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陶渊明诗文之五:游斜川 -- 九霄环珮

2008-07-25 21:57:47九霄环珮
【原创】陶渊明诗文之五:游斜川

游斜川

序:辛丑(401)正月五日,天气澄和,风物闲美,与二三邻曲,同游斜川。临长流,望曾城;鲂鲤跃鳞于将夕,水鸥乘和以翻飞。彼南阜者,名实旧矣,不复乃为嗟叹;若夫曾城,傍无依接,独秀中皋;遥想灵山,有爱嘉名。欣对不足,共尔赋诗。悲日月之遂往,悼吾年之不留;各疏年纪乡里,以记其时日。

开岁倏五十,吾生行归休。

念之动中怀,及辰为兹游。

气和天惟澄,班坐依远流;

弱湍驰文鲂,闲谷矫鸣鸥。

迥泽散游目,缅然睇曾丘;

虽微九重秀,顾瞻无匹俦。

提壶接宾侣,引满更献酬;

未知从今去,当复如此不?

中觞纵遥情,忘彼千载忧。

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

析:

这首诗实际上就是一篇《记一次春游》,游玩的是个叫作“斜川”的地方。斜川可能也是一条小河的名字,具体在哪里现在没人知道。斜川附近有座山,叫曾(音层)城山,曾城山就是江西南康市的鸟石山。曾城这个名字有点特别,因为我们中国伟大的神山昆仑有九重增城(一层层增高的城),所以望着曾城,陶渊明想到了昆仑。这首诗校勘上有许多说头,与陶渊明的寿命推断有关。文学渊源上和《兰亭集序》与《兰亭诗》有关。这里暂且不管那些。下面就逐句分析一下这首诗本身。

开岁倏五十,吾生行归休。意思是:开春嗖地一下就满五十岁了,我的生命也要走到头了。一方面是感叹岁月飞速地消逝,另一方面又让人不感到沉郁和颓唐,因为“开岁倏五十”给人一种动感和劲道——这很大程度上是拜“倏”字所赐。这种语言上的活力让我甚至产生一种诙谐感,很淡,在有和无之间,比较微妙。所以头两句是以一种豁达的姿态亮出作者对时光流逝的哀伤,比较特别。陶渊明不是个古板的人,他的许多诗句其实都是这样,一方面是悲伤的色调,一方面又带有浅浅的诙谐感。

念之动中怀,及辰为兹游。意思是:这么念叨着,心就动了,动了及时出来春游的心思。头两句有个倏字让人玩味,这两句有个动字也让人玩味。陶渊明中怀怎么动的呢?或者动的是什么呢?这个诗里没有明写,只有“念之动中怀”这五个字。读者可以把这个心动理解为头两句的伤时,但我觉得也可以把这个心动理解为下一句“及辰为兹游”的盘算。这样,“念之动中怀”说的就是一种情绪的转换,从伤时转换到对出游的盘算,让敏感的读者感觉仿佛作者之所以在头两句伤感一下,其实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出游的借口。所以,这其中总有一种微妙的诙谐。

气和天惟澄,班坐依远流。意思是:天空晴朗,空气温和,我和朋友们在长河岸边依次坐下。这两句里面我比较喜欢“班坐”这个词,一方面音韵上有气度,一方面体现了古风。古人在生活中的很多地方都不忘长幼次序,显得很有教养。

弱湍驰文鲂,闲谷矫鸣鸥。意思是:鲂鱼在流水里游走跳跃,鸥鹭在空谷内翻飞长鸣。这里的“湍”意思是“急流之水”,可陶渊明在湍前面又加了一个“弱”字,那么“弱湍”是要表达什么意思呢?这两个字表面上是有一点点矛盾的。急流之水怎么弱呢?丁福保的笺注对“弱湍”的解释是“悠扬之水也”,袁行霈跟从了这个解释,但我不赞同。一般来讲,我们常常说悠扬的笛声,指的是舒缓优美的曲调。既然“湍”是“急流之水”,那么“弱”理解为舒缓的话,“弱湍”就变成“舒缓的急流之水”,这就矛盾了。所以一般人对这个“弱”字的理解有问题。正确的解释,我认为要联系到《老子》里的两句话“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这两句话的意思是天下最柔弱的是水,最强大的也是水。这么说表面上是一种对立,其实是合理的,因为说水柔弱说的是水的坚硬度,说水强大说的是水的效能。陶渊明这里可以安全地在“急流之水”前面加一个“弱”字,因为所有的水,即使是瀑布那样咆哮的水,也是弱水,这里的“弱”指的是水的坚硬度很弱,而不是指水流的速度。关于水流的速度,一个“湍”字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弱”是在另一个物理性质上描述水。实际上陶渊明在这里用了一个典故,但许多人可能都没看出来。基于这样文化背景的“弱湍”合乎情理,但是很难翻译,姑且可以当作“柔软的急流”或者简单就当作“流水”来理解吧。从诗意上说,“弱湍”理解为“急流”也比“缓流”要好,因为可以和下句的“闲谷”对照,同时“鱼驰急流”更有动感。

迥泽散游目,缅然睇曾丘。意思是:环顾四周的水泊,沼泽,原野,眼神最后定格在曾城山,做沉思状。散游目的意思是放眼四顾。迥(音窘)意思是远。“泽”的意思是水泊,但我觉得陶渊明四下环顾的时候实际看到的很可能不只是水泊,很可能还包括沼泽和原野。缅然意思是沉思貌。这句很有点镜头感,也颇有点诙谐感。当然,粗读之下可能什么也体味不出来,所以要细细咀嚼。

虽微九重秀,顾瞻无匹俦。意思是:曾城山虽然比不上昆仑的九重气派,但四下没有哪座山可以与它比肩。前一句作者不是做沉思状的吗?这两句就是作者沉思出来的东西,貌似不是很深刻啊,呵呵,其实作诗并不需要特别深刻。前面提到过昆仑山在神话传说中有九重增城,所以称“九重秀”。匹俦的意思显然是匹敌,俦(音愁)的意思是“同辈,伴侣”。

提壶接宾侣,引满更献酬。意思是:提起酒壶凑近朋友们,仔细地斟满,彼此之间,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前面描写山水景物,接下来就叙述喝酒的人事了。“接”这个字用在这里现代人可能觉得比较奇怪,有人解释成“接待”,直觉上就不对。郑玄认为意思是“近”,我觉得差不多就是凑近的意思,因为下面要讲斟酒。给人斟酒最好凑近点,凑近了才能仔细,仔细了才能显出尊重,所以斟酒的动作是比较讲究的事。引满意思就是斟满。这个引字用得很准确,可惜不是陶渊明的原创。《汉书-叙传》有“皆引满举白”。引的意思由“引弓”得来。引弓就是拉开弓。用酒壶斟酒的时候也有一个类似的“拉”的动作,所以“引满”是一个比“斟满”形象得多的词。“献”意思是主人向客人敬酒(客人喝酒),“酬”意思也是主人向客人敬酒但这次是主人自饮。

未知从今去,当复如此不?意思是:不知到从今往后,是否还能有这样的好事。这是前面的欢乐中的忧愁,文章中的转折跌宕之笔。“当”这里的意思就是“尚,还”。“不”通“否”。

中觞纵遥情,忘彼千载忧。意思是:酒壶中的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心情就放开了,就忘了那些个千古愁,万世忧。前两句乃“落”笔,这两句乃“起”笔,这种起落体现了诗歌文章中的跌宕起伏之感。这两句描述的现象是有生理学基础的。当人喝酒喝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脑子会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这种感觉下很适合睡觉,实际上是大脑神经受到轻度麻醉,自然就想不起什么千古惆怅了。这两句也是一个佐证,证明陶诗是很“真”的。“觞”(音商)是一种酒器,我目前不清楚是酒杯大小还是酒壶大小。“中觞”意思就是喝酒喝到一半。

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意思是:让我彻底地享受今天的快乐,明天的事情就不管它啰。(喝醉或者快喝醉昏昏欲睡的时候,一般都是这种感觉:-))陶渊明一般在诗尾来个点题之笔。

直译:

开春嗖地一下就满五十岁了,我的生命也要走到头了。

这么念叨着,心就动了,动了及时出来春游的心思。

天空晴朗,空气温和,我和朋友们在长河岸边依次坐下。

鲂鱼在流水里游走跳跃,鸥鹭在空谷内翻飞长鸣。

环顾四周的水泊,沼泽,原野,眼神最后定格在曾城山,做沉思状。

曾城山虽然比不上昆仑的九重气派,但四下没有哪座山可以与它比肩。

提起酒壶凑近朋友们,仔细地斟满,彼此之间,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

不知到从今往后,是否还能有这样的好事。

酒壶中的酒喝到一半的时候,心情就放开了,就忘了那些个千古愁,万世忧。

让我彻底地享受今天的快乐,明天的事情就不管它啰。

意译:

冬去春来,不知不觉,虚度了光阴五十载,

人生还有几番春来冬去? 心头涌起万千感慨。

感慨万千,不如走出宅门,远足郊外。

曾城山下,斜川河畔,朋友们围坐、饮酒、赋诗、抒怀。

碧空如洗,鲂鱼在水面上跳跃,溅起粼粼波光;

清风徐徐,鸥鹭在山谷内翻飞,长鸣划过万籁。

环顾四周,水泊连着沼泽,沼泽连着原野,原野连着曾城——

比不上昆仑的九重气派,独立在这片大地,曾城有曾城的风采。

斜川上觥筹交错,斟满、喝干、喝彩、开怀。

似这般意得志满,从今往后,何日再来?

酒过三巡,心醉了、远了、忘了,忘了千古愁、万世忧,

只知道眼前的阳光、空气、朋友、美酒。

让我们忘掉未来,关注现在,尽情享受,呜呼快哉!

关键词(Tags): #九霄诗话#陶渊明
主题:1711343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