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挽救了一个盛世的人——被低估的周亚夫(一)再修改 -- 江南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5 阅 31434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6-28 07:08:05
2275749 复 2273920
江南水
江南水`29660`/bbsIMG/face/0000.gif`70`1094`21699`159782`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11-22 18:30:56`
【原创】挽救了一个盛世的人——被低估的周亚夫(二)下 48

攘外必先安内,不是什么新鲜东西,晁错也懂得这个理儿。

晁错的目标对准了那些诸侯王,主要的对象就是鹤立鸡群的吴王刘濞。

吴王刘濞,刘邦二哥的儿子,论年龄比惠帝刘盈都大。

刘邦征讨英布后,就把刘濞封为吴王。据说,在分封的时候,刘邦看这小子不安分,以后可能会造反,就语重心长的劝了一句:五十年后东南有人会作乱,不会是你吧?天下都是姓刘的了,千万不要造反啊!

这种事你相信他是真的,就是真的,不相信,就当个故事。这种乱力怪神的事,不要轻易肯定,也不要轻易否定。

吴地,五十三座城,当时是除了齐之外最大的藩国,如今齐已经成了七块,他自然上升到第一位。

吴国有两样宝贝,铜山和海水。

铜山可以用来铸造钱币,等于自己开一家央行,这个好处显而易见。

海水怎么也是宝贝了呢?

海水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海水中的盐可是人们须臾难离的日常用品。

今天在中国盐依旧是国家专卖,可见盐的重要性。

靠这两样宝贝,吴国发达了,人民不用交税了,如果你生活在那个时代的吴国,你是感谢伟大的皇帝陛下呢,还是感谢仁慈的吴王殿下?

这已经就是足够犯忌讳了,然而,吴王殿下还颇有基督的博爱精神,收留了不少在其它地方犯了事的人。

一件突发的事情,让吴王刘濞跟皇帝的矛盾迅速表面化了。

某一天,吴王太子到长安觐见皇帝的时候,跟当时还是太子的汉景帝下棋解闷。

这一解闷,带来了更大的麻烦。

吴国的位置大概就是今天江苏一带,如今说着吴侬软语的江苏人似乎不够爷们儿,但是在汉初,那圪塔基本上就是未开发区,民风极为剽悍。再加上这位爷是吴太子,那就更不用提了,什么文明礼貌,互谅互让,一概不懂,或者说假装不懂。

古时候下棋叫“博”。

今天有个词叫“赌博”。

可见,下棋跟赌有着密切关系。

两个年轻人,不知道是谁输不起,起了争执,年轻的汉景帝也不是善茬,拿起棋盘就把吴太子砸死了,估计是砸脑袋上了,否则没这么严重。

一个棋局引发了血案。

把遗体运回吴国下葬吧,无论如何是不能让皇太子偿命的。

吴王刘濞很不爽,搁谁,谁也不爽,儿子死了,连个道歉都得不到,能爽吗。

面对着儿子的遗体,吴王刘濞面色很难看:死在长安就葬在长安吧,何必费事运回来。

从此,吴王刘濞开始称病,不再去长安朝拜皇帝。

汉文帝感觉自己也有理亏的地方,并且此时不能扩大事端,只好顺水推舟,特许吴王不用再来朝拜了。

看看吴王刘濞的所作所为,吴国成为汉景帝和晁错君臣的主要目标,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吴国毕竟是此时实力最雄厚的藩国,贸然下手后果如何,谁也没有把握。

可以先从别的国下手,增强自己的实力,就等于削弱对手的实力。

楚王刘戊成了汉景帝君臣的第一目标。

公元前155年,汉景帝的奶奶,汉文帝的老妈,薄太后去世。

这个老女人的去世按说跟楚王刘戊没啥太大关系,虽然论起来也叫奶奶,但毕竟不是亲奶奶,随便哭两声,对付一下,意思到了就行了。

这是二十世纪以后的想法,在二十世纪头十年之前,这种想法很危险。

《红楼梦》里有一段,一个老太妃死了,贾府的男女老幼都得去宫里守灵。并且还有官方命令:凡有爵之家,一年内不得筵宴音乐,庶民皆三月不得婚嫁。

侯宝林先生的相声名段《改行》,就是拿皇家办丧事给民间造成的种种不便说事儿。从《红楼梦》的描写来看,侯先生的相声没有多少夸张。

一个太妃就这么大动静,那皇帝的亲妈,皇帝的亲奶奶,要是去世了,那动静可不得大到天上去。

就在为薄太后服丧期间,楚王刘戊犯了一个错误,用某大哥的话说就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用汉初当时的话说就是:为薄太后服私奸。

别的问题可以通融,这个问题没法通融,更何况晁错压根就不想通融。

两汉以孝立天下,除两个开国之君外,每个皇帝的谥号都有“孝”字。

怎么表达孝,老妈(奶奶)活着的时候机会不多,毕竟都是皇家成员,不缺吃穿的,也不缺少娱乐方式。那就只好在死后努力表达。

楚王刘戊服丧期间犯事这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而不是单纯的法律问题了。

啥也别说了,杀头吧。

汉景帝倒是很仁慈,只是把楚国的东海郡、薛郡收归朝廷所有。

借着这股东风,顺便把前两年犯事的赵王和胶西王一块儿处理了,赵削去一个郡,胶西削去六个县。

最莫名其妙的是还要削去吴国的豫章郡、会稽郡,这让我很难理解。

从现有的史料中,没有发现汉朝廷抓到了吴国什么把柄。

难道是汉景帝和晁错两人认为,天下诸侯真的就是案板上的鱼肉?

从事后两人的应对来看,说不定两人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史料不足,只好猜测了,这就是读秦汉史的无奈。


  • 本帖 1 回复
最后于2009-06-29 01:24:28改,共1次;
2009-06-28 07:08:05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