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Fallout3 废土上最大的秘密... -- Slay0r

2008-12-01 08:44:41Slay0r
【原创】Fallout3 废土上最大的秘密...

废土上最大的秘密...

我快要死了...

正当我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即将进入步枪射程的猎物身上时,一只Deathclaw悄无声息的从后面对我发动了袭击,那股刺鼻的腥臭提醒了我,但已经太迟了....鲜血正从腹部上那三个巨大恐怖的伤口伴随着我每一个动作喷涌而出,在身后形成一道红色的小径。最后一枚医疗针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用掉,除了一点点精神上的安慰,几乎没有任何疗效,而最近的人类聚集点BigTown甚至还没有出现在地平线上。我需要的是...舔舔干裂的嘴唇,打量着四周死寂荒芜的废土,人迹全无,苦笑着摇摇头,我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在路边不远处的荒草中,一棵孤伶伶烧的焦黑的枯树傍边,有一堆青色风化的岩石,“看起来还不错”四肢着地,我开始缓慢的向那边爬去,石砾摩擦着早已麻木的伤口,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我颤抖着将身体支起依靠在冰凉的岩石上,大口的喘息着,肺里像起了火。伤口中鲜血已经停止了流淌。从腹部撕裂翻开的肌肉里,可以看到紫红色的内脏正在轻微的蠕动着,微风抚过,一阵舒适的轻松感觉传遍全身。这里离大路依然有点近,一个目光敏锐或者嗅觉发达的过路者是完全可以发现这具倒在荒草和石砾中的尸体的。如果身边还有一颗地雷的话,倒可以给那些妄图从我的尸体上发点小财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可惜,为了能够拖着这具残破的身体抵达最近的人类聚居点,我早已经丢弃了所有的装备。我失败了,无论如何,这里就是我的坟墓...心脏的跳动开始变得缓慢,周围的景物的开始变得模糊,眼前泛起的一片白色烟雾逐渐取代了周围那些灰黄色轮廓,最终白雾汇集成一片耀眼的光芒,我的身体开始向那无底的深渊中坠落...

刺眼的白色光芒黯淡下去,白雾消散,倒在地上的父亲挣扎着向我抬起头来:“Run....”我狂暴地用手中的枪托捶击着眼前厚重的观察窗,无能为力...世界上我唯一关心的人就这样死去了,废土毫无预兆的吞噬了他,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在满眼的血红中,我感到内心深处的某种束缚突然断掉了,这个天杀的,被诅咒的世界!

Run!是父亲的声音。没错,我还要活下去,我必须要从这个已经被英克雷突击队严密包围的建筑中逃出去!于是我转过身,开始向最近的出口跑去,经过Doc Lee身边的时候,她似乎在尖声叫喊些什么...带上他们?不可能,这群只会耍嘴皮子的废物只能成为我的累赘,事实上,不过是看在她和我父亲多年交情上,我才忍住没在这个自以为是,颐指气使的Bitch Queen脑门上钻一个10mm的窟窿。于是在Doc Lee刺耳的尖叫声中,我夺门而去,一番激战后,终于逃出了这座阴暗潮湿的建筑,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阳光普照的荒原中。

从那时起,我便开始在废土上漫无目标的四处游荡,像一个孤魂野鬼,干掉所有那些进入视线的令人作呕的变种怪物,袭击一个又一个营地,劫掠每一个遇到的商队,就这样日复一日,我在荒原上行走着,身后尸横遍野...

终于有一天,这片遭到诅咒的废土带给我身体上的伤害开始显露出来,那些隐藏在体内最深层的毒素,是无法用任何药物清理干净的,我双臂上的皮肤开始枯萎变硬,像那些遭到辐射的树干一样,青筋毕露,坚硬无比,在和一个荒原匪徒的近身搏斗中,我将这双手插入对方的肚腹中,轻松地将他撕成两半。那些曾经美味的罐头,肉排,鼠肉串,变得的越来越难以下咽,而医疗针作用在身上的效果却越来越不明显。我感受到身体里的变化,但却无力阻止。

那天夜里,在一片废墟旁的宿营地的篝火旁,我翻检着一堆白天从一只商队那里劫掠来的财物,一颗子弹呼啸而来,打在我身旁的水泥地上,溅起一片耀眼的火花。在废土上无数次战斗带来的经验使我不假思索的立即行动起来,抄起身边的步枪,一脚踢翻了身边燃烧着的铁皮油桶,紧接向左侧一个翻滚,在对方来得及发射第二发枪弹之前,我已经成功的把自己隐藏在附近一辆汽车残骸的阴影中.....

在一阵猛烈的爆炸声中我被翻滚着抛上了半空,身上的马克II型能量甲的碎片在身边飞舞,在遍体鳞伤的身躯重新撞击地面之前,我意识到自己刚刚犯下了一个多么愚蠢可怕的错误。

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凭借着坚固的盔甲保护,我还剩下一口气,也仅此而已。手中的武器早被爆炸的气浪抛到九霄云外。一个荒原匪徒从隐身的地方向我跑来,哈哈大笑着毫无戒备,他一定认为我早就死透了,这些在荒原上捡垃圾的家伙可能一辈都没有见识过能量装甲。嘴里兴奋地发出嗬嗬的吼叫声,他迫不及待在跪在我身边,在我的身上搜检着任何可能值钱的玩意,丑陋的面具后,一双专注的眼睛闪烁着贪婪...

致命的一击迅速果断,没有先兆,我的右手已毫无阻碍插进他颈部的血肉,轻轻一用力,就像抓下一把腐烂的稀泥。一股血箭从大动脉激射而出,他捂着脖子倒下了,翻滚挣扎着,发出一连串泛着泡沫的嗬嗬声...

我浑身乏力的躺在那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在流着血,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右手,突然之间,一股无法抑制的强烈冲动,难耐的饥渴,我把右手放在嘴里拼命的舔舐着,但这远远不够,我挣扎着爬到那具尚未完全冷却的尸体旁,咬住他的脖子大口吸允着,锋利的牙齿轻易的从依然微微抽搐着的尸体上撕裂下一块块新鲜的血肉,在阴冷的月光笼罩下,我疯狂的撕扯着,咀嚼着,吞咽着。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吞下的血肉在胃里融化着,变成一团温暖的火焰向四肢百骸蔓延...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心满意足的躺倒在哪里,沉沉的睡去。

午时刺眼的阳光将我唤醒,混混沉沉的看着身边的那一片狼籍,昨夜那一幕又回到了我的脑海里,奇怪,并没有丝毫恶心的感觉,不过面前这堆残破冰凉的肉块再也引不起我丝毫的兴趣。爬起身,惊讶地感觉到活力又回到了我的了身体,而那些大大小小丑陋的伤口则毫无痕迹地消失了。废土上最顶级的医疗手段也无法产生如此神奇的医疗效果。这是怎么回事,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沉思着,一个我儿时听过,在Vault的孩子们间流传的关于荒原上各种生物的恐怖传说渐渐浮现在脑海里。没错,废土已经把我变成了那曾经让我夜不成寐,汗流浃背的怪物!我甚至还记得那个拗口的名称:Cannibal:靠吸食同类的新鲜血肉为生。我赶紧摸摸自己的脸,没什么异样,而身体上除了手臂上的变化,其他看起来还算正常。那些在小孩子间流传的恐怖故事看来做了相当程度的夸张。收拾好行囊,我开始走进荒野,“至少这个变化并不那么糟糕...”

从那时起,我总是要从大大小小的战场上,挑选出那么一两具看着顺眼的残骸,拖到附近的草丛里大块哚颐。偶尔,也会依靠我出色的潜伏技能,在夜晚偷偷溜进某个人类聚居点的房屋中饱餐一顿。但是,这样做时我必须非常的小心谨慎,我还不想和全废土上的人类为敌,至少现在不...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会小心地保守这个秘密,这片废土上最大的秘密...至少,对我而言的确是这样的...

“嗨!你还活着吗?”一个遥远声音传来,就像从虚无中伸出了一只手,将我从那无止境的坠落里重新拉回到了现实中。

我慢慢睁开了双眼,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遮挡住了阳光。努力调整着眼睛的焦距,周围的景象渐渐又清晰起来,那轮廓模糊的身影逐渐变成了一个身材瘦小肤色黝黑的女子,穿着破旧的牛仔和肮脏的红色工装夹克,厚厚的黑框眼镜后面是好奇又戒备的目光。看起来活像那些在学校里常被我们推来搡去的四眼Nerd

“你还...好吧?”她又问道。

“你...是谁?”我的声音有气无力。

她点点头:“我叫Red,几天前被超级变种人抓住,非常可怕的经历。但我又逃出来啦,那些家伙的大脑可能比蚂蚁还小,现在我要赶紧回到BigTown去,在那边我有个小诊所...”

“你是个医生!”我眼睛一亮“救救我!”

“这个...”她的目光落在我腹部的伤口上,“虽然伤的挺重,但我想还是会有办法的...如果你有足够瓶盖的话。”

我的心往下一沉,苦笑着摇摇头。没错,这就是废土上大大小小的生存法则之一:付费医疗!交钱治病童叟无欺。这条法则在废土上被如此严格的执行着,就算我是刚把她从超级变种人煮菜的饭锅里救出来,在不先付瓶盖的情况下,她依然是连片止疼药都不会开给我的...Law is Law

“我很抱歉...”Red红着脸轻声说道,声音里透着同情。看起来她还算有良心,但良心又能值几个瓶盖呢?

“没关系,这不怪你...”我表示理解的点点头,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真诚

她犹豫地站起身准备离开。

“请等一等...”我用虚弱的声音说道“看样子我就快要死了....”我轻轻咳嗽了几声,努力地呼吸着,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Red的眼神里再度流露出无限的同情。

“但我..我还有话对你说...”我低声说道,同时虚弱不堪地垂下眼帘。

“什么?”Red对我好奇的俯下身。

“我...知道一个秘密,废土上...最大的秘密....”我用耳语般的声音说道,但吐字清晰。

Red已经跪到我的身边:“什么...秘密?”她弯下腰,试图要听清我的话。

“那个秘密就...是....”接着一连串含混不清的辅音从我的喉咙里发出。

“什么?”Red俯的更低,将耳朵贴在我蠕动着的双唇前,“我听不清.....”

这就是废土,一片被诅咒过的的荒原,充斥着贪婪的私欲与血腥的暴力,危机四伏,唯有适者才能生存。稍不留心,这片土地就会伸出她的魔爪,张开巨口,将你的血肉无情地撕碎再不留痕迹地一口吞掉。

再一次的,她几乎吞噬了我...

几乎......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资深推荐:MacArthur,
主题:1918300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