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兵坑】长城抗战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7 阅 20238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4-10 10:28:33
1537901 复 14916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散兵坑】乙、续六:赤峰方向的战斗 48

前面讲了,热北也不全是状况。当时守热北的,除了汤部的热河骑兵,还有从山西赶来的孙殿英部第41军。这是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杂牌到不能杂牌的部队。孙殿英,又叫孙老殿,河南趟将出身,确又在官军中出出入入多次,先后到毅军和省军中当过差。某次和一个同僚赌钱,对家输急了,将新婚的老婆都押上来,本来也是耍赖,赢了抓钱、输了可没准备赔人的意思。谁料孙老殿是个横的,管她是弟妹还是阿嫂,赢了拉人就走。那小子傻了,一状告去上官那里,孙老殿见苗头不对,连人带枪卷走一个连,又当趟将去了。从此尝到了甜头,黑道白道、炒进炒出;炒一次大一圈。当然初始还是以做空为本的,一直到遇上前辈高手张宗昌,这才下决心空翻多,以当官军为安身立命之道。

孙殿英跑的码头多,不多说拉,反正中原大战那会儿,他是在老西帐下,蒋张方胜出,张学良收编山西各部时,就把孙老殿也编下了。待到热河吃紧,老殿就带上所部,来守赤峰。老殿当然是个不入流品的人,但也有他的好处,一是爱枪,听知情人回忆,他自己的生活用度倒也是有限,不管是卖红丸印假钱扒坟头,一来了钱了,就爱买武器,当年劫死娘娘发的横财,也多花在这上面了。所以虽然没爹没妈,这支部队的武器,按中国军队的低标准算,倒也不是最差的;其次这人也还懂点简单的道理,自从下决心当官军以度此生,就请了不少读书人、军校生来帮忙搞军队建设。两项一加,这支土匪出身的部队,也还是有点子战斗力的。

热河告急,孙殿英奉命率所部一一七旅、一一八旅赶到热北参战。于是这支四处流浪的杂牌军,高唱着新编趟将进行曲:要截截皇军、要日日东洋……急如星火,赶往御敌的战场

(哎,又白和了,回来坐端正了,开始好好说话)

当时进攻热北的敌军,是日本第六师团所部,其中骑兵第四旅团所部从通辽经开鲁、巴林向赤峰进逼;师团主力则由彰武、打虎山西进,向赤峰进攻。2月23日,日军茂木骑兵旅团携伪军出动,因热河骑兵崔兴武部资敌,不战退向林东,协守该处的义勇军李海清部,作抵抗之后撤退,至赤峰,加入孙殿英部。日军于24日轻下开鲁;31日续攻天山,热河骑兵石旅溃逃;3月2日再下林东,崔兴武旅逃往林西,随后在6日由李守信率领投降。热北大部陷落。

2月26日茂木骑兵旅团千余人,从奈曼入侵敖汉下洼、万发永,驻守该地义勇军各部战力微弱,不能有效遏制日军前进,敌军相继占领玛尼吐、哈沙吐地区,然后从小河沿向西进逼赤峰。2月27日。孙殿英亲率一一七旅一部三千余人从乌丹开进赤峰,在城东、北两面布防,以234团两个营的兵力,分别据守山水坡和沙坨梁底阵地。同时117旅驻乌丹部队再出动一部,进据赤峰以东的哈拉道口地区。3月1日,日军高田旅团一部进至哈拉道口,与该地守军发生激战。入夜,守军派出精兵逆袭,突进日军司令部,敌军在仓促中只能集中起参谋和勤杂人员抵抗,援军到达方才解围。

3月2日日军骑兵第四旅团在伪军骑兵配合下开始进攻赤峰城。骑兵二十六联队所部向守军在山水坡的阵地发起猛攻,守军依托临时挖掘的战壕顽强阻击,在山水坡平顶山与岱王山之间的河谷地带与日军搏杀。二十六联队多次组织骑兵冲锋,并出动飞机助战;在旅团长亲临前线指挥后,日军再次组织敢死队冲锋,山水坡阵地终于被攻破。敌军随即以一部继续向沙坨梁底阵地出击,一部在在日军驻赤峰领事馆派出的特务带领下,绕道红山嘴进攻,守军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被迫全部撤入市区,日军随即进兵叩城,孙殿英亲自上阵督战,日军一时亦急攻不下。

下午4时许,日军迂回到头道街大和洋行,将房舍炸开冲入头道街,孙殿英见城破,随即组织守军在头道街、三道街开展巷战。县长孙廷弼为避免城区全部毁于炮火,派赤峰农会会长宋子安恳求孙殿英撤军,孙殿英遂率军向西门突围,下午5时许,该路日军占领赤峰。而哈拉道口方向的日军,本是主力,却在守军的奋力阻截下,进展迟缓。日军遂增兵猛攻,守军抵死不退,二百多壮士在哈拉道口全部殉国。随即日军再于炮营子地区受阻,直至3月5日才进入赤峰城。

孙殿英部从赤峰城退却之后,在二道河一线构筑工事继续抵抗,直到3月8日下午防线被日军突破,遂向围场方向转移。但仍于撤退沿途,节节设置障碍,迟滞日军前进。孙军派出精兵,分小组守候在各交通要口上。因缺乏反坦克武器,只得用石头甚至桌椅垒起路障,然后浇上水冻成一个大冰陀,一旦日军装甲车或汽车受阻停下,就向下车查看的日军猛袭。这就是读来让人心酸的冷冻战术。时值寒冬,孙军远道来援,军需不济,全靠当地老百姓箪食壶浆,孙老殿后来说:友军不友、义军不义,全靠热河老百姓的大力支援来维持。饶是这样,孙军士兵还是饱受饥寒,据知情人回忆,热河作战中孙军冻伤、冻死者,大大超过战斗伤亡。

日军于3月10日占领乌丹,赤峰全境陷落。

注:趟将进行新曲是某小子气极,泄愤之笔,不是历史是园闯,见谅。趟将进行原曲是:要劫劫皇杠、要日日娘娘。当然是河南的旧事了。孙来殿这个人,后来在抗战全面爆发后,有过功劳也有很大的污点,就是当了伪军。这当然是不可原谅的,不过其时也确有走投无路的苦状。当了伪军也还不是一条道走到黑,有旧将领回忆,当时曾有一批爱国学生被日军宪兵追捕,情急下躲入该旧将领的家,但此人早已是居家之人,也是束手无策,想起与孙殿英有旧,遂托词请其吃饭,席中坦言相告,孙果一力承担,用汽车将这些学生偷运出城,藏到其兵营中去,风头过后,再给资送抗日军中。


  • 本帖 7 回复
2008-04-10 10:28: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