顶,一线的军事指挥官,均负有对日交涉的责任。对日本人的拉拢,投机分子固然大得其便,眉来眼去、待价而沽;便是忠于国家者,既然是受命全力避免冲突,也只能虚与委蛇、模棱两可,希望趁机求一个太平。一时贤与不肖,都在与狼共舞。

但是太平是求不来的,哈哈更不能一直打下去;图穷匕首见,日本人有多少耐心?装外婆已毕,就要拖着一根大尾巴上门来咬人。当时中国驻军所直接面对的,是天津驻屯军下属的秦榆守备队及宪兵分遣队,利用辛丑条约所给予的驻兵权,直接驻扎在榆关和秦皇岛。该日军守备队队长落合甚九郎少佐,既然引诱何柱国不果,遂指使部下国弘亮一等四人,于1月1日深夜,在日军宪兵分遣队后院和日军车站派出所门前两处分别各投两颗手榴弹,炸坏少量设施,早就在车站附近等待的日本兵闻声开枪,形势大乱。

独立九旅外事科主任秘书陈瑞明,闻警立刻向日方交涉,日军反污是中国军队肇事,连调查不容进行。2日凌晨1时,日军通牒中国守军撤出榆关,遭到守军拒绝。日军守备队即派出小队长儿玉,率约七十人攻击南关,中国驻军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开火反击,将爬城日军击退,儿玉中尉被炸死在云梯之上,另有三名日兵受伤。旅参谋长喻建章见事急,一边向身在北平的何柱国报告,一边部署兵力,通知守城部队进入临战状态。当时城内守军共计1346名,626团第一营守南门,第三营守东门,其余少数兵力随团长在西门应援。第二营在城外孟家营及角山寺等地策应。

这边落合也向关东军请援。关东军“反应神速”,第四旅团旅团长铃木美通少将即刻从锦州出发,亲自率领第二十七联队的两个步兵中队及炮兵联队的六门野炮于当晚八时赶到榆关车站,同时下令驻绥中之第五联队联队长谷仪一大佐率部出动。落合的秦榆守备队和柳原的伪满洲国国境警察队,此时纳入铃木美通的统一指挥之下。3日10时,日军向榆关城发起进攻,使用六门野炮、两门山炮,加上海面上两艘日本驱逐舰上的舰炮,同时向中国守军轰击。守军在团长石世安、营长安德馨等人的指挥下,据城力战。

3日12时,日军加大攻击力度,向城内猛烈轰击,城内外起火,南门的城楼被炸塌,守卫南门的三连,人员伤亡过半,城门也被炸开,日军冲入城内,三连连长关景泉率军堵击,不幸牺牲,安营长指挥三连余部展开巷战,幸得团附孙良玉带领预备部队一连从西门赶来援救,合力夺回南门阵地。守卫东南城角的二连,自连长刘虞宸以下全部牺牲;团部从东门调三营十连增援,夺回阵地。

14时,日军发动第三次攻击,再次攻入南门,守军调上来增援的四连也基本打光,连长王宏元阵亡。安营长率残部十余人且战且退。日军在城墙上架起机关枪,居高临下射击,安营长身上多处中弹,倒地牺牲,一士兵拼命夺下长官遗体,装入麻袋背负着撤退。至下午15时,一营几乎伤亡殆尽,安德馨营长和连长刘虞宸、关景元、王宏元、谢镇藩战死。团长石世安率一连巷战,连长赵璧连身负重伤、部队伤亡过半,石世安被迫率余部从水门撤出至石河西岸。榆关城失守。此战,平民死亡四千余人,房屋被毁五百余户。

1月3日的下午,日军还以一部,沿平榆大道向南孟店阵地发起攻击,被守军击退;同日,独立九旅627团一部,亦将沿北宁铁路西进的日军铁甲车堵住。4日和6日,日军继续进犯独立九旅在榆关附近的五里台、石河阵地,被627团击退;向回马寨方向进犯的日军,也被骑兵部队挫败。其间陆军独立步兵第十五旅(属于东北军系统)奉命加入何柱国集团序列,后来(当年2月)即以该集团之独立第九旅、独立第十五旅、独立第二十旅、独立骑兵第三旅等部合组为国军第五十七军(各旅改称109师、115师、120师、骑3师,实际上还是各旅原有兵力装备,实力没变)。

1月10日,日军攻占九门口,守军独立十五旅退守石门寨。15至16日,日军进犯石门寨未逞,两军转入对峙。事实上,上述一系列战斗都只是日军的试探性进攻或佯动了。中国军队的主力原就布置在北戴河至界岭口一线,榆关只有一个团,敌人在侵占榆关之后,考虑到前有东北军重兵既设阵地,遂未以主力继续前进,转向热河攻击;实际上,侵占并确保热河地区,应该是当时日军的主要目标。而中国军队大批精锐部队则被牵制在原地,因对保住这一线的“和平”尚存幻想,甚至也没有在热河方向打得火热时,进行牵制性的反击。中国各级政府苦求和平,虽然在事实教育下,放弃了不抵抗的策略,但也只进步到一边抵抗一边交涉,致使不能灵活使用部队。反观打定主意的日军,却可以充分利用这种心理,以冲突地方化的伎俩,一个点一个点的搞定。

当然在这一线的义勇军自由些,还是对九门口发动过反攻,从1月底开始,东北民众救国军第四十八路郑桂林部和东北义勇军独立第八梯团王慎庐部,曾联合对驻守九门口的日军出击,日军则始终固守阵地不出,义勇军战力有限,更缺乏攻坚手段,虽然围攻有日,交战多次,无法收复该地。2月16日,日军从榆关出动骑兵增援,义勇军即转攻为守,郑桂林部一度据九门口外高地、依山抵抗,同时由九门口东南的李家堡向敌人的侧面发动攻击,终不能取胜,只得全部转移。

这里的王慎庐部,是受青年党影响的部队。青年党本来在东北军军人中就有些影响,九一八事变之后,李璜携带筹来的十四万银元北上运动部队,依托在东北讲武堂当或当过教官的青年党人王师曾、王慎庐和王捷侠等人,聚集一部分讲武堂学生,组织义勇军。东北义勇军独立第八梯队就是这个背景下组织起来的。后来十九路军旧将,有青年党背景的翁照垣北上,获北平军分会任命为第一一七师师长,第八梯团遂编入该师旗下。

郑桂林的情况以前已经说过些了,不赘。


  • 本帖 8 回复
最后于2008-03-21 07:32:51改,共4次;
2008-03-20 13:04: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