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挽救了一个盛世的人——被低估的周亚夫(一)再修改 -- 江南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5 阅 31437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6-27 21:27:24
2275029 复 2273920
江南水
江南水`29660`/bbsIMG/face/0000.gif`70`1094`21699`159782`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11-22 18:30:56`
【原创】挽救了一个盛世的人——被低估的周亚夫(二)上 58

二、削藩

最早出问题的同姓王是济北王刘兴居,这是一个不起眼的人物,但是他很荣幸的成为第一个被搞定的同姓王。

刘兴居出问题的原因很简单,心理不平衡。

公元前180年七月,操劳了十多年的女强人加小女人吕后终于休息了,身后巨大的权力真空,造成了一轮血腥的屠杀。

那个九月,我看到长安城内血光冲天。

姓吕的都被杀了,不姓吕的惠帝刘盈的儿子们也都被杀了。

然而世界并没有因此平静,围绕着谁来接这个皇帝位子,大臣们展开了热烈讨论。

最终大家达成一致意见,决定迎接代王刘恒为新的皇帝,史称汉文帝。

这个决定对大臣来说达到了利益最大化,对刘恒来说达到了利益顶级化,对另一些人来说,那基本上就是白忙活了。

白忙活的是齐王刘襄和他的兄弟们,前任齐王刘肥的儿子们,刘邦的孙子们。

吕后去世的消息通过在京城卧底的兄弟刘章传到了齐王刘襄这里,齐王立刻发兵西进,去争夺那最高的荣耀,汉朝廷派老将军灌婴前去抵挡,双方默契的在荥阳停战。

长安城内,刘章杀死了吕产,吕氏家族地位最高的人,刘兴居废除了当时的皇帝。

当时,大臣们给他们弟兄画了一张大饼,完事后,刘章是赵王,刘兴居是梁王。

然而,刘恒当了皇帝后,刘襄固然是竹篮打水,还是齐王,他的两个兄弟也是狗咬尿脬,依旧只是侯爵。

公元前179年,齐王刘襄去世,不知道跟这次打击有多大关系。

公元前178年,汉文帝开始赏赐刘章和刘兴居,封刘章为城阳王,刘兴居为济北王。

如果刘襄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更难受,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是齐国的地盘。

一说到汉初的削藩,很多人都会想到是晁错向汉景帝建议的,殊不知,在汉文帝登基的第二年就开始着手削弱庞大的藩国。

齐国是当时最大的封国,汉王朝立国之初,刘邦就亟不可待的把韩信从齐改封到楚。后来田肯建议刘邦:“非亲子弟,莫可使王齐矣”。刘邦于是封自己的长子刘肥为齐王,并且还下了一道特殊的命令:只要是说齐地方言的都归齐王。

如此庞大的藩国,对任何一个中央政权都是巨大的威胁,由于刘邦和吕后的特殊身份和超强能力,齐国的威胁在汉初并没有显现,饶是如此,吕后还是对齐下了手,割出了三个郡封给了其它人。在争夺帝位的过程中让汉文帝意识到了齐的巨大威胁。

关键时刻,齐王刘襄也很帮忙,竟然如此早的去世。

接任的齐王是刘襄的儿子,刘则。

汉文帝,相对刘襄来说是叔叔辈,相对刘襄的儿子来说那就是爷爷辈了。

辈分上的优势,再加上,齐王新亡,此时下手正当其时。

齐的悲剧并没结束,现在还是说刘兴居吧。

本来是应该到其它地方称王的,现在从自己侄子手里分了一杯羹,刘章和刘兴居心里的味道可想而知。

公元前177年五月,不安分的匈奴又一次前来提款(抢劫),汉文帝派丞相灌婴前去抵抗,随后汉文帝也故地重游,回到当年的封地,见一下当年的故旧,也算是衣锦还乡。

刘兴居看到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起兵西进。

奶奶的,老子不做劳什子什么王了,干脆一步到位,做皇帝多过瘾,都是姓刘的,我为什么不能做皇帝呢?

刘章呢?

难道他就那么甘心?

刘章甘不甘心我不知道,因为在这一年的四月他已经去世了。

没什么疑问,刘兴居这次行动就是一次茶壶里的风暴,八月他就兵败自杀了。

历史又一次给了汉文帝机会,公元前165年齐王刘则去世,但是没有留下后代,按惯例齐地应该归中央直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汉文帝没有这么做。

公元前164年,汉文帝把原来的齐国一分为六,分封给刘肥还活在世上的六个儿子:齐王刘将闾、济北王刘志、菑川王刘贤、胶东王刘雄渠、胶西王刘卬、济南王刘辟光,再加上先前分出去的城阳,齐被分成了七个国。

齐王刘肥干别的怎么样不好说,生儿子还是颇有水平的,一共生了十二个儿子(有记载的),要是这一年还多活着几个,齐就分成更多份了。

为什么汉文帝不直接把齐接管,而是继续分封呢?

我想这恐怕是要做给另一个人看,那就是他的老大哥吴王刘濞。

如果突然收回齐国,虽然有理有据,但是难保吴王不会反弹。

把一个超级藩国分割成七份,也算是及格了。

然而,笼罩在汉文帝心头的最大阴影就是那个老大哥了。

但是他始终没有拿这个老大哥怎么着,而是把他留给了自己的儿子

这是一个沉重的担子,不知道他能不能担得起来,幸好他还发现了一个有用的人才,这个人应该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公元前157年六月己亥,汉文帝去世,汉景帝接过了老爸未竟的事业。

汉景帝登基后重用了自己老师晁错,任命晁错为御史大夫,主管监察工作,播下了大乱的种子。

晁错是一个有心人,是一个尽心尽力做事的人,同时他还是一个人缘特别差的人。

晁错认为,大汉王朝当下有两大难题,一是外患,匈奴,一是内忧,实力超强的藩王。

汉文帝的时候,他就这两个问题屡次向皇帝提出各种建议,还特意说明:狂夫之言,而明主择焉。

然而汉文帝轻轻一句:言者不狂,而择者不明,国之大患,故在于此。使夫不明择于不狂,是以万听而万不当也。

也就是说,你狂不狂我不管,我只选择对我有利的。

以汉文帝登上皇位的过程,再加上当时的国内情况,不允许他采取急风暴雨的手段,无论是对付内忧还是对付外患。

自己的学生登上了皇位,自己的春天也来了,自己的伟大抱负就要实现了。

然而,他始终没有看到那一天


  • 本帖 2 回复
最后于2009-06-29 01:20:42改,共1次;
2009-06-27 21:27:2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