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1 -- 橡树村
共:💬97 🌺47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2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1

1962年阿尔及利亚独立后,军队就一直有效地控制着整个国家。阿尔及利亚人自己都说,其他地方,国家拥有军队,在阿尔及利亚,军队拥有国家。有了军队作为保障,执政的民族解放阵线就稳稳地坐住了政权。阿尔及利亚实行的是社会主义,1976年,FLN修改宪法,明确宣布国家永远走社会主义道路,伊斯兰为国家的宗教。和当时其他的社会主义国家一样,在执政党FLN领导下,媒体,各个民间组织,学生组织,工会,都成了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宗教自然也不例外,清真寺是国有的,神职人员也都需要政府委派。阿尔及利亚也进行了文化革命,彻底清除了残存的法国的影响,从教育开始,用现代阿拉伯语替代法语进行教育。为了加强民众的国家意识,政府开始有意打击最重要的少数民族柏柏尔人,强迫柏柏尔人也接受阿拉伯语和阿拉伯文化,留下了隐患。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柏柏尔人在北非的分布。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柏柏尔部族

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阿尔及利亚的经济路线是中央计划经济,在国家调控下走工业化路线。支撑阿尔及利亚经济的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独立后,阿尔及利亚政府把控制这些产业的外国公司收归国有。1970年代原油价格高涨,阿尔及利亚政府的收入大幅度增加,有了充裕的资金,就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基础建设,政府投资建设新的钢铁厂、炼油厂、化肥厂、天然气液化项目等等。在1970年代,阿尔及利亚的工业投资很重,超过了政府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五。在此刺激下,阿尔及利亚的人均工业产值以每年超过百分之十四的速度增长,人均收入也从每人每年三百七十美元增加到八百三十美元,就业人口从不足两百万,增加到三百多万。工业的发展也不是没有代价的,1970年代,阿尔及利亚的外债水平增加同样迅速,从1972年的二十七亿美元,增加到1979年的二百三十四亿美元,债务偿还占到了出口额的百分之二十五。很自然地,阿尔及利亚的国家中心也从农业转向了工业。阿尔及利亚独立后,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相同,阿尔及利亚对农业也进行了农业革命,把大规模的农业庄园国有化,采用了集体农庄制。随后,为了保证城市能够有廉价的粮食供应,阿尔及利亚政府长时间锁定了农业人口的收入水平,导致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每年有大约十万农业人口离开土地。工业化也占用了大量的耕地,也吸收了很多农村来的人口。对农业的忽视,使得阿尔及利亚的农业产量在这一期间基本没有增长,但是随着人口越来越多,阿尔及利亚的粮食就不够了,需要依靠进口来补充。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利亚的油气分布

不过总的来说,在1970年代末期,阿尔及利亚人的日子还算不错。虽然收入不多,但是各项福利还是说得过去的,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廉价的食物,都使得普通人可以满足于自己的温饱水平,对于执政党的牢骚虽然偶有所闻,但是明确的反对声音还是很罕见的,算得上是安居乐业。到了1980年代,事情就不一样了。1980年代初,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下跌,阿尔及利亚的政府收入被大幅度削减,与此同时,很多国有企业由于经营不善,开始亏损,政府的官僚作风却越来越严重,结果导致农业和工业产值同时下滑。出口额减少,但是外债却仍然需要偿还,外债的比例已经占到了出口额的百分之九十七,外汇短缺。由于阿尔及利亚粮食需要进口,外汇短缺就导致粮食价格飙升,通货膨胀率达到百分之四十二,经济萧条开始,失业人口剧增,失业率很快超过了百分之三十。阿尔及利亚的人口增长率差不多是每年百分之三,结果就是这个1962年只有一千万人口的国家,到1982年,人口达到一千八百万,1992年达到两千六百万。每年阿尔及利亚有二十多万新增的人口进入劳动力市场,国家却不能提供这么多的就业岗位,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七十。大量的新增人口聚集到城市,也给城市建设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普通人的居住条件日益恶化,房屋不够,自来水供应缺乏,食品短缺,很多人几乎不能维持温饱。而伴随着普通人生活水平下降的,是逐渐加大的贫富差距。1980年代初,阿尔及利亚百分之五的人口就占到了总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五,而百分之五十的人口的收入仅占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二,贫富差距拉大。少数掌握着大量国家资源的精英们,住在豪宅区里面,在与外国公司的贸易中收取好处,腐败盛行。这样的背景下,普通人对执政党的意见,就越来越大了。执政的FLN也早已经失去了当年自己的理想,所剩下的,就是一些贪婪的将军们和官僚。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尔

人民的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反抗自然就不可避免。首先开始反抗的是柏柏尔人。在柏柏尔人占了阿尔及利亚人口的五分之一,但是在FLN的政策中被完全忽略,被迫和其他阿尔及利亚人一样,接受阿拉伯语教育,放弃自己的语言和传统。从独立后,柏柏尔人的文化传统就没有了展现的机会,柏柏尔人对政府的埋怨一直不断。1980年,阿尔及利亚政府阻止了一次在大学中召开的关于使用柏柏尔语的学术会议,导致校园里面的师生公开反抗。反抗很快扩大化,得到了学校之外的柏柏尔人的响应,在柏柏尔人聚居的巴比利亚Kabylia区,造成了大规模的罢工和骚乱,被西方与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比较,称为柏柏尔之春。不过这个时候FLN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局面,骚乱很快被镇压。但是来自极端穆斯林的反抗,就不这么好应付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柏柏尔人游牧骑士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柏柏尔女郎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现代最有名的柏柏尔人。认识吗?

阿尔及利亚政府驱逐法国人,开始去法国化之后,教育领域就出现了真空。为了解决师资问题,阿尔及利亚就向埃及等阿拉伯国家求援,要求支援学者。于是,大批伊斯兰学者就来到了阿尔及利亚,其中很多受原教旨主义影响,就把新的极端的原教旨主义带到了阿尔及利亚。早在1964年,一群极端伊斯兰分子就组成了自己的组织,价值,Al Qiyam。这个组织一开始并没有公开反对政府,而是把自己标榜成为代表伊斯兰的价值观的群体,要求政府支持伊斯兰的传统,压制西方的一些生活方式,比如禁止妇女西化的装扮。这些要求,与阿尔及利亚政府所做的去西方化,差距并不大。不过很快,这个组织就露出了自己的政治观点,1965年,这个组织就宣布所有的政党、政权、领袖都必须以伊斯兰为基础,直接声称共产主义政党不可能生存在伊斯兰的土地上。这就触动了执政的FLN。1970年,价值组织被禁。不过FLN为了保证对宗教的控制,也采纳了一些伊斯兰传统的做法。比如休息日从周日改到了周五,赌博被禁止,酒类饮料销售被禁止。但是极端伊斯兰势力拒绝向政府妥协。1974年,流亡在摩洛哥的伊斯兰学者索塔尼Sheik Abdellatif Soltani公开谴责阿尔及利亚政府的社会主义政策,指责政府受到外国的影响,道德败坏。在大学里面,越来越多的学者和学生开始重视伊斯兰,很多人把伊斯兰看成了抵制西方影响的唯一方法。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利亚妇女。1834年作品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现代的阿尔及利亚妇女

到了1980年代初期,伊斯兰的势力已经开始要摆脱政府对宗教的控制了。大量的非法清真寺涌现,在这里,所谓自由教长们传播反对政府的言论。这些教义吸引了大批对生活失望的年轻人。对于这些被排除在现代化进程之外的人来讲,伊斯兰给了他们一个生活的样板,和强烈的社会认同。对于穷人,伊斯兰提供了拯救的机会。随着政府逐渐腐败,对底层的扶助越来越弱,新兴的自由的伊斯兰势力迅速填补了这个真空,扶贫济弱,迅速取得了底层民众的支持。在这些伊斯兰势力的扩张过程中,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在大学里面,伊斯兰势力与左派以及柏柏尔主义的冲突越来越激烈。1982年,一个左派学生在大学中被杀,导致政府大批逮捕伊斯兰分子,遭到了伊斯兰分子的反弹。伊斯兰分子们在阿尔及尔号召了大规模的祈祷会,响应者云集,阻断了交通数个小时。政府对此的反应是在一次的大规模逮捕,其中包括索塔尼。1984年,索塔尼在被软禁的家中去世,参加他的葬礼的人达到了两万五千人。1985年,地下武装反抗组织也终于浮出了水面,一个叫做阿尔及利亚伊斯兰运动的组织袭击了警察的驻地。1980年代末,那些去阿富汗参加对苏联的圣战的人们回到阿尔及利亚,迅速成为反政府武装的中坚力量,也带回来了阿富汗的装束。那些经过了战火洗礼的极端的伊斯兰观点,在阿尔及利亚立刻生根。到这个时候,虽然伊斯兰分子可以号召成千上万人的示威活动,偶尔也有武装袭击,但是阿尔及利亚的社会还算安定,政府仍然可以对社会进行有效控制,问题不大。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参加一次世界大战的阿尔及利亚士兵。法国,1917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利亚男孩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3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圣战元宝推荐:海天,
帖:2258978 复 224669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