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兵坑】长城抗战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7 阅 19824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4-07 12:51:28
1530246 复 14916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散兵坑】乙、续五:热北状况 37

前面说过了,汤玉麟部热河驻军,除了那四个步兵旅,另有三个骑兵旅,驻守热北。我手头没有这些部队的确切人数,按东北军高级军官的回忆,当时东北军一个骑兵团的兵力,不过六七百人,那末热河一个骑兵旅,也就是两三千人的光景。况且热河的骑兵,还比不上东北军的骑兵,俗称高脚队,战斗力实在有限得紧。

这些骑兵不算东北军吗?按指挥体系当然是在里面了,但按渊源算起来,则不是的了。是东北军收编的热河土著部队,当年奉系军阀扩张去热河时接受过来的。当然其祖上也是阔过的。那就是清末民初颇有些动静的毅军。毅军曾是清军中甚有战斗力的一支部队,民初在姜桂题的带领下,以热河作了大本营,在与蒙古军作战的时候,也还是为国家立下过战功的。

不过事过境迁,热河作战那会儿,毅军早已式微。北洋时期,奉系集团曾三次入主热河,毅军因往往站在直系方面,故其本队终于在阚朝玺入热的时候,被赶出热河了。日军入侵热河时还在的那几个骑兵部队,都是从当年残留在热河的毅军分支—-热河游击马队演变过来的,其中掺杂了大量的土匪成份,比之毅军本队,是更等而下之了。

这三个旅,分别是热河骑兵第九旅崔兴武部,驻林西、经棚、开鲁等地;热河骑兵第十旅石文华部,驻赤峰附近;热河省保安骑兵第一旅赵国增部,驻丰宁一带。其中崔兴武和石文华是毅军旧军官,赵国增是游击马队收编的匪首,而崔兴武旅的主力团长李守信,也是土匪投军,日后的名气大大超过他的那些上官,是热河骑兵中最“出息”的一个,当了伪蒙军的总司令。

热河骑兵论战斗力不行,忠诚度一样有问题,早就在与日军勾勾搭搭。这几支部队里,赵国增部形同土匪,石文华部几个当家的也是贪婪平庸之徒,稍微有些样子的,要算是崔兴武和他的团长李守信,都是还有点野心的人物。当时北京南京都有换汤的打算,就都在做崔兴武的工作,许他当军长,统领这几个骑兵旅。崔兴武和汤玉麟早就矛盾很深了,现在有送上来的机会,当然要左搂右抱。但这个人是那头炕热往那头挪,对日本人的拉拢自然也不会拒绝。跟通辽的日本人特务机关早就有妥协的,维持着与沦陷区的交通往来。

当然公平地说,当时跟日军联络妥协的,也是大把,国家既然不能理直气壮地抗日,底下的军人政僚,或为维护那点既得利益,或为苟延非战局面,跟日本人或眉来眼去、或虚与委蛇;安个人而言,是很不赞同那时政策的,但很多有关的人是不是都算叛国贼呢?怕还是要看翻底牌的一天,否则大奸似忠、大忠似奸,一锅粥搅起来,也是说不得的事。

新娘子下轿,混啊混,总要到那么一刻的嘛,轮到崔兴武和李守信掀起盖头的时候,是咋样呢?不咋样,丑得很咧。日军向热北发动攻击前夕,李守信正在日军占领区逛窑子呢,他是奉崔兴武的命令去的,向日军交还被俘的飞行员和电台。日军回送了些枪支弹药(从牌号上看,不是在沈阳缴东北军的,也是沈阳兵工厂生产的),所以崔兴武又派李守信再跑一趟去运回来,结果开鲁守军的主要指挥官李团长,就跟着日本人进攻的大队一起回去开鲁城;他的上司崔兴武,则是跑得没影了。

进了开鲁,日军的骑兵旅团长茂木,准备第二天出发去进攻赤峰,让李团长给准备些大车运给养!这李守信当时竟然还不算是投降的!国人不争气,受辱一至于此!李守信当然还知道给日军运给养不好办,于是让日军带到崔兴武公馆里去,给软禁起来了。中国的军队,在侵略军面前“中立”,并且是前有古人后有来者,小安气结啊!

李守信被放出来以后,跑到林西去会合崔兴武。崔兴武这时候名义上已是中国政府发表的第五十九军军长。这位崔军长做了啥事了呢?他告诉李团长:可不敢当汉奸(以为还算是人话的,请再看第二句)可不敢打日本人。结果,把部队扔给李守信,就一道烟跑了,去日占区住下,在日军保护下享受他历年搜刮来的民脂民膏!

他自己以为这就不算是当汉奸了!?

李守信再咋整?不用我说大家都猜得出了,率全军在林西“正式”投降日本人了。

当然说这个部队一点没打也不完全。他们跟刘桂棠部干了一架。

这人,也是一混蛋。他带着悍匪数千人到处窜,到处祸害老百姓,还竟然一会儿是蒋总司令的师长,一会儿是阎总司令的军长,七变八变,突进热河高唱起义勇军进行曲(嗯,那时有吗?就是有土匪也不唱)来了,结果日军一动作起来,他首先认贼作父。最后去抢李守信的地盘。李守信让大太君,干嘛让二鬼子啊,土匪见土匪,两眼冒凶光,两下火拼起来。李守信不怕刘黑七,只当狗咬狗。但到底怕狗主人不舒服啊,就要去和日本人沟通,结果日本人说了,咬就咬了吧,只要你乖就行了,我也是你的主人啦,没事。

刘黑七跟李守信搞不拢,愤然再高举起“抗日”的大旗,由同盟军而国军而伪军,晃了一大圈,最后终于让八路军给收拾了……

热河的另两支骑兵,也没跟日本人见过啥阵仗。散的散,匪的匪,再有一部分,投了远道来的孙老殿。

到此总明白,题目为啥不说战况,说状况。

当然整个热北,也不全是状况


  • 本帖 6 回复
2008-04-07 12:51: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