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7002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5-08 01:49:59
170529 复 157794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十五)翻云激浪 8

1877年9月24日清晨,政府军即发动了向城山的总攻。以战斗意志较强、训练有素的旧武士组成“攻击队”进入围中直接与西乡的武士们交手,士气和训练较差的平民兵继续在竹栅外坚守。 七万虎狼大军对三百余残败之师,战力对比甚至比影片中所描绘的类似“温泉关” 式的战斗,更为悬殊。不久,各战线的西乡军就成瓦解之势。

西乡隆盛和亲从将领们从藏身的洞窖中走出,着便装,挥武士刀,向政府军发起最后的冲锋。他们与政府军战线之间,有一条相对开阔的坡路,坡路尽头, 还有一道由西乡军建造的堡垒和一些工事。因此, 即便他们冲到堡垒附近,也很难越过自己修筑的工事真正杀入敌军。换言之,西乡和他的武士们,并非真的要冲入敌阵,他们不过是想到离自己对手更近一些的地方完成他们在人生和历史舞台上演出, 他们的终点,就只是死亡而已。

政府军立刻发现了这批呐喊着急驰而下的人,枪弹如雨而下,呼啸着在武士们身下的土石上激起电火。一些武士中弹倒下,另一些不能继续承负这样的心理冲击,坐去路边剖腹自尽,其他的则簇拥在西乡前后疾进。终于,西乡也身中两弹,伏于路边不能再行。他用手支撑庞大的身躯仰视身边的别府晋介,大叫:“动手吧, 阿晋,就在这里了。” 头天夜间,西乡已知必死,要求别府在关键时刻斩下自己的头颅,现在,他认为是时候了。别府含泪仰天大呼,挥刀斩却西乡首级。然后由两个仆人将首级带走,试图不让它落入敌手(但最后还是很快被政府军发现) 。

“最后的武士” 终於去了,他的躯体被弃在路边,恰应了他决心举兵时所言“但以此身付众人” 。 武士们所执着的义理,一切从战的理由也都随风而逝,剩下的,就只是个体的结局了。村田新八,那个武士群体中思想最先进的人,在西乡死去后,泪流满面, 仰天长啸,于道边自刃;桐野利秋,武士精神最忠诚的拥护者,剑术高强的“人斩” ,直冲到堡垒之上,在击毙和格杀敌军数人以后,战死于弹雨中;他的表弟别府晋介,与那个去过中国东北搜集情报的池上四郎,还有其他西乡军的将领们的结局,也无外自刃或战死。而前面几次提到过的那个战略战术水平很高而建议却屡屡被驳回的野村忍介,则向政府军投降。他日后被判五年监禁,出狱后成为<<鹿儿岛新闻>>的社长,改而用笔宣扬自己的理念。野村已在战争中贡献了忠诚智勇,他采取与桐野、村田不同的方法处分自己的生命,并无可指摘之处。

武士们的指挥者的命运都已有了终结。然而零星的战斗还在城山各处持续进行。侮辱和虐杀战俘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萨摩的武士们为战而生,他们从小就受到武士教育,认为战斗和为战而死是高贵的、 是光荣的。然而平民出身的政府军士兵们却不管这一套,他们中的一些人, 把苦战的怨愤发泄到武士们身上,以令人发指的手段虐杀他们。恐怕正是这些平民,才让武士们在死前才真正知道什么是战争,什么是恐惧,什么是死亡。再以后的七十年间,被武士魂魄附身的日本平民兵们,还要再用沾满血污的刀去带给东亚广大地域的人民同样的讯息,直到他们自己也被埋葬在来自大洋彼岸的钢铁洪流中。

山县有朋与政府军的高级指挥官们在战斗结束后检视了西乡及以下主要将领的首级、尸体。山县哽咽着念叨:“知君莫如余,知余莫如君。。。”面对这些逝去的以往并肩战斗过后来又拔刀相向的战友和亲朋,每一个来自萨摩或长州的政府军将领,心情都是非常复杂吧。战争结束的消息传至东京,作为政、军、警界首脑的大久保利通、西乡从道(从战场视察后已回返东京) 、川路利良等人,心中大概也绝不会轻松。

点看全图

山县有朋发自战争结束当日的电报

历时7个多月的西南战争至此,以西乡军的失败告终。这一过程远比影片描绘得要复杂,西乡军与政府军各战死六千余人,政府军战死数甚至多过败方西乡军,可见战斗之惨烈。西乡和武士们的结局,却和影片结末的冲锋以及森胜元在落樱下自刃的场景一般壮美。梁启超曾赞西乡: “东海数健者,何人似乃公?劫余小天地,淘尽几英雄。闻鼓思飞将,看云感卧龙。行行一膜拜,热泪洒秋风。” 西乡和他的主要将领们,作为个体而言已经有了很好的经济和安全保障,而为了大多数的下层武士群体的利益举兵,弃自己于危亡之地,确是非英雄不能为的举动。然而, 历史总是以它自己的方式进行演绎,一切,与道德无关,一切,与美学无关。

点看全图

西乡与萨摩将士墓地

明治维新,不论在日本历史或东亚历史上都是大事件,自此以后的日本,如化鹏之鲲,扶摇于东海,在后来的七十年间, 穿云激浪,翻覆乾坤。其中, 倒幕维新的中心人物、“维新三杰”的开创之功是不可忽视的。三杰之一的西乡隆盛至此终。而另两位 -- 木户孝允和大久保利通,他们的结局又当如何呢?

早西乡四个月, 1877年的5月, 木户孝允便已病死。那时,政府军已从西乡军侧背登陆并冲入熊本一月有余,西乡军败局已定,这位最早提议迁移萨摩兵工厂以避免留给西乡势力更多军火、 中间战争爆发时主动请缨未能成行、 后来又建议登陆抚敌之背的木户,大概也已经可以瞑目了吧。晚西乡八个月, 1878年5月,西南战争中政府方面实际最高首脑、在后方组织调配力量、最终打败青梅竹马的好友西乡、稳固了中央政权、 正准备大力推动殖产兴业政策的大久保利通,被心向西乡的旧武士刺杀。他的十年训政、十年大修军政、十年付后来贤者的志向刚只完成第一阶段。然而身后旧势力再没能翻盘,日本政局并未偏离他所铺设的道路,既而更走向木户所倡导的宪政。

日本的“明治维新三杰” ,似乎可与我们熟悉的中国“兴汉三杰”一比。

西乡隆盛,可比韩信。韩信贫时好带刀剑,项羽帐下执戟,却非好勇斗狠之人 -- 西乡为带队领兵大将、 日本第一强军萨摩军之首,武士的偶像, 却因少年时受伤无法习武;韩信将欲有所为,不逞一时之快而受辱胯下 -- 西乡亦两度被流放海岛;韩信弃项归刘,顺应形势 -- 西乡也在“公武合体” 、“尊王攘夷” 、“倒幕维新” 的不同道路上寻找自己的方向;韩信获萧何力保,得为汉军大将 -- 西乡经好友大久保力荐,得掌萨摩军权;韩信暗渡陈仓、 下魏破代、 灭赵亡齐,驱兵万里、 力克强敌,设险用奇,终围霸王于垓下,得毕全功,若无韩信,尚不知中原鹿归谁手 -- 西乡大战禁门,纵横捭阖,力攻伏见、 鸟羽, 审时度势、以弱胜强,横扫四岛,在短时间内率萨长土肥列国勇士推翻德川幕府统治,开创崭新局面,若无西乡,更不知倒幕之功成于何日;韩信受封楚王,功大难赏 -- 西乡受封陆军大将,握执军政大权,论功亦是第一; 韩信转封淮阴,耻与诸将同列 -- 西乡征韩之策不遂,怒而下野;更二人皆大将之才,领兵多多益善,无奈一朝不得志,韩信落吕后之手、 身死未央 -- 而西乡转战西南、 七月有余,亦被山县贪佞之辈剿灭, 都是“天下已集,乃谋叛逆” ,不能不令人生“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之叹。伟大的悲剧中,往往有不完美的人性与壮美的人生对立而形成的冲突,故而,李尔王、哈姆莱特、麦克白、奥塞罗这样帝王将相的故事被列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 ,“罗密欧与朱利叶”这样的少男少女的殉情则不能。韩信与西乡背后的绞索,也紧绷着时代人性所强加的张力,因而,他们的命运,也都蕴含着伟大悲剧的主题。而西乡对于日本甚至整个东亚历史的影响,更有大过韩信对于汉朝影响之处。西乡死时是被冠以“逆贼” 的称号的,仅仅10年后, 1889年日本宪法公布之时,天皇行大赦,西乡便被平反,恢复正三位。再10年后, 1898年,西乡的铜像就矗立在东京上野公园,西乡按剑而立的庞大的身躯成为这个旅游胜地的标志,而他所倡导的武士精神,也极深远地影响着后来的日本人和日本历史的发展。甚至他的思想与事迹也激励着许许多多的中国革命者,如前面提到的谭嗣同、梁启超、陈独秀、毛泽东等,无不为西乡折服。 从另一方面看,韩信身死族灭、百年尚名裂,西乡相比就幸运得多了。 一个激进起兵反叛而被镇压的人,在中国恐怕不知道要把“叛臣贼子” 这顶帽子戴到猴年马月呢, 在日本却可得到迅速平反。 日本这一民族,地域狭小,但历史上从未被美国以外的其他外来势力征服,其自信真真不可小觑。没有这样的自信,哪来得这份对“逆臣” 的宽容,没有这样的自信,哪来的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明治一朝!

点看全图

东京上野公园的西乡隆盛雕像

点看全图

九州樱岛的西乡隆盛戎装铜像

木户孝允,约略可比张良。 张良父祖五代相韩,韩为秦灭, 与秦可称世仇 -- 木户生于长州一户姓和田的人家,为长州藩之祖毛利元就(号称战国第一智将) 远支,毛利家在关原败于德川家,因此也可称与德川幕府有世仇;张良以家财求客刺秦 -- 木户以家财游于江户求倒幕救国之计;张良“状貌如妇人好女” -- 木户形容清俊,从照片来看,即便以现在的标准也是清秀美男;张良椎秦博浪沙,又为任侠,青年时当为慕武好义之人 -- 木户习学多家剑道,初以“桂小五郎”( 童年曾过继桂姓武士家,即以桂为姓) 闻名剑士中,亦好武之人;张良刺秦不中,侥幸亡命下邳,而得黄石公传<<太公兵法>>,终为帝师,堪称传奇 -- 木户游于京师,得艺妓(后为木户之妻) 传递情报与掩护,侥幸于“池田屋” 事件中逃命(此次事件中,长州维新志士领导大部分被斩或被擒) ,又侥幸于“禁门之变” 后乔装潜逃,亦堪称传奇;上兵伐谋、其次伐交、下兵攻城, 张良为刘邦谋,皆伐谋、伐交之计,可称战略大家 -- 木户最早提议各强藩联手对敌幕府,审时度势, 又积极于“禁门之变” 后促成“萨长同盟” ,为倒幕胜利之最重要契机, 也是战略大手笔;刘邦赞张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 木户于西南战争前建议迁移兵工厂军火库,可说是洞察利害,于战中建议出奇兵登陆于西乡军背后,后行此计果一举破敌,也可称“决胜千里之外” ;裴松之赞张良“青云之士” ,而木户孝允累次提议“渐次立宪” ,政治眼光于“三杰” 中可称最高者,日本后来的政治,就大致沿着木户的规划的轨迹运行,又怎不可称为“青云之士” 呢?

点看全图

木户孝允

大久保利通,可比萧何。萧何为刘邦心腹好友 -- 大久保以围棋接近萨摩藩主,得主藩政而能力行改革; 萧何月下追韩信,汉自此拥有超一流大将 -- 大久保几次力荐、翼护西乡,无大久保,则无西乡之复出;汉军转战前方, 萧何稳定后方,接济前线,功不可没 -- 西乡领萨长土肥大军转战于前, 大久保经营藩政接触列强于后;萧何开国为相,“位冠群臣,声施後世” ,汉初之政略,皆出于萧何,所谓“萧规曹随” 是也 -- 大久保力行中央集权,断然行“版籍奉还、 废藩置县” 之策,为明治初年规划行政之第一人,更立“十年训政,十年大修军政,十年付后来贤者” 的规划,而日本果于明治十年(1877年) 结束西南战争,稳定中央集权,达成“训政” 之目标,更于十年修军备内政之后,于明治二十二年(1889年) 公布宪法,成为宪政国家, 再五年(1894年),于甲午之战, 打败大清,再十年(1904年) 于日俄战争,打败俄国,大致与大久保计划相合;萧何为吕后设计擒拿当年由他推举而能为大将的韩信,故有“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之论 -- 大久保坚定维护中央集权,与少年时好友,经他推举而能纵横天下的西乡反目,终于在西南战争中剿平西乡,从西乡的角度看, 也可有“成也大久保、败也大久保” 一说。

1878年5月, 大久保利通在去往办公地点的路上,于东京纪尾井阪, 被心向西乡的旧武士刺杀。武士们是采用他们认为“堂堂正正” 的方式行刺杀之策的,他们在事先投书于大久保家声言将斩之,又在事后确定大久保已死的情况下, 公然弃刀,自行至公衙报案,以彰自己的磊落。

那个细雨飘零的早晨,大久保的身躯倒在他的马车旁,怀中,还有两封旧时的信件。一封,是戊辰战争中西乡将驱兵直入江户时写给大久保的; 另一封,是倒幕成功后大久保在欧洲考察寄给西乡照片,西乡回复揶揄大久保形像不适合穿洋装的信。那些,是在志向分道扬镳前,友谊的最后明证。

点看全图

大久保遇刺时所乘英制马车


  • 本帖 5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5/10/2004 11:35:23 PM编辑过
2004-05-08 01:49:5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