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白话三国(1)东汉的衰败 -- 电子赵括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2 阅 47000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3-07-02 09:11:30
17219 复 15644
电子赵括
电子赵括`737`http://picture.ccthere.com/0,1012/737_03154619.gif`70`1059`41277`330867`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3-06-27 00:43:42`
白话三国(4)冲冠一怒为老爹 13

朝廷混乱不堪,各地的诸侯也趁机大打出手。公孙瓒因为弟弟被杀与袁绍反目后,任命了为严纲冀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后和袁绍对抗。然而,界桥一战公孙瓒被袁绍打败,那个冀州刺史严纲也被“阵斩”。公孙瓒不甘心,又在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度集结人马攻打袁绍,结果又被打败。从此攻守逆转,公孙瓒逃回幽州被动挨打。袁绍又纠缠上了公孙瓒的青州刺史田楷,任命自己的长子袁谭为青州刺史。双方混战两年,都到了师老兵疲,弹尽粮绝的地步。于是不约而同地劫掠百姓,田野里别说粮食,连青草都没了。双方筋疲力尽,不得不暂时讲和。

这个时候扬州刺史病故,袁绍还在摆盟主的谱,任命了袁遗为新的刺史。没想到,他弟弟袁术就带头不认账,嘴边的扬州哪肯给别人?出兵把袁遗打跑另外任命了个姓陈的作自己的傀儡刺史。更可笑的,这个姓陈的忘恩负义。当上刺史不到两个月,看到袁术既打不过刘表,又被曹操打得屁滚尿流的时候,居然落井下石地拒绝他入境!袁术没办法,只好集结部队准备攻打自己的扬州刺史。袁术看中的家伙能有什么了不起,那个刺史其实色厉内茬,一看到这个架势就被吓跑了。这下子袁术不再客气,自己掌握扬州的大权,还自称徐州伯(徐州的陶谦碍他什么事了?无故树敌)。袁术如此糊涂,到乐坏了李催郭汜,马上拜他为左将军,封侯假节加以拉拢。

天下大乱鼠辈横行,颖川等地被打成了蜂窝煤,人们自然背井离乡寻找避难的地方。韩馥袁绍管辖下的冀州是当时人们眼中的一片乐土,不少人前往避难。荀??就是其中一个。他本是颖川人,看到天下大乱后,就告诉乡里乡亲:颖川是天下要冲,将来恐怕难逃战火,还是预先离开为好。然而他的同乡们大多故土难离,他也只好独自带领家属宗族去投奔冀州牧韩馥。袁绍从韩馥手中夺取冀州后可谓拣了个大便宜,提拔了魏郡审配,巨路田丰,南阳许攸,颖川荀堪等人才,还包括后来曹操手下最得力的谋臣荀文若郭奉孝。尽管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有人离他而去,不过这是后话了。

当时的另一个避"鼠"胜地,就是陶谦治理下的徐州。各地的难民们看到徐州市井繁荣,粮食丰硕,不少来到了徐州。然而陶谦治理无方,徐州渐渐混乱起来,本来就是逃避战乱而来的人们当然失望。然而他们没料到的是,这仅仅是小意思,徐州正面临着一场无妄之灾。

初平四年(公元193年),曹操在兖州站住脚后,就派人去把他在琅邪避难的父亲曹嵩接来。曹嵩也曾花钱捐过一个太尉,如今看到儿子曹操强爷胜祖名副其实,当然高高兴兴地去团聚。于是收拾起全部的家产,装了一百余辆大车(大富翁呀)起程。然而,当他们途经陶谦的领地时,陶谦的士卒一看来了这么大的一块肥肉,哪里还顾及官军的身份毫不犹豫地杀人越货,吃掉了这块肥肉并杀掉了曹操的父亲曹嵩和兄弟曹德。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曹操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当年秋天就起了大军来报仇。陶谦糊里糊涂地成了曹操的杀父仇人(注1),百口莫辩,只好硬着头皮应战。曹操咬牙切齿,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模样,临走时甚至连后事都安排好了。他嘱咐家人,我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就去投靠张邈。老迈的陶谦当然不是曹操的对手,转眼之间就被夺走十几座县城。在彭城(今江苏徐州)一带,魏武帝大战陶安东,陶谦再次战败。曹操完全杀红了眼,到一地,屠一城泄愤,鸡犬不留。逃难的人们本来因为徐州和平而来,当然想不到陶谦曹操会结下私仇而导致战火,几十万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成了曹嵩太尉的陪葬品。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陶谦看到曹操实在厉害,就向公孙瓒封的青州刺史田楷求救。田楷于是命令手下的平原相刘备领兵相助。刘备自己有几千人马,到了徐州后陶谦又拨给了他四千兵卒。刘备有奶便是娘,干脆依附了陶谦。为了挽留刘备做自己的盾牌,陶谦也向朝廷推荐他为豫州刺史,并让他驻扎在小沛防止曹操的进攻。这时曹操因为军粮短缺暂时退了兵,但不久后卷土重来。刘备也挡不住曹操的攻势。陶谦这个安东将军一看安不了东,急得要离开徐州逃回丹扬(陶是丹扬人)。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曹操后院起火,根据地兖州被吕布张邈端了!

原来,曹操统治兖州后,也有些跋扈。陈留人边让因为对曹操有所讥讽,就被曹操杀了。这下子,兖州的人都害怕起来,埋下了叛乱的种子。一直对曹操忠心耿耿的陈宫是个直肠子,也担心自己将来会不小心触怒曹操,落得一个和边让一样的下场,就和一些人商量叛变曹操,并前往游说曹操的好友,陈留太守张邈。张邈虽然是曹操的好友,但这时得罪了袁绍,担心与袁绍神虽离貌仍合的曹操会迫于袁绍的压力对自己动手,正是惴惴不安的时候。大家一拍即合,决定迎请“善战无前”的吕布来做新的兖州牧。

这时候,吕温侯又在干什么?吕布逃离长安后,到处投亲靠友。然而,他总是自恃有讨伐董卓的大功傲慢无理,手下的人马又军纪败坏惹是生非,最后谁也不愿意收留他,只能去投靠没有名气的河内太守张杨。兴平元年曹操再次攻击陶谦时,陈宫等人趁后方空虚之机反叛,并派人去迎请吕布。

这样的变故,对吕布来讲是天上的馅饼,对陶谦来讲是飞来的横福,对曹操则无异是晴天的霹雳。陶谦是打不成了,只好回师。不幸中的万幸,曹操虽然丢失了兖州,在荀??,程昱的帮助下还是守住了三个县城(兖州共有辖郡、国八,县八十),保留了翻本的可能。曹操看到吕布未能在他回来的路上截击他,反而贪恋濮阳城,心中有了底,断定不是自己的对手。然而真刀真枪地打起来,却遇到了麻烦。战场上吕布厉害,更要命的是陈宫长期在曹操手下效力,对曹操的打法了如指掌,差点要了曹操的命。濮阳城的混战中吕布的骑兵捉到曹操后当即审问:“曹操在哪里?”曹操一听,原来不认识我,太好了:“前面那个骑黄马逃命的就是曹操。”这才蒙混过关逃脱一劫(三国演义中为了突出其戏剧性,将其改为了吕布)。而祸不单行的是当年天下大旱,谷子一斛(按照后来邓艾推行屯田时的描述,这够一个成年人吃六天)卖到五十万个铜钱,买一星期的口粮居然要累死一头牛。八月,又闹了蝗灾。军粮成了双方的大问题,拉锯中的曹操吕布谁都打不下去了。这个时候,远在邺城的袁绍看到曹操的窘境,趁火打劫,要“礼聘”曹操到邺城。曹操正是根据地丢光,军粮告尽的时候,人穷志短,差点答应。眼看武帝纪就要变成曹操列传时,程昱跳出来反对,慷慨激昂:“将军您是否因为时局困难而有了惧意,否则怎么如此欠考虑!袁绍确实有吞并天下的志向,但以他的才智,能做得到吗?!将军您真的甘心做他的下属,当一辈子韩信彭越(有朝一日,被剁成馒头馅?)?兖州虽然丢失,仍有三个县在我们手里;忠于您的精兵猛将,不下万人。以将军您的神武,在荀??和我的精心辅佐下,完全可以成就霸业!希望您能重新考虑!”曹操得到这一番鼓舞,当即断绝了投靠袁绍的念头,决心以这三个县争霸天下。

曹操走了,风烛残年的陶谦经不起这一番折腾,也病倒了。于是,谁来继任徐州牧就成了问题。临终前,陶谦告诉部下,只有刘备能够胜任。对比一下刘焉孙策袁绍,陶谦是唯一一个没有让自己的亲属继承位置的人。或许,陶谦确实高风亮节,或许,他的子女们确实不肖吧。有了陶谦的遗嘱,有了糜竺陈登孔融等人的支持,刘备推辞一番后,掌管了徐州。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正月,沉寂了四个月的兖州再次起了硝烟。在定陶,曹操击败吕布。夏天,在巨野又击斩吕布的部将,兖州的战局越来越有利于曹操。这时候,曹操却突发奇想,要一鼓作气地攻占徐州,然后再回来收拾吕布这个杂种。荀??觉得不妥,就劝告曹操:“当年汉高祖保守关中,光武帝经营河内,无不尽心竭力以至根深蒂固。这样,进可以逐鹿中原,退可以割据一方。因此,虽然他们都曾有过一时的窘迫,却都成就了一世的霸业。将军您本来依靠兖州起家,屡次平定叛乱,百姓无不心悦诚服。况且黄河一带是天下的要地,如今虽然遭到兵革之灾略显残破,仍然自保有余,这就是将军您的关中河内,不能不先平定。如今,我们已经击败吕布的部将,如果继续向东攻击陈宫,陈宫一定不敢来骚扰,我们就可以趁机把麦子割了充实军粮,就有了击败吕布的把握。击败吕布后,可以结交南方扬州的诸侯讨伐袁术,我们就可以驰骋于淮泗之间。如果放过吕布而向东攻击,兵留多了则讨伐乏力,兵留少了则吕布趁机暴乱,大家只有保卫城池的分,难以维持正常生产。只有当年没有反叛的三个县有保证,兖州又将被吕布夺走。万一不能攻克徐州,将军能回到哪里呢?陶谦虽然死了,徐州未必容易攻克。他们昔年屡战屡败,如今必然团结死守,坚壁清野。攻城不拔,又没有缴获,用不了十天,即使有十万大军也将困苦不堪。上次征讨徐州,威罚并行。他们的子弟不会这么快忘记父兄的仇恨,不会归降。就算攻克城池也获得不了人心,不能算攻了下来。事情有彼此,大小,安危之分,希望将军您能够好好考虑。”这一番分析,在情在理,有宏观的战略设想又有具体的战术目标,于是,曹操停止了东征徐州的计划,集中精力治理兖州。曹操分兵收割军粮后,吕布陈宫看到曹操兵力分散,认为是好机会,又率领了一万人马要来和曹操决一死战。结果,被曹操设下埋伏杀得大败。这一仗吕布伤筋动骨,从此再也无法在兖州立足,就和张邈陈宫等人东逃徐州投奔了刘备。兖州又回到了曹操的手中。

兖州的叛乱,表面原因是因为曹操过于粗暴,杀害了陈留的名士边让,引起了兖州人士的恐慌,实际上有更深刻的原因。看一看各地的诸侯,曹操在兖州,刘备在徐州,孙策在江南,都遇到了被征服的地方立刻有人反叛的事件。曹操经过奋战重夺兖州,算幸运的了。刘备被吕布打跑,而孙策干脆丢了性命。曹操刘备孙策到了一个地方,都要花一定的时间来治理内政安抚当地的各级人士,这完全是慢工出细活,没有捷径。曹操历经了兖州叛乱,刘备遭遇了吕布反水,结果都是因为治理内部的时间太短,工夫还没到。后来曹操也杀了孔融,孔融的名气可比边让大得多,但什么事也没有,就是因为当时曹操内部都已经明白,曹丞相杀孔融,并不意味着他会因此大开杀界。而当时的兖州人士显然还没有这个认识,连曹操多年的好友张邈都因为多余的担心(曹操显然已经不会再为袁绍卖命了)而背叛了他。这个叛乱,实际上是早晚的事,并不偶然。曹操不杀边让就一定能避免?我表示怀疑。但曹操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原来的兖州,看来并不能算是曹操的,但现在的兖州显然已经完全忠于曹孟德。兖州牧这三个字由手写的变成了血染的,哪一个更醒目,不是一清二楚了吗?

注1 陶谦是否被冤枉,并无定论。陶谦杀曹嵩的说法一直是有的。讨伐董卓的联盟破败后,关东的诸侯们大致分为两派,一派为袁绍刘表等,以及当时并不出众的曹操。另一派则有袁术公孙瓒以及孙坚的余部。陶谦和袁术公孙瓒等人交好,与袁绍曹操一派有矛盾。三国志记载,陶谦曹操此前就曾几次交手,无一例外的是曹操胜利。因此,陶谦确实有暗杀曹嵩泄愤的理由。这里采用的是资治通鉴的记录,个人感觉算是中立稍微偏向陶谦的写法。无论事实如何,有这样的过节曹操当然会认为曹嵩被杀是陶谦的主意,陶谦当然不会承认。


  • 本帖 1 回复
这个贴子最后由电子赵括在1/14/2004 2:20:36 AM编辑过
2003-07-02 09:11:3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