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十八 红泪 上 -- 橡树村
共:💬35 🌺20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十八 红泪 下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十八 红泪 上

本章有敏感图片。慎入!!

埃塞俄比亚的粮食供应一直是个大问题。这里历史悠久,人口众多,土地却不足,粮食压力一直严重。从十五世纪到十九世纪之间,几乎每个年代,埃塞俄比亚都有大饥荒发生。进入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埃塞俄比亚在1958年,1966年,1973年都发生了饥荒,每次饥荒死亡人数都上万,1973年的饥荒更是导致了赛拉西王朝的倒台。埃塞俄比亚的人口分布也不均匀,在北部地区人口稠密,土地问题更加严重,粮食供应更加紧张,即使在收成最好的时候,北部的沃罗Wollo和提格雷Tigray地区,农民们也难免挨饿。人口压力大,土地过分开垦,森林被大规模砍伐,土壤肥力流失,土地产量下降,就更加重了粮食问题。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在劳作的埃塞俄比亚农民

推翻了封建王朝之后,埃塞俄比亚的土地改革从1975年开始。通过一系列措施,埃塞俄比亚军政府把土地从贵族手里面夺了回来,免除了农民对领主的债务,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农民的压力。但是,门格斯图首先需要保证的,是城市人口和军队有廉价的粮食供应,所以采取了压低粮价的政策。埃塞俄比亚的农民只能把粮食出售给国营的收购企业,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到1984年,粮食收购价格竟然仅仅是市场价格的五分之一。农民们自然也想把粮食出售给其他机构,但是门格斯图通过铁腕手段,严厉打击任何私下的粮食交易。农民们,没有其他选择。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埃塞俄比亚的梯田

在埃塞俄比亚,每一个农民都需要提供一定数量的粮食,无论收成如何。即使是最贫困的人口,公粮也是免不了的。在收成不好的地方,很多农民需要把自己的口粮也交给国家。1983年,竟然有三分之一的农民的收成达不到政府强征的标准,不得不出售牲畜,变卖家产,从市场高价购买粮食,然后低价卖给国家,满足政府的要求。1984年,已经开始饥荒的沃罗省,农民竟然仍然需要上交粮食,没有任何减免。此外,政府的各种发展项目,也需要从农民身上征税,也需要农民提供免费劳动力。门格斯图政府还实行严格的旅行限制,断绝了农民外出打工或者做一点小生意的可能。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埃塞俄比亚的农业方式非常原始

门格斯图采取的是牺牲农业发展工业的政策,在很多发展中国家,这是通常采用的做法。门格斯图很看重大规模的商业农业,从1978年到1983年间,埃塞俄比亚政府花在农业领域的百分之六十资金都用到了商业农场的发展上面。但是商业农场的管理运营可不这么容易,效果普遍不好,产量仅仅占到了农业总产量的百分之四,起不到应有的作用。门格斯图还提倡集体化,为集体化的农场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但是这些集体化的农场同样效果不佳。实际上,门格斯图的农业改革,降低了人均粮食产量,使得埃塞俄比亚更加依赖粮食进口 。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亚蒂斯亚贝巴附近的农民

门格斯图的平叛措施也加剧了粮食危机。在提格雷和沃罗北部,反抗门格斯图的叛乱一直不断,到1980年,政府军大规模的平叛就达到六次。1980年八月的第六次平叛持续时间长达七个月,为了断绝叛军的补给,政府军采取了焦土政策,摧毁农田、粮仓;毁坏道路、烧掉粮食、杀死牲畜,同时还转移了八万多农民。1983年二月提格雷西部爆发第七次叛乱,这一次,政府强制转移了高达五十万的人口。平叛过程中,当军队的粮食供应出现了问题,军队就直接设置路卡,找老百姓要粮食。焦土政策导致了叛乱地区粮食产量大幅度下降,而政府却拒绝向这些地区提供粮食救济。粮食成了门格斯图政府最重要的武器。这一切,都加剧了粮食危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提格雷地区

1975年到1983年,埃塞俄比亚的雨水还算不错,高于平均水平。相应的,粮食总产量也达到或者高于平均水平,粮食问题还不算严重。不过在提格雷和北部沃罗地区,在1983年就有局部的干旱。1973年大旱之后,埃塞俄比亚政府为了应付灾害,建立了解救与恢复委员会RRC,到了1983年,负责人叫达维特Dawit Wolde Giorgi,本人也是门格斯图的中央委员会成员。在1983年七月,达维特就注意到了数千名到救助中心寻求帮助的难民。回到亚的斯亚贝巴之后,达维特直接向门格斯图提出增加RRC的资金,不过并没有引起门格斯图的重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沃罗地区

1983年十月到1984年五月,埃塞俄比亚高原几乎滴雨未降,彻底摧毁了春季收获的希望,沃罗北部和提格雷地区陷入灾难。但是,没有收成的农民们却仍然要向政府出售粮食,只好出售牲畜,变卖家产,农具,然后向救助中心寻求帮助。很快,救助中心就不能满足要求了。1984年二月,RRC就报道每周死亡的人数达到了一万人,三月,每周死亡人数达到一万六千,同时还有五百万人口在饥荒边缘。难民们向一个叫做Korem的小镇集中,这里有埃塞俄比亚政府的救援中心。这个人口不到七千的小镇,很快就聚集了十万难民,救援机构很快就把自己的物资发光了。小镇周围的路上,饿殍遍野。到了这个时候,门格斯图仍然无动于衷。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Korem的难民营

门格斯图正在忙着埃塞俄比亚革命胜利十周年的庆典。庆典的时候,门格斯图会推出自己的埃塞俄比亚工人党,推出新的十年计划,还为了庆典专门建设了人民大会堂。在北朝鲜专家的协助下,门格斯图开始布置亚的斯亚贝巴,大街上布满标语,建筑上挂上马克思,列宁和门格斯图的画像。社会主义阵营将有几千名代表参加这个盛会。这么忙的时候,哪有心思应付饥荒呢?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等待救济的灾民

西方社会倒是很快就知道了这次饥荒,不过,开始也没有引起重视。对于这个打着马列主义旗号,采取反对西方政策的军事独裁政权,西方国家本来就没有好感,而门格斯图为了准备十年庆典的花钱方式,更是遭到了西方的普遍批评。既然这个政府每年把一半的预算花在了三十万军队身上,自己都不帮助自己人民,西方社会当然也不大愿意插手。当然还是有机构愿意提供资助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就提出要向埃塞俄比亚提供粮食。但是,西方社会对于埃塞俄比亚政权的怀疑,使得埃塞俄比亚得到的援助大打折扣。1984年三月,达维特提出紧急需要九十万吨粮食,粮农组织仅提供了十二万五千吨。四月,达维特开始到欧美寻求资助,在联合国警告大饥荒的危险,可惜应者了了。回到埃塞俄比亚后,达维特却因为损害了埃塞俄比亚的形象遭到了门格斯图的严厉批评。门格斯图索性把外国援助者挡在了灾区之外,禁止外国记者在这些地区进行采访。整个夏季,虽然提格雷和沃罗北部每周死亡人数上万,但是在埃塞俄比亚,媒体充满了革命十年的喜悦,见不到饥荒的影子。1984年的夏季,雨又没有来。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Korem的灾民

1984年九月,埃塞俄比亚革命胜利十周年的庆典隆重举行,门格斯图在大会上例举了革命十年以来伟大的成就,提出了新的口号:要控制自然!但是在提格雷和沃罗地区,饥荒在加剧。十月,忙过了庆典的门格斯图终于开始面对干旱问题,解除了受灾地区外国人不得入内的禁令,西方终于开始报道这里的灾情,最有名的,是十月二十三日在BBC播放的七分钟的短片,这个片段被全球四百二十五家电台转播,灾难的严重程度,震惊了全世界。各国政府,民间组织立刻开始捐助,在美国,歌手Harry Belafonte号召歌星们录制了著名的“We are the World”,这首麦克尔杰克逊,里昂里奇创作的歌曲,立刻唱遍全球。在美国和英国联合举行的演唱会Live Aid在一百多个国家播出,筹款超过一亿美元。一年的时间内,全球为埃塞俄比亚灾民筹款超过十亿美元。

[FLASH]http://www.youtube.com/v/mj2jf0US8zI[/FLASH]

BBC录制的1984年埃塞俄比亚饥荒的纪录片

[FLASH]http://www.youtube.com/v/WmxT21uFRwM[/FLASH]

We are the World

门格斯图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仅仅对受灾地区进行了不足三十分钟的访问,就回到自己宏伟的规划里面了。门格斯图有自己的方法来处理灾难。十一月,门格斯图下令重新安置三十万户家庭,涉及人数达到一百五十万,把在提格雷和沃罗北部的灾民们迁到相对富饶的埃塞俄比亚东南部,计划将在一年之内完成。埃塞俄比亚北部本来就人口拥挤,向人口密度略低的南部的移民一直在进行,但是这种规模的移民,却是埃塞俄比亚政府完全没有能力进行的。而门格斯图组织这次移民的目的,也不完全是为了减轻埃塞俄比亚北部的粮食压力,按照达维特的描述,门格斯图是要降低叛乱地区的人口。门格斯图向西方政府和苏联同时寻求援助来执行这个规模庞大的移民计划。在欧洲,门格斯图宣称,移民的都是青壮年劳力,老人和孩子将不加入移民工程,留在干旱地区。西方政府被这样的言论震惊了,不敢提供援助。门格斯图最终从苏联人那里得到了大量的运输机,直升机,三百辆卡车和军事人员,移民开始。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灾民

门格斯图对移民们有很多许诺。说新的地方,有新房子,有自来水,有电,和富饶的土地,一年收获三季。在这样的梦想里面,很多人开始自愿移民。但是,所到之处,人口并不友好,更没有什么房屋、设施。随着消息传来,愿意移民的人口越来越少,于是,强迫移民就开始了。门格斯图出动军队,直接把农民们押上苏联人的运输机和卡车,使得很多人家庭分离。最方便找农民的地方就是救援地点,在救援地点居住的农民首先成了被迁移的对象,于是,灾民们连救援的地方也不敢去了,几十万人口到苏丹逃难。军队临时安置的地点里面,有不少人试图逃出,遭到军队的镇压,很多人宁可死在枪口之下也不愿意移民到新的地方,逃亡的人数仍然众多。到1986年二月,移民计划结束,一共有六十万人口被迁移,却至少有五万人口在迁移中死亡,成了大饥荒中最残酷的一页。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灾民

1984年到1985年埃塞俄比亚的饥荒,总共可能有上百万人死亡,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切的数字。西方的援助救助了不少人,但是仍然有很多地方,没有任何援助到达。在提格雷地区,反叛的游击队活动的地方,门格斯图仍然禁止任何救助和西方人进入,也拒绝开辟人道主义通道,救助这里的三百万人口。粮食,是对付叛军的重要武器。1985年二月,门格斯图发动了第八次平叛行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灾民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十九 十二度线 1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红泪通宝推:昭阳,
帖:2131874 复 2128867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