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荣光与重负——孔子世家(序) -- 陈郢客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9 阅 17041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07-25 12:00:11
1711025 复 1702592
陈郢客
陈郢客`15520`/bbsIMG/face/0000.gif`70`4179`43423`545954`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6-12-30 13:39:15`1
【原创】3.神坛与深潭(孔氏教育集团内部素描)之二 79

开场之前,不妨插播一则开心广告。

【益都侯樊迟】

这个主儿比孔子小36岁,特别有意思。

孟懿子问孝的时候,孟懿子和孔子坐在车里,他是车夫。这则言语里他是个跑龙套的。

跑龙套也有当主语的时候,【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论语·子路》)】

他诚恳之举,却能挤兑得孔子发恼。隐士有言,孔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孔子心里话是:老子是培养“士”的,或执政或带兵或外交,这可是ceo培训班啊。哪有放着显学前途不要,一门心思当牛马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高端人才不肯做,偏爱当民工,9这是啥逻辑?啥脑袋?

樊迟是个纯朴的人。入教孔门,亦不愁出路。亦有说他带职求学,本来就是冉求的手下。这样的人,死战之时,颇为得力。鲁哀公十一年(前484)齐师伐鲁,冉求率“左师”御敌,以为“车右”。鲁军不敢过沟迎战,此人勇猛主战,最终大捷。孔子周游列国14年,叶落归根,却也要拜这一役之赐。季康子问冉有指挥才能从何而来?冉有答曰“学之于孔子”。季康子派人以币迎孔子归鲁。孔子当日斥之为“小人”时,怕是想不到因果间奥妙无穷吧?天才颜回德隐,未必有助于孔子;小人樊迟却可以影响圣人的命运。

另有一个有意思的皇帝李隆基在开元27年golden time的末期封他一个“樊伯”的称号。等到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小人”樊迟,竟然换得了和关云长生前平级的待遇,“益都侯”是也!度宗咸淳三年(1267年,9年后宋朝亡于元),我们的“益都侯”樊迟赢得了“从祀”孔子的资格!樊迟兄死后有灵,大可感慨,“俺终于也可以跟着您有腊肉吃了!”我们的至圣先师,倘若死后有知,面对千年跋涉又爬到近前的樊迟,表情当是郁闷还是笑纳呢?

【言语科:宰我,子贡】

【抬杠另类:宰我】

宰我,字“予”。劈头就是“我”,后世很少起这么BH的名字了。口才极好,孔门排行榜,此人还压子贡一头。然而孔子却说了这样的话,“以言取人,失之宰我;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朽木不可雕也”亦是宰我昼寝激发出来的千古牢骚,哪个老师没说过这句话也够新鲜。“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宰我以他火辣辣的强大存在,帮助孔子痛苦地认识到:一样米,百种人。呆在一处,同出一门,这人到底和别人太不一样了。再怎么教化恐怕也战胜不了他的强大自我。

宰我很务实。其实孔子的几个学生,冉求也罢子路也罢,也都有比孔子务实的地方。但没宰予这么自我,这么赤裸裸,这么直接。三年之丧,有必要定那么久吗?多耽误事啊。【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汝安乎?”曰:“安。”“汝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汝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论语·阳货》】

其心可诛啊!孔子对付他,首要在于抢占“制高点”。要这家伙服气,很不容易;当然,抢“制高点”的手段很多,道德家实多出下乘。道德家与孔子的距离,恰如中宣部和bbc的功力迥异。

这人逮住机会便反将一军,他颇能享受抬杠或挖坑等人跳的乐趣。【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论语·雍也》】

——您天天讲“仁”啊“仁”啊,倘若井里有“仁”,便要跳下去吗?

——KAO!难道君子就意味着傻瓜?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论语·八佾》】

宰我的思维方式即双刃剑:他最强的一点恰也是他有限的一点。周人采用“栗树”,他能联想到“使民战栗”,“深刻”可谓深刻,狠则狠矣,不过离弦之箭,用尽则衰,无由转身,是难以站在制高点上的,且易被人黄雀在后,劫杀或踩踏。孔子“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叹息之余,亦想引导他适时懂得“沉默”,懂得“将发未发”力量最具。“绘事后素”,——孔子懂得“空白”和“沉默”的巨大力量。于公于私,我可以拿出N条理由证明此言“失大于得”,可是事已至此,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你倘若信奉“霸道”,不解“王道”永恒立于制高点的秘密,个人自有天命,由你吧。

宰我在孔门,恰如杨修在三国,——不够傻也不够聪明。够傻,便说不出“使民战栗”,极聪明自然懂得“成事不说”甚至“趋势不说”的康庄大道。有些话唯有不够傻也不够聪明的人才能说,宰我一语道破所有统治者的梦想;哪里仅限于周人呢?借题发挥,可见辩才宰我的专业术养。不过,孔门言语高才,应为孔子,子贡。孔子与宰我言语交锋,从未落于下手;不重一池一地得失,不被对方圈绕所惑,直取中宫,制高点为上;这才是言语大家的气象。宰我不过中流,“见山原是水”而已。

宰我的下场似乎不好,这恐怕在众人意料之中,《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云:“宰我为临菑大夫,与田常作乱,以夷其族,孔子耻之”。

宰我到底给“至圣先师”留下了难题:孔子也会教出叛乱者?!一个宰我,污点已成,抵得上“贤人”72名。后世之人为此做了大量考证;宰我为大家贡献了上千年的热门话题,充分满足了人性的八卦爱好和“真相”考证经济。我们没生活在孔子如神的时代里,自然没法想象众多牛人围绕“宰我有无作乱”做考证写文章的微言大义。唐代司马贞在《史记索隐》里云,“左氏传无宰我与田常作乱之文,然有阚止子我,而因争宠,遂为陈恆所杀。恐字与宰予相涉,因误云然。”

事情是这样的:“田忌赛马”时的齐威王和“滥竽充数”时的齐宣王并不是齐桓公小白的后人。小白是姜太公姜尚的后人,姓姜;这俩人古姓“妫”,实出陈厉公之子陈完,陈田通用,陈完亦称田完,这就是民俗“陈田不婚”的缘由。(姓陈的姓田的,当年是一家人啊!)总之,齐威王齐宣王,姓田也罢姓陈也罢,绝不是姓姜的!齐国啊,当年硬生生被人换过一次芯!国君易手,这可是陈完五世子孙陈恒子(即田常)奠定下来的基业。田常和孔子家世相近,逃亡诸侯子的后人。不过当时田常可比孔子威风多了:“大斗出,小斗进”笼络人心;最终诛灭政敌诸人,视国君如傀儡,俨然曹操,后来子孙彻底篡位,——我国历史丰富,曹操之前,早有模板。而“子我”即是他诛灭的政敌之一。从逻辑上说,田常是胜利者,宰我若真跟着他干,断然不会被夷族的。

不过太史公寥寥一语,另类“宰我”终于成为了千年话题人物。历史上宰我下场到底如何,已经无考。读书人翻来覆去就是读这几本圣贤书,枯燥之时,人性谁不爱八卦!孔门出叛徒,和北大才子卖肉一般,多吸引人的眼球啊!何况这件事可以拿来大做文章。支持孔门有叛徒还是捍卫孔门无叛徒,这个坑埋进了无数牛人。君若以为唐代司马贞的“常理”考证可以平息喧哗,大错特错;太史公这位牛人,自然分量不容低估,何况每个人向来相信他愿意相信的说法。于是,唐代司马贞,宋代洪迈、苏东坡、真德秀、金代王若虚、明代程敏泽、王世贞、清代惠定宇阎若璩、赵翼四库馆臣等人,纷纷出马,为孔门宰我一辩。(哈,倘若bbs能异代同时,这是何等盛况!)

其论据除了司马贞据“左传”更兼“常理”推测,还有《孟子》中的一条,【宰我、子夏、有若,智足以知圣人, 污不至阿其所好。 宰我曰:“以予观於夫子,贤於尧、舜远矣。”(《孟子·公孙丑上》)】

“《孟子》所载,三子论圣人贤于尧舜等语,疑是夫子沒后所談,不然师在而各出意见议之,无复质正,恐非也。然则宰我不死于田常,更可证矣。”(洪迈《容斋随笔》)田常夺权时,孔子尚在;倘若这番话是孔子死后说的,宰我必定不会“死于田常”!那么,这番话到底是孔子生前还是死后说的?99.9%的可能,也毕竟不是全民赞同的100%。

宰我爱挖坑,其中一个坑,机灵的孔子没跳下去。太史公一句话,挖了个千年深坑,另类宰我到底是不是叛乱者呢?不知何时宰我才能爬上来啊。挖坑埋人者,人亦挖坑埋之。果然。

【儒商,爱国商人,纵横家……大“器”子贡】

(子贡篇未完)。


  • 本帖 18 回复
关键词(Tags): #孔子
最后于2008-07-28 00:45:37改,共7次;
2008-07-25 12:00:11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