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1 -- 橡树村
共:💬201 🌺765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4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3

1990年的卢旺达年景不好,遭遇大旱,普通人的生活很受影响,而出口的咖啡价格下跌,又严重影响了卢旺达的经济,哈比亚利玛纳的政权压力进一步增大。与此同时,冷战结束之后的西方不再为了与苏联争夺非洲而盲目进行援助,法国开始对卢旺达施加压力,要求民主改革。虽然哈比亚利玛纳自己对此非常犹豫,这个消息却使得卢旺达国内的人开始有了民主呼声,RPF也开始在卢旺达国内施加影响力。混乱中,哈比亚利玛纳开始筹建人民大会,改写宪法,同时与要求回国的卢旺达难民们谈判,特别是与RPF谈条件。不过,RPF显然对几乎没有进展的谈判失去了耐心,乌干达国内的局势也使得RPF没有太多的时间等待。1990年九月三十日,四千名还在乌干达军队中服役的图西族官兵携带着武器装备离开了乌干达军队,在乌干达和卢旺达的边境集结。1990年十月一日下午两点半,穿着乌干达军装的图西族士兵越过边境,袭击了卢旺达的据点,卢旺达内战开始。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卢旺达爱国阵线RPF士兵

卢旺达军队总数是八千多,实际上能够作战的只有五千多人。按说四千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战争经验丰富的乌干达老兵,对付五千多装备水平低、缺乏训练、许久没有见过战争模样的卢旺达士兵,战争应该一边倒,但是战争进入第二天,RPF的武装内部就出了问题。十月二日,赫维盖马与手下的三个高级军官召开会议,商讨进军方案,赫维盖马认为应该放慢速度,争取胡图人的支持,而有两位高级军官认为应该迅速占领首都,控制政权。争吵中,这两名军官掏枪打死了赫维盖马,另一名高级军官见到事情不妙,立刻逃跑,跑回了乌干达,向穆萨文尼汇报。穆萨文尼随后派人来到RPF叛军的营地,在沼泽中找到了赫维盖马的尸体,给以厚葬,还处决了杀害赫维盖马的两名高级军官,平息了事态。但是,这个事件对RPF叛军打击很大,士气很受影响,再加上最高级的四个军官一下子死了三个,战斗力自然大打折扣,也耽误了战机。穆萨文尼其实刚刚从美国返回。内战开始的时候,穆萨文尼与哈比亚利玛纳一起在联合国出席活动,还公开发表声明谴责RPF的行为是侵略,迅速澄清乌干达与此无关。不过实际上,穆萨文尼对RPF叛军一直处于支持态度,是RPF的主要支持者。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赫维盖马,去世的时候年仅三十三岁

哈比亚利玛纳对穆萨文尼的澄清根本不相信,不过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哈比亚利玛纳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不能直接得罪这位北方的邻居。于是,哈比亚利玛纳就向国际社会求救。很快,原宗主国比利时派来了军队,哈比亚利玛纳的好朋友、扎伊尔的独裁者蒙博托也出了兵,而更加重要的援军是法国人。法国人对乌干达出兵攻打卢旺达这件事情非常敏感。卢旺达虽然是比利时的前殖民地,但是毕竟是法语区,被法国视为其法国非洲联盟的重要部分。特别的,这里是英语区和法语区的交界,法国人为了阻止英语势力向这里扩张,可是没少在这里花功夫。而讲英语的乌干达入侵讲法语的卢旺达,法国人自然就要出兵协助了。十月二日,哈比亚利玛纳就与法国总统密特朗的儿子,负责非洲事务的胡安密特朗通了电话,得到了法国将不遗余力援助的承诺,十月四日,第一批法国士兵就从位于中非的基地抵达,负责保护法国的企业机构,撤离侨民。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非洲的法语区

此时RPF由于内耗,进攻已经基本停止,哈比亚利玛纳对RPF的表现深表失望,为了提高法国人的重视程度,哈比亚利玛纳就自己导演了一出好戏。十月七日,卢旺达军队进攻自己的首都基加利,造成全民恐慌,特别是吓坏了法国驻卢旺达的大使,法国人立刻增派援军,并直接加入对RPF的作战。很快,在外国援军的帮助下,RPF就被打压到边境附近,只能到乌干达与卢旺达边境的维龙加山区里面打游击。局势缓解后,比利时和扎伊尔先后撤军,法国人却留在了这里。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RPF士兵

法国人真的把支持哈比亚利玛纳政权看成了抵御英语势力在非洲扩张的机会,开始大规模援助卢旺达。不到一年时间,卢旺达不到九千人的武装力量就扩张到两万八千人,法国派出了大量人员对卢旺达人进行培训,派出了军事顾问,还提供大量武器装备。哈比亚利玛纳的总统卫队,就更由法国提供资金进行装备训练。除了法国自己向卢旺达提供军火,法国还联系从埃及和南非购买装备,用于外购军火的总额超过一亿美元,对于这么个不丁点的国家,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卢旺达用于扩军的费用,则来自世界银行提供的用于经济改革的结构改革基金。度过了眼前的危机,西方政府又开始向哈比亚利玛纳施压,要求政治改革。1991年六月,宪法修正案得到通过,多党体制建立,几个月内,卢旺达就出现了十六个政党。这些政党都要求在政府里面有自己的位置。压力下,1992年,哈比亚利玛纳开始与这些政党谈判,在四月份达成协议,让出包括政府总理在内的很多政府位置,成立多党联合政府。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法国人向卢旺达提供了大量军援

这个时候RPF还在维龙加山区打游击。原乌干达军队中声望第二位的图西人,卡加梅,这个时候控制了RPF武装。1990年内战伊始的时候,卡加梅自己在美国受训,没有参与。回到乌干达后,卡加梅辞去了在乌干达军队的职务,参与了RPF叛军,对叛军进行大力整顿,到1991年底,完全控制了这支人数在五千左右的武装力量,RPF又恢复了战斗力。不过RPF还没有力量进行大规模的进攻,只能在北部山区进行骚扰,在卢旺达民众中的支持率也很低。趁着卢旺达进行政治改革的机会,RPF就开始与一些小党派接触,商讨停火。1992年七月,RPF与卢旺达政府签订停火协议,哈比亚利玛纳允诺去坦桑尼亚谈判。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保罗卡加梅

一党制结束,联合政府成立,还要和图西叛军谈判,胡图人里面的死硬分子实在看不下去了,很快,在卢旺达北部,出现了一个新的运动,称为胡图力量Hutu Power,其目的,不仅仅是要打击图西人的势力,也要打击胡图人里面的温和派。这个运动迅速在军队、警察、政府职员、大学和媒体中找到了支持者。这些活跃分子成立了自己的政党CDR,公开声称反对政府对图西人的宽松政策。在胡图运动的影响下,CDR成立了自己的武装组织。执政党MRND内部也有很多人为胡图力量叫好,死硬派也成立了自己的武装组织。这两个武装组织吸收了大量的无业青年,并许诺的革命成功后的种种好处。而卢旺达军队中的死硬分子也成立了军队内部的秘密军队,在背后默默支持这两个武装组织,向其提供武器、训练。这三股目标一致的武装力量,也找到了共同的敌人的定义:图西人、支持图西人、同情图西人的胡图人,都是国家的敌人。1992年底,军队内部的一份备忘录流出,就清晰地表达了这个看法。备忘录得到了卢旺达军队高层的支持。面对越来越激烈的民族矛盾,西方国家并不是没有察觉。1992年初,比利时在卢旺达的大使馆就向比利时国内汇报了卢旺达暴力冲突的可能性。1992年八月,卢旺达情报机构的一个高级官员辞职,发表公开信谴责这些北方极端分子的言行,预言大屠杀近在眼前。这些,都没有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卢旺达的孩子们

卢旺达境内,民族仇恨的宣传继续升温。从1990年底开始,新出现的媒体里面,超过四分之一直接与卢旺达境内的胡图人地下武装力量有联系,在卢旺达境内开始仇恨图西人的宣传。从1990年底开始,借着RPF不成功的入侵,卢旺达的极端媒体开始大肆渲染图西人侵略的可能性,大肆渲染当年布隆迪图西人对胡图人的屠杀,提醒人们1959年的革命成果来之不易,指责RPF的目的是为了推翻1959年的革命,建立图西人的少数人政权,要发动对胡图人的种族灭绝,从而挑动普通胡图人对图西人的恐惧。1990年十二月,一份被称为胡图人十戒的文章刊出,任何与图西人发生正常关系的行为都被视为对胡图人的背叛,不仅结婚、交友等行为绝对不允许,连雇佣图西人、与图西人做生意也被视为叛徒行径;政府里面,胡图人必须控制所有的关键位置,军队里面更应该只是胡图人。这个十戒在胡图人中迅速流传,连哈比亚利玛纳也批准了十戒的出版。所有十戒里面,流传最广的是第八条:胡图人不要再对图西人仁慈。1992年,一位卢旺达学者发表演讲,是反图西宣传的最高潮。演讲的结束语,是号召胡图人认清如果你不杀死他,他就要杀死你的那些人。这个演讲被录制成磁带,在胡图人里面广为传播。在1992年,针对图西人的种族屠杀就已经时有发生,一些地方的图西人的家园被焚毁,人被驱赶,杀害。在1992年,大约有三百图西人死亡,三千多人逃离家园,到了1993年,情况恶化,受影响的图西人越来越多。这些状况被一些人权观察组织发现,报道,但是没有引起任何重视。法国人继续着对卢旺达军队的支持。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那场大屠杀早在1992年就见端倪

1993年,哈比亚利玛纳终于完成了与RPF的谈判。按照八月在坦桑尼亚的阿鲁沙Arusha签署的协议,哈比亚利玛纳将与反对党、RPF一起组成联合过渡政府,最久二十二个月之后,卢旺达举行全民选举。RPF的武装将要和卢旺达军队合并。一只六百人的PRF武装将驻扎到卢旺达首都基加利,另外有联合国的维持和平力量对停火进行监督。这个结果,对于胡图人死硬分子来讲,简直就是出卖。不过哈比亚利玛纳的选择也不多,这个时候,哈比亚利玛纳政府实际上已经基本破产,需要这份和平协议来取得国际社会的支持。事实上,哈比亚利玛纳已经没有力量督促这份协议的实施。他的政府内,死硬派的支持者明确反对这份协议,而哈比亚利玛纳对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控制。军队里面的反对声音更大,按照协议,不仅仅卢旺达军队的总数要压缩到目前的百分之六十,还需要与图西人武装进行分配,更何况高级军官的数量,需要让给图西人一半。军队改革的直接结果,就是大多数立刻面临失业,一万六千名士兵要被迫离开军队。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坦桑尼亚重镇阿鲁沙

更加添乱的,是布隆迪的局势。1981年和1987年,布隆迪都发生了军事政变,不过上台的还都是图西人。1988年,胡图人和图西人又爆发冲突,两万人死亡。1990年代初,布隆迪的军政府也同样感到了变革的压力,1992年,一个多民族政府的新宪法框架被通过,1993年六月举行了第一次大选,一个胡图人恩达达耶Melchior Ndadaye赢得了百分之七十的选票,当选成为总统。恩达达耶是一个温和派,为了表示多民族联合,特意任命了一个反对党的图西人经济学家成为政府总理,所组成的内阁,也注重着民族平衡。但是这个温和派的政府还是不为极端的图西势力所容,十月份,恩达达耶被图西极端分子绑架,随后杀害。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恩达达耶

恩达达耶之死直接导致了布隆迪胡图人和图西人之间的暴力冲突,双方互有死伤,死亡总人数高达十五万,三十万胡图人逃离家园,很多人都到了卢旺达。对恩达达耶的谋杀,再次向卢旺达的胡图人证实了图西人的残暴,证实了当处于少数的图西人掌握政权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大部分卢旺达胡图人都相信,要保证自己的生存空间,只能排除掉图西人,自己掌握政权。很快,原来倾向于遵守阿鲁沙条约的胡图人温和派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被图西人利用了,逐渐没有了声音。民众中,温和派更是失去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胡图力量运动的声音成了主导。媒体针对图西人的恶意宣传进一步升温,在哈比亚利玛纳和所有的极端势力的支持下,一个私人电台成立,利用国有电台的频道,播放大量挑动民族仇恨的言论、传播挑动民族仇恨的音乐,不遗余力地进行反对图西人的宣传。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布隆迪内战从1993年开始

胡图人的“自卫”武装也开始准备了,运动的领袖是军队的负责人巴格索拉Bagosora,建立民兵组织,名义是防止图西人的屠杀。这支民兵组织由军队和警察进行组织、训练,分布遍及全国,并演习与地方政府、军队、警察的协作。巴格索拉开始安排大批进口武器,向民兵发放武装。从1993年一月到1994年三月十五个月间,卢旺达政府进口了五十万柄弯刀,比前一年进口的数量增加了一倍,使得卢旺达境内的弯刀数量,足够每三个胡图成年人都有一把。除此之外,民兵武装还得到了大量的火器,一些大的胡图商人、官员,还私设军火库,存放各类武装。与此同时,一份敌人的名单也开始在胡图人高层中传播,列到这个名单里面的人越来越多。随着1993年的结束,卢旺达胡图人针对图西人的屠杀,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卢旺达男孩,摄于1993年。不知道现在还活着几个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5

关键词(Tags): #非洲风云#乱侃非洲#卢旺达
帖:2279714 复 226822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