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用人口结构评论吴敬琏的观点 -- 唵啊吽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5 阅 21226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3-10 14:30:40
主题:2070152
唵啊吽
唵啊吽`12101`http://www.imagestation.com/picture/sraid207/pf486d6e198ea834726dcbd36f2ffe432/eebdff89.jpg`70`15001`78337`1092162`正五品上:中散大夫|定远将军`2006-05-31 09:10:00`
【原创】用人口结构评论吴敬琏的观点 49

网上看到吴敬琏关于中国如何应对今天全球经济危机的报道,兹录于此:

“记者:既然凯恩斯的短期分析方法不适合用在长期问题上,那么,您认为中国经济的长期问题或根本问题是什么?

吴敬琏:主要是中国经济日趋严重的内部失衡和外部失衡。内部失衡,是指储蓄率和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外部失衡,是指国际收支的盈余过大,人民币升值压力剧增。”(http://www.snxw.com/cj/shdt/200903/713241.html) (吴老海涵,我这有点断章取义之嫌 :)。

我想用人口结构的观点,来说明“储蓄率和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不是内部失衡,而“国际收支的盈余过大,人民币升值压力剧增”也不是外边失衡。恰恰相反,这两个现象是人口经济学的必然结果。我在《科索沃的独立给了我们什么启示?》等文章中谈到这样一个观点,就是人口结构决定了经济和政治局势的走向。这里,我想用人口结构来解释中国储蓄率和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和国际收支的盈余过大的现象,从而表达我对吴敬琏先生论点的怀疑。

宏观经济学理论中最基础和最可靠的函数是消费函数。消费函数有几种,其中最常用的就是消费倾向函数,这个函数把收入分为消费和储蓄两部分,并假设这两部分有一个线性比例。例如,西方消费函数可能是消费占可支配收入的90%,储蓄占可支配收入的10%。而中国这两个比例可能是60%和40%。在一个闭经济体之内,储蓄=投资。这个消费函数涉及发展经济中的资本积累问题,就是储蓄率高,则投资高,则资本积累速度快。中国被列强打了百年了,得出的结论就是落后就得挨打,要发展就得高积累,也就是高储蓄,高投资。今天中国占世界人口的20%,但GDP只占全球的5.39%,是全球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在国际政治形势压力下,中国只能在社会和政治稳定的前提下尽可能地高储蓄、高投资、高积累。不是说中国人不懂享受,而是国际局势不允许中国享受。这个高储蓄高投资是南沙摩擦、美国台湾军售、钓鱼岛、印度、藏独、疆独等周边紧张局势逼出来的。试想这样一种国际政治局势: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在佛罗里达,美国海军一出墨西哥湾就碰到中国航母,还被中国叫嚷美国威胁,而且美国天天有新墨西哥州独立的骚乱,有加州独立武装队伍打游击。在这种假设的国际局势下,我想中国的消费一定很高,对积累一点都不在乎。当然,这和人口结构无关。和人口结构有关的消费函数是生命周期消费函数。

生命周期消费函数说,一个人一生中生产的产品应该等于一个人一生中消费的产品。问题是,人在生命的童年时期不生产而只消费,在老年时期也不生产而也只消费,只是在青壮年时期生产。这就产生了跨代交换。在有劳动能力的年龄段生产的产品除了在青壮年时期消费以外,还生产很多补偿童年的消费和退休以后的消费。在中国自然经济时期,这种跨代消费是以家庭养老抚幼的形式来实现的。这时,一个家庭当年的产出可以和当年的消费相当,并在平均意义上基本满足人一生中的产出约等于一生中的消费。如果人口结构不随时间变化,社会也没有国际压力要求积累,那么每年消费和产出相等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是这样的话,吴敬琏先生关于内外失衡的观点就是对的。或者说,吴敬琏先生观点正确的前提是人口结构为恒定。很遗憾,中国有个人口高峰期,中国人口高峰期的一族还处于有劳动能力的年龄段。按照生命周期消费函数来看,这批人必需生产超过现时消费的产品留做他们退休以后消费。什么东西能留着以后消费呢?蔬菜?粮食?衣服?教育医疗服务?这些都不行,这些都得让下一代独生子女去生产来养老年人。所以,现在这批高峰期人口必需生产几十年以后还有经济效益的东西,如三峡大坝,青藏铁路,南水北调等。这些就是我们看到的高投资现象,是合情合理的按照生命消费函数的经济规律办事的现象。由于投资基础设施也有许多因素限制,不能完全消化社会储蓄,部分储蓄就得以出口顺差的形式来完成跨代消费,即高峰期人口有劳动能力的时候顺差,这批人退休后逆差,这赋予经济全球一个跨代消费功能,人类庆幸。这符合生命周期消费函数的经济规律。

中国现在女50退休,男55退休,比起西方是缩短了生命周期中的劳动生产年龄段,也就是说提高了消费的年龄段的长度。所以,中国是在生命周期消费函数定义下的高消费社会,而美国加拿大只能说是高浪费社会,不是高消费社会,他们消费时段与生产时段的比率比中国低,他们相对与中国来说是低消费国家,而中国才是高消费国家。抬高人民币币值来降低中国出口是违反跨代消费的经济规律的。在某种程度上,中国高储蓄高投资高出口是中国人口结构造成的经济局势,这个经济局势又形成了G2模式的国际政治局势,这不是中国政府想采纳一些经济学家的建议所能左右的,是人口结构主导的经济动力驱动的出来的局势。所以,说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制造了出口顺差是高估了中国政府的能力,出口顺差是人口结构驱动的经济力量的结果。如果说操纵的话,只有具备全球军事投射能力和国际规则强制能力的美国能够操纵国际经济和政治格局。说美国操纵,一点不冤枉。美国也有人口高峰期,这批人已经开始退休了,但是,美国的社会安全基金却接近破产,不能完成跨代消费,违反了人口结构和生命周期消费函数的经济基本定律。美国政府的能力强于经济规律,中国政府的能力弱于经济规律。在这点上来说,中国是小政府强市场社会,美国是强政府弱市场社会。美国政府操纵美元和石油价格、主导和强制国际金融和贸易秩序,制造了一个不是高消费而是高浪费的“美国梦”社会。

今天国际经济衰退,不是中国贸易顺差的过错,而是美国连年双赤字的过错,因为中国没有能力犯这个违反经济规律的所谓过错。G2国际局势崩溃了,是因为美国高浪费社会使得全球经济不可持续。奥巴马应该重塑美国梦的含义,不要再继续美国的高浪费经济了。吴敬琏先生对的地方,就是主张中国不能再继续高资源投入的产生模式,这也为G2良性互动绘出了良好的前景。中国不投入高资源,美国高浪费就是无米之炊。中国转型绿色产业,同时美国修正在消费端浪费资源的美国梦,这样地球才转得均匀,G2才能生根发芽。中美能源和环保合作是G2的基石之一,但美国还得修正美国的浪费经济才有可能助全球经济软着路地走出衰退。你对奥巴马有这个信心吗?


关键词(Tags): #经济学#人口学
最后于2009-03-11 12:10:11改,共3次;
2009-03-10 14:3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