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作者授权】追踪保护小丰满电站的历史功臣(上) -- 双石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7 阅 2053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6-16 20:37:18
主题:2253551
双石
双石`12362`http://blog.daqi.com/upload/1149993618_small.jpg`70`1958`49914`363000`从四品上:太中大夫|宣威将军`2006-06-19 07:53:18`
【作者授权】追踪保护小丰满电站的历史功臣(上) 63

  引者注:哥城先生回忆其先祖父的文章写得很好,其中提到了当年保护小丰满电站一事。恰好朋友高戈里也此事有过专门调研,现在授权高先生文章转载至此,可为河友参照——历史的复杂性有时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追踪保护小丰满电站的历史功臣

(上) 

·高戈里·

 

  小丰满电站位于吉林省吉林市南24公里处松花江上,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后,于1936年开始规划设计修建的,其装机容量60万千瓦,是当时誉为“亚洲第一”的水电工程,至日本投降时,水电站坝体完成89%,装机总量完成半数多。其间,强征中国劳工约15万人,其中1万多人埋骨当地。电站筑有高91米、长1080米的重力拦江大坝,把滚滚奔流的松花江拦腰截断,形成了一个长达200公里、最大库容蓄水量为110亿立方米的人工“松花湖”。

  半个多世纪前,蒋介石曾向驻守在小丰满的国民党军下令炸毁这座举世闻名的水电站,然而,历史却奇迹般地将它保存了下来。

  有奇迹,就有创造奇迹的功臣。是谁?

  80年代初,邓应斌等几位原国民党第60军起义人员酝酿了一次联名上书的请愿活动,拟请求政府有关部门“褒扬”起义前“拒绝乱命,保护小丰满电站有功人员”。这其中涉及的,是一段扑朔迷离一言难尽的如烟往事,也是一段沉甸甸难以评说的无情历史。

 

一、我军的政治攻势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小丰满电站由苏联红军接管。苏军撤走后,移交东北民主联军。1946年5月28日,东北民主联军在国民党军的大举进攻下,对小丰满电站未加丝毫破坏,主动撤出。次日,小丰满电站被国民党军第88师占领,随后,国民党当局派来申俊等接收大员接管电站。

  1946年10月,国民党第60军182师545团奉命驻守小丰满电站,次年7月,驻守小丰满电站任务移交该师第544团。在此前后,一连发生了几件令东北民主联军震惊的大事。

  1946年秋,东北民主联军保卫临江时,国民党东北行营副主任兼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下令停送哈尔滨电力(约3万千瓦),申俊等人不仅照办,还主动开闸向下游排放库存积水。

  1947年2月21日,东北民主联军北满部队12个师为配合南满部队三保临江,发起二下江南作战,连克城街子、九台、农安等地,获歼敌大捷后,在德惠围攻新1军主力时受阻,久攻不克,国民党军乘机从长春调集4个师北上增援,同时,下令小丰满电站打开水闸,以阻隔北满部队的退路。

  此次由国民党吉林省主席梁华盛亲自指挥的开闸放水,使本来已经冰冻三尺两三里宽的下游松花江,突然冰水暴涨江面,汹涌的洪水卷着冰块泄荡千里,给北满部队的后撤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幸而天寒地冻,所放之水昼流夜凝,未给下游人民群众造成灾害。

  同年五六月间,当东北民主联军夏季攻势直逼长春、吉林时,获悉:梁华盛二次亲临小丰满电站,布置放水,并在大水闸通往小丰满的沿途山侧挖掘坑道,储藏大批黄色炸药,以备随时炸毁水闸之用。

  针对国民党当局两次放水冲冰行动和可能的破坏企图,新华社1947年6月20日和11月10日,两次奉令发出严厉警告,指名点姓“通牒小丰满守敌六十军一八二师五四四团团长胡彦”,并警告:

  倘使蒋匪竟敢以此举世闻名之电源作其残酷的殉葬品,对其加以丝毫破坏,则我军纵使追至海角天涯,亦必将下令指使及直接毁闸之战犯匪首,逮交人民法庭,严厉惩办,决不宽贷。

  东北民主联军冬季攻势开始前,东北局专门召开了一次关于保卫吉林小丰满电站的专题会议。会议提出,在加强政治攻势的同时,要想尽一切办法做好守军将领的工作,不惜一切代价,即使花费1000两黄金也要全力保住电站。

  据当时担任东北局滇军工作委员会副书记的刘浩回忆:这1000两黄金怎么花,东北局没明确指示,只是说,只要能保住电站,怎么花都行,包括收买方法。

  为加强此项工作,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东北局敌工部部长李立三亲临吉林市外围,直接指挥各敌工部门,为保护电站展开了一轮强大的政治攻势。在外线,由东北局滇军工作委员会吉南联络处负责人之一左仲平,起草了一份关于保护电站致国民党第60军官兵的警告信,连夜油印后,通过地下交通线和前线部队作战等机会,以多条渠道送达吉林市和小丰满电站,向守军和各界人士广为散发,以致于连国民党第60军军长曾泽生的书案上也出现了东北民主联军追究破坏小丰满电站元凶的警告书。在内线,第60军地下党组织一面收集有关电站的情报,一面在交友对象中广泛宣传炸毁电站是千古罪人的道理,并通过交友对象扩大影响。

  由于第60军地下党负责人杨重刚刚被曾泽生军长清洗,地下党在驻防小丰满电站的第544团中又无现成的关系,花费黄金以保护电站的方案未能实施。

 

二、电厂员工的“智保”

 

  1947年12月15日,东北民主联军发起了强大的冬季攻势,在辽西、辽南取得歼敌大捷后,于1948年2月底,将作战目标指向长春和沈阳之间的四平市。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势,蒋介石为防止长春、吉林两市守军被各个击破,下令第60军放弃吉林市,退守长春。

  1948年3月7日清晨,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和参谋长赵家骧携蒋介石手令,乘军用飞机秘密抵达吉林市,向第60军曾泽生军长下达蒋介石的亲笔手谕和“剿总”的命令:

  一、为缩短防线,聚集兵力固守战略要地,待机反攻,着令曾泽生军长率领第60军全军及吉林省政府所属党政军警机关全体人员和地方军警宪等武装全部于本日(3月7日)向长春紧急撤退;

  二、撤退前不能带走的军火、军事装备、给养、辎重等物资,全部就地销毁,以免资敌;

  三、撤退前必须彻底炸毁小丰满堤坝和发电厂全部设备;

  四、沿吉长铁路、吉长公路内侧之间地带,取道放牛沟向长春撤退;

  五、限于3月7日夜间立即开始行动,行动务必迅速、保密,不得有任何泄露;

  六、已分令长春新7军派出得力部队,预先到中途放牛沟山岳地带占领要地接应。

  3月8日凌晨,数万吉林守军一夜全部撤光。

  当日,吉林市宣告解放,小丰满电站未炸。

  “剿总”炸毁小丰满电站的严厉命令何以未能执行下去?

  解放后,丰满电厂整理了一篇《智保电厂》的文章,如是截取了这一历史片段:

  1948年3月7日晚,张文彬等三人正在电厂值班,突然,一个“大个子斜眼军官”带着一帮“匪军”闯进电厂运行值班室:“你们几个哪个是负责的?”

  张文彬回答:“我是。”

  “你们两个出去。”

  “大个子斜眼军官”挥了挥手中的左轮手枪,将另外两人撵走后,用手枪戳了戳张文彬的胸脯:“负责的,你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发电厂什么地方最重要?”

  张文彬先是一愣,再是一惊:难道他们要破坏电站?若真是如此,不仅要砸了电厂全体员工的饭碗,下游几十个县、市的老百姓要遭受灭顶之灾的大洪水,后果不堪设想。

  张文彬瞬间的犹豫被“大个子斜眼军官”察觉了,左轮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又戳向张文彬的胸脯:“你要是敢说半句假话,当心……”

  张文彬意识到,自己一个人赤手空拳面对的是武装起来的一伙儿军人,硬顶,显然是鸡蛋碰石头,不行;软磨,看来情况很紧急,他们也不会让。

  思来想去,张文彬很快琢磨出一个办法:把他们带到电厂非要害部位,让他们去破坏,以此来保全电厂。

  迅速冷静下来的张文彬把“大个子斜眼军官”领到水泵房。可是,水泵房里黑洞洞的,伸手不见五指,军官没敢进去。

  张文彬又把他领到配电房,说:“这里最重要。”

  在“大个子斜眼军官”的指挥下,一名士兵往里扔了一枚手榴弹,不料,被配电盘后背板崩了回来,将士兵炸伤。“大个子斜眼军官”喊来两个士兵把受伤的士兵抬走后,亲自把几枚手榴弹捆成一束,拉火绳一拽,丢了进去,随即一声轰响。

  急中生智的张文彬乘机溜进电厂的水轮机室,一脚踢开继电器,厂内所有照明顿时全部熄灭,然后,跑回来糊弄“大个子斜眼军官”:“这下电厂算彻底完蛋了,大水一会儿就冲进来了,快跑吧!”

  “匪兵”们闻讯,赶快逃离了现场。

  “大个子斜眼军官”跑到电厂门口收发室,拿起电话刚向吉林报告,就招来了听筒里的一顿破口大骂:“放你娘的狗屁!吉林市里的电灯还都亮着!”

  放下电话,“大个子斜眼军官”气冲冲地追问张文彬:“怎么回事?”

  张文彬灵机一动,又编了一套:“发电的地方破坏了,但存电还能用一阵子。”

  说完,把“大个子斜眼军官”领到给吉林市送电的松花变电所,指着一个黑糊糊的变压器:“就是这个黑东西捣的鬼。”

  于是,“大个子斜眼军官”又指挥士兵用步枪把变压器打穿流油。

  吉林市的供电被切断了,电站被“智保”了下来。

 

三、曾军长宁肯受处分

点看全图

1948年10月曾泽生任军长率部在长春起义后,所部被成建制地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曾泽生仍任该军长,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73年2月22日因病逝世。

  国民党第60军在长春反蒋起义一个月后,曾泽生将军在党代表刘浩陪同下,赴哈尔滨向中共东北局、东北军区首长汇报第60军起义的经过,并研究起义部队下一步改造工作的有关事宜,其间,写下了8000余字的《反蒋起义的经过前因后果计划行动步骤》一文,其中提到:“我们有一段回忆,深深地知道蒋介石是一个杀人的屠夫,是一个凶恶的刽子手。当我们在永吉撤退的时候,他叫我们破坏小丰满电厂,烧毁火车站,爆炸弹药库。这三件事假如我们做了,十多个县要变成泽国,若干万人要被残酷地毁灭。我们宁受蒋贼处分,并不曾照着做。”

  事实确实如此。

  1948年3月7日清晨,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和参谋长赵家骧到第60军军部向曾泽生等将领传达“剿总”命令,由于太突然,曾泽生竟然连自己的耳朵都不相信了,追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撤?”

  郑洞国加重口气又重复了“剿总”的命令:“今晚开始行动,限两天之内取道放牛沟之线到达长春。”

  曾泽生愕然一惊:“这,这太紧张啦!官兵没有一点准备,我们有两个团前天刚刚派往乌拉街、江密峰一带扫荡,副总司令和参谋长能不能宽限一下时间?”

  郑洞国正要驳回曾泽生面有难色的请求,话却被赵家骧接了过去:“不行啊,曾军长!吉林距长春200余里,周围都有共军出没,万一走漏风声,你们就出不去了。还是出其不意马上行动好。”

  “剿总”的撤退命令确实难为了曾泽生军长,第60军驻守的是省会城市(当年吉林省的省会城市是吉林市),不像打野战,说走就能走,几万大军“大搬家”不说,有两个团在乌拉街“移兵就食”执行征集粮食任务,还有一个团在小丰满,都需要收拢,吉林省政府及其党政军警宪人员也要随行撤退。好在曾泽生比较细心,时间虽然仓促,但总算把千头万绪的准备工作安排了下去。

  送走郑洞国等人,曾泽生立即召集各师主官开会,传达了“剿总”的命令,作出了撤退部署:

  一、3月8日凌晨,趁共军不备,全军迅速、隐蔽撤出吉林,退往长春;

  二、各部队、机关必须把可能撤退的人员物资一律撤走,但不能撤走居民,以免增加部队负担,因此,对居民须保守秘密;

  三、鉴于吉长公路业已被共军破坏,汽车不能通行,所有重要武器物资,尽可能用马车和人力运输,对不能运走的重要物资,不能进行爆炸或焚毁,以免暴露部队的行动,重炮连务必把4门105榴弹炮的炮栓拆下,投入江中;

  四、撤退序列分为两个纵队,左纵队为第60军,沿吉长公路线前进,右纵队为吉林省保安旅及地方机关和警察部队,在吉长铁路与公路之间行进,右纵队统一归保安旅旅长何大刚指挥。

  对于如何执行蒋介石的手谕及“剿总”命令破坏小丰满电站的问题,曾泽生军长在会议上未明确指示。

  据原国民党第60军军部参谋处作战一科科长何贤回忆,部署撤退的紧急会议结束后,曾泽生军长安排何贤起草作战命令。何贤拿起笔就犯难了:“剿总”要求破坏电站和火车站,怎么个“破坏”法,军长在会议上没交代呀?

  于是,接通了曾泽生军长的电话:“军座,作战命令中关于破坏电站和火车站,写到什么程度为宜?”

  电话那一头,曾泽生支支吾吾了半天,始终没给何贤一个明确的“说法”。

  见军长未置可否,何贤着急,顾不得许多礼节,索性明确请示:“那‘破坏小丰满电站’的事情,是写还是不写?”

  这一问,把曾泽生问火了,很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以后再说吧!”说完,就把电话重重地撂下了。

  何贤犯糊涂了:先头部队已经开始行动了,全军今夜就要全部撤光,哪还有什么“以后”?

  何贤更为难了。炸毁小丰满电站的事情关系重大,写吧?曾军长没交代,问了也不说;不写吧?“剿总”的命令就在自己的皮包里,不执行,上峰一旦派人来追究,自己恐怕担待不起。思来想去,最后终于找到一个绝妙的办法:干脆整个作战命令一个字都不写了。

  事后,曾泽生未予追究,也没过问。

  由此一说,保护小丰满电站的功劳似乎全仰仗曾泽生军长了。

  其实不然,曾泽生周围有一个不容忽视的舆论环境,正是在这个舆论环境的影响下,曾泽生才醒悟过来,纠正了自己的一念之差。

 

四、陇师长不愿当罪人

 

  曾泽生是一位“以服从为天职的标准型军人”,繁忙杂乱的撤退准备工作和紧迫的时间限制,使他无暇对下达炸毁小丰满电站命令作过多的考虑,自然,曾泽生遵照“剿总”指示,也安排了小丰满电站的命运。

  然而,历史还是为他安排了一次仔细考虑毁厂炸坝严重后果的机会。

   

  就在郑洞国向曾泽生等人传达“剿总”命令的时候,暂编第21师师长陇耀和第182师副师长李佐率暂编第21师和第182师各1个团经1天多的行军,上午刚刚到达乌拉街,下午4点就接到了曾泽生军长派人送来要部队火速撤回吉林的命令。

点看全图

原国民党第60军暂编21师师长陇耀,起义后,历任解放军第50军149师师长、四川省乐山行署副专员等职,1977年病逝。

  于是,陇耀、李佐和团长李树民三人乘车先于部队返回吉林市。

  这三人,因为与地下党有过直接或间接联系,留心过共产党关于保护小丰满电站的宣传。

  陇耀,几个月前刚刚秘密会见了中共代表刘浩,他虽然没有答应起义,但通过“搭桥”,为自己,也为部队准备了后路。

  李树民,是陇耀的“把兄弟”,那一次陇耀密见刘浩,李树民就在楼下警戒。

点看全图

原国民党第60军182师副师长李佐,起义后,任解放军第50军150师师长、军副参谋长、副军长,成都军区后勤部副部长,离休后享受副兵团待遇。

  李佐就更不用说了,他与地下党的关系在第60军首屈一指,地下党负责人杨重被曾泽生清洗调离时,专门把自己的卫士留给了李佐,并嘱咐:“需要的话,可以通过他来找我。”

  据李佐回忆,返回吉林市的途中,大家都猜到了要放弃吉林市,李佐由放弃吉林市想到了小丰满电站,便问陇耀:“师座,这次放弃吉林市,不知对小丰满电站怎么处理?建这么一座大电站不容易啊!一年多前‘共军’从吉林市撤退时都没破坏,我们骂人家是‘匪’,自己号称是‘国军’,要是破坏了电站,日后怎么向国人交代?”

  李树民也在一旁附和:“是啊,要是破坏了,就太可惜了!”

  陇耀一边点头一边表明自己的态度:“我完全同意你们的看法,回去问明情况后,再向军座提出我们的意见。”

  车子一到吉林市,陇耀先回师部,李佐直接去军部向军长汇报部队返回情况。李佐汇报完,曾泽生把撤退命令和行动部署扼要地讲了一下,但没提小丰满电站。李佐料定必有隐情,追问了一句:“他们对小丰满电站有何指示?”

  “要炸毁。”曾泽生面无表情地回答。

  李佐当即把三人在车上的议论告诉了曾泽生,并提醒军长:“下游有十几个县,毁坝可是要祸国殃民的呀!”

  李佐前脚一走,陇耀又风风火火地从自己的师部跑来了,从曾泽生军长手里接过“剿总”的命令一看,果然要炸毁电站,顿时叫了起来:“小丰满电站是东北最重要的动力基地,修建时牺牲了上万东北同胞的生命,日本人投降时没敢破坏,共产党撤退时完好无损,我们为啥要炸毁?共军警告过,谁破坏电站,谁就是战犯。军座,我们60军千万不能做黄河掘堤那样的千古罪人啊!”

  作为一个师长,陇耀虽然是曾泽生军长的下级,但由于第60军是滇系军阀龙云、卢汉的台柱子,而陇耀又是龙云、卢汉的同乡同族亲戚,所以,曾泽生对陇耀的意见不能不听。

  当然,这里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

  中国的士人历来最看重的是名分,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流芳百世”,最不愿意看到的下场是“遗臭万年”。受传统思想的影响,陇耀和曾泽生等人都有一定的“民本”意识,炸电站、毁大坝,水火无情,要是让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遭了灾,不要说共产党饶不了你,就是在国民党内,也逃脱不了多数人的唾骂!

  前车之鉴,不是没有。

  抗战初期的“兰封会战”,为阻止土肥原第14师团沿陇海铁路西进,蒋介石下令将郑州北郊花园口黄河大堤掘开,以水代兵,致使豫、皖、苏3省44个县市受灾,受灾面积达2.9万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250万人,死亡89万人,逃亡391万人。事后如何?国民党当局害怕国内、国际舆论的谴责,千方百计地制造假象,说是日本人炸的,结果欲盖弥彰。而那些执行蒋介石决堤命令的将领,有几个不为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不愧悔当初?

  李佐后来听曾军长身边的人说,曾泽生幡然醒悟后,拨通了给胡彦的电话,暗示他:做个炸毁电站的姿态,不能做“黄河决堤”那样的千古罪人。

  原文及图片在此——http://gaogeli.blshe.com/post/1892/41464


资深推荐:MacArthur, 通宝推:Wjwu,gaogeli,
MacArthur 荐,最后于2009-06-17 01:56:33改,共1次;
2009-06-16 20:3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