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十八 红泪 上 -- 橡树村
共:💬35 🌺20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十八 红泪 上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十七 白色多米诺 下

门格斯图Mengistu Haile Mariam的父亲是一个为埃塞俄比亚贵族服务的马夫,母亲是一个埃塞俄比亚贵族的私生女,本来就算是出身贫寒。门格斯图虽然出生在埃塞俄比亚高原的阿姆哈拉,但是却有南部的奥勒姆地区人口的血统,所以肤色发黑。而在埃塞俄比亚,肤色发黑就是等级低下的象征。这些就使得门格斯图成长的时候备受歧视。十五岁的时候,门格斯图参军,从等级最低的士兵做起,最终从埃塞俄比亚的军校毕业,还在美国的军校受过训练,成为高级军官。不平凡的经历使得门格斯图与周围的军官格格不入,以至于,当1974年埃塞俄比亚的军官们秘密组织军事委员会的时候,第三师的师长选定门格斯图成为第三师的代表,很可能就是想让这个令人生厌的家伙从眼前消失,没想到却给了门格斯图极佳的机会。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门格斯图

从士兵到军官的经历,却使得门格斯图和军事委员会里面的普通士兵以及低级军官们打得火热,这些人也最终成为门格斯图的权力基础。门格斯图的经历,也使得他与埃塞俄比亚鼓吹马列主义的青年学生和激进分子们走得很近,其实这些人很多都是在1974年的大动荡中回到埃塞俄比亚的,也需要门格斯图这样的军官支持,自然也就支持门格斯图。底层人物和革命人士的支持,使得门格斯图在军事委员会中显得非常突出,等到1974年十月军事委员会处决六十名埃塞俄比亚政府的高级官员,把和平政变转变成流血政变的时候,门格斯图已经成为军事委员会的重要领袖。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门格斯图

1974年十二月,埃塞俄比亚宣布实行社会主义。1975年一月,所有的银行和商业企业国有化,三月,全部农村土地国有化,废除了私有制,彻底击毁了埃塞俄比亚封建王朝的统治基础。为了向乡村宣传这个变化,门格斯图动员了全国五万中学生大学生们远赴乡村进行宣传。七月,埃塞俄比亚城市的土地以及租赁使用的地产业都国有化,正式废除了埃塞俄比亚王朝。这一系列改革的高潮,是在1976年四月,军事委员会宣布埃塞俄比亚要坚决走马列主义道路。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埃塞俄比亚

但是这种革命遭遇到的反抗也是巨大的。从革命伊始,在首都之外,反抗就开始出现,特别是随着改革的深入,被剥夺了既得利益的地主们、贵族们拼命反扑。不久,在西北部,保守的埃塞俄比亚民主联盟起兵,控制了苏丹边境的几个城镇。在东北部阿法Afar部族组织的阿法自由阵线与山区的游击队一起,骚扰从亚的斯亚贝巴通往红海的道路;另有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与谋求独立的厄立特里亚人一起进行游击战争。南部,奥勒莫解放阵线在索马里政府的支持下也进行武装叛乱,索马里人自然又重新打起了西索马里解放阵线的旗号,开始大规模向欧加登地区渗透,目的是收回失地,完成索马里的统一。整个埃塞俄比亚一片混乱。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青尼罗河上的Tisisat瀑布

最激烈的抵抗来自厄立特里亚。1974年十一月,军事委员会决定严厉镇压厄立特里亚持续多年的武装叛乱,双方战火升级。但是一开始,形势发展却对埃塞俄比亚不利,到1976年,厄立特里亚游击队已经控制了厄立特里亚的大部分乡村地区,埃塞俄比亚军方的小股部队都已经不敢单独行动。为了扳回战场上的劣势,军事委员会从其他省份征召了大量的农民入伍,企图依靠数量优势取胜。但是这些几乎没有经过什么军事训练的新兵们,装备的只是古老的武器,根本就不想打仗,还没有抵达就已经溃不成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厄立特里亚

在亚的斯亚贝巴,军事委员会的革命也遭到了不小的反抗,特别是要求军政府交出权力的激进分子们。那些曾经支持军事委员会的激进分子们,见到军事委员会迟迟不交出权力进行民选,现在开始反对军事独裁了。1976年九月,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EPRP从工会、教师、学生中间吸取力量,在城市地区发动了反对军管的大规模示威,甚至组织了对门格斯图的行刺,导致好几个门格斯图的支持者被杀。军事委员会内部也分成了两派。门格斯图坚持要以血还血,严厉打压反对派,但是另一派人士,以当时名义上仍然是军事委员会一号人物的苯提Tafari Benti为首,认为没有必要走得这么极端,两派争执不休。1977年二月三日,军事委员会会议进行途中,门格斯图突然带着自己的支持者们离席,随后,门格斯图的卫兵端着冲锋枪冲进了会议室,把余下的七名委员会成员关到了地下室杀害。这样,至少门格斯图不用再为党内的争执发愁了,门格斯图也在这个时候正式成为国家的元首。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Tafari Benti

解决了军队内部的问题,门格斯图把目光投向了市民中间的反对力量,发起了称为红色恐怖的运动,授权一部分市民可以以门格斯图的名义行事,打击一切反革命势力。“使用革命之剑进行清洗是历史赋予的使命,你们的斗争将向反动分子展示红色恐怖的力量”。四月,在亚的斯亚贝巴的一场集会中,门格斯图鼓动他的支持者们,用三个装满了红色物体的瓶子代表反动分子的血液,号召支持者们打击一切EPRP的力量。门格斯图自然不会忘记动用军队,把军队派到社区里面去,打击城市里面的武装反对力量。城市战争持续了几个月,门格斯图的军队四处追捕教师、学生、知识分子,无论其政治观点,这些人都被认定是反革命分子,被害者的尸体被扔在大街上,无人收拾。红色恐怖运动中,数千人死亡,数千人被捕,到1977年年中,EPRP已经被摧毁殆尽,随后,门格斯图开始清洗自己并不很放心的盟友。支持军事委员会政变成功的,是这年轻一代的知识分子,而到了1977年,这批人已经基本上被清洗干净。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门格斯图,1977

门格斯图对埃塞俄比亚其他地方的控制就没有这么容易了。到1977年年中,亚的斯亚贝巴内的红色恐怖运动取得胜利的时候,埃塞俄比亚军方控制的区域已经大幅度缩小。现在,军队控制的地方只有埃塞俄比亚核心地区的一部分而已。1977年七月,索马里与厄立特里亚的叛军联手,开始对欧加登地区展开全面进攻,到八月份,就已经控制了欧加登的绝大多数地区,九月份甚至占领了埃塞俄比亚的坦克基地,侵入埃塞俄比亚中部,门格斯图的政权眼看无法坚持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欧加登,被击落的索马里空军米格21战机。1977年7月

门格斯图只能寻求国际援助,而可能帮忙的,只有苏联,但是这时候的苏联却在支持索马里,实际上站在了门格斯图的对立面。1977年下半年,门格斯图清理了军事委员会内不亲苏的势力,向苏联表示了衷心,这个行动终于促使苏联人重新做出了选择,放弃了对索马里的支持,把宝押在了门格斯图身上。1977年十一月,苏联向埃塞俄比亚空运海运了大量的军事装备,为门格斯图配备了几百名军事顾问,古巴则直接派出了一千七百人的武装队伍直接参战。在古巴装甲部队的带领下,埃塞俄比亚军队终于开始反攻,到1978年二月就击败了索马里军队,把索马里人赶出了埃塞俄比亚。随后,军队转向厄立特里亚,终于解救了门格斯图政权。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1977年抵达埃塞俄比亚的安12B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1978年初的欧加登战役

1978年,埃塞俄比亚庆祝推翻海尔塞拉西封建王朝四周年的时候,门格斯图已经可以放心地在亚的斯亚贝巴的红场上阅兵。阅兵结束后,门格斯图来到原来的埃塞俄比亚王宫,这里已经成了门格斯图的总部。再一次把埃塞俄比亚统一,使得门格斯图已经拿自己与埃塞俄比亚历史上的各位著名君主相提并论。在皇宫内举办的仪式里面,门格斯图已经把自己视为君主,所坐的,也正是海尔塞拉西的王座。门格斯图,已经成了埃塞俄比亚的新皇帝。

-------

红泪这个名字,是门格斯图政府的高级官员达维特Dawit回忆录的名字Red Tears。这本书讲述了门格斯图政权的兴衰,特别是1980年代初期的饥荒。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十八 红泪 下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红泪元宝推荐:逸云三洲,
主题:212886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