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一) -- 忘情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98 阅 36148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7-07 21:14:10
2294726 复 2288320
忘情忘情`17128`http://picture.ccthere.com/0,0803/17128_25221040.jpg`70`116460`138536`2633030`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7-04-25 22:25:55`
【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三) 85

忘情:【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二)

(6)

我从列车尾部往前部走,一面边,一面四下里检查车况,以便做到心中有数。

主要检查三个方面:

一是外行领导不大能发现,但实际上很要命的东西。比如说这趟绿皮车母车、子车的负载是否均衡?J5发电机是否失控?

二是领导们特爱抓的毛病。比如说风表是否过期?车厢里灭火器是否按规定配备?标签是否过期?压力是否失效?餐车冰箱是否制冷?软卧和宿营车的独立空调是否正常?温度设定是否符合规定?

三是影响旅客服务质量,容易引起投诉的毛病。比如说客室电风扇是否坏了?厕所门是否能锁上?车窗是否能放下?洗手池水龙头是否良好?

咱一边走一边记。总的说来,这趟车的毛病不少。最让我郁闷的是,餐车老大告诉我,冰箱坏了,一合闸就跳闸。得,这可是个要命的事。

还有让我大跌眼睛的事:虽然全车风表都没过期,可有两个车厢的风表明显是坏的。现在列车正常行驶,这两块风表显示的风压居然只有200千帕,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我拿三角钥匙敲了敲表面,敲一下,指针往上动一动,但上升到400至500千帕,任我再怎么敲,指针都再也不肯动了。

得,通通记下来。

咱一路走过来,发现硬座车厢的上座率只有七至八成,硬卧只有一、二成,软卧包房的门绝大多数是关着的,我不知道情况。整体上说,上座率极不理想。

咱一边走一边看故障,百忙之中分出神来看看车厢里是否有小萝莉,漫漫旅途太难打发了。可从车尾走到车首,很遗憾,我彻底断了念相。

走到宿营车,迎面碰上老C和老D,我告诉他们最要命的事就是餐车冰箱始发就坏了。

老D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扯起嗓子骂骂咧咧:

“NMB的,他们在库里又不讲,现在开车了讲有什么用呀?总不能叫我钻到车底下去修吧?”

骂完,老D带着老C往列尾而去。

我到宿营车里找了个下辅躺下,想了想,这车这么多毛病,要不要现在就跟领导通个气?今天是首趟开行,车上各单位都有人添乘,如果我不汇报,但却保不齐其他单位的不告状,到时候恐怕领导情况不明,不好回应人家,反过头来又要责怪我没及时汇报。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给领导发了个信息,把开车前后的方方面面拣重要的说了说。

发完信息,想想不是个事,其他的还好说,餐车冰箱可是个天大的事,于是赶紧爬起来往餐车走。

我走到餐车一看,还好,老D发牢骚归发牢骚,事还是做的。这不,他正蹲在那儿捣估冰箱呢。列车在运行,我们只能查找车上部分,只能分段排查。查了半天,发觉其他地方没毛病,也就是空气开关吸合不上。车上没有这种备件,无法更换,那咱们就只能采取应急的土办法了,死死按住空开不放,强行让它吸合,再找了根牙签给楔住,OK,冰箱总算开始工作了。

应急处理完,我偷偷又给领导发了条信息,向他汇报冰箱已经应急处理好了。

很快,领导回信息了,反问我“什么冰箱”?

我晕倒,我手机上分明显示信息都已经发送成功,看来领导没看到我前面发的信息,于是我稍稍解释了一下,再把发过的信息又重发了一遍。

领导那里再也没有信息反馈了。

过了一会儿,老D和老C也回到宿营车。

他俩刚在我对面坐下,老D的手机就响了。

一接通,原来是主管领导打电话给老D追问冰箱和风表的事情,老D一一作着解释,并保证回去后立即汇报“181”。

接完电话,老D愤愤不平:“TMD,他们这么快就告了状!”

我不动声色,一脸的无辜:“哎呀,车上添乘的人多,千万不要搞出事来呀”。

(7)

车快到九江了,我来到软卧,准备就在这个位置下车,观察一下是否有情况,是否有检查组。

看软卧的是一个三十多岁,娇小的中年妇人,看见我针着风表看,于是便纳闷地问我:

“这个表是干什么用的?”

我微感诧异:“这是风表,显示风压用的”

“风压是干什么用的?”

这下可把我雷倒了,我吃惊的问她:“不会吧?你不是机务段的吗?怎么可能连风压是作什么的都不知道?”

她撇了撇嘴,颇不以为然地说:“怎么,机务段的就应该知道这个?”

我狂晕,只得非常简单地告诉她风压是怎么一回事。末了,我问她:“你们现在的段长是哪一位?姓什么?”。我之所以问这个,其实是想盘盘她的底。

没想到她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知道段长是哪一个,我又不认识他,我要是认识段长,哪里还会把我扔到这里来跑车?”

。。。。。。

(8)

车到九江,我到站台上观察了一下,上、下车的人都不多,站台上也没发现暗访组,一切正常。

发车铃响,我上了软卧旁边的那节硬卧。老D也站在那儿,正和广播员聊天呢。广播员是老客运了,正在喋喋不休地抱怨这条路线如何如何差,自己如何如何倒楣呢。

转身看见我,广播员眼睛一亮,冲着我说:

“你好眼熟呀领导,我好象见过你,印象很深”

“哦?是吗?我以前给你们上过课。CZL你认识吧?SZ你认识吧?那会儿可都是我领导”

“CZL我知道,SZ我没印象”

“其实我觉得这条线挺不错的,有哪里不好?”

“那你说说看这条线好在什么地方?”

“今天是首趟,所以添乘的领导多,以后就不会有添乘的啦。这条线上没什么检查组,连云港是一个盲肠,也不可能有什么检查组。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没被检查组逮住罚款就阿弥陀佛了。至于其他要求嘛,小妹,这毕竟是绿皮车,也就那样,领导的要求也不会那么高。跑这条线客流量少,舒心呀”

广播员乐开了花:“哎呀呀,你是不是上级领导专门派来给我们做思想工作的?”

。。。。。。

车开了,广播员嫌广播室太小太闷,于是捧了本书在客室里找了个边凳坐下。

我问她:“今天你们客运哪位领导添乘?”

“是个副段长”

“他要是出来巡视,发现你没坐在广播室里那怎么办?”

“我不是面朝软卧方向盯着吗?要是发现他出来了就赶紧呗”

“是哟,赶紧上前几步,向领导汇报工作,完了再给个灿烂的笑脸,再捧他几句,分散他的注意力,他也不会提这个茬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哈哈,车上这套我都门儿清”

。。。。。。

(未完,待续)

忘情:【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四)


最后于2009-08-01 01:22:37改,共2次;
2009-07-07 21: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