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丰宁坝上游记二则 -- 熊仔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0 阅 1309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6-15 08:36:21
主题:2250453
熊仔
熊仔`23270`/bbsIMG/face/0000.gif`70`3729`1754`57524`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8-03-23 23:00:41`
【原创】丰宁坝上游记二则 10

这是我家大宝的

第三次上坝

想来已经是自己一年内第三次去坝上骑马了,窃以为自己的马术应该是大有长进,可以驾驭各种各样顽劣的马,最终发现还是被颠的要散架了。

这次是和越野俱乐部的人一起上的坝。在这群不走寻常路的哥们的带领下,感受了一下穿越的疯狂。

到了赤城,下了公路,开始走各式各样人迹罕至的草场和山路。颠簸开始了。四辆切诺基,一辆改装吉普(ps 戏称是5万买车,20多万改装,只求越野不求任何舒适的车,被我私下里称为油毛毡车),在乡间路上尘土飞扬。会车的摩托大叔在我们制造的小型沙尘暴中开出时,脸上的表情真真使人难忘,我和熊仔还有哥们L狂笑不止。

颠簸到了山脚下,5辆车开始上山。路越来越窄,植被越来越茂密,坡度越来越陡峭。终于在半山腰时,L兄的左前车轮被扎破,二驱挂四驱的装置被颠掉。而另一辆两驱小切爬不上去了。修车,换胎,拖车,看客我看得甚是热闹,不知各位司机当时心情如何?两驱小切最终没爬上去,被拖转向,大家下山另觅新路。

下山时天色突变,雨夹着冰雹就来了。山脚下原有的土路迅速成为小河。为照顾动力不足的两驱小切,车队开往另一处不算过于陡峭的山。雨没多久就停了,车外空气清新,景色也很美。可两驱估计此时也无心赏景,大家轮流拖车,伴四至五位壮汉不时推车,最终两驱兄爬上山。山顶上越野论坛版主同学潇洒地冲上45度的山峰,我等华丽丽地仰视之,佩服。

下山直至丰宁大滩的路似乎有惊无险。版主在路上show时陷入泥洼,我车奋力拖之,成功(号称是第三次拖出版主)。路上还路过了知名的传奇山庄,幻想了一下这里的跑马,继续赶路。L的车虽然勉强挂上四驱,但不幸的是低速四驱,看前方诸车一骑绝尘,我们三个开着30迈的车奋力直追,呜呼哈哈,我想起郭胖子总笑话四眼菁,开三十迈的车狂呼“太刺激了~~~”,心中窃笑!

到农家院,吃粮,洗澡,睡觉,一夜无语。

前面拉拉杂杂说了开车诸事,骑马的事终于要登场了。

我按照惯例要了匹乖马,熊仔要了匹快马(事后证明也是颠马)。我,熊仔,L同学,猫猫同学加上马倌就开心地上路了。出村马就开始跑了,浪还不小,非常开心。放了几绷子,和马磨合的也算融洽,同时注意调整自己的腿部姿势,尽力用膝盖和大腿夹马,而不是之前的用小腿贴马。听了熊的建议,上身放松,摆动肩部,同时一手仅抓缰绳脱鞍,竟然开始非常惬意自得地驾驭自己飞驰的马了,哇哈哈!马飞驰时还不时地小小意淫一下,我是不是最帅的女骑手呢?跑跑走走,马开始上山,冲大坡时马自然地加速度,我们戏称这是自动换四驱了。蓝天白云,草场青青,驭马飞驰,好不惬意,人生快哉!

返程时L兄因病体力不支,坐摩托返回了。我们的颠荡之路开始了。L兄的马好胜心极强,有超过的马必定追赶之,甚至咬之(彪悍的马生不需要解释)。其他的马在带领下也跑多颠少。现在只剩下我们的颠马,痛苦的碎步小颠开始了。我想过各式各样的减震姿势一一无效,腹腔脏器似乎要全颠碎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完这8公里路的。让马加速时它是颠,让马停止时,也是颠。它小步轻盈,颠颠而行,我却全身较劲,腹中翻江倒海。我问熊仔,莫不成它有读心术,知道我最怕的?

终于到家,下马时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弯腰了,且必须如孕妇状行走,被熊同学笑话。细想来自己脚蹬上总是发力,身体喜欢像赛马手一样前倾,虽然很担心马突然减速自己就这么从马头上飞出去,可总也改不掉这个习惯,看来今后还要多加练习。家门口遇到了熊仔的马友cancer叔叔,据说是环官厅水库马术比赛团体组第一的成员,瞻仰之!

如小学生作文一样来个结尾吧,这就是我越野+马术的周末两天!补充一句,据说传奇庄园没有纯血马,向熊仔同学抱怨了这个遗憾,被建议同去迪拜观马,心生无限遐想。。。

熊仔游记

若不是看见大宝在开心网上写了这篇,熊仔是断然不会写什么游记的。F

看着自己晒的红扑扑的双臂,好似蟹肉棒一般,觉得应该养伤为主。我要吃好的,补补身子。

介绍一下背景,我们此次去的坝上是离北京最近的那个坝上,河北省丰宁坝上。坝上像长城一样,不是指一处,而是一条线,大概就是内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的地理分界线。这个坝可能是塞罕坝。人们所熟知的坝上有围场县坝上,此处有红山军马场,据熊仔爹说当地特别冷,坝也特别高。另一个坝上大概在张家口,有机会熊仔要去一次。丰宁县的坝上在丰宁县城西北两个小时车程处,我们常去的地方叫大滩镇。上次带着GPS去的,测了一下海拔大约1850米。相对于北京来说高了不少。海拔上升,温度就下降。所以丰宁县的坝上就一个避暑胜地,每年的5-9月份游客众多。至于冬天,很少有人去。曾记得看有一哥们冬天去坝上拍得照片,第一张他在木屋子玩xbox,看着还行,第二张他在雪地里站着,看着就好似林海雪原里的杨子荣了。

丰宁南面紧贴着怀柔,北边就是内蒙的多伦县,所以丰宁总有蒙H的大货车往北京去路过丰宁。西面就是张家口的沽源县,从大滩镇骑马一会就能收到张家口移动欢迎你的短信。

大滩镇挨着公路,从北京来的游客一般都住在大滩,有一家农家院干脆就叫做北京村。这里的农家院都按快捷旅馆修的,也有通铺供感情好的年轻朋友们挤一挤。收费大约是单间60-100,通铺20一位。有了这些收入,大滩镇的房子要比周边不靠近公路的村子好多了。周边的村子据说就是老谋子拍《我的父亲母亲》的取景地,土房茅草顶。什么叫要想富修公路,这就是。当然其他地方也不那么穷了,主要是骑马的人多,跑到哪个村都消费一下。大热天跑出20里,忽然发现有个小卖部,多贵的冰水也得买呀。(其实不贵,才2元)。附近的村里现在也有红砖房了。电视剧摄像们都该气得跳脚,多好的景啊,都被这个红砖房破坏了。没办法,再过多少年,老谋子们再想出卖中国的贫穷落后讨洋大人欢心就得去老挝拍喽。

从北京去丰宁一般有两条路,从东面走丰宁县城,或者从西面走沽源。东面的路现在还比较险,有大量的盘山公路,过几年后截弯取直的高速路开通后就该好走多了。应该不会等太久,这次丰宁县城到大滩就在修路。走怀柔县一路有水相伴,据说河边就有虹鳟鱼吃。也可以顺道去趟红螺寺,北有红螺南有普陀。熊仔去红螺寺就忙着仍铜钱砸钟了,压根不知山上还有一塔,自知没有慧根,就不再去了。另一条线是沿着八达岭高速出京,经官厅水库(环湖赛马,熊仔也想去啊)八达岭,到张家口的赤城,在到沽源。沿途会经过隆化的董存瑞中学,和董存瑞纪念馆。到了这里,才能明白隆化对北京的重要性,不好说是北大门吧,反正你不打这走就要去走怀柔的高山峡谷。这趟线全程比较平坦,但比从怀柔走多100公里。

熊仔们此次是越野去的,出了昌平就沿着村村通小路漫天黄土的走到了赤城。路上,让一老大爷吃了一鼻子灰,道歉啊。然后走黑龙山公园,从老掌沟翻山过去。一路15个小时啊,都是浪费在这了。动不动就得拖车,大家戏言,把车都连在一起吧,跟铁道部竞争。可怜我的周六,别想骑马了。车俺又不会开,只有推的份。好在学会了换轮胎,将来移民枫叶国我可以谎称会修车。

骑马的日子只有周日的半个上午了。

不是专业骑马的队伍起床都晚,这吃完早饭都8点半了,出去跑一会就晒了。要不熊仔也不至于跟被煮了似的。上次也是在这,晒的鼻子脱皮,外教问我,你去海滩了。我说骑马,他就给我讲超人摔残疾了的故事。

天空淡淡的几朵白云,只给空旷的大地几小片阴影,熊仔在云下就溜达,出了云彩就狂奔。不多会,连马都热了,见了水就要打滚。好在它还够意思,先跪腿,给我个机会下马。没让我陪它戏水。得,赶紧拉走,要不马鞍子就完蛋了。

同去几位昨天开车累着了,昨晚烧烤又吃坏了。几天个个无精打采,上半程过了个小陡坡还精神点,下半程就几乎不走了。熊仔就山上山下的溜达。马也随群,他们不走了,我也不好走了。只好找个树枝抽。熊胖不灵活,怕拿树枝了马就躲着我,我就上不去马了。只好骗着马往小树丛溜达,好容易掰了一根,还没胳膊长,凑合用吧。

这马果真怕鞭子,举起来就管用,第一次举就跑进小村了。等溜达出村再举,就看不到同伴了。爬过山坡再举,又是风驰电掣。再举,又出去200米。再举,马突然变向,熊仔好容易坐稳,发现树枝闪折了,还剩下小臂长。

环顾四周,只有草了。

无奈,拿着小臂长的小棍狠狠抽,告诉它再短也管用。

再后来就到家了,进村。

忽然有人喊我,原来是常带我骑马的高人啊,他也惊奇,这次没带你呀,你怎么也跑来了。哥们我打北京骑马过来的,哈哈。

最后摆个pose,给大家一个拍我的机会。唉,镜头对的不是我。没pp,就没有俺的真相啊。

继续养伤,有mm建议你用那个芦荟配着面膜怎么怎么弄,不用,在办公室捂两月就好,最近也没空出去了。晒黑点更健康,不做白胖子。


最后于2009-06-15 08:52:09改,共2次;
2009-06-15 08:3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