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兵坑】长城抗战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7 阅 20483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4-03 21:07:44
1523404 复 14916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散兵坑】乙、续四:承德失守 52

凌南防线崩溃,南路、中路日军会师,再占凌源。时热南防线全面动摇,守军各部陷于极大的混乱之中;在凌南作战的独立十九旅、独立八旅向冷口败退;凌源方面沈克虽亲率一部出援喇嘛洞,中途即被冲散,该师部署在刀尔登、汤河头的部队也是一击而溃,全师向建昌营溃退;除独立十六旅、独立三十旅和独立二十九旅各一部尚在喇嘛洞、朱力科、三十家子等地拼命抵抗外,万福麟置于凌南、凌源方面的部队处于全面败退之中,特别是3月3日日军快速部队进占平泉之后,撤退各部状况更形紊乱,竟放弃节节抵抗,置承德于不顾,一口气都往长城之内跑了。万福麟退到喜峰口后,曾致电张学良,请求回北平去,把个张学良气得发昏,大叫敢回北平,提头来见。命其立即设法收容部队,向热河反攻。

大叫也没用,万福麟的部队,勇敢的在前面打死打残;不勇敢的,跑得象散掉的羊群,且收一阵呢,拿啥反攻?当然万福麟也不敢回北平啦,只好躲在外面收容部队。

这万福麟是外来和尚,汤玉麟可是常住户口哦,咋样?地球人都知道了,不咋样。当然也不象外边说的了,撒鸭子就跑。到底也算是有家有业嘛。比较客观地说,万福麟这一败,承德的门户就洞开了,3日早上,日军占领平泉的消息传到了承德,全城立即一片大乱,留守城中的汤玉麟,当时手头只有一个特务队。部队哪去啦?全往隆化开去了。时日军在平泉兵分两路,一路向长城关隘挺进;另一路则正继续向承德攻来。汤大虎木有办法唱空城计啊,大汗之下,飞车急调正在向隆化行军的张从云旅,命其火速折回。

下午四时许,紧跑慢赶的张从云部,总算赶了回来,上了承德东面十余里的高地上布防。可是汤的部队早就暮气沉沉,全无斗志。汤玉麟有个狗屁理论,叫百万大军、发饷就散,现在大敌当前,部队却到处在闹,要清理清理拖欠工资再说。还打个啥仗?当晚日军进至承德以东的三沟(我拿尺子毛估估,三十公里左右),晚九时,张从云部报告与日军接火。到凌晨,承德即与前方中断了联系,汤玉麟知大事不好,一面令赤峰附近所属部队撤向半截塔,自己则率承德地区的部队撤向滦平、丰宁地区。

其实说率,也实在难为情。

当时状况十分混乱,据称,汤玉麟家眷都没来得及带,乘上辆三轮摩托车就往外跑。半路看见一队人马迎面冲来,吓得驾驶员一个急刹车,把个汤大虎摔成爬地虎啦。来人凑上来一看,立即大呼小叫起来……

叫啥?满塞?那汤主席还不傻哟哪啦?

不是了,是汤的卫队长,正到处发虎跳找司令呢,见了人,也不管司令爬不爬地,还不得欢呼起来?赶紧护着汤玉麟过了滦河,撤进了滦平县城。汤玉麟在那里给张学良挂了电话,要求经古北口去北平。张学良让人传达,要他带兵反攻承德,敢去北平的话,军法从事。

不过到了晚上,张却改了主意,对手下讲,汤要是再来电话,就同意他回来吧。

发善心啦?当然不是,是个套。当时王化一等竭力进言要杀汤玉麟,张犹豫了一阵后,终于同意了他们的意见,准备诱捕。王化一随即招呼上一干义勇军出身的保镖,摩拳擦掌,只等大虎上门了。

他们等了个空。

汤并没有再打电话去。当时他的骆驼队,装着从承德运出的大洋,走到古北口时,让人给拦了,谁啊?张廷枢部。别忘了张廷枢的老爸张作相也在承德尼,当初是他保的汤玉麟,随即去承德跟老兄弟作伴,名义上是总司令,实际上没有自己的部队在热河,只能当个监军,催着老兄弟上阵。等形势无可挽回了,只好独自在司令部老泪纵横,被警卫硬塞进汽车,送去古北口张廷枢处。张廷枢遂一手接老爸,一手牵骆驼。当然汤玉麟一得到消息,立即就闻出味道来了:这次恐怕连老兄弟也不会作保了。于是打消去北平的念头,第二天一早从滦平逃出,向丰宁进发。

汤玉麟到丰宁后,收容了一部分底下的部队。当时部分将领主张按照张学良的命令,向承德方向作反击。鉴于张从云已辞职离去,汤遂令该旅新任旅长带上所部和部分蒙古骑兵,约四千人为前敌,大队跟进,返身准备击敌。

谁知一觉睡过,计划通通推翻,下令全军继续向察哈尔境内撤退。

汤玉麟从来不是将才,可到这时,真是连一点泼皮的横劲,也输得干干净净了……


  • 本帖 6 回复
最后于2008-04-03 21:19:39改,共1次;
2008-04-03 21:07: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