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挽救了一个盛世的人——被低估的周亚夫(一)再修改 -- 江南水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115 阅 314163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6-29 16:21:39
2278092 复 2273920
江南水
江南水`29660`/bbsIMG/face/0000.gif`70`1088`21698`159743`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8-11-22 18:30:56`
【原创】挽救了一个盛世的人——被低估的周亚夫(四) 62

四、帮手

事实证明,汉景帝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造反的路是一条单行高速公路,走上这条路,既不可能回头,也不可能刹车,只能一直高速狂奔而去,直到终点,要么是功成名就,要么是粉身碎骨。

即使吴王刘濞没有野心也不会回头,更何况他还有野心。

袁盎带着朝廷杀掉晁错的消息来到吴国大营,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位皇族成员宗正(负责皇族事务)刘礼。刘礼因为身份特殊,先进入大帐见到了刘濞,让刘濞拜听皇帝诏命。刘濞冷冷一笑:我已经是东帝了,还拜谁呢?

袁盎连刘濞的面都没见上,还差点死在吴国大营,最后侥幸逃出吴国大营。

既然不能回旋了,那就一条道走到黑吧,看一下到底是谁前途黑暗。

此时,汉景帝想起了老爸临终前的告诫:即有缓急,周亚夫真可任将兵。

周亚夫是谁?

周亚夫,绛侯周勃的儿子。

绛侯周勃是刘邦的老乡,从刘邦起兵之初就跟着刘邦。后来被封为绛侯,食邑8280户,在汉初功臣的排名中位列第四。

排在前三名的是:萧何、曹参、张敖,其中张敖是刘邦和吕后的女婿,排除裙带因素,周勃该在第三位。

周亚夫,一个典型的高干子弟,一名光荣的太子党成员。

在汉初,这种身份的人一抓一大把,能够被皇帝多看一眼都不太容易,何况寄望他能够承担起托孤的重任。

汉文帝真正认识周亚夫,是在公元前158年,这一年的冬天,闲着没事的匈奴又来了,这一次出兵六万,三万扑向云中郡,三万扑向上郡,上郡离首都长安并不远。

试想一下,如果数万装甲部队压向首都方向,这个国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保卫首都!

汉文帝在长安附近安排了三支部队,用以拱卫京师,周亚夫就统领着其中的一支。

因为在天子脚下,这些御林军,有幸能够得到皇帝陛下的亲自慰劳。

汉文帝来到其他两个军营,皇帝的车队能够畅通无阻,并且可以超速行驶,皇帝本人也受到了各级将领的热烈欢迎。

让皇帝的随从也顺便感受了一把天子威严。

来到周亚夫的大营,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从将领到士兵一副大战即将来临的架势。皇帝的先锋来到军营门口,并不能直接进入大营,先锋只好搬出了真神:皇帝就要来了!

把守营门的都尉差点没噎死皇帝的先锋: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

说白一点就是:在这里将军周亚夫才是老大,天子的命令也不好使。

周亚夫的哨兵真是模范哨兵,皇帝大人来了,还是不让进。

汉文帝只好派出正式的使者,拿着皇帝信物(节),向周亚夫正式通报:我想进去慰劳军队。

总算叩开了这道门,但是事儿还没完,负责纪律监察的对皇帝车队说:军营内不许快速行驶,要限速。

再顶级的车队也只好慢慢行进,总算见到了真将军,周亚夫一身铠甲: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

通俗一点就是:浑身不利索,就不行君臣大礼了,用军礼勉强凑合一下吧。

汉文帝见此情景也肃然起敬,也向周亚夫表达了敬意,用文言文说很简单:改容式车。

完成了必要手续后,在回长安的路上,汉文帝感慨万千:唉,这才是真正的将军,那两家分明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嘛。(嗟乎,此真将军矣!曩者霸上、棘门军,若儿戏耳)

周亚夫屯兵的地方叫细柳,“细柳屯兵”成为后世练兵的典范。

首都的备战警报解除后,周亚夫被封为中尉,勉强比喻一下,公安部长兼首都卫戍区司令员,在政府内是公安部长,在军队就是首都卫戍区司令员。

大汉王朝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把宝都压在了你的身上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汉景帝颁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任命周亚夫为太尉,把全国的军事指挥权交到了周亚夫的手中。

俗话说的好,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晁错建议自己亲自带兵出征是个馊主意,但是他那个理由没错:把军队交到别人手上实在不是一件很安全的事。

当年刘邦始终掌握着一支军队,所以才能够放心大胆的使用韩信。

虽然汉景帝不能亲自带兵,但是他还有一股可以依靠的势力。

自己的弟弟,梁王刘武。

汉文帝有四个儿子,换句话说,汉景帝有三个弟弟。到汉景帝登基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两个弟弟,也就是说,到七国之乱发生的时候汉景帝只有一个弟弟可以依靠,幸好这个弟弟跟自己的关系不一般,两人有同一个母亲,窦太后。

窦太后一共生了三个孩子(有记载的),一个女儿,两个儿子。窦太后是个好母亲,尤其对女儿和小儿子。因为窦太后的宠爱,梁王刘武的地位也不同于其他诸侯王,其他诸侯王来朝拜天子,在京师前后待二十几天就得回到封地,而刘武却经常在京师长住。

公元前154年,刘武又一次来朝拜天子,在招待宴会上,酒酣耳热之际,汉景帝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我死后这个位子是你的(千秋万岁后传于王)。

按常理推断,这事似乎应该发生在这一年的十月,因为按惯例一年的年初来朝拜天子。

很难推测汉景帝说这句话时的心态,你说他随口说说拿弟弟逗闷子也行,从他草率盲目削藩来看,他有率性而为的一方面;你说他拉拢弟弟,为以后应对藩王作乱,提早准备也行,毕竟是三十多岁的皇帝,这点统战伎俩还是应该懂得的。

梁王封地在战国时候魏国的地盘,扼守着关东向西进军的通道。换句话说,梁国能够顶住关东的冲击,汉朝廷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同样,万一梁国有了闪失,那汉朝廷估计也该换人坐庄了。

说实话,幸亏此时的梁王是汉景帝的亲弟弟,倘若血缘远一点,跟吴楚联合,汉朝廷早就换人了。当然,这么重要的地方,皇帝也不可能交给不放心的人。

吴楚联军首要的攻击目标就是梁国,梁国虽然损失惨重,但是依旧顽强的抵抗,因为刘武也知道,汉朝廷换人坐庄后,其他的诸侯王可能没有损失,但是他的下场不会好于他的哥哥,谁让他们是亲哥俩呢,这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梁王的顽强抵抗,为汉朝廷争取了时间,现在周亚夫率领着生力军投入了战场,一切尚在未知。


  • 本帖 1 回复
2009-06-29 16:21:39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