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经济学读书心得 -- 科大胡不归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698 阅 396909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4-27 21:44:00
主题:1577526
科大胡不归
科大胡不归`24556`/bbsIMG/face/0008.gif`70`4689`11575`185500`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04-25 17:26:46`
【原创】经济学读书心得 287 名帖

经济学读书心得(序)经济基础

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这年头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很多人一心想要改造世界,却从不曾真正下工夫去认识世界。嘿,别往两边看,说的就是你!

哦,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我以前以为我属于“愤青”,因为我很关心中国的民主化。后来才发现这个派别在网络上被称为“精英”,而愤青却成了主张“安内必先攘外”的人。这世道变得也太快了!

不过我从来都不是现在网络上嘲笑的“逢中必反”的精英,--我只是“逢共必反”而已。这里引两段汪丁丁先生的论述,代表我当年的心里话:

“普选和代议制的民主政体、权力制衡与互相监督、竞争性的新闻自由和对全体纳税人的信息披露,这三大原理构成政府合法性的惟一道德根据。”

“中国经济很可能正在结束长达20年的高速增长期,转入一个低速的从而也是正常的增长阶段,并且很可能随世界经济一起陷入衰退……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有效地解决过诸如普遍腐败、权力制衡、劳资关系、舆论监督等等重大的社会经济体制问题。那么,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时候,谁敢断言这些深层问题不会以更加极端的方式爆发出来呢?”

有人可能注意到了,“长达20年的高速增长期”?这文章是什么时候写的?嘿嘿,此文的题目是《世纪之交,义利之辨》。二十世纪末的那几年,正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增长率下滑到7%,国有企业纷纷破产,几千万工人下岗,不时可见示威静坐的。据说银行坏帐连连,处于实质破产状态;而农村更是已经破产,等到加入WTO更是雪上加霜。再看到腐败横行,[**]功、台独群魔乱舞,凸显社会信仰危机,想不触目惊心都难。大概只有特别聪明的或特别迟钝的,才可能觉得“形势一片大好”。

那时许多人认定中国的政治改革是势在必行,问题只在于怎么改。最好是出一个象戈尔巴乔夫、蒋经国这样的最高领导人,自我革命,老百姓在第一次普选中很可能还会选他。不过毛主席教导我们,“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不能单纯寄希望于共产党内出圣人,而要积极施加外部压力,比如运用宪法赋予的自由,组织党派,组织工人运动。或者指望官僚私有化进行到底,既得利益集团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抛弃共产体制搞普选。这样虽然是一种坏的民主,也比没有民主强,至少满足“科斯定理”,把产权明晰化了,以后就可以解放生产力。还有更绝的设想,比如王力雄的“逐层递选制”。因为我们是有自由思想、人道精神的独立知识分子,所以当共产党下台之后,我们说不定还会转而支持作为反对党、下层群众利益代表者的共产党,以制衡当权者。李敖同志说得好嘛,“新党是我走对路的朋友,民进党是我走错路的兄弟”。他预见到民进党会没落,有一天会“台独梦醒、梦息、梦碎”,所以一边作新党的“总统”候选人,一边拿出一件绿夹克,表示当民进党没落时,会站回兄弟那边。

思想解放了几年,共产党却是岿然不动,“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虽然好多人等着看热闹,胡锦涛却顺利接班了,江泽民也安然退休了。抗击非典、取消农业税、实现义务教育、推行合作医疗、增发退休金,一路干下来,社会矛盾竟然越来越缓和了。大家的注意力又被引回到了共产党的“旧政治”(借用奥巴马的词语),对“新政治”一时半会不抱什么指望和兴趣了。

这种奇妙的局面当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中宣部的战斗能力突然增强了。真实的原因显然是:中国的经济形势大大好转了,中央可以拿出钱来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了。民主人士也许会愤慨民众被共产党收买了,不过我想大多数人还是乐于被收买的。别忘了,民主人士对于贿选的标准说法是:即使是贿选也比上级指派强,因为贿选要收买很多投票人,指派只要收买少数几个上级就行。那么我们总不能因为共产党给老百姓带来了实惠而指责老百姓吧。什么,仍然要指责共产党?这个,连我这样的独立知识分子都要认真反思一下,要不要逢共必反了。

2003年中国经济增长9.1%(在2007年统计公报中修正为10.0%),在克服非典危机后居然还超过了此前连续5年的7-8%。我听到这个消息虽然有点奇怪,不过基本的态度仍然是: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嘛,贫富差距嘛,农村破产嘛,粗放发展嘛,总之是粉饰太平嘛。胡温虽然在非典危机中表现出一点新政的迹象,不过不要忘了再温和的共产党也是共产党,阶级斗争的弦不能松啊。

谁知更奇怪的事情就此发生了,从2003年开始中国经济连续5年双位数增长,速度越来越快,从10.0%一路上升到11.9%。即使是“铁石心肠”,在这样的怪事面前也得有些反思。温家宝每年都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计划今年增长8%,好像这是他的幸运数字似的(2004年还是7%),结果每年都超标,当然这样的“完不成指标”是值得欢迎的。“高速增长期结束、社会矛盾激化”不久前看起来还是真理,忽然间就成了inconvenient untruth。

如果怀疑政府公布的经济规模和增长率是假的,那么进出口总额、贸易顺差、外汇储备又怎么解释?从小就听“吸引外国投资”,忽然听说联想要买IBM的个人电脑部门,第一反应就是:搞反了吧,应该是IBM买联想吧?国家也大张旗鼓出去投资,连美国后院南美都去趟浑水买石油,非洲领导人都跑北京来开丐帮大会了。从小就听“出口创汇”,忽然听说外汇储备太多了所以中国要崩溃了。喂,这世界上有因为钱太多而崩溃的吗?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坚定的民运人士会认为,一时的高速增长并不能说明什么,专制政治必然导致经济崩溃,甚至民主的印度一定会超过我们。不过出于经验主义的观察,要崩溃早该崩溃了,哪有这么“回光返照”的?如果不能解释中国的经济奇迹,这崩溃论就不是个有用的“范式”,跟跳大神也差不多了。当然,秦晖先生等人会提醒我们,沙皇俄国在1905年革命之后也搞过斯托雷平改革,一时间经济迅速发展,然而还是在1917年发生了革命。这个提醒值得注意,可是考察一下基层百姓的民意,实在不像要“与日偕亡”的样子,大多数人都在想办法赚钱,而且确实有望赚到更多的钱。

这时我才发现,理解中国的基础在于理解中国经济。政治哲学整再多,赶不上政府给老百姓解决一项实际问题。以前受王小波影响,许多人都喜欢面带蒙娜丽莎式的微笑,说自己是“聪明人”。当时聪明人的标志是发现共产党不像它自己吹的那么伟大光荣正确;现在聪明人的标志却是发现共产党也不像民运人士贬的那么不济,客观地在世界上横比纵比还是相当有本事的。

这年头经济新闻和分析倒是挺多,可是仔细一看问题就来了:能看出门道来吗?例如:国内生产总值(GDP)是什么意思?两个经济学家吃狗屎的故事不是说明GDP没意义吗?中国的GDP不是虚报的吗?如果物价上升的速度超过GDP增长的速度,是不是说明经济规模实际在下降?中国的GDP有可能超过美国吗?如果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实现?购买力平价(PPP)是什么意思?据说按照PPP核算,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是世界第二了,这可信吗?无数专家在猛吵人民币对美元究竟应该升值还是稳定甚至贬值,最奇妙的是还互相指责对方有阴谋,究竟是谁见鬼了?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解放全世界,好像也解放不了中国。顾准先生在文化大革命中被下放劳动的时候,还决心为世界未来找出路呢。这世界的重大问题很多,不过感谢多年的马克思主义教育,我们是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提问题要从根子上提起。为什么要搞市场经济?政府干预市场一定是罪恶吗?或者专制政府干预市场就是罪恶,民主政府干预市场就是正当的?市场经济必然导向民主政治吗?民主政治必然有助于经济发展吗?最重要的是,资本主义制度存在不可克服的矛盾吗?有可能出现超越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吗?

中国民主革命伟大的“孙行者”说得好:“知难行易。”那么,就虚心学起吧。


关键词(Tags): #经济学(清晰而已)#经济学#经济基础#上层建筑资深推荐:水风,晨枫,爱莲,
铁手 入典。水风 荐,晨枫 荐,爱莲 荐, 最后于2008-05-20 19:18:41改,共1次;
2008-04-27 21:4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