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读书笔记之596炸响之后 -- 黄河故人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42 阅 95882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7-03 23:46:47
主题:2285268
黄河故人
黄河故人`12271`http://picture.cchere.com/0,0706/12271_21123413.jpg`70`6087`131265`956993`从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云麾将军`2006-06-12 08:27:43`
读书笔记之596炸响之后 205

在五个大流氓的第一颗大杀器爆炸之后,中国取得的数据应该是最好的。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炸的比较晚,趟地雷的活都让别人先干了,于是我们就知道了怎么做比较合理。再一点就是中国人所特有的小家子气了,爆一颗大杀器不容易,怎么也要多榨一点东西出来。

596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代号。我们在这里了解一下当年1964年10月16日15时596爆炸之后的一些事情。

首先是主控室和现场指挥部。主控室坐镇的科学家是叶企孙先生的徒孙、王淦昌的学生程开甲;指挥部坐镇的是叶先生的大弟子王淦昌;还有一个曾经主持工作已经靠边站了后来又被周总理拉回来的人—叶先生的学生钱三强;另外几个很重要的人邓稼先、朱光亚,也是叶先生的学生。

主控室里的诸位不是离爆心最近的人,但是理论上他们应该是第一批看到原子弹爆炸的人,因为他们最清楚原子弹起爆的时间,谁让他们是按电钮的呢?实际上他们并没人看到大火球。

当时纪律要求很高,而且有无数轮的检查以确保安全。

原子弹爆炸前10秒钟,距离爆心17公里的主控室里张震寰下达口令:发K3!。韩云梯按下最后一个按钮,仪器进入自动化运行状态。随后张震寰就找地方看原子弹爆炸的第一道光线去了。结果,麻烦了,没看到*&&())——,原子弹没炸??????

为什么呢?他耍了个小聪明。在主控室对着爆心的方向,有一个小洞用来观察,爆炸前用钢板挡上,他呢在挡钢板的时候留了一条小缝,用来看原子弹爆炸产生的第一缕光线。可是他没看着,于是慌了。

其实,他这个小聪明被安全检查人员发现了,于是给他挡了个严严实实,他当然看不到了。

他看不到,别人不知道他这个小聪明,大家都盯着仪器呢。然后,观察仪器的都欢呼雀跃的时候,他还在发愣呢。

很快,原子弹爆炸的当量数据到了主控室,说是6000吨。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这个数据太小了,但是程开甲心里有数,告诉大家不要着急,等进一步的数据,果然进一步的数据来了,2.2万吨。

离原子弹最近的是一支高炮部队(一个连)和与他们在一起的摄影师,他们距离爆心10公里,他们也没有人能看到那个大火球。

摄影师柴森是拍地雷战的摄影师,这一次他在最近的地方拍了一个大地雷。当时的情况是炮兵要在蘑菇云起来之后、蘑菇云烟尘落地之前,把带有降落伞的高炮炮弹打到蘑菇云顶端最白的部分去。

他们时间很紧张,爆炸前必须做好防护,不能让原子弹把炮和炮弹毁了。炸响了,立刻出来,撤防护、搬炮弹,十门高炮连发,打完就撤,炮就不要了。

他们紧张、摄影师更紧张。高炮是好几个人伺候一门炮,摄影师是一个人伺候好几台摄影机。结果拍下来以后,八一厂的就说,麻烦了,怎么这么乱,没法看。但是科学家高兴坏了,价值太高了。

离爆心11.5公里的地方,是取样分队。爆炸的0时过了,这里的人觉得没反应,只是背上有点热,于是就有人抬头看,一看不得了,蘑菇云起来了。刚要欢呼,就站不起来了,冲击波到了。3点05分,他们就开始作业,然后一直往里冲,冲到了离爆心900多米的地方。在他们后面,离爆心20公里的地方,是三支防化分队,任务是深入现场,划定其后到达的部队的活动范围。

先说摄影师,再说防化兵

在他们后面2.5公里,还有一位摄影师,他也管着5台机器,任务是拍爆炸的场面,其中蘑菇云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个镜头,是他手动拍摄的。他因为拍摄的原因,不能带防护眼镜,只能背朝爆心、捂住脸。在此之前,他在地上放了块石头,当手动拍摄的时候,用来标定位置和方向。

原子弹炸了之后,他周围还是雪亮无比,什么都看不见,他用最短时间找到了那块石头,摄影机向后,人脸向前,倒着拍下了那段影像。

除了摄影师,还有录音师。他身边的录音师席珍录下了596的巨响,这段录音成了当天最受欢迎的东西。那天晚上,从司令员到炊事员,一遍又一遍的听。

为什么把这支防化兵放到单独的位置说呢?因为他们中间有人看到了那个大火球。

防护眼镜很少,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支部队有人就没有。当时他们是背对爆心,蹲在战壕里。0时一到,突然有人喊,爆了。有一位没带眼镜的就回头,看到了那个不断膨胀、翻滚、上升、变色的大火球。随后他们四个人一组,每组一辆车,直冲爆心,边走边检测。在2.9公里处发现了沾染,最后到达了距离爆心1公里多的地方,这时候蘑菇云就在他们头上。

爆炸后两分钟,另一支取样分队,从开屏机场起飞,直冲蘑菇云的顶端。他们的飞机是苏制的,有意思的是所用的取样器也是苏制的,不知道老毛子为什么会不小心留下这么个东西。

当时比较惊险的不是要飞进蘑菇云里,而是要飞进蘑菇云两次。刚用了5秒钟从生死边缘挣扎出来,不料报告采样不够,于是飞机第二次冲进了蘑菇云。随后飞到吐鲁番机场,连人带飞机洗了两个小时的澡,取样器则由另一个机组驾另一家飞机送往北京检测。不过,据说美国人拿到分析结果并不比中国人晚,技术差距在那儿呢。

下面该说说距离爆心60公里的张爱萍那里了。


最后于2009-07-05 23:49:11改,共1次;
2009-07-03 23:4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