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东京艳遇大接龙】我就是大胸MM(一) -- 柴禾儿妞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74 阅 22735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11-28 06:31:45
1913681 复 1911844
柴禾儿妞
柴禾儿妞`414`http://sc.groups.msn.com/tn/25/50/chaiheerniu11/1/3.jpg`70`1751`5779`115426`正二品:特进|辅国大将军`2003-05-07 03:15:49`
【东京艳遇大接龙】我就是大胸MM(四) 40

先感谢一下,我的酷男还有可爱的草纹MM,给我提供了很多细节!再有就是感谢你们大家的捧场,感谢苹果发的这么好的帖子,能让我有这么多的灵感!当然还有夏教授这么好的提议!感谢一直在改铁手老大,感谢西西能提供这么好的条件,最后感谢CCTV,感谢MTV...

我是不是也应该入乡随俗地多喝几口水啊,多休息休息呢?还是赶紧写完呢?还有,关于这个一些所谓细节的描写,咱是不是也来点删节版?要不把那些纯洁的淫都教坏了,就不好了!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怎么特喜欢里面那些太酸的描写,我写的时候,牙都快酸倒了。反正写这个东西,真不容易。看文的你们都提提意见,我也好开拓一下思路啊。时间没有多少,所以大多回帖我没有回,但是不回可不代表不看啊!拜托了,多说点意见哈!

——————华丽的分割线——————

正文

接过酒的他,爽快地拿起酒,马上‘咕咚’‘咕咚’地给一口气居然全喝完了。看着我错愕的目光,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太渴了,一天没有怎么喝水了。”说完,裂开嘴露出满嘴的大白牙在那‘呵呵’地给自己解脱似的傻笑。

我最喜欢的就是喝酒爽快的男人,同时我也通过看一个人喝酒是否默迹作为能否成为自己朋友的一个标准。要知道我的男友就是因为特能喝又从来不耍赖,而让我喜欢上的。要不就他那个满身长毛,跟个大黑猩猩一般怎么会入我的法眼呢?!

可能是那罐啤酒给他补充了些元气,他也开始不客气地随地一坐,直截了当地说:“我饿了,你这有什么吃的么?”

看他那么坦然地样子,早就放松下来的我也不客气地回应道:“要想吃好的,就自己做。要不就只能凑合吃点。反正要我做的话,肯定就是特简单的那种!”

他居然立马耍赖地躺在地上:“哎哟,我的老腰直不起来了,实在是没法自己做饭给这么漂亮可爱大方具有同情心的小女孩阿!”

看着越发可爱地像我家旺财的他,我还能说什么,夸张地深深地叹口气,拉开厨房的门,做饭去了。

正做水准备煮方便面的时候,手里居然又拿着罐啤酒的他也进来了,斜靠着门。看见他修长的手指,修剪得当的指甲,略有些分神的我居然忘了说什么。性感的男人啊,一定要有双大手,一定还不能留长指甲,尤其是那种指甲缝里有巨多泥的那种。。。

“日本方便面好吃么?给我三包啊!还有没有啥西红柿、黄瓜之类,咱们好歹也来个凉菜就酒吧!”

这位倒是什么都不吝的主儿,只是这种感觉怎么跟两口子一半。我含笑着指使他去冰箱里找这些他要的东西,然后又告诉他酱油、醋、盐、老干妈辣椒酱之类的都在哪,然后跟他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您就自己干吧!”

“唉,你这个懒丫头,算了,还是我来吧!”一点都不见外的他把啤酒放一边,挽起袖子,拍起黄瓜来。

“嘿,我说,丫头!你这怎么没有蒜啊?!这拍黄瓜没有蒜可不好吃。”这个人,怎么突然叫我‘丫头’了?不过我喜欢这个略带宠腻的感觉。

“多味啊,我说!我可打小不吃这些。所以家里从来没有这个。还有,你要做糖拌柿子的话,糖别多了。要不齁,那我可就不吃了!”我一边煮面,一边嘱咐着他。

“小祖宗,您还挺挑。行,行,行,听你的!谁叫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竟有些疼爱地低头跟我说着。

好了,这顿凑合饭做好了,他的面里头有三个大鸡蛋,那是我悄悄放的,同时还特意又给他拿了一听冰啤酒。

吃饭的时候,他开始讲他在美国的趣事,讲黄或者很黄很黄的笑话,讲自己的狐朋狗友的趣闻。。。就这么多话,他神奇地居然一点也没有噎着地吃完了所有的面。

这顿饭我吃得非常开心,他逗得我笑啊笑的,好像我一年的笑全加起来也没有今天这顿饭上笑的多。

他和我一起收拾着碗筷子盘子,然后特豪迈地说:“丫头,放这,我洗碗。女人可不能洗碗,要不小手该糙了,那就不好看了!”

这么有意思的人,我哪舍得离开啊? 就随手拿了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站着和他聊天。

看着他麻利地洗碗擦碗,我就开始走神了。不知道这个男人在家也是这么地宠老婆么?那他的老婆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啊?。。。

正想着出神,就见面前伸着一只大手,在我鼻子前晃晃, “想什么呢?我都干完了。咱们回屋吧!”

生怕他窥破我的心事,立马哈哈一笑,走出了厨房。

我住的屋子是那种老式的日本公寓,屋子不大,用沙玻璃门隔着里外间,没有床,进了门就是たたみ,(哦,就是榻榻米),但是因为榻榻米上头盖着的草席,所以整个房间都散发出那种蔺草的自然香味。这也是我一眼就相中这个房子的原因。

随手拿了几个垫子扔给他,示意他坐下来。结果看他有些勉强“怎么了,您?不舒服?怎么不坐啊?”我奇怪地问到。

“唉,刚才吃多了,现在。。。现在裤子太紧,有些坐不下。”尴尬地他不自在地解释道。“不过不是我说,怎么你一个天朝人,居然跟鬼子似的,不用有腿的凳子椅子的?你难受不难受啊?”他还是站着!

“哈哈,谁叫你吃那么多的?!要不你穿我男朋友的睡裤吧。肯定松快!对了,知道什么叫‘入乡随俗’么?这都不懂,白长了这么个大的个头!”我蹬了他一眼,起身进里屋拿了条刚洗好的睡裤给他。

接过我给他的东西,去厕所换完衣服的他出来了。看着那条穿在我那个矮个男朋友身上特显长的睡裤,到他身上,居然被他穿出了七分裤的感觉。

看着哈哈大笑的我,他居然一开口就是:“你男朋友个儿也忒矮了点吧?不过这裤子真是舒服。。。”

“呸,你管得着么?我愿意,怎么了?!你怎么就这么多话呢?来,现在总算能坐了吧?我的大胃先生!”我略有些不快地说。

“能,能。当然能了。怎么了?丫头,不高兴了?其实也不是谁都能有我这么高的个的。是吧?!再说了,这个高有个屁好? !穿衣服得买大号的,坐飞机难受不说,就连到漂亮姑娘这,还得受挤对。您说呢?”看着我眼色不对的他开始哄我。

“以前啊,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油嘴滑舌’,现在吧,总算是真正亲身领教了。你怎么就这么贫呢?!”其实没什么事的我笑着开始反击了。

“我。。。我怎么‘油嘴滑舌’了?你是不知道我一个叫姑爷的朋友,你要是见了他,才会真正理解这个词的含义呢!”他不以为然地说。

“你这还有酒么?这点酒少点。对了,你厕所里那个小矮凳子是怎么回事?凳子腿那么矮,比蹲着高不了哪去。干什么用的啊?”好奇宝宝问到。

“阳台外有好几箱啤酒呢!要想要,自己出去拿去。我怕闪着自己的腰。至于那个小凳子么。。。嘿嘿,日本人有坐板凳洗澡的习惯,尤其是老人,他们都喜欢坐着往自己身上浇水呢。”我也拿着啤酒,习惯性地跪坐在垫子上。

“我说,您就别真把自己弄得跟个小鬼子似的,行不行?!这么坐,你也不怕把你那大长腿给坐成个罗圈小猪腿!”他的两只大长腿伸着,大大咧咧地坐在我边上。

“哦,习惯了!你不知道的,在日本,女人可不能盘腿或者象你这副样子坐!那是要被人笑话的阿。女人可必须都得腿这么并拢着,腰伸直,跪坐着。我当时就是被那帮子小鬼子们的讥笑给气着了,这才下决心努力地学坐。也让他们好好看看,中国人什么学不会?!不过吧,这么坐着不是特难,最难的是给自如的起来,对鬼子来说,这才算礼仪端庄的好姑娘呢!”我仍然跪坐着,不过我注意到当我在做腰伸直这个动作的时候,他的目光居然瞟向了我的胸部。这个流氓!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微喜。

我居然有了一种捉弄他的想法:“你看,腰不光要伸直了,头还给这么微微地含着。”我倒要看看,这回他的目光怎么办。

看着我伸直着腰,挺拔的胸也更加耸立着,他开始假咳嗽,眼睛也开始环顾四周,顾左右而言他地说:“咳,咳~~那什么,那你的被子放哪啊?怎么这么大的房间,我居然就没有看见被子褥子呢?”

我有些阴谋得逞的小得意,但是也假装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哦,这个啊,你看见那没有,靠阳台窗边的那。那里有个大拉门,就是橱柜。我们的被子褥子枕头全放那呢!日本人的这个设计特科学。里面特大,估计藏人的话,三个大人是不成问题的。”

看着我表面没有什么变化的他,以为我没有发现他的笑秘密,就又开始放松起来:“丫头,我没酒了。我去拿酒哈!”

说完,起身就去阳台。

呀,坏了。。。阳台上还晾着我的小可爱underdress就是个小边边的黑色小T和同色调的镂空胸罩阿。。。

渴了,要喝水!


  • 本帖 14 回复
最后于2008-11-28 08:04:01改,共2次;
2008-11-28 06:31:4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