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1 -- 橡树村
共:💬201 🌺765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5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4

本节有敏感图片,慎入!

按照卢旺达政府与各个反对党,特别是RPF签署的阿鲁沙协议,联合国需要派出武装监督这个协议的执行,所以,联合国就成立了联合国卢旺达协助行动,简称UNAMIR。这支队伍的目的,是维持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的安全;监督停火各方;监督建立非军事区和非军事化的进展;监督大选前的过渡期间的安全势态;并要协助清除地雷、扶助人道主义支援等事项。这个行动的负责人是喀麦隆的布布Jacques-Roger Booh-Booh,军事力量的负责人,是加拿大的达莱尔少将Romeo Dallaire。不过这支力量的建立可不这么顺利。冷战结束之后,联合国忽然有点找不到方向,成了美国人主导的地方。1993年,美国人正在向联合国施压,要求联合国改革,削减开支。从费用的角度出发,美国坚持这支驻扎在卢旺达的维和力量不能超过五百人。联合国自己的调查认为至少需要八千人。达莱尔少将根据自己的计算,也认为至少需要四千五百人。1993年十月五日,摩加迪沙美军黑鹰坠落之后的第三天,联合国安理会872(1993)号决议终于通过,这支力量的人数确定是两千五百四十八人。按照阿鲁沙协议,联合国应该提供武装力量维持卢旺达全国的和平,由于人数不足以完成这个目的,这支维和部队的目的就改为监督各方的停火协议执行情况,所涉及的地点,也仅仅限制在首都基加利。阿鲁沙协议里面还要求维和部队监督非法的武器分配,收回民间非法武装等等目标,更完全从这支队伍的目的里面删除。这支队伍的预算也迟迟得不到批准,一直拖到了1994年四月。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达莱尔

寻找愿意来这里维和的部队也很是麻烦,到1993年年底,达莱尔少将勉强凑了一千三百人,这里面包括了四百名比利时士兵,从索马里弄来的。这本身有些奇怪,因为比利时是卢旺达的前宗主国,而一般情况下,联合国不希望前宗主国加入维和力量。此外,维和部队还包括来自加纳、突尼斯、孟加拉的士兵,这些士兵都缺乏维和经验,训练程度也很令人怀疑,装备也令人失望。达莱尔手上的,是缺少机动车辆、缺少燃料、缺少电台、缺少铁丝网、缺少医疗支持,也没有钱的队伍,达莱尔所能做的,也就是天天在联合国总部里面吵要经费。联合国这个时候的机构臃肿也的确恶劣到了极点,庞大的官僚系统,繁琐的文件往来,使得整个程序错误多多。比如达莱尔曾经要求提供手电筒,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得到的却是一大批电池。达莱尔最缺乏的是情报。达莱尔找联合国总部要求提供情报,遭到了联合国拒绝,理由是收集情报与维持和平的宗旨不符。其实西方国家大使馆都在收集卢旺达的各种情报,这些丰富的信息,一丁点也传不到达莱尔手上。缺少人员,缺少物资,缺少情报,这样的队伍,能干什么呢?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UNAMIR士兵

1993年,从外界看来,卢旺达的各方似乎都还在阿鲁沙协议的框架下行事,情况似乎并不危急。到了1994年,局势迅速恶化。刚进入一月,卢旺达北部发生针对图西人的屠杀,规模不大。事件发生后,一些退役的卢旺达军官写信给达莱尔,警告更大规模的屠杀很可能近在眼前。六日,达莱尔自己去事件当地参与调查,向联合国警告类似事件必将重复。1994年一月,美国中央情报局也得出结论,认为阿鲁沙协议已经不可能成功,卢旺达必然会发生胡图人和图西人之间仇杀,至少会有五十万人死亡。但是这份分析,迟迟地没有交到中央情报局的高层手上。一月十日,比利时军队的负责人秘密与卢旺达军队人员会谈,得知卢旺达军队大规模培训民兵不是为了保卫基加利,而是完全针对图西人。按照透露信息的官员的说法,他所参与培训的一千七百人的民兵,绝对有能力在二十分钟内杀害一千个图西人。这位卢旺达军官还透露,已经有计划制造针对比利时军队的刺杀事件,逼迫比利时军队撤军。这位卢旺达军官还愿意透露更多消息,换取联合国安排自己和家人逃往国外。达莱尔非常重视这个信息,立刻请求去收缴这个训练营地的武装,并为这个卢旺达军官提供保护。联合国认为收缴武装超出了维和部队的使命,直接拒绝。此后的二十多天里,达莱尔一再要求授权去收缴非法发放的武装,联合国就是不松口。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UMANIR在基加利的总部

这个时候联合国秘书长是埃及人加利Boutros Boutros-Ghali。加利在埃及人外交部副部长的时候,曾经与卢旺达政府关系紧密,两次访问卢旺达,携手推动过埃及向卢旺达的军火交易,促成解除埃及对卢旺达的武器禁运。他所任命的负责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喀麦隆人布布,本身就是一个胡图人同情者,对于卢旺达的势态总是表示乐观。布布和达莱尔的观点相反,认为卢旺达出不了什么大事情,所以不遗余力地在联合国总部诋毁达莱尔,认为达莱尔是在误判形势,使得纽约联合国总部的官员们认为达莱尔只是在夸大困难。另一方面,由于刚刚在索马里的失败,联合国的官员们也非常谨慎,生怕再次遭遇失败,行动迟缓。而联合国的不作为,等于间接鼓励了卢旺达国内的胡图极端分子。对于那些身处第一线的联合国维和官兵,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发展,自己无能为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联合国秘书长加利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布布

按照阿鲁沙协议,卢旺达过渡政府应该在1994年一月成立。哈比亚利玛纳开始找一切借口拖延这个过程,导致新政府的成立日期一拖再拖,先是从二月改到了三月,然后又改到四月初。与此同时,卢旺达境内针对图西人的仇恨宣传仍然继续,甚至开始直接呼吁刺杀拟定的过渡政府的总理,温和派的乌维柳吉伊玛纳Agathe Uwilingiyimana,一个对哈比亚利玛纳政权持批评态度的温和派胡图人。卢旺达极端媒体也开始指责联合国和比利时的立场,指责他们已经和RPF站在了一起,与胡图人作对,宣传战争就在眼前,号召战事一起,就要发动全民运动武装反抗。不过哈比亚利玛纳也在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卢旺达的邻居们强烈要求哈比亚利玛纳回到阿鲁沙协议的框架下,维持地区和平;西方政府更是要求哈比亚利玛纳立刻开始多党制改革,履行承诺;国内,民主派在呼吁民主改革;而对温和派的任何妥协,都会遭到胡图极端势力的攻击。哈比亚利玛纳真的是两面不是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乌维柳吉伊玛纳

1994年四月三日,一个极端胡图人控制的电台公开警告“一个小事件”将要发生,几天前,胡图力量的一个重要领导人,直接预言哈比亚利玛纳将在一次事故中身亡。四月六日,哈比亚利玛纳到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出席非洲领导人会议,在会上再次遭到严厉批评,敦促他立刻回到阿鲁沙协议框架下。当晚,基本上不在夜间飞行的哈比亚利玛纳决定趁夜回国。哈比亚利玛纳乘坐的是法国总统密特朗赠送的猎鹰喷气机,有三名法国飞行员负责飞行。与哈比亚利玛纳同机的,有新当选的布隆迪总统,搭哈比亚利玛纳的飞机回国。当晚八点十五分,夜色下,这架专机接进了基加利国际机场,在机场上空盘旋一圈,调整姿态,正准备降落。突然,从机场周围的山后,两发地对空导弹腾空飞起,射向了这架拥有两个总统的专机,一个击中了一侧机翼,一个击中了机尾。中弹的飞机立刻起火,随后坠毁,爆炸,机上无人生还。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坠毁飞机的引擎

这个事件的目击人非常多,但是很多细节至今仍然没有揭晓。究竟是从哪个山后面发射的导弹,还有争议,究竟是哪方发射的导弹,也有争议。事件发生后,胡图极端分子立刻指责联合国维和部队和图西人的RPF叛军是罪魁祸首,而PRF则指责是胡图人自己制造的事端,试图阻碍阿鲁沙条约的执行。卢旺达大屠杀之后,国际社会也普遍认定是胡图人极端分子下的手,目的是要制造混乱。2000年后,RPF可能参与的证据也逐渐显露,但是目前仍然没有定论。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飞机残骸

无论谁发射了这两枚导弹,比起后面所发生的事件都是小事情了。几分钟内,卢旺达的军队和总统卫队立刻封锁了机场,在基加利各地设立路卡,胡图极端分子控制的电台立刻发布了哈比亚利玛纳的死讯,声称图西人和比利时人要对哈比亚利玛纳的死负责。事件发生后,达莱尔请求拟定的过渡政府总理乌维柳吉伊玛纳立刻控制政府,并派出士兵保护乌维柳吉伊玛纳去国家电台发布消息,稳定局势。但是这个时候国家电台已经被卢旺达总统卫队控制,乌维柳吉伊玛纳根本无法发布任何消息。前往保护乌维柳吉伊玛纳的比利时士兵经过三个小时才通过重重路障抵达乌维柳吉伊玛纳的家里,到达后,卢旺达总统卫队忽然开火,把十个比利时士兵和乌维柳吉伊玛纳夫妇困在了家里。乌维柳吉伊玛纳和丈夫翻墙逃跑,被总统卫队抓获,随后被处死。十名比利时士兵随后被俘,关在监狱里,被虐待后杀死。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蓝色贝雷帽纪念碑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被杀的比利时士兵

这只是开始。随后,政府中反对极端胡图人观点的官员大都被杀,然后血腥扩展到了政客、学者、记者、律师、教师、人权分子,等等。只要是曾经发表反对极端胡图观点的人,都在谋杀名单之内。与此同时,针对图西人平民的屠杀也开始了。胡图民兵们聚在大街上,挨家挨户搜索图西人杀死。对于此,维和部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街上的血腥。电台仍然在号召针对图西人的战争已经开始,参加战争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成千上万的胡图人响应起来,走到大街上,参与屠杀。和平民的混乱相比,军队的屠杀就显得有组织得多。军队会根据名单,到某个地点,找到名单上的人,当众杀死。一次杀死的,有的几个人,有的几百人。屠杀的消息迅速传开,蔓延到了卢旺达全境,整个国家成了血海。RPF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屠杀的消息,公开指责屠杀,声称如果屠杀不停止,RPF就将介入。根据阿鲁沙协议,RPF在基加利内有一只六百人的武装,但是大部分武装这时候仍然在卢旺达北部。八日晚,RPF宣布停战结束,战事重开,RPF开始向首都基加利进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屠杀

西方世界对内战的反应,比对屠杀的反应快多了。九日,法国军队首先在基加利机场降落,直奔大使馆,疏散侨民。等在法国大使馆的,除了法国侨民,还有不少胡图官员。不过这些人可不是躲避种族清洗的官员,而是一手策划了大屠杀的官员们,包括极端电台的负责人。这些胡图官员乘坐第一架法国飞机飞往巴黎,几个主要人物还得到了密特朗总统的接见。与此同时,法国拒绝疏散已经被杀的过渡政府总理乌维柳吉伊玛纳的五个孩子,也拒绝把为使馆工作多年的图西疏散。一只二百五十人的比利时的部队也在这一天抵达基加利,试图协助自己在联合国维和部队中的力量,控制局面。法国对此表示拒绝,于是比利时士兵只能进行疏散工作,在布满了尸体的大街上穿梭,目睹种种屠杀场面,无法阻止。有一些逃亡中的图西人爬上了比利时和法国军队开往机场的卡车,试图逃离这个魔鬼城市,但是在胡图人设置的路卡中被拦阻,在法军和比利时军队的眼皮底下,射杀。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四月十日,最后一架撤离的飞机离开了卢旺达,现在基加利城里剩下的外国人,就是一群国际红十字会的成员,还有对事情无能为力的联合国维和部队。屠杀仍然在继续。很快,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驻地,就涌进了数千图西难民,寻求保护。这个时候,这个维和部队的前景,已经不明朗了。既然是维持和平来的,目的是要阻止大规模冲突,现在,大规模冲突已经发生,使命彻底失败。这支队伍的前途未卜。有的联合国官员认为既然使命失败,就应该解散部队,一些官员认为屠杀表明内战已经发生,联合国对此自然没有办法。西方媒体开始把胡图人和图西人历史的冲突搬了出来,为事件进行解释。加利索性继续自己的欧洲行程,不为事件所干扰。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达莱尔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四月八日,达莱尔就向联合国汇报这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种族灭绝行径,汇报了自己的队伍的困境:既然已经死了十个,其他人的安全也很有问题。很多地方,维和部队仅有两三天的补给,同时缺乏弹药和医疗物资。不过达莱尔认为现在绝对不是撤军的时候,拒绝联合国要求的制定撤退计划的要求,坚持说只要有援军,就可以阻止屠杀。十二日,比利时政府决定撤出比利时士兵,抛弃数千名在比利时军营避难的图西难民。十九日,比利时撤退的时候,很多图西人请求比利时人把自己杀死,免得遭到胡图人的折磨。比利时士兵自然没有满足这样的要求,撤出几个小时后,数千图西难民被杀。现在,达莱尔还保护着大约三万图西难民。二十一日,加利根据自己手上的势态报告,提议既然比利时已经撤军,那么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存在就没有任何意义,随即,安理会通过新决议,撤出维和部队,仅留下二百七十人的象征性武装来协助政府与RPF停火,协助人道主义物资的发放。这样,哈比亚利玛纳被杀两周后,卢旺达的屠杀彻底失去了外来势力的约束,极端胡图人的武装力量控制了全国大部分地方。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胡图力量随即组织了过渡政府,正式宣布控制国家政权。这个政府没有什么正经事情要做,就是继续屠杀。那些跟着胡图人的声音,把屠杀安在RPF头上进行谴责的,立刻得到了自己的好处,要么成为自己的组织的领袖,要么进入政府。屠杀一开始,很多社团、医院、教堂、旅馆,还向图西难民提供帮助,提供避难场所。随着向政府讨好的人士增多,并控制了很多民间组织,那些原本向图西人提供保护的地方,开始向政府提供信息来屠杀图西人。很多原本在教会、医院藏身的图西人因此被杀。图西人也有武装反抗,但是势单力薄。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教堂内的尸体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Hotel Rwanda,根据基加利真实的故事改编

杀人最多的地方,就是河边,这里处理尸体方便。流过基加利的阿卡格拉河Akagera,河水早就染成了红色;经过坦桑尼亚境注入维多利亚湖的尸体,至少有四万具。流传出来的惨剧,令人无法描述。父母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杀,也有少年被迫杀死自己的家人;丈夫被迫杀死自己的妻子,有的地方,男人被屠杀,女人们要挖掘坟墓;看着自己亲手挖的坟墓把自己的孩子活埋,一些母亲直接疯掉;昔日的邻居、朋友、同事,下起手来毫不手软。持续几周,整个卢旺达沉浸在血腥里。对此,整个世界,把这些视为内战的一部分,对于种族灭绝行为,视而不见。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橡树村:【原创】非洲风云 二十五 卢旺达 6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非洲风云#卢旺达元宝推荐:禅人,
帖:2283057 复 226822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