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散兵坑】长城抗战 -- 逸云三洲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7 阅 20357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4-18 09:06:03
1557153 复 1491602
逸云三洲
逸云三洲`2225`/bbsIMG/face/0000.gif`70`2258`11771`168352`从五品上:朝请大夫|游骑将军`2004-02-11 14:51:19`
【散兵坑】丙、续一:黄土梁阻击和古北口争夺战 26

日军轻取承德之后,为迅速夺占长城关口,第十六旅团旅团长川原侃不待主力到达,即命其第十七联队联队长长濑,率领挺进队一部(约合一个大队),在飞行队的掩护下向滦平方向突进。此时中国方面正因承德轻失、热河守军崩溃而处于极大的震惊之中,冷口、古北口和喜峰口等各处关口一片警报;张学良虽然痛责前方统兵大将万福麟、汤玉麟,令其收拢部队反攻;不过依靠溃散部队反攻或者协守关口的希望,只能说是十分渺茫;为阻止日军进入关内,北平方面只能向各关隘紧急调集新的生力部队。

古北口为北平之门户,口北是连续起伏的燕山,口南是丘陵和平原。一旦日军占据古北口要隘,将对北平形成莫大的威胁。但承德失守之时,古北口布防迄未完成,中央北上的增援部队尚在途中,张学良于是急令其亲信部将第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务严饬所部在白马关、古北口、黑峪关沿线从速完成防御配备,以阻承德之敌南下。”王以哲受命后,立即责成原独立步兵第七旅(一零七师)主力由密云出发,其已在古北口的部队,前出至滦平青石梁,阻击日军前进,以掩护后方部队向古北口集结布防。六十七军同时命令划归其指挥的原独立步兵第十二旅(一一二师)赶往古北口布防。

张学良这是将看家的老本全部押上来了。独立第七旅和独立第十二旅,在东北军系统内那是禁卫军等级的部队了,与张学良的卫队统带部(后编为一零五师)并肩,以亲贵论之,全军无出其右。只是独立第七旅因九一八时在北大营奉命“挺着死”,遭到了不小损失,一直没有完全恢复元气,兵力装备都非昔日可比,若仅以兵力而论,在东北军主力各旅当中(时均已改称师)是最少的了。好在一直训练有素,更兼憋了一肚子鸟气,战斗欲望极强。而该部又是张学良、王以哲的亲信部队,指挥上完全军令顺畅,这是与东北军中其他派系部队不同的地方。独立第十二旅,则因旅长(师长)张廷枢本来就和王以哲的资格不相上下,加上是张作相的公子,地位使然,未必买王的帐,该部又是临时调给六十七军指挥的,指挥起来难免问题多多。

独立第七旅奉令时,旅长(师长)张政枋正住院,一面发布命令、一面出院赶往前线;该旅前锋621团遂在团长王志军率领下,从古北口出发,于5日下午到达滦平境内的长山峪地区,当时因热河守军退却过快,青石梁已失,该部遂在马圈子、黄土梁一线设立了阻击阵地。日军方面,则已于当日早些时候占领了滦平县城。5日深夜或次日凌晨,日军小股部队在装甲车的支持下,对黄土梁一线发动了试探性攻击,被621团击退。6日,王铁汉的620团赶至口外,团主力在巴克什营一带抢修工事,对通热河及通十八盘岭大道严行戒备;赵镇藩的619团则在曹路口新城子一带占领阵地。独立第七旅指挥部(师部)和配备行动的炮兵一个营也均赶到口外。

7日,长濑率领的日军前卫部队全力发动对621团阵地的攻击,结果却碰上了硬钉子,由于守军的坚决抵抗,长濑所部一筹莫展。从7日晚上开始,日军先后三次大幅度增兵,川原侃旅团长亲临一线,把第十七、第三十二联队的主力全都压了上去,连留守承德的部队也被调上来加入攻击;日军的野炮、山炮部队和飞行队向守军阵地狂轰滥炸。但是621团打得非常顽强,在友邻部队的支援之下,连续顶住了日军的全线突击;8日晚间,619团又派出支援部队,向日军三十二联队指挥部发动了逆袭,迫使日军暂时中断对621团阵地的攻击。

攻防战打到9日上午,日军仍无法突破中国军队的防线。一路疯狂的第八师团不免大跌眼镜,连师团长也坐不住了,一面令第四旅团的部队尽快赶往长山峪一线参战,一面将师团参谋长也打发上了前线。川原颜面悠关,发力猛攻,守军621团的阵地前,日军在优势炮火的支持下,玩了命似地往上突,守军则经连日连夜地苦战,战斗力遭到很大消耗,620团遂派一部支援上来,各阵地上东北军战士死战不退,老虎山左翼我军战士多次与日军肉搏格斗,阵地反复易手,战场形势渐显危殆。这时日军骑兵第八联队也赶到侧面,从十八盘方向向王铁汉的620团发起了攻击。

9日下午,军长王以哲鉴于守军陷入苦战,弹药也将用尽,而掩护古北口方面布防的目标已基本达成,遂下令守军向古北口方向撤退。日军通过航空侦察,发现当面我军撤退,立即出动机械化部队追击,给徒步撤退的我军造成不少伤亡。次日晨4时,独立七旅全部撤至古北口附近。

时独立十二旅(一一二师)张廷枢部已在古北口附近的将军楼、米窝铺、二道沟之线部署防御。独立七旅撤下后,日军接踵而来,对该部阵地发动小规模攻击。而我方援军,中央军系统的第二十五师也在此时赶到前线,遂在张廷枢部右翼和第二线布防。时战场几支部队的主将,就分担任务上有了些争论。公平地讲,独立七旅的兵力在各部中是最小的,经过连日苦战,出大力也打出了战果,王以哲要其退出战场本无可厚非,但若有手足之情,王以哲又多以军长地位而非独立七旅老旅长的感情考量,将619团或620团留下给独立十二旅作预备队,还是可能的;可惜张王之间的关系就远非融洽;至于中央第二十五师,自是远道赶来,有自己的困难,但该师论兵力的话,毕竟超过独立七旅、独立十二旅的合计;张廷枢对承担一线防守的大头有些意见,也不是不可理解。

日军于10日下午发动总攻,合步兵第十七、第三十二联队和骑兵第八联队之力向守军阵地攻击,主攻方向则在独立十二旅634团防守的蟠龙山370高地和将军楼一线,因日军在此处集中了大部兵力,634团虽经奋力抵抗,阵地终被日军突破。第二天日军继续顺势发展,却遭到634团与二线阵地上的25师146团的顽强抵抗,25师149团随后亦加入作战,战场形势胶着,中国守军虽付出了重大伤亡,却也使日军在此方向无法获得更大进展。但634团右翼阵地上的25师145团却因孤立突出,至被敌包围,25师师长关麟征连忙指挥一部驰援,出古北口东关不远即与敌遭遇,关师长被手榴弹炸伤,149团团长王润波牺牲。于是由第73旅旅长杜聿明接替师长指挥。

防守古北口正面的东北军635团,在前一日的战斗中打得非常顽强,守住了阵地,但因侧面634团阵地已被打开缺口,一再遭到日军猛攻,11日部分阵地终被突破,团长白毓麟战死。独立十二旅在此情况下,决定逐步撤下阵地。由于东北军与中央军两相隔阂,战时两相里互无配合,独立十二旅撤退时亦未通知二十五师,但杜聿明发现友军退走后,决定独力坚守,遂调150团增援。12日早上4时,日军在得到新的炮兵增援之后,再度发起了进攻,二十五师各部死守阵地,战况更为激烈。至午后3时,145团伤亡殆尽,师指挥部与各部的联络中断,形成各自为战的状态。守军各部不支,纷纷溃退,古北口被日军占领。到下午5时,25师退到南天门左右高地之线,其防御任务由第2师接替。

日军占领古北关口后,停止前进。

战斗过程就只写这点吧,本来也不是我的长处,网友东北兄转贴过战斗细节详细得多的文章,可以参考。

若有兴趣于张政枋、张廷枢、赵镇藩、白毓麟等人的情况,我以前的贴子也可参考:

闲谈东北讲武堂堂友之粉色篇(上)

粉红篇(中,1)

粉红篇(中,2)

粉红篇(下)


  • 本帖 1 回复
2008-04-18 09:06:0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