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我与阿壳 六月 -- 南方有嘉木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54 阅 417014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6-29 19:29:28
2278284 复 2226574
南方有嘉木
南方有嘉木`9965`http://yjbn6q.bay.livefilestore.com/y1pxRhjOseHHUnUCSaen2G0TXBCBcg4FkWse4B7AIOsiZdEG56xdQhbWfesMM0ZXT5E09taGtyQSaueRPq1Y04X37orxAICLGfR/%E5%A4%B4%E5%83%8F.jpeg?psid=1`70`10746`66076`519177`正六品上:朝议郎|昭武校尉`2006-02-05 03:43:56`
【原创】高考记忆---最是当年轻狂 100

我那时候并不专心学习,每天都希望高考赶紧结束我好名正言顺地疯狂玩乐。我是文科班最小的一个,我是小霸王,同学有什么事情去问班长时,班长总是没好气地让他们来问我,说我们班是宦官专政。我时常和一干哥们出去喝啤酒、吃宵夜。他们把马子会带着我,那时潘长江有个小品,关于儿女英雄传的,里头有句话,“侠妹,留在路上慢慢吃”。于是他们叫我侠妹,会在把马子之前问我的意见,如果我说不错,他们就继续追求。我帮他们写情书,他们给我买早饭,而我则把省下来的早饭钱拿来租小说。他们给我买早饭时,就用了潘长江的口吻说,侠妹,慢慢吃。我是他们的侠妹,也是他们的哥们。我们可以在期末考试的中午去新建好的商品房的地下室烤红薯,吃得满嘴黑烟跑去教室参加考试。好哥们为了女孩被人捅刀子,我会在大家兴奋地嘈杂中第一个把所有的零花钱拿出来送他去医院。我那时喜欢翻学校的围墙,从2米高的墙上直接往下跳,我的那些哥们常常在操场上打球看着我跳下来,大叫一声小心!我作为学生会主席对全校学生演讲,却敷衍了事,站在台上忘了要说什么,大家在下面善意地哄笑,我也不羞不恼,挠挠头想起来接着往下说,由此可见我是多么地不适合成为一个“干部”。我爱看小说,以至于租书店的老板在我没中饭吃的时候会请我吃饭,他看着我从高一到高三,他语重心长地劝我别看武侠和言情,他说他还有很多世界名著是出租的,可我从来不理他。我从来不听化学课,尤其有机化学,我在课上梳头,被老师点名批评,也并不觉得丢脸,会考的时候,我和理科班的同学坐一起,他们许诺让我抄化学,我让他们抄政治,可到底我也没有在会考作弊。学校很小,我是唯一文理科所有功课都在85分以上的,班主任问我愿不愿意保送本省大学,我特别惊愕地看着他奇怪他怎么会问出这么诡异的问题。那时我从来不担心高考,没有半点压力。我并没有远大的目标,我当时想要的只是考出本省,班主任时常教训我把眼光放长远些,不要和我的哥们混在一起,甚至教导主任也找我谈话,说老师们反映我玩得太疯了,应该收收心。可我爸妈一直给我说考上个学校就行。母校,离我太遥远,我那个中学,在我之前已经13年没有人去过了。我觉得能让我在母校扫地,就是莫大的荣耀。

但我还是想来北京,潜意识里想实现一个有关北京的约定。我那时很幸运有个人超级支持我,在整个高三下半年,陪我上自习,给我修眼镜,帮我买冰糕,我坐桌子这边做数学题,他坐桌子那边帮我翻书。那时候我从来不带伞,而他每天都带着,一旦下雨,自己也不说话淋着雨就回家,我会非常理直气壮地从他的抽屉里取了伞去用,第二天扔回教室。我自己都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心安理得?因为幼儿园的时候我被他狠狠地欺负过么?

那时候我的同桌是校长的女儿,她读文科班的条件就是和我同桌。她患病,时常流泪,他人问及原因,她就让他们来问我,说我都懂。可我真的什么都不懂。站在教室的阳台前,我陪着她眺望远方,什么话都不敢说。同学说我善良,其实我只是害怕她不高兴了掐我脖子(我一直敬重她,身体上的毛病尚好克服,但战胜精神上的另一个我却极不容易)。在她之前,我的同桌是另一女生,相貌姣好,患有心脏病,每天无心学习,沉浸在一份感情中无法自拔,某天那个男生约她见面,她躲在房子后面看着那个男生等她一个下午,待那个男生骑上摩托车绝尘而去,她又在后面狂追不止。当晚回到宿舍,说心脏病发不肯吃药,她的室友匆忙跑到教室找我,说她要见我。我赶过去,将她从床上一把拽起,打了她一个耳光,厉声斥责,她竟然睁开眼说我要吃药。我那时上课只陪着她写小纸条,班主任于是决定把她和我拆开,她为此向班主任下跪。我现在写下这些事情,都有些狐疑是不是我做梦呢。真的不知道是我自己有毛病,还是他们有毛病。总之,这个高三所有的故事都带着些华丽的浮夸与虚饰,情节跌宕起伏,但确实真实发生。

高中毕业是我迄今经历的最为痛苦的事情之一。我一直无法割舍。我在班主任母校不录取我,他就把头割下来的保证下报考了母校。然后我糊里湖涂地被录取,捷报传来,我迅速从一个长辈嘴里的疯丫头、假小子成为了后辈学习的楷模。

请同学吃饭的那天,我和每个人干了一碗啤酒。难受了就出去吐,吐完了回来接着喝,大家都醉到尽情哭泣。毕业典礼之后大家去唱歌,我所有的哥们一起唱那首“九妹”给我,他们把“九妹”改成“侠妹”,那时候他们唱,侠妹侠妹,漂亮的妹妹,侠妹侠妹,红红的花蕾,侠妹侠妹,我们的侠妹。我写下这些,又觉得宛如幻梦,我真曾拥有过这么多的关爱么?我并不美丽也不温柔,成日里疯疯癫癫,这样美好的歌词我当时就如何能理直气壮地接受?现在回忆起来自己也觉得羞惭。或许那时候的自己没有这些世俗的比较,任性地持宠而骄,一意孤行从不妥协,可又自信自己拥有帮助他人的强大力量,反而真实地让人觉得可爱吧。现在的我在他们眼里甚为陌生,他们始终记得的是那个活蹦乱跳精力旺盛,剥了皮还能跑的侠妹。

但无论是怎样的痛与离别,我终究是独自北上了。


关键词(Tags): #高考(landlord)
2009-06-29 19:2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