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荣光与重负——孔子世家(序) -- 陈郢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9 阅 17041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7-25 09:28:34
1710940 复 1702592
陈郢客
陈郢客`15520`/bbsIMG/face/0000.gif`70`4179`43423`545954`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6-12-30 13:39:15`1
【原创】2.神坛与深潭(孔氏教育集团内部素描)之一 61

我们阅读《论语》的时候,很容易忽略子路、颜渊们的年龄。这其实很要命的。李零先生在《丧家犬》里创造出“孔门三期”这样黄埔的词汇,亦情有可原。黄埔一期四期不过师兄弟的辈份,可是孔门一期和末期,能偏岔出一两代人来。子路比孔子小9岁,和颜渊的父亲颜路(颜路比孔子小6岁)都算是孔门一期,与孔子的关系亦师亦友;颜渊比孔子小30岁,子贡比孔子小31岁,可见这两位年纪相当,子贡谈颜渊的次数很多,亦理所当然。公西赤(这也是《论语》里的常客)比孔子小了42岁。而子游比孔子小了45岁,曾参比孔子小了46岁,子张则小了48岁。孔子于子路,近乎兄长;于颜渊,近乎叔伯;于子张,更近祖孙。

理顺这些人的年纪,才能理顺《论语》里的一些言语。

孔子17岁,除了母亲病逝,还发生了一件令他刻骨铭心的事件。孔子祖上经微仲衍传四世(四世为宋国国君,诸侯也)而至弗父何,他让国于其弟鲋祀,这便降为公卿。至孔父嘉,依周礼,“五世亲尽,别为公候”,以孔为姓。后宋太宰华父督作乱,弑宋殇公,杀大司马孔父嘉,其子木金父避难逃到鲁国,失公卿之位,降为。孔子曾祖父防叔曾任鲁防邑宰,祖父伯夏不名,其父叔梁纥则成为一名武士,曾任陬邑大夫,孔子3岁时就去世了。孔子赴宴,是因为自认“士”列,有资格赴宴,却被阳虎(即《论语》中“阳货”)赶了出来。这意味着:你不过是个老百姓而已!孔子心理遭受何等刺激,传记学家自然浓彩重墨,联想彪悍,无须多言。“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这是孔子自述,个中心酸,当可揣摩。

孔子27岁开始讲学,亦有30岁一说,“三十而立”,倒是真的。草台班子就来捧场的一期学员有曾点(皙)、颜路、子路、冉耕(伯牛)、漆雕开、闽损(子骞)、冉雍(仲弓)等人。孔子的民办教育亦有独到之处,冉伯牛听完了,后来又带来了侄子冉求(《论语》此名频繁),曾点与儿子曾参,颜路与儿子颜回,——父子、叔侄均出孔门,口碑是硬道理。只要呈上束脩,统统给予教诲,亦不藏私。有个学生陈亢,特别有心,试探孔鲤,看他老爹别有教诲不,最后心悦诚服,“君子远其子也”。另有一个不知该不该算作弟子的特殊人物,“三桓”之一孟懿子,他和他的儿子孟武伯分别来问过“孝”。这个人物的存在,对于我们思考孔子的为政之术,大有裨益。

伟大人物向来是一个多面体。孔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恐怕,一时也难以穷尽。倒不如以偷懒的手段,以《论语》中若干人物为参照,勾勒出孔子的一幅小景。

【颜渊:无伐善无施劳(自述其志);不迁怒不贰过(孔子评语)】

我们只读《论语》,很容易形成一个错误的形象,颜渊少年老成,堪称大弟子,而又早夭。一辈子也没享过什么福。

其实,颜渊比孔子小30岁,他老爹是一期学员,子路、冉伯牛于他都是叔叔辈的。颜渊逝世的时候亦有41岁了,固然不长寿,可也难以说是夭折。

颜渊是个啥样人物呢?

这位仁兄不爱说话,孔子曾经猜疑过他是否是个笨瓜。“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老师发话,向来不吭声不发问,唯唯诺诺状,到底知道不知道,老师心里也没个底。

子贡则是个出了名的聪明学生(今日自诩“儒商”的,这可是祖师爷啊F),亦敢于讲话,却对颜回颇为敬重,自愧不如,“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孔子亦表赞同,“吾与女弗如也。

孔子、子贡都是牛人,将颜回这个“书呆子”捧得这么高,——很成问题啊。今日我们说“傻博傻博”的,恐怕心里偶尔也会掠过颜回的身影。读了那么多书,有啥用呢?冉求、子路们能从政威武,子贡能把所学换成金钱,更兼外交说客之长。按西河鼎革研究,一个人真读到傻博,反而薪水会下降。从经济学而言,颜回的性价比糟糕透顶。“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这话倘在今日,夸人还是骂人的?有谁嫁女儿喜欢这样的傻博?老兄啊,请不要找借口,养家糊口才是硬道理。颜回比跳楼博士生好的是他的心理素质,他真受得住,当然,40岁过世,亦和贫苦生活不无关系。

举一反三已经很了不起,“闻一而知十”的脑袋瓜想必不是一团浆糊。《论语》里别人夸颜回的话太多,颜回的自述并不多。我们一定得瞅瞅这位老兄到底在想什么。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

子路曰:“原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

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

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自古有三不朽之说,“立德,立功,立言”。曹氏两兄弟,当了皇帝的曹丕慨叹,文章乃“不朽之盛事”;笔杆子bh无比的曹子建却梦想着借功业以达“不朽”。围城内外,各有张望,堪称永恒风景。立功,立言这两条路操作性很高,做了何等伟业,写了啥样文章,均可以明码称量。唯独“立德”一事,近乎“德隐”,俯仰由人,百不成一。偏偏,高智商天才颜回的志向便在“德隐”。“无伐善”,绝不扬己,亦绝不表白。孔子虽也有不欲言的时刻,可是他的志向即在“少者怀之”,怎可能不述不作不讲话呢?【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孔子于“不朽”亦有追求,最终怀人,影响两千余年。诚不我畏!而颜回,能看透名利,毅然德隐,这份定识,子贡与孔子这样的聪明人,自然震慑不已。“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这也难怪《庄子》会拿颜回大作文章。颜回在《庄子》里相对完美,他的老师孔子形象则飘忽不定。

【颜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实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可谓虚乎?”】(《庄子》)

【颜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谓也?”曰:回忘仁义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忘礼乐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坐忘矣。”仲尼蹴然曰:“何谓坐忘?”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 ,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仲尼曰:“同则无好也,化则无常也,而果其贤乎!丘也请从而后也。”】(《庄子》)

孔子是一个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我国关于“时间意识”的佳句数不胜数。大将军恒温有“树犹如此,人何以堪”;陈子昂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张若虚有“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均可互为注脚,交响回荡。我活着,我会死,天地逆旅,过客皆归人。一事无成,孰可忍乎?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

孔子没有颜回彻底,《庄子》所绘,虽出虚构,更近真实。子贡虽贵为“瑚琏”,到底“器”也。颜回将“君子不器”的高缈发挥到了极致,别人浑然拿他没有办法。——人到底还是得有些用处的,哪怕是被人利用。

颜回立德,终于不朽,无非他的师长、同门们为之张扬,一本《论语》,成为“士”阶层修身平天下的指南手册。求仁得仁,何怨?敢说“无伐善”、“无施劳”;德隐之旨已定,身外之物,自不在他计较之列。而“不迁怒”“不贰过”,(不迁怒于人,同样错误绝不犯两次),这六个字,古往今来,能做到的又有几人?难怪孔子要震慑于他的“完美”,子贡亦服膺不已,——这样的人物,倘生活在我们身边,我们无法不为之动容。

曾子、孟子、颜子这三位陪绑受祭,统治者最为中意的,便是谨重沉静的曾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今日喜爱极限运动的追风少年,显然要遭他白眼。自此,“孝”就缚住了活泼泼的身体。他于712年唐睿宗时代配享。孟子于宋代1084年配享,“亚圣”的名头更是不知内情的草原领袖扣上去的。汉人朱元璋一读他的书,便气得不成样子,差点就废了他的配享。颜回汉代配享,得归功于《论语》和当时谶纬之热。他的形象最淡,弱点最隐,亦不近人,自然适合发挥种种想象力。子贡、子路作为鲜明形象亦鲜明无比,便赚不到“复圣”的名声。造化的翻云覆雨手,阴差阳错间,只能一叹。关于颜回,孔子又有一语可谓精当,“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孔子母姓“颜”,有人揣测和颜路、颜回或许有些亲戚关系。子路的妻子亦姓“颜”。孔子后来离开鲁国,首选卫国,走的子路妻兄颜浊邹的路子,也住在他家。据说,颜回与颜浊邹同为小邾子颜友的后人,恐怕亦有些便利处。后来卫灵公怀疑孔子一行别有所图,孔子匆忙离开,后被困于匡地。颜回暂时呆在颜浊邹家,打探消息。颜浊邹去国君之疑,颜回赶到匡地,复接孔子。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

——师生情深,无过于此。我们少见颜回如此深情流露的一幕。永恒的师生,就此定格。

可颜回到底死于前。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谁为?”】

这时又诞生了一出公案: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吾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也。” 】

厚葬需“有棺有椁”。《史记·张汤列传》云:『汤母曰:“汤为天子大臣,被污恶言而死,何厚葬乎!”载以牛车,有棺无椁。』颜路向孔子请求弃其车以为椁,被孔子拒绝了。当日三人各言其志,子路极有今日老大的风范,豪迈仗义,“原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路不找子路关系,不找同门相助,直接索求71岁孔子之车,亦失之冒昧。(这是后人揣测颜路和孔子有亲戚关系的原因之一。否则,何以解?)这亦成为有些人猜疑孔子“吝啬”,知识分子气十足的由来。哭那么恸,却不能弃车;难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道德家且慢。孔子不是道德主义者,却既可以被后世道德家利用,又可以被后世道德家钉死。“大成至圣先师”,亦不过是工具,“器”也。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

颜路从俗,希望他的爱子风光大葬。亦终于厚葬。

孔子之语,亦可哀可思。

颜路与孔子,谁才是颜渊的真正解人?

颜回挥手自兹去,身外事,到底于他是浮云。死后之事,哪里是我们可以作主的呢。


  • 本帖 6 回复
关键词(Tags): #孔子通宝推:朱红明,
最后于2008-07-28 00:18:19改,共14次;
2008-07-25 09:28:3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