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大嘴侃西域之战斗英雄李嗣业和陌刀 -- 大嘴

2004-05-29 23:03:58大嘴
【原创】大嘴侃西域之战斗英雄李嗣业和陌刀

我煌煌华夏五千年历史,博大精深,就拿冷兵器来说吧,刀枪剑戢,斧钺钩叉,林林总总,数都难以数尽。复杂的有极尽机巧的手弩,简单的干脆就是铁铸的棍子一根。大块头如青龙郾月刀――罗老师在《三国演义》中说那刀重九九八十一斤,按明代的度量衡计算也有四十八公斤重,大嘴窃以为那根本不是刀,而是只有关二爷才能抡的动的一扇门板。小巧玲珑的有那喂了见血封喉的绣花针,撒出去如一把牛毛,被它咬一口不死也要褪层皮,这玩艺非亚洲人就想不出来,别看那些洋人吃饭也要耍刀弄叉的,真到动真格要人命的时候,他们可就玩不出这么多花样来。

今天我们不说这些个,单只说在唐代令人闻风丧胆的陌刀。这刀是人类自相残杀得心应手的工具之一,到唐代,政府明令规定的刀有四种,仪刀和障(仗)刀听名字就猜的出来是仪仗队用的花架子玩艺,可横刀和陌刀就不同了。横刀是日本武士刀的老祖宗,大嘴祖上与日本人有血海深仇,提起日本人就肾上腺素过剩,横刀就不提了罢。这陌刀可是大嘴最心仪的杀人利器。

到现在陌刀也没有实物可考。《唐六典武库令》说:“陌刀,长刀也,步兵所执。”又《旧唐书之杜伏威阚棱传》中提到:“阚棱齐州临济人,善用大刀,长一丈,施两刃,名为拍刀,每一举斩毙数人,前无当者。”所谓拍刀,应为陌刀谐音,这玩艺长三米左右,两刃利器,一般是斩击为主,可砍、可削、可刺、可撩,委实是居家必备,杀人越货、防身护体、物美价廉之上乘兵器。

罗嗦了那么多,肯定有朋友说大嘴你拽什么白话呀,陌刀不就是三尖两刃刀吗。虽然这陌刀与宋代的三尖两刃刀有那么一点点区别,不过大嘴私下里也是这样称谓陌刀的。中国文字乃至口传历史中,耍弄三尖两刃刀成了精的就是二郎神杨戬。在封神榜和西游记里,三只眼的二郎神忽而化做石匠,忽而化为木匠,变来变去与对手演那大变活人的魔术戏法,看的大嘴眼晕,真想不通这杨戬到底是他的哮天犬厉害,还是他的三尖两刃刀厉害,反正没见过他怎么玩那刀,到是听说过他的哮天犬咬了孙猴子的裤管,结果被太上老君那老小子用手镯或项圈砸晕菜了――严重怀疑悟空从那时候就患上了狂犬病,要不怎么疯到不回去继续做黑社会老大,偏要去保那罗里罗索的唐僧去天竺呢?跑题了跑题了,言归正传,杨戬是神话里的人物,神话中的人物都是无聊的人吹出来的,不信你学学托塔李天王天天手里捧着郑州二七纪念塔试试,或者脚下踩俩呼拉圈学学哪吒走路――玩不了,那不是正常人。这真实世界里,玩陌刀玩得入了青史万古留名的是盛唐开府仪同三司,卫尉卿,封虢国公,食实封二百户的李嗣业。

前几天看萨兄的《梦里燕赵》,一直在感慨北方多慷慨激昂之士,北方人与南方人性格截然相反,南方人静,长于智谋,北方人闹,勇猛过人。是以南方人通常为劳心者,北方人为劳力者。按中国传统说法:“劳心者制人,劳力者制于人”,所以高陵人李嗣业就属于这劳力者制于人之列。他身长七尺,壮勇绝伦,这身材板不当兵真的可惜了。天宝初年,李嗣业披红挂绿手里捏着一人入伍全家光荣的征兵令来到西域安西军内效力。这时候唐军中正按照太宗时期留下的兵书纪要进行大规模军事正规化,无论府兵还是佣兵均要统一军容。这军事正规化一个主要内容就是推行陌刀,唐军中一军一万二千五百名官兵,使用陌刀做武器的就有二千五百人。李嗣业个高劲大,玩二十斤重的陌刀颇有心得,遂于士兵中脱颖而出,被众人推举为队长,经过多次战斗,每战必胜,所向必陷。西域军区司令员夫蒙灵察同志慧眼识人才,每次出征都要把李嗣业带在身边――不知道是做哮天犬用,还是做警卫员用,这样久之升为中郎将。随便说一下,夫司令员还慧眼发现了另一个西域猛将高丽人高仙芝,不过夫老骂高仙芝也狠,最常见的骂法是称其为“猪狗奴才”,常人背个狗奴才的名声就要火冒三丈,何况又多了个猪字呢。连边令诚都看不下去,亲自给军委主席唐玄宗打小报告汇报此......

又跑题了!

李嗣业和他的陌刀敢死队大出风头是在天宝七年。那年西域番国勃律叛唐投吐蕃。吐蕃聚集大军据山面水,编木为城,严密防守交通要道连云堡。时唐军在西域军区副司令员高仙芝和政委边令诚的指挥下,以李嗣业和田珍为左右陌刀将,夜渡信图河娑勒川准备攻击。攻击之前高副司令员对李嗣业和田珍推心置腹语重心长千叮咛万嘱咐说:“同志们,吐蕃援军随时都会赶到,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拿下前面的堡垒,那么大家哭都找不到坟头。所以我以人民的名义命令你们:中午以前必须占领敌人的制高点!”战斗开始,吐蕃军从山头投掷石块原木蔽空而下,唐军伤亡惨重,在山下观战的政委边令诚原本是唐玄宗办公厅的一名生活秘书年前才下来挂职锻炼的,那里见过这等阵势,骇得两股战战几欲先回。在这危急关头,李嗣业带领他的陌刀队冒死冲锋,李嗣业高举战旗率先从最险峻处首先登上山头――头上有没有被吐蕃军的石头砸出几个包包来史料上没说,就是有也不能写,写了有辱战斗英雄的光辉形象。后续的唐军陌刀队员见团长都上去了,我们还怕什么,大家手持三米陌刀一拥而上,陌刀如林,或砍或削或刺或撩,所及之处,吐蕃守军颈断头离,手脚抛散,肚裂肠迸。吐蕃人那里见过如此玩命的敢死队,连呼扯呼纷纷溃逃都嫌爹妈为什么不让自己多长几条腿,人太多跑不动,结果好多人填了溪谷投水溺死。唐军大胜,长驱直入勃律,俘虏了勃律国王和他的吐蕃新妻,此战震撼了西域周边,大食诸胡七十二国皆归国家。

李嗣业一战成了战斗英雄,有没有做巡回演讲现在的人就无法知道了,但肯定是当年的十大杰出青年、全军英模代表。职务一下就被提升为右威卫将军。三年后的怛罗斯之战,高仙芝指挥西域军区部分部队与大食联军交战,唐军侧翼葛罗禄阵前叛唐,唐军遂败。溃逃中败军争相逃命,道路雍塞。李嗣业带着他的陌刀队,手持大棒,死命保护已经升迁为西域军区司令员的高仙芝脱险。有朋友问了,陌刀队为什么拿大木棒而不用陌刀呢?笨呀,逃命的都是自己人溃兵都是自己人挤自己人不能因为自己想先逃就拿自己的陌刀杀自己人吧(K!这么多自己,喘口气先......)。即便是把陌刀换做木棒还是有人看着有气。李嗣业带着陌刀队正急的满头大汗为高仙芝开道的时候,黑暗中有人幽幽说道:“避敌先奔,无勇也;全己弃众,不仁也。”李嗣业大惭,从怀里掏出手电筒照照,原来说这风凉话的是手下一小参谋段秀实。段秀实本想借着夜色说两句不满的话,现在被人识破,索性脖子一硬昂然说道:“幸而得达,独无愧乎?”。李嗣业正因为没有仗打憋气呢,被段秀实这一激将,一将把手电筒丢到山涧里,双手紧握着段秀实的手激动地猛摇(如范伟的小品表演,语带哽咽)说:“啥也不说了,同志,我的好同志,你就看我的表现吧!”回头带着自己的陌刀队逆着人流返回,手持陌刀排列如墙,或砍或削或刺或撩,将大食追兵一顿狂揍,挽救了大军顺利脱险,

战后李嗣业因功升骠骑左金吾大将军、河西节度副使。作了军区副司令的李嗣业没有忘记那个在乱军中说风凉话的段秀实,两人成了好朋友,段秀实做了李嗣业的参谋长。

故事说到这,本应结束了,可大嘴忍不住还想继续说这个李嗣业。虽然下面的故事没有发生在西域,但却是李嗣业带着西域精兵做的。那是在安史之乱两京陷落后。原来的军委主席唐玄宗逃到四川病退了,继任的唐肃宗在灵武上任,急电让李嗣业带兵勤王。李嗣业、段秀实统帅五千余西域精兵,军容严整赶到凤翔,会合郭子仪等合兵与叛军作战。李嗣业和他的陌刀队常为大军先锋,每战李嗣业必手持大棒冲击,“贼众披靡,所向无敌”。至德二年九月,广平王督率三军克复首都,与叛军战于长安香积寺北。唐军军容长达十里,朔方右行营节度使郭子仪为中军,关内行营节度使王思礼为后军,李嗣业作为镇西、北庭支行营节度使,自然为唐军前锋。两军列队完毕后,叛军李归仁率精锐骑兵来挑战,被李嗣业部下一阵乱箭射回,唐军前锋骑兵追击途中遭叛军大军掩杀,叛军一鼓作气杀入唐军阵内,唐军乱做一团。混乱中李嗣业对郭子仪说:“看样子今儿个不与贼寇死磕,恐怕咱们每个人都要躺着回去”,说完脱了上衣打赤膊,手持陌刀站在阵前高声大喊,溃兵经过他的身边,瞬间被陌刀砍为碎片,连杀十几人,阵容方才安顿。

阵容整齐后,李嗣业指挥他的敢死队全部持陌刀挺身而出,史书记载“(陌刀队)如墙前进,嗣业先登奋命,所向披靡”,大嘴一直以为这陌刀队就是排成一条散兵线推进,日前看到克容兄写的《屠城校尉司徒卡》,才明白李嗣业的陌刀敢死队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步兵方阵。此时这个方阵从叛军阵容中穿心而过,然后又与仆固怀恩指挥的回鹘骑兵回过头来,从后面夹击叛军。战斗从中午一直打到傍晚,叛军大败,尸体沟满河平,仅首级就被砍下六万。唐军胜利收复西京。

又一次挽救了唐军的李嗣业继续带领他的陌刀队征战,后来在围困邺城的时候,亲自批坚冲突,履锋冒刃,身中箭伤。卧床数日,忽一晚闻听金鼓齐鸣,自病榻惊起,大呼杀贼,箭疮血出数升注地,一代名将就此而去。

李嗣业去世后,史料中再无出现耍陌刀耍出名堂的人来。

资深推荐:铁手, 通宝推:johny,物格修齐,
主题:183788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