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这两年 -- 正宗鲁皮皮
共:💬335 🌺1975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我这两年(2)----- 被雷

一直以来我就有胃病,但不是很严重。早期表现为有一些烧心(Heartburn),医生说是胃酸返流,后来表现为食道有些轻微的烧伤。

在旧金山工作的一年里,由于心情的压抑,胃病更严重了。胃病是和心情有直接的关系,这一点千真万确。

当老婆和孩子们回到美国的时候,我的胃病已经很厉害了。吃下的东西经常感觉卡在食道下不去,不是咀嚼的问题,即使嚼的很仔细了还是会在食道里下不去,而且一打嗝已经咽下去的食物就会非常容易地从胃里跑到喉咙里。我们正常人咽到胃里的食物只有在一种情形下可能会从胃里上行到喉咙,就是呕吐的时候。

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会反刍了!?

去看医生,美国医生怀疑我是早期食道癌,给我做了各种检查,X光,CT, 超声波,钡餐,但是所有结果显示一切正常。那个美国医生验了我的血,说我的各项指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建议我可以去献血。我操,我真是服了西医了。

去看中医,旧金山这点好,中国城里中医一抓一大把,随便挑了一个,大夫看看舌头,号号脉,说是脾虚,开了一些草药。于是在老婆孩子没来的日子里,我的小屋里经常弥漫着呛人的中药汤味。

中医也没有任何成效。而且中医还不能报销。

于是在我看来,中西医的争论可以休矣,反正都治不好我的胃病。

一番折腾以后,症状依旧,静下来的时候我想我可能快死了。

当一个人身体出问题的时候,是很容易往最坏的方向想的。在寂静的深夜,我看着熟睡的老婆和孩子们,我就想我何时会死,以及死后的事情。孩子还小,应该让老婆再找个人嫁了,否则一个女人带两个孩子多难呀,可是如果那个人虐待我的孩子怎么办呢?blablabla……有时候想到自己快死了,决定在死之前一定要回到中国,然后把我的墓和母亲的墓葬在一起。。。

人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不管走得多远,有过多少的经历,曾经过多少的风雨,有些东西在心里从来不会变,比如对故园的留恋和逝去亲人的怀念。

写到这里,想起了逝去的母亲,写不下去鸟。。。。。。

清楚地记得有一天晚饭后,我胃里又不舒服,刚吃下的东西就吐了出来,水池里黑的黄的吐了一片,吐的我眼泪都出来了。老婆吓得要命,拉着我的手带着哭腔说,咱们回国去吧。看来老婆和我在这点上看法一样,就是死也要回到国内再死。

身体的问题影响了很多事情,包括我的工作。

很久不在西西河发帖了,最多潜潜水。

而Mr.P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心我,就在那天我胃很不舒服的晚上,丫晚上9:30给我发了一个email,要一个什么数据图,我当然没有发现丫那个email。于是第二天早上,又被丫训斥说我为什么没有检查丫的email。操,我是你的性奴呀,晚上9:30还要陪你玩?!

公司的状况没有什么起色。但有传言说公司正在谈被并购的事情,这个传言在2007年中就开始了,在2007年10月份这个传言好像成为事实了。而这个并购的对象却一直在变,从开始的Freescale, Infineon 到NVIDIA.。。。

后来确定了是S公司(名字就不说了),而且他们也确实派出了接收大员对我们的有形和无形资产进行评估,有消息说在2007年圣诞节之前要完成交易。大家都很兴奋,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些options,大家都在自己心里打小算盘,算自己能挣多少钱。

就在公司决策层准备在并购合同上签字的时候,另一家公司横空出世,以更高的价格表现了对我们公司的诚意。公司决策层毫不犹豫地拒绝了S公司的offer. 这家公司的名字我就不明说了,暂称为F公司。

F公司的出价比S公司要高了50%。大家更高兴了,因为每个人挣的更多了。为了表示诚意,F公司甚至先打到公司账上1350万美刀。 一切看起来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人算不如天算,进入2008年,F公司由于操作失误和未来市场不看好,股票价格狂跌,记得有一天之内跌了60%。大家都傻了眼了,很快从F公司传出消息来,并购的事情冻结。先期打入的1350万美刀作为给我们公司的投资,是要还滴。

此时再回过头跟S公司谈,人家说已经错过了他们产品的市场窗口期,所以不再考虑并购的事情。

鸡飞蛋打,实实在在的一场闹剧。恐惧和贪婪,永远是人性的弱点,谁也不能免俗。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2007年底我从积蓄中拿出3万刀投到股票市场。新手的好运使我押对了宝,瞅准了一匹黑马并且全仓压上,使我的账号在3个月内飙升到13万刀。我原想挣够10万就收手,可是人性的弱点此时表现地毕露无疑,而贪婪是我当时最大的心魔。我觉得自己还能挣的更多,于是继续玩下去,而且经常是全仓加马金押上。玩股票的都知道,马金是个双刃剑,挣的时候可以更多,可是亏起来也更快,一旦出现马金call就全线崩溃。那个时候如果我动用全仓马金,最高时账号里有30万刀的资金,在我这样的散户里这也算是惊心动魄的了。每天挣一万或亏一万都是很平常的事情。更过分的是,后来我竟然开始涉足权证(stock option)。权证和股票又不一样,是有时间期限的,可以让人一天之内挣1百万,也可以让人在一天之内亏1百万,赌博的性质比股票更大。那时的我就像一个眼睛充血的赌徒,而好运之神并不是总是眷恋我,我记得最多的时候一天之内亏了8万刀,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让我至今难忘。

曾经让我神魂颠倒,大悲大喜的股票账号在经历2008年的金融大风暴以后,现在只剩下不到3000刀。

纸面富贵,浮华一场。

聊以自慰的是,随着老婆和父亲的精心调理,我的胃病竟然好了不少,呕吐的次数少多了,而且吃完饭感觉也没有像以前那样严重地往上反了。

2008年3月初,送父亲回国。在机场看着父亲走入安检,想想自己的胃病,我觉得可能这是和父亲的最后一面,转过身去偷偷擦拭喷涌而出的泪水。

回过头讲公司的事情。公司并购的案子黄了,但此时运营资金已经告罄,怎么办?

雷人是唯一选择。

因为我和顶头上司的特殊关系,第一批雷掉的18人中我光荣中招。

人生完整了。第一次被雷。

刚接到被雷掉的通知,当时的心情很奇怪。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隐隐的有一点兴奋。。。我没有写错,真是有一点兴奋。

终于可以不用看Mr.P那张难看的脸,也不用再每天无奈的面对不喜欢的工作了,是值得兴奋。

睡了两天懒觉,开始面对另一个问题:身份。

没有绿卡,不是公民的我,要在美国合法待下去,必须有公司愿意资助我的H1B签证。而且理论上在我被裁掉的当天我就必须找到雇主愿意接纳我。

这又谈何容易。

于是开始找工作。那段时期Monster,hotjobs, careerbuilder等招聘网站是我光顾频率最高的网站。也多方联系朋友看能不能推荐,很多朋友给了很好的机会,在此向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表示真心的感谢。

一个业内的朋友Mr.Q在国内开了一家公司,算是海归创业公司,这里称作N公司。N公司业务范围和E公司非常类似,Mr.Q任公司CEO。目前急需GPS方面的软件工程师。而且他正好要在美国开一个小的研发办公室,所以一直想让我加盟。在我被雷之前若干月,他就已经开始骚扰我了,但当时我等着E公司被并购盘算着挣一把,所以一直没有答应他。现在这成了我的救命稻草。

朋友的公司的投资来自于风投,先期投入大概有5个million美刀左右(具体数字我也不是很清楚)。公司的构成早期主要有国内的研发团队组成,后来发现国内工程师在GPS开发的背景上很弱,如果想设计出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还必须借助美国这边的技术力量,因此才想到在美国这边招一些有经验的工程师,负责核心算法的开发,然后由中国的工程师队伍负责具体的代码实现和调试,以及系统测试。美国这边的团队要小而精,最多3-5个人,但对人的技术背景要求很高。 这个方案看起来很好,因为用最小的代价获得美国的技术,又利用价格便宜量又足的中国劳动力完成繁琐的具体实现中的工作量。

朋友Mr.Q愿意接纳我,并帮我transfer了H1B, 但条件是我先回国内工作半年。

在和Mr.Q签订雇佣合同之前一天,他突然告诉我的工资会比原先商定的低两万刀,原因是公司现在还在烧钱阶段,所以需要减少开支。对这个决定,我很意外,因为还在一个月前,Mr.Q邀请我加盟的时候,开出的条件之一就是我未来的工资和我在E公司时候的工资一样。但当时我已别无选择。

现在看来,这个事情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预示着未来一些龌龊的发生。

因为商定好半年后就回到美国,于是无需变卖家产,我和老婆把东西打包,租了一个public storage,将家具等东西放入storage,然后带着宝宝们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我清楚地记得回国的日子,因为那天正是举世震惊的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天,2008年5月13日。

正宗鲁皮皮:【原创】我这两年(3)----- 回国

帖:2199171 复 219914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