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一)月照锦湾 -- 一介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5 阅 36457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4-05-10 02:37:28
171551 复 170529
一介一介`1352`/bbsIMG/upload/face/1352.jpg`70`12`521`12554`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3-10-06 19:41:39`
【原创】也聊聊“最后的武士”与西乡隆盛(终)可恋天翔 24

三杰如樱凋落, 身后,一个近代化的日本帝国却声唳九天,翼振四溟。

三杰之死,或多或少都与西南战争有着联系。而这场政府军方面取得胜利的战争,其意义则更为深远。 在政治方面,日本政府巩固了中央集权,作为幕末第一强军、组织最为严密、装备最为先进的萨摩武士的反抗被镇压,鹿儿岛县的独立状态不复存在。 从此后再无大规模的士族暴动发生。旧武士们的不满只能通过零星暗杀活动发泄。日本政令上取得统一。不事生产的武士和其它旧势力阶层彻底被取缔,因而也大大降低了国家财政困难。西南战争更从军事上锻炼了日本军队,促进了其近代化改革。电报、侦察气球、地雷、近代化海军舰船等都在西南战争中得到测试与应用。政府军强大的后勤补给(政府军军费三分之一用于支付三菱公司的运输费用,田原阪的胜利直接来源于得力的后勤支援)与机动的海军配合(黑田清隆的冲背军)作战,是其主要胜因,因而更使日本军队的领导者们深刻体会到了近代化战争的关键。

摆脱束缚的日本,以不可阻挡之姿向近代国民国家迈进。伊藤博文继大久保之后成为政治中心人物。西南战争后六年(1883) 伊藤着手制定宪法,再后二年(1885年)废止太政官制度,确立内阁制,再后四年(1889年) 颁布<<帝国宪法>>,紧接着(1890年)召开第一次“帝国议会” ,确立近代天皇制, 承认国会、政党与公选的合理性, 日本迅速在名义上成为宪政国家。以福泽瑜吉为首的明治思想家们,更是以“脱亚入欧” 为主导,给日本政治改革打下思想铺垫。

点看全图

伊藤博文

点看全图

<<帝国宪法>>发布典礼,天皇授宪法与内阁总理黑田清隆、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

点看全图

帝国议会开院典礼,天皇授敕语与伊藤博文

与此同时,我们中原的老大帝国, 正在有大清特色的改良道路上踱着方步, 再四年后(1894年) ,僻居扶桑的小弟,将“甲午战争” 这一记重拳狠狠地击打在他的下颚 。了解了西南战争的过程,我们会发现很多熟悉的名字出现在甲午战争中。那个剿灭西乡的山县有朋在这场战争中成为第一军司令、 指挥朝鲜方面作战;西乡的堂弟、枪炮专家大山岩成为第二军司令,指挥辽东、山东方面作战; 在田原阪、吉次越苦战过的野津道贯,甲午时担任第五师团长,在山县麾下先驱平壤;那个首先与西乡军展开野战的乃木希典,在旅顺攻坚并进行屠杀;西乡隆盛的亲弟弟西乡从道,身为海军大臣直接进行海战谋划; 曾在熊本城中担任参谋长辅佐坚守的桦山资纪,则因战前力主海军取攻势,而被天皇看中,拔为海军军令部长,整合日本海军为联合舰队,并亲自参与丰岛海战与黄海海战。

战争的结果,自不必言,亦不忍言。 戮尽百万太平军的胜者,被荡灭万余萨摩武士的胜者打得大败。其中原因,何能尽述! 倘以管窥之,则至少,前面所开列西南战争中日本政府军队的指挥者对于近代战争中通信、侦察、 后勤、技术装备、海军等的重要性的深刻认识是必不可少的。 更兼,武士们的亡灵,亦在扭曲后附于日本军队之身。 那个与武士们缠斗不休的乃木希典,因甲午和其后的日俄战争中使用悍不畏死的肉弹冲锋战术,而被日人奉为陆军军神,在日后更剖腹为明治天皇殉葬,反倒成为“武士精神” 的代表;而在甲午和日俄战争中居功甚伟、被奉为海军军神的东乡平八郎,在西南战争中正留学于英国,后有人问及倘当时身在日本国内,他会加入那个阵营,他毫不犹豫地答到:“必从西乡” 、“为其节义” ;就连挪用过巨额公款作生丝买卖的山县,也知道督促部下, “万一战局极端困难,也绝不为敌人所生擒,宁可清白一死,以示日本男儿之气节,保全日本男儿之名誉” 。可见, 西南战争的胜者,亦解败者的锋刃 -- “武士精神” 重新磨砺, 配诸己身,他们, 并将成为日后东亚数次大战的主导者,成为带给东亚各国人民巨大灾难的屠夫。

点看全图

<<马关条约>>谈判

甲午,一支绝望的舰队的覆没,也带给中国人属于那个时代的新一轮绝望的开始。其后的戊戌变法,同样是维新,却有着与明治截然不同的结果。诚然,小系统的改变的经验,未必可以加诸大系统。但每读史至谭嗣同袁世凯段落,又如何不令人仰面太息:何中华有此月照而无此西乡? 何多彼文士而少此武士??

且慢怨上天对中土之薄,先将话题再归回西南战争之后。彼时, 武士阶层的反抗已被镇压, 太政官制度已经巩固。按理,绝对权力应当导致绝对腐败,且明治初年,掌握了分配资源的权力、剥夺了幕府资源的太政官们便已腐败得一塌糊涂,为何其后,政治依然顺着既定轨道发展,领导阶层主动进行革新, 日本反崛起于东海?其中,当然有伊藤博文等政坛要人对方向的正确把握,自不必言。 此外,则盖此“绝对权力” 并非那么“绝对” 。 日本以小小岛国僻居东海,然而列强环伺, ABCD(美英中荷) 并R(俄) 在侧,使日本各阶层不敢生须臾惰心,这份危机感时时刺激着上至天皇下至普通百姓的神经,以至每每与身边的超级大国作战,每战都是“帝国存亡,在此一举” ,成为地地道道的“武之国”。民族精神或英雄主义在这里,不是简简单单用来压制国内或鼓舞士气的短期工具,而是生存的必需。 再者,日本的民权运动更大程度上是以富强为目标,早期就与武士阶层的反抗结合在一起,西南战争中西乡军的奋战,也具有一定的民权运动色彩。西南战争后,旧武士作为阶层彻底被消灭,而作为独立个体,仍未停止反抗,大久保的被杀与其后的许多暗杀事件,都一直提醒着日本的统治阶层,依然有一种超乎法律之外的力量凌驾于他们的“绝对权力” 之上, 在促其对民众进行让步与领导革新。“明治一朝的成功,是由武士的鲜血与生命来换取的”,并不仅仅指他们在武装倒幕中的牺牲,更有其在以后的个体反抗,曾多次左右了日本政局的事实。 还有,就是前面提及的这个民族那份异乎寻常的敢于包容与接纳的自信:胜海舟为幕府陆军总裁,而幕府失败后亦可被录用为明治的海军大臣;佐幕旧势力死守会津鹤城,其中的年轻武士组织“白虎队” ,城陷后仅存的二十人自刃于饭盛山,只一人被救还,而歌咏他们的歌曲<<荒城之月>>被列入明治时期音乐教科书;西乡隆盛、江藤新平等实实在在举兵谋反的魁首,日后尽数被平反;陆奥宗光(甲午时的日本外相) 、野村忍介等发动暴动或领兵奋战的人只被判五年徒刑。。。,凡此事迹,不可尽录,虽然有“实用主义” 之嫌(需要借重武士精神), 然而这份对能者的宽容,对义者的褒扬, 却与“咸与维新” 式的纵容与敷衍, 或者“斩草除根” 式不负责任的全盘批判与否定,其间差距,何可以道里计哉!

自助而后天助,此后的日本,在一次次战胜中肯定自己,并不断以外来资源的注入为动力,冲天而起,成为东亚令人侧目的赫赫强国。国民的自尊与自信,随着一次次战争的胜利而提高。 当然,自我膨胀的后果也很严重,自1920年大正政体解体而下(这会是另外的话题了), 武士给日本留下的这柄双刃剑,越发无以控制,而那支明治年间的坚实剑鞘 -- 宽容与接纳的自信,也不再有。 继而, 那柄剑一再把东亚的天空割裂,也终把日本自己,砍得面目全非。直至25年后(1945年)被另一大国强制进行新一轮的“维新” ,此时, 真正的武士、 明治时期真正“胸怀天下”、 有独立见解独立追求又有能力治国平天下者已不复再有。

“死亡所改变的只是我们脸上的面具。 林居者依然是林居者,农夫依然是农夫,而只有将歌声融入风中的人,才会永远对着运转的星球歌唱” ,武士也依然是武士,不论军国主义者用怎样扭曲了的“武士精神”的面具去遮盖历史人物的面庞, 西乡隆盛为首的明治武士和许多像他们一样的人,已将国家的命运的融入自己的血液中,那份舍身与不屈、 那份接纳与反抗的勇气砺炼而得的“精魄”是无法抹煞的。 百年之后,读到他们的事迹, 尚觉凛然。

而日本明治维新的经验与教训,实在始终值得一切有志图强的民族学习。 甲午而后的中国,在一轮轮的否定中不停地被自我也被世界否定。资源被掠夺,国民精神亦被压制。新中国的出现,最大的意义就在于终止了那一否定中的循环,时至今日,巨大的国际资本的流入,也使中华的腾飞,似不需通过强力扩张,就有了或可依恃之凭藉。然倘比诸明治,可能尚不过完成最初阶段之任务,怎可轻生骄惰,怎敢就此垂翼呢?

有关一个电影的历史话题,到此就已结束,而现实里我所关注的那个属于我的民族,还要在波涛万顷的历史之海上艰难奋羽,负重飞翔,我想,它该能去往它要的彼岸吧?


  • 本帖 3 回复
通宝推:西电鲁丁,
这个贴子最后由一介在5/11/2004 11:03:09 PM编辑过
2004-05-10 02:37: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