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陶渊明诗文之一:和郭主簿二首(其一) -- 九霄环珮

2008-06-19 21:24:01九霄环珮
【原创】陶渊明诗文之一:和郭主簿二首(其一)

陶渊明诗文之一:和郭主簿二首(其一)

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

凯风因时来,回飙开我襟。

息交游闲业,卧起弄书琴。

园蔬有馀滋,旧谷犹储今。

营己良有极,过足非所钦。

舂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

弱子戏我侧,学语未成音。

此事真复乐,聊用忘华簪。

遥遥望白云,怀古一何深。

注(参照袁行霈《陶渊明集笺注》 ):

蔼蔼:茂盛貌。

中夏:仲夏。

凯风:南风。凯风吹我衣裳。

回飙:回风。

息交:停止交游。

游:《论语》: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闲业:与正业相对。正业为先王之正典,非诸子百家。

卧起:不管是卧床还是起床,时不离手之意。

弄:戏。

滋:繁滋,一说滋味。

良:诚然,的确。

秫:shu2,黏高粱。

复:助词,起补充或调节音节之作用。

聊:依赖,凭籍。

遥遥望白云:遥望白云,而缅怀古代安贫乐道之高士。

一:助词,用以加强语气。

译:

堂前茂盛的树林,存贮着仲夏的凉荫。

体贴入微的南风,来回掀开我的衣襟。

不再去四方交游,不再为正业操心。

卧床时看看闲书,起床来弹弹古琴。

菜园的收获绰绰有余,谷仓的陈粮无人问津。

一家的用度实在有限,我没有过分的需求。

只要春天种下高粱,就有喝不完的美酒。

小儿子在身边玩耍,讶讶学语让人忍俊不禁。

这真是件快乐的事情,让我忘记富贵功名。

不由遥望天上的白云,深深缅怀远去的古人。

评:

这首诗的诗眼可以说是倒数三四两句:“此事真复乐,聊用忘华簪。”如果进一步归结到一个字,那就是一个“乐”字。诗的大半部分基本上是列举了几个乐事。让我们来逐一看看陶渊明以何为乐。

“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诗论家一般会指出这里的“贮”字用的好,我也说一下,这个“贮”字用的不错。大热天,在既没有电扇又没有空调的时代,堂前一片茂盛的树林,大抵能算上是一个天然的空调了。我在农村的老家堂前屋后分别有一排高大茂盛的香椿树,盛夏时,估计我家的温度要比门前无树的隔壁低上两三度。夏天的清荫确实是人生一大快事。

“凯风因时来,回飙开我襟。”如果说堂前的树林是天然空调的话,那么因时而来的南风就是天然的风扇了。夏天的穿堂风,我有个比喻,那就象情人的抚摸,是要酥骨头地。这里“因时来”可以理解为“因时节而来”,我觉得也可以理解为“契合时机而来”,也就是当你体热的时候它就吹来。此另一快事也。

“息交游闲业,卧起弄书琴。”这个是说没有工作的烦恼,没有违心的应酬,眼里也没有官场里的丑态。在家里看看闲书,弹弹古琴。这首诗是陶渊明闲居在家时所作(还不是最后彻底辞官归农),这种闲适的度假生活又是一件快事也。

“园蔬有馀滋,旧谷犹储今。”前面几句写的是眼前事,接下来陶渊明没忘交代一下衣食保障问题。生活不能光喝风,看书弹琴也解决不了温饱问题。于是接下来这句让人心里踏实了许多。菜园里的菜和谷仓里的陈粮都吃不完。快乐的生活必须要有一定的物质保障。也就是说,“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营己良有极,过足非所钦。”上两句自然地引出这两句,因为陶渊明到底不是一个追求物欲的人。物质生活方面,只要够吃够用不就行了吗?过分奢侈的享受不是陶渊明追求的东西。追求物欲的话,那将是一个无底洞,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

“舂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接下来这两句也耐人寻味。表面上看和上两句关系不大,其实在作者的思维上是紧密联系的。这种思维的连贯性大概可以说是诗文的气韵的重要方面吧,这和国画书法都有共通之处。前面作者不是说没有过分奢侈的需求吗,这里作者话锋一转,暗示喝酒是他唯一的奢求,陶渊明好喝酒,只要有酒喝,他就很满足了。诗酒人生,此又一快事也。

“弱子戏我侧,学语未成音。”这个讶讶学语的小儿子更加增添了作者的快乐。作者喝酒的时候也许还会沾点酒逗逗小孩子吧。家庭的温馨融洽是陶渊明最为重视的幸福,在他眼里,这恐怕是快乐的顶峰了。笔者也刚刚有了孩子,这种幸福感我是深深体味到的。

“此事真复乐,聊用忘华簪。”这就是作者的总结陈词了。前面是叙述和描绘为主。从这里开始作者主要是以抒情的方式结尾。华簪象征着富贵功名。作者忘记华簪,一个不确切的比喻,就好比我们现代人忘记西装吧。那么陶渊明用的是什么发簪呢?也许用一个竹签,也许用一个筷子,也许根本就不用了。

“遥遥望白云,怀古一何深。”从前面逐层列举的生活体验引出作者对安贫乐道的古人的缅怀。本来没有这最后两句,这首诗也很完整,但是思想深度就浅了。这两句结尾,从艺术上来说,是真正的有力的“豹尾”,抬高了诗的境界,加深了思想的深度。从写法上来看,我相当怀疑陶渊明一开始一定考虑过这么写:“遥遥望白云,深深怀古人”。这么写不是很对仗吗?我就是按照这个方式来翻译的。那为什么陶渊明没有这么写呢?原因是虽然很对仗,但是没有力度,显得太俗!陶渊明不是俗人。他不用“深深怀古人”而用“怀古一何深”。这里“一”这个助词用的好。这让我想到那句“路见不平一声吼”,虽然“一”字的用法稍有区别,但是都带有强大的力度。

最后,让我也用“一何”来造个强大的句子来结束这篇短文。

如沐春风,如品佳茗,如遇知己促膝,如望云中山峰,如登泰山而俯瞰齐鲁,呜呼,靖节先生诗,读之一何爽!

关键词(Tags): #九霄诗话#陶渊明
主题:1667597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