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兵坑】长城抗战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7 阅 19872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3-23 21:28:53
1498545 复 14916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散兵坑】乙、热河之战 49

日军从东三省沦陷区进一步扩张,沿海岸线进占榆关之后,并没有以主力继续前进,只是试探性地在九门口及石门寨打了两个小仗,即暂停向临永警备区地域进犯,而将主攻方向转向热河地区。

热河,在今辽宁省、河北省和内蒙古自治区的交界地区,北洋时期是一个特别行政区,国民政府执政之后又升格为省,与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一起合称东四省,省会在承德,重要些的地方,热南有朝阳、建平、凌源;热北有开鲁、赤峰、林西等;全省面积将近现在的三个宁夏自治区这么大;虽然经济落后,却是华北地区的天然战略屏障。日军要想确保东北占领区的安全、切断关内外抗日部队的联系,并为进一步向华北扩张打下基础,都必须先占领这一地区。

当时热河省的主席,是东北军系统的汤玉麟。汤玉麟系张作霖发家年代起相随的旧将,在大帅当家时就已有屡次抗命的记录,进入少帅时代,那就更是尾大不掉了。汤玉麟旗下,就又有自己的尾大不掉;其嫡系部队约两万人,倒是奉军起家部队承续而来的,从装备上讲还是相当不错的,但将领则基本还是旧军时代的人物,知识老化、思想落伍,又多贪污腐化,不能不影响到部队的训练水平和战斗能力,且军内裙带盛行、官兵对立,故这支部队实在要算是东北军中的弱旅。至于从东北退入热河的义勇军部队,虽然号称五万,实际是鱼龙混杂,装备既差、军纪又坏,战斗力非常有限。故华北军事当局派入援军分但防务,主要是东北军万福麟部约四万人,和张学良在山西收编的孙殿英部一万多人。

热河危在旦夕,华北军事当局当然不可能不意识到。汤玉麟既然尾大不掉,遂有战前换马的打算,最后由于奉系重臣张作相的劝阻而作罢。临战换将当然是一着险棋,逼反或火拼的可能性颇大,不过真要是换成了,还是有利于战事的;干脆没这一议呢,倒也省些手脚。结果是画虎不成反累犬,张汤关系空前紧张,某次张的嫡系王以哲率部进入热河边境,汤的司令部得讯后立马乱成一团,差一点就要发出战斗命令,还好有人脑子清楚,提出先礼后兵;派员联络后闹清是一次误会,这才免去一场内部战争。此外,时退入热河省境内的冯占海部,虽是义勇军,但冯本人却是东北军主力出身,且是最高领导层的亲支近派,再加上军统的怂恿,也曾有意要接管热河,为此在汤的非嫡系将领中多有活动。揭穿之后,大家见面自然是不会好看的。至于孙殿英,本来是外路,以后趁火打劫的时候,会有神马负担?

后来谈的热河守军有多少多少万,其实就是这么一种状况,各派系部队之间隔阂极深,协同作战自是天方夜谈,不打起来就是好的了。加上吃空额的总要拿掉,武器拙劣几无战斗力的要拿点,迹近土匪的要拿掉,剩下的,大概打五折都多。可这剩的里面,却还有里通外国的、逃避劳动的……

热河地区的防务,大致如下分工:

万福麟指挥所部配置在建平、凌源、凌南(今建昌)、平泉等县境内的各要点上,大致是守卫从今天的建平县至建昌县,一直伸到抚宁县这么一条防线;

该部相当于六个步兵旅和一个炮兵团,绝大部分是东北军的正规部队(三团制旅,战争爆发前后改称师,实际装备兵力未变,此处仍以旅统计之,免与汤的三十六师相混),而沈克部则是收编的石友三旧部;

张作相、汤玉麟集团配置在承德、平泉、朝阳、开鲁、赤峰、围场等县境内的各要点上,大致是守卫从今天的开鲁、北票、朝阳、建平这么一条防线

其中汤玉麟部为四个步兵旅(两团制,东北军正规部队)、三个骑兵旅(热河地方部队)以及直属汤的炮兵团和骑兵团各一个;

挂在张作相名义下有四个步兵旅,其中张作相长子张廷枢所部属于东北军的精锐,但未及参加热河地区的作战,其他三个旅为非东北军系统的孙殿英部,该部原驻山西晋城附近,2月初奉调前往热河;其他都是义勇军,战斗力有限。

在热河大规模开战之前,日军早已使用伪军,不断在这一地区渗透了;日军的飞机乃至地面部队也经常向退进热河地区的义勇军部队进行攻击。2月17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发出向热河大规模进攻的命令;2月21日,其中路从义县向朝阳方面展开进攻,2月21日最先在南岭打响;南路从绥中向凌源方向进犯,2月26日开始攻击;其北路从通辽向开鲁、赤峰方向出击,2月23日发动。

中国守军在各点陆续接敌,长城抗战的第二阶段:热河之战开始了。

[具体战事,以下分战场挖坑]


  • 本帖 8 回复
最后于2008-03-29 14:07:14改,共2次;
2008-03-23 21:28:5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