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1) -- 谢蕊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31 阅 614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8-12-15 22:10:28
1942189 复 1940432
谢蕊谢蕊`13545`/bbsIMG/face/0000.gif`70`3908`1081`50702`正五品下:朝议大夫|宁远将军`2006-09-24 12:09:42`
【原创】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2) 19

上接【 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1)】

扶着电梯内壁,她的双脚已经踩上我的双肩,但肩上传来的不是鞋底的感觉,而是她温软的脚底。心思缜密,怕伤到我,她在提脚时已经将高跟鞋轻轻脱掉了,这个美女绝对是善解人意的那种。这样的女孩,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接触,不由得我不心猿意马起来。

等她在我肩上完全站好,稳妥起见,我一手抓住她的一只脚踝,一手扶着电梯,猛吸一口气后缓缓起身,出乎意料的是一点也不觉得吃力。看她个子高挑,没想到体重这么轻,充其量也就100斤吧,端的是好身材。或者是因为我坚持锻炼的缘故,才觉得举重若轻?

等我完全站直,而且知道她的手已经搭在外面地板上后,我便腾出扶电梯的手抓住她的另一只脚踝,准备用双手举起她的双脚助她出去。不知道是她没经验,还是我分心,双臂还未伸直就感觉抖得不行。我每周几次锻炼,重点练上臂和上身的肌肉,不至于临战状态这么差吧。应该是她的问题,感觉到她的手在上面扒拉,两脚随之乱动所致。

在我还没能稳住抖动时,突然听到她轻呼一声并往下坠,我赶紧把她的双脚就近往我头顶上引,直到她双脚都踏上我的头,我才轻舒一口气,好险!

可惜好景不长,再接着一声惊呼,她的双脚从我的头顶向两侧滑去,在感觉双手已经把握不住她的双脚时,我本能地准备用双肩去接,遗憾的是落空了,万幸的是双脚都从肩前滑下,顺下落之势,她正好坐在我的肩膀上。我只感觉到脖子被她夹得紧紧的,后背肩胛稍下一点被她从腋下绕到后面的脚背抵住,额头被她的双手捂住。头生感觉有一层汗,不知道是我额头上沁出的,还是她手上出来的。

在她惊甫未定时,我得稳住她,便伸手扶住,可试了几次,发现不容易找到合适的着力点。在双手急伸准备抓住双脚时却扑了个空,赶紧往上,扶着的却是大腿,心说不妙,赶紧把手顺势再往后伸,却又搂住了浑圆的双臀,正在我觉得迷惑时,突然觉得额头上像少了一只手,随即觉得一手腕被她捉住了,我也赶紧腾出另一只手去抓她的另一只。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姿势,从没有体验过。这是一种什么感觉,直觉得心里扑通普通的。柳下惠算老几啊,坐怀不乱,哼!我可是被坐肩啊,俗话说得好,坐肩成双,小鹿乱撞。

似乎她也觉得享受,就这样坐在我的肩头不说下来,而我也乐得多享受一会。不过,咋扑扑扑的声音越来越响呢,难道是两颗心都被撞得共振了?除了心里跳得慌,还感觉颈侧的动脉跳得格外欢,又或者不仅仅只有我颈动脉悸动,伴随着的还有她大腿内侧的动脉在加油?不一会的功夫,我连咽下几口口水,实在受不了了。

终于,我假装嗔怒地问她“你是故意掉下来的吗?”并抬头向她望去。

一直坐在我肩上的她俯身看着我,轻声道“你说呢?”

整个头、脖子,本来就被包围了个大不离,她这一俯身,头顶加前额部分也不能幸免了。从来没有的感觉!老寿星有啥好羡慕的,他额头上只有一个包,我的额头上有两个!

当我正幸福体会着这一刻的时候,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说声要下来,我就不好意思再继续故意装着忘了放她下来。

“我在上面地板上到处乱摸,根本没有可抓住的地方,使不上劲。在乱摸时,我感觉像摸到了什么滑滑的东西,心里一紧张,腿也抖动起来,平衡也消失了,差点跌下来,好在你机灵,总算没摔跤。”下来站定后,她赶紧解释。

“哦,哦,挺好的。嘿嘿,我是说没摔着,挺不错的。”我又傻傻地一笑,反正光线弱,她看不见我的表情。“是我先出去,还是你继续先出去呢?”我赶紧把话岔开。

“这次你先上去吧,我怕再摸到恶心的东西。下次可能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听见她嘻嘻地笑了一声。

虽然比引体向上难一点,但还是没费多少劲就爬上去了。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再转身拉她。为免挂坏她的衣服,我左手撑着电梯上沿,身体尽量前倾,右手被她双手紧握着拉她向上。

待她双脚踏上楼层地面,头和部分身子露出电梯,我左手猛地一撑、右手再用劲一拉,顺势将她带了出来。但她好像没站稳似的向我扑来,而且嘴唇有意无意地碰到我的脸颊。温热柔软,再加上吹气如兰,虽是一刹那的事,我还是觉得虎躯一震,脸上酥麻,一个激灵后体验到那种久违的触电的感觉。

时间又仿佛凝固一般......

待我俩回过神来看清已经处在11楼,而电梯再运作似乎在短时间内没指望时,决定顺着楼梯走到19楼去。

为了让登楼梯不那么沉闷,我建议一人讲一个故事。她高兴地答应,并要我先讲。

讲故事是我的拿手好戏,我就毫不客气地开始讲起来。结合场景,我便讲了一主三客几个人因为大楼停电,最后决定爬30几层高的楼,途中一人讲一个故事,要求结局是沮丧的效果。轮到主人最后一个人讲时,他说我的沮丧结局就是钥匙忘带了。

讲到这里,我的故事便结束了,也已经到了18楼半了,我于是望着她,示意该她了。

可她突然钉住脚步,站在那里,脸上流露出来的就是沮丧的表情。

是我绘声绘色的故事讲得太好了,还是她也忘了带钥匙?我小心地问到“你也没带钥匙?”

“我带钥匙了,但问题的是我们仍然不能进去。”她低声回答。

“既然带钥匙了,难道不是带的这里的钥匙?”我有点不相信地追问。

“我带的就是这里的钥匙,我们进不去跟钥匙无关。”她还是沮丧地回答。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似乎开始急了。

“还有半层楼,我就给你讲简短的故事,你就知道为啥是沮丧的结局了。”她转身手扶栏杆,动身爬楼梯,也开始讲起她的故事来。

点看全图


  • 本帖 3 回复
关键词(Tags): #东京故事#艳遇#接龙
2008-12-15 22:10:28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