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1 -- 橡树村
共:💬97 🌺47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3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2

1988年十月,阿尔及尔的工人爆发示威,抗议物价高涨,物资短缺。示威很快演变成暴乱,并向周围地区蔓延,很快遍及全国。走在暴乱最前列的,自然就是无业的年轻人们,四处袭击政府建筑,私设关卡。极端伊斯兰分子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加入了反抗的行列。在贝尔考特Belcourt,七千名穆斯林示威者与警察发生暴力冲突,混乱中阿尔及利亚军队介入,导致五百人死亡。与此同时发生的东欧巨变,也影响了阿尔及利亚的执政党。见到局面无法收拾,阿尔及利亚总统沙德利Chadli Benjedid同意改革,许诺党政分离,中止实行了二十六年的一党制。很快,新宪法通过,去除了关于FLN领导以及社会主义的全部内容,承认多党体制。一夜之间,阿尔及利亚涌现了大批政党和社团,但是最引人注目的,确是伊斯兰分子。沙德利为了保持FLN的地位,采取了鼓励伊斯兰分子的政策,期待能够获得伊斯兰分子对FLN的支持。众多新党派中,最突出的是伊斯兰拯救阵线FIS。FIS成立于1989年二月,在九月合法化,其成立之初,就把目标定到了夺取政权,进行伊斯兰改革的上面,呼吁实行伊斯兰律法,建立伊斯兰国家。FIS的领袖是迈达尼Abassi Madani,他本来是FLN的创始人之一,早在1954年就参加了反对法国统治的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迈达尼被法国军方逮捕后,在监狱里面度过了好几年时光,出狱后在大学教书,并取得伦敦大学的博士学位。现在,这位五十八岁的老人成了FIS的理论家。迈达尼的副手是只有三十三岁的阿里本哈吉Sheikh Ali Benhadj,一个清真寺的年轻阿訇,吸引着大批极端的年轻人。本哈吉直接把民主制度称为罪恶的制度,宣称伊斯兰与民主格格不入,指出民主要的是多数人统治,但是多数人却不一定代表真理。本哈吉还谴责多党制,直接宣称要以伊斯兰教建国。这样的观点很符合阿尔及利亚年轻人的口味,本哈吉的周五布道非常受欢迎,每周参加的人数都达到两万多人。迈达尼的观点要温和一些,并没有直接反对民主,但是提出所选举出来的领导人必须不能反对伊斯兰的律法、法典、传统、价值,不能反对伊斯兰。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沙德利

1990年六月,阿尔及利亚的省级和地方选举举行,FIS显露头角,在四十八个省级议会中控制了三十一个,在一千五百四十一个公社中控制了八百五十六个,几乎在所有的城市都取得了压倒性的多数,一共取得了百分之五十四的选票。FLN位于第二位,仅控制了六个省级议会,四百八十七个公社,赢得百分之二十六的选票。一个年轻人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决定的:你只有四个选择,你可以继续保持失业保持单身因为既没有房子也没有工作;你可以选择在黑市工作面临被捕的危险;你可以移民法国去巴黎或者马赛扫大街;你还可以加入FIS支持伊斯兰。全国议会选举定在1990年底进行。1990年下半年,萨达姆领导的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导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进行武装干涉,掀起了穆斯林世界新一轮的反对西方的热潮。这一切,使得FIS开始采取更加极端的路线。本哈吉在一次集会中,直接要求政府开设训练营,培训人员去参加伊拉克圣战,支持者甚众。由于海湾战争影响,阿尔及利亚的全国议会大选被延后到1991年六月。为了保证大选获胜,FLN开始为其他党派的选举设置障碍,从制度上保证自己的优势。这些措施遭到了反对派的大规模反抗。原定大选日期的前两天,军队介入,要求FIS撤换下自己的标语,换上支持FLN的标语,并派军队强迫执行。双方发生武装冲突,大选再次延期,迈巴尼和本哈吉被捕,被关押长达十二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本哈吉(左)和迈达尼(右)

全国议会大选终于在1991年十二月举行。虽然领导人被关押,FIS仍然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取得了百分之四十七的选票,赢得了二百三十一个席位中的一百八十八个。FLN仅仅取得了百分之二十三的选票,十六个席位。柏柏尔人的社会主义力量阵线FFS赢得了百分之七的选票,二十五个席位。按照规定,应该举行第二轮选举,拟定的日期,是1992年一月十六日。第二轮选举永远也没有机会举行了。虽然阿尔及利亚总统沙德利有改革的愿望,但是军队不干了。军队坚信,伊斯兰势力上了台,就肯定不会再放弃权力,实行民主。于是,1992年一月十一日,阿尔及利亚的国防部长纳扎尔Khaled Nezzar逼迫总统沙德利辞职,取消了大选,阿尔及利亚短暂的民主尝试,到此结束。纳扎尔是法国训练出来的旧军人,在1950年代的独立战争中加入FLN,并逐步高升到国防部长之职。纳扎尔控制政局后,下令关闭报纸,严禁清真寺的所有政治活动,把所有FIS控制的清真寺的阿訇都换成国家委任的人员。对于时不时出现的暴力反抗,军队毫不手软进行镇压,顺便利用平息暴乱的机会,宣布取缔FIS,大肆逮捕FIS的领导人和武装分子。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纳扎尔将军

军队还是没有直接出面掌权。逼迫沙德利辞职后,军队设立了五个人的委员会来控制政府,推出来的领袖,是一个很有些声望的人物,布迪亚夫Mohamed Boudiaf。布迪亚夫这个时候已经七十二岁了,算是FLN的创建人之一,当年和本贝拉一起被法国军方逮捕的,还在法军监狱里面的时候,就被推举为FLN的政府的部长,当然是挂名的。不过阿尔及利亚独立后,布迪亚夫立刻卷入了FLN内部的派系斗争中。布迪亚夫反对本贝拉的一党制独裁,组织了反对派,不就被迫流亡到摩洛哥,依靠一个砖厂维持生计。由于布迪亚夫在独立中的贡献,其非常早就反对本贝拉政权的背景,布迪亚夫的名存实亡的反对派,也就成了阿尔及利亚反对FLN各个派别的榜样。1992年二月,军方就把流亡了二十七年的布迪亚夫请了回来,成为最高国务委员会主席。在军方看来,安排一个流亡了很久的人物,便于自己控制,毕竟这个没有掌握过实权的人物,和阿尔及利亚政府的腐败沾不上任何关系,形象很是不错。布迪亚夫认同取缔FIS,认为FIS上台之后,肯定会中止民主进程,建立伊斯兰国家,利用民主来打击民主。这点和军方的宣传是一致的。但是布迪亚夫也有自己的思想,不甘心当个傀儡。回国后,虽然没有什么实权,布迪亚夫开始号召政府改革,打击腐败,结束军队的控制,迅速赢得了人们的欢迎。很快,布迪亚夫就开始组建自己的政党,为大选作准备。有人欢迎布迪亚夫,就有人看布迪亚夫不顺眼。眼看着自己的傀儡失控,开始反对军方掌权,军方自然也不高兴,而布迪亚夫反腐败的种种言论,更是令很多既得利益者非常不满。1992年六月二十九日,布迪亚夫首次在阿尔及尔以外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发表演讲,他的一个保镖刺杀了布迪亚夫,过程被电视直播。布迪亚夫之死使得布迪亚夫的形象固定了下来,成了为了拯救阿尔及利亚而牺牲的烈士,成了阿尔及利亚的希望。刺杀比迪亚夫的人在1995年被判处死刑,不过没有执行。这个保镖被看成是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同情者,这样布迪亚夫之死,就被归结到了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头上,不过更多的人愿意相信,是军方杀死了布迪亚夫。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布迪亚夫

当然不能完全排除斯兰极端分子刺杀布迪亚夫的可能。这个时候,被打入地下的FIS已经开始了武装反抗,在阿尔及利亚全境,以FIS为首的各个派别的伊斯兰极端武装分子开始了刺杀、炸弹袭击,以及各种破坏活动,政府官员、警察、士兵们都成了袭击目标,甚至杀死一个警察成了年轻的武装分子投身反抗运动的投名状。面对如此局面,阿尔及利亚的精英们也分裂了,一派主张严厉镇压,毫不手软,这一派以军方为主;另一派则主张和谈。军方为了打击伊斯兰极端武装分子,建立了特种部队,使用私刑、虐待等等方法,不择手段打击反对者,但是却使得武装反抗愈演愈烈。到1993年,反抗进入更加有组织的阶段,一个叫做GIA的武装伊斯兰组织出现了,这个组织认为只有枪杆子里面才能出政权,口号就是:不对话,不和解,不休战。GIA组织了大量的暗杀,刺杀了很多作家、记者、教师、知识分子,刺杀的对象不仅仅是亲政府的人士,所有反对建立伊斯兰国家的人都是GIA圣战的对象。GIA还把目标指向了外国人,直接警告外国人:在一个月内离开这个国家,否则就要面临死亡。几天时间内,三千外国人离开阿尔及利亚。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利亚内战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尔的自杀袭击,1997

为了寻求在普通民众中的支持,GIA开始与FIS抢夺资源,于是,这两个伊斯兰派别之间打了起来。GIA的势力增长迅速,很快就超越了FIS的影响力。见到苗头不对,FIS也组织了自己的武装力量AIS,既反对阿尔及利亚政府,还要与GIA争夺地盘。整个阿尔及利亚陷入混乱,到1994年底,至少三万人在各类冲突中死亡。1995年一月,包括FLN和FIS在内的一些政治派别到罗马开会,商讨阿尔及利亚的出路问题。参加罗马平台的各个党派,代表了1991年议会大选中的百分之八十二的声音,可以说基础比较广泛。各方签署了十四点声明,呼吁多党政治,结束军管,释放政治犯等等,连柏伯尔人的权益都有不错的体现。FIS也表现出了温和的一面,赞成民主制度,赞成宗教自由,这个声明也得到了还在监狱中的FIS领袖本哈吉的支持。不过军方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这个时候,最高国务委员会主席是温和派的将军泽鲁阿勒Liamine Zeroual。泽鲁阿勒一直倾向于一谈判解决问题,现在,看到多党大选势在必行,索性开始准备大选。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泽鲁阿勒

见到军方坚持参选,阿尔及利亚最大的三个政党都号召抵制选举,这反而给泽鲁阿勒扫清了障碍,轻易在大选中击败其他对手,以百分之六十一的高票当选,百分之七十五的投票率,也使得抵制大选的反对党们非常失望。掌权后,泽鲁阿勒开始推动宪法改革,虽然明确了伊斯兰教的国家宗教的地位,但是禁止将宗教用于政治目的,政党的名字、口号都不能具有宗教色彩。同样,强调阿拉伯或者柏柏尔特征的也不能用于政治目的。有一些人对新的宪法仍然表示失望,柏柏尔人发现柏柏尔语仍然没有地位,一些学者反对伊斯兰教的主导地位,但是新宪法还是以百分之八十五的多数获得通过。新宪法下的议会选举在1997年举行,只有六个政党获准参加竞选,两个代表温和派的伊斯兰政党,两个柏柏尔人的政党,还有两个国家支持的政党RND和FLN。六个党派的基础都是中产阶级,原来FIS所代表的底层人民,仍然没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大选结果,新组建的RND获胜,赢得了三百八十个席位中的一百五十五席,FLN赢得了六十四席,温和派的伊斯兰政党MSP得到了六十九席。这三个政党组成了执政联盟,实际上,军队仍然在控制阿尔及利亚。这次大选人为操作的痕迹非常明显,这些舞弊,不仅仅要保证军队支持的政党取得政权,还要保证小党派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可以说处心积虑。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利亚的一次炸弹袭击

GIA公开反对这些选举,大选的时候曾经威胁将杀死去投票的选民。1997年和1998年两年时间,GIA继续制造恐怖事件,杀死数千平民。关于袭击平民的问题,GIA内部也出现了分歧,一部分人分裂出去,组建了GSPC,袭击目标限制在正规的武装力量上。不过这两个组织已经早就忘了自己武装建国的政治主张,基本上已经在为暴力而暴力。其他的武装组织,包括FIS下属的AIS,以及一些小的武装派别,已经开始放下武器。1999年大选,新总统布特弗里卡Abdelaziz Bouteflika在军方的支持下,开始与武装分子和解,并主动调查军方参与的恐怖事件。很快,小的武装派别纷纷加入和解进程,但是GIA和GSPC坚持斗争。主要的武装力量拒绝和谈,和解自然也就没有多大的成果,实际上,阿尔及利亚军方很可能只是利用和解的机会分化瓦解武装分子。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阿尔及利亚现总统布特弗里卡刚刚依据专门为其修改的宪法赢得了第三个任期

阿尔及利亚政府的分化政策,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政府的打压下,到2002年,GIA的活动基本消失。不过GSPC仍然顽强抵抗。虽然成立伊始,GSPC坚持以武装力量为打击目标,但是逐渐地,GSPC也开始袭击平民,到2003年,很可能成了基地组织的一部分,至少是其坚定的盟友。不过GSPC的活动空间也被压缩了很多,但是武装反抗仍然在持续。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GSPC的活动依然频繁

十几年内战,阿尔及利亚至少死亡十万人。伊斯兰极端分子有很多针对平民的恐怖行为,军方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利用国家紧急状态,军方的领导人们继续抓住机会发财。1990年代末期,阿尔及利亚的石油收入已经达到一百亿美元,给了军方维持统治的资金。伊斯兰极端分子也有自己的资金来源,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的款项,给了伊斯兰极端分子活动的经费,也给了伊斯兰运动领导人中饱私囊的机会。真正受苦受难的,是那些夹在中间的大多数,那些生活困苦,衣食无着的普通老百姓。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受苦受难的永远是普通民众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三 圣战 4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圣战元宝推荐:海天,
帖:2262239 复 224669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