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一) -- 忘情

大河奔流 导读 复 298 阅 361360

全看 分页 树展 一览 主题

2009-07-09 03:37:05
2299152 复 2288320
忘情忘情`17128`http://picture.ccthere.com/0,0803/17128_25221040.jpg`70`116460`138536`2633030`从二品:光禄大夫|镇军大将军`2007-04-25 22:25:55`
【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四) 103

忘情:【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三)

(9)

回到宿营车,我找了个辅位躺下。

刚躺下没多久,那位一条杠的壮汉就进来扫地了。我赶紧直起身子,把自己的鞋子拎起来,方便人家干活。

等他走了,我继续躺下休息。

可过了几分钟,他又进来了,这回是拿着拖把准备拖地。

说实话,这趟车我从车尾走到车头,那些机务段的职工头一回跑车,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不是闷在乘务室里看报纸,就是在客室里和旅客吹牛。象这位壮汉这么勤快的还真没见过。而且其他人服装都不统一,除了添乘干部,也就是这位壮汉穿着路服。可奇怪的是他的肩章上居然是一条杠。这人是干什么的呢?我想盘盘他的底。

我直起身,拎起自己的鞋子,冲壮汉一笑:

“领导,您是机务段的?”

“是呀,我是机务段安调科的”

“怎么把您安排跑车来了?”

“哎,没办法呀,减员,没岗位了,可还要吃饭呀。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不想跑车也得来跑呀”

哦,我说他怎么佩一条杠呢,原来是机关人员,大小也是个干部。

(10)

晚上七点多钟,老C到宿营车来请我去餐车吃晚饭。

我跟着老C往餐车走,路上遇到了老D,我请老D跟我们一块去吃饭。

老D死活不答应,一个劲地摆手,让我们先去吃,他随后就到。

刚走到餐车走廊,迎面遇到了车长。车长一见我,顿时眼睛一亮,脸上笑开了花:“领导,原来是你呀!”。我笑了笑,拍拍他的后背以示亲热。我当年在客运公司搞培训的时候,车长还只是个主列,刚考上车长还没安排位置,我在培训班里给他上过课。其后因为“午夜黄玫瑰”的原因,没少和他们打过交道。因此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然对我印象深刻。

车长殷勤地在前面引路,到餐厅一看,已经有好几桌正在吃饭。我拿眼睛四下一扫,发现这几桌全是添乘干部之类的,有制服也有便衣,但绝没有旅客,更没有普通列车员。

按说这趟车客流量不足,旅客饭卖不出去,那应该开乘务饭了呀。那些列车员们每人拿着一个塑料饭盒,拥在厨房门,等大师傅给打好饭菜,就被打发到各自车厢里吃饭去了。扫了一眼他们的菜,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欺负这些职工第一回跑车呢!

车长请我和他们段长一桌吃饭。我一看,那位穿便衣的客运副段长和另一位身着客运制服,肩章上光板没杠,眼神很妩媚的年约三十岁的少妇一桌吃饭。其他几桌都是四个人,唯有他们这桌就他们俩。我拿眼睛一扫,桌上其他几个菜没能认清楚,印象深的就是一尾红烧鱼。

一看这架势,我心里想自己犯不着当电灯泡,而且本人素来不喜欢和领导一块吃饭,太让人拘谨了。何况这是外单位的领导,这个单位还恰恰是我们的天敌,更何况瞧瞧这二位,咱可犯不着当电灯泡。再说了,我和他们一桌,那老C和老D怎么办?

于是我坚定地,坚决地表示推辞,死活不肯和段长大人一桌。人家段长大人倒是非常慈祥,一个劲地冲我说:“来坐嘛,没关系的,别客气”。车长死死抓住我的手,在我耳边低声说:“叫你坐你就坐,你应该坐那个位置,你这样让我很难做!”

甭管段长如何客气,甭管车长如何坚持,我非常客气地向他们致谢,但坚决不肯就座。瞅冷子伏在车长耳边低声说:“你应该知道我的呀,我一向都不习惯这个,我和列检一块吃”。

车长没能拗得过我,随我来到餐厅的另一端,但还在继续劲我。

坐在一边的两个乘警看着这一切,其中一位胖乘警见状也低声劝着我:“你是领导,你出来就代表你们单位,有什么关系?”

我赶紧坐到他身边,压低了声音:“人家可是段长,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咱可不能充大尾巴狼”

胖乘警颇不以为然:“什么段长,其实就是一副段长,不就是个副处级吗?我不知道你在单位上是干什么的,但你今天添乘,你就是车辆段的代表,就和他平级!你不能跌了你们单位的习气!”

“习气?”,我一脸的苦笑:“兄弟你们老跑车的都知道,这些年来车辆让客运修理得没声音了,哪里还有什么习气?要在车上充习气只能是自取其辱。算了,差不多就算了吧。再说这车首趟开行,毛病太多。我要是和他一桌,句句话都得代表单位,说话得特别留神。一个应对不妥,麻烦就大了。上面怪罪下来我吃不了兜着走,算了,我惹不起那就躲远点。要有什么事咱们再公对公”

胖乘警和乘警长都笑了:“看得出来,你是那种不喜欢和领导打交道的人”

说这些话的时候,咱是瞅准了车长不在我身边。他正在餐厅里忙前忙后招呼几桌领导呢。

我问乘警:“这桌是副段长,这桌看上去是机务段添乘的,那几桌是什么人呀?穿的是便衣,判断不出来”

“哦,那一桌是防疫站的,那一桌是我们治安大队长添乘。。。。。。”

正说着呢,车长又转回到我身边,把我拉到配电间门口,低声对我说:“你能不能和你们列检说一说,这配电间的钥匙给我一把,要是没有多的话,我自己配一把也行。”

我感到非常诧异,根据规章,配电间钥匙是绝对不能外流的,为这些事情车辆和客运已经掰过很多次腕子了,路局也协调了几回,这些情况车长不可能不知道,可知道为什么还要向我开口要钥匙呢?

我不动声色地问他:“为什么?”

“今天防疫站的来检查,说配电室的门没锁上,违规。有钥匙就方便点,我随手就给锁上了,省掉一些麻烦”。

我呸!我心里不禁一阵冷笑。在我面前玩花活儿,不客气地说你还是嫩了点。防疫站关我们车辆屁事,这借口未免太过幼稚。你肯定是在老D那里碰了钉子,于是觉得我可能比较好说话,就想来忽悠我!

我心里这么想,脸上可没流露出来,只是淡淡地说:“我心里有数”。嘿嘿,啥叫有数?可以这么解释,也可以那么解释,你抓不住我把柄的。

我无意中透过配电室门上的玻璃窗往里面看了一眼,居然发现防滑器显示“72”。这可是个大故障,开始我全车巡检的时候,因为餐车过道里挤满了人和小营的手推车,因此这个地方给漏看了。

这时,餐车的摆台小妹用一个大托盘把我的饭食给送过来了:四个浅浅的小碟,一碟白菜,一碟豆腐泡烧肉片,一碟辣椒炒肉丝,一碟酸黄瓜,一小碗米饭,一小碗紫菜肉丸汤。我一看份量,勉强只够一个人吃的。虽然并不丰盛,比不上段长那桌,但在车上已经是小灶标准,但比起列车员吃的乘务饭来不知要强多少倍。

餐车主任过来跟我抱歉,说实在对不起,首趟开行,车上就这条件。我连忙客气地表示感谢。

这一切,老C都在一边看着,憨憨地笑着。

(未完,待续)

忘情:【原创】连云港添乘日记(五)


最后于2009-08-01 01:23:36改,共2次;
2009-07-09 03:37:05